【樱狼同人】Elf(4)

小狼一进办公室就看到靠墙放的鱼缸。
鱼缸上方开着浅蓝色的灯,珊瑚和水草在缸底丛生,气泡从底往上冒,带着水草一起摆动。
校长的办公室不算小,这大鱼缸偏占了大半位置。奇怪的是,这鱼缸里并没有鱼。可更奇怪的,是办公室的气氛。
这是小狼第一次见到校长,校长坐在办公桌前,脸上是领导惯有的严肃表情。他面前坐着一个女人,女人留着中规中矩的短发,穿着亚麻色的短袖,双手攥着她的黑色皮包,面色苍白,一言不发地盯着地面。
那个女人旁边还站着一个男生,留着寸头,神色悲痛,看到小狼进来,他突然变得恼怒。
“校长,就是他!是他杀了申和!”寸头指着小狼喊道。
小狼已觉得情况不对劲,却没想到这人一开口就是这样惊天的指责。

小狼未做反应,小樱在口袋里却是一惊:“这不是那天的小混混?”
校长闻言抬眼看着小狼,示意寸头安静,说道:“李小狼,对吧?你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吗?”
小狼摇摇头。
“他怎么可能不知道,就是因为他!我兄弟才……”寸头说着,正准备动手,但被一旁的体育老师拦下。
“昨天晚上,你是不是和他们在巷子里打架?”校长也看着小狼。
“……是。”小狼好像有点明白发生了什么。

他确实知道发生了什么,但和他们知道的却又不是那么一回事。
昨天那群混混来挑事,小狼没办法只好打回去,却不小心挨了那个叫申和的家伙一拳,他心有不甘,自然往回打了去,虽然下手重了点,也不至于这么不分轻重。
“可是我绝对没有打死他。”小狼坚定的说道。
“绝对是你!我们本来已经走了,要不是你在他背后发出什么奇怪的笑声,他也不会越想越气,也不会返回去再被你打!我们赶到的时候,他真的是死不瞑目!”寸头大声地指责小狼,语气里都是义愤填膺的激动。
小狼越想越不解:“奇怪的笑声?我早就走了,那还会在那等着?”他有必要为自己说话:“不是你们来挑事?我没有杀他,你现在反而……”

听到这里,那个女人颤抖地挤出几个字打断小狼:“申和他怪得了谁!”
寸头有点难以置信地看着那个女人:“他可是你儿子!”

“我劝过他多少次不要打架,”女人痛苦地说道,“不要跟你们这些人混在一起,现在好了,命都没了!他能怪谁?要说怪,只能怪他自己不听我劝!”
寸头一时无言,像他们这种混混,都是家长不管的,他怎么好插嘴别人家长对孩子的管教。而申和是跟在他身边最久的,他以为他们可以一直做兄弟。
校长也无言面前的一幕。现在最重要的是他校的学生竟然涉及到命案,这是最不好解决的事情。
校长说:“李小狼,你最好把你的家长叫来。这件事情你做不了主。”
“我可以。”小狼道。
“……”校长说,“你多次在校外打架这事从未有人跟我反映,是老师失职,现在酿成大错,所有老师都要受罚。现在你叫你的家长来,因为必须先把你开除再报警。”
小狼看着他一脸正义的样子,心里有股莫名的愤怒:“凭什么?我没有杀他!凭什么要把我开除?”

校长神色愈发冰冷,每次来到自己办公室的学生,大多都是犯了错需要处理的,他也渐渐发现以前惯用的说教完全不起作用,那些学生只吃软怕硬。

他语气带着些不耐烦:“所以你把你的家长给我叫来,这一切我们会处理。我现在没把你直接送去警局,一是为了学校的名誉,二是为了你的清白,你明不明白?”

小狼越听越惊,先说自己偷跑出来,哪有家长在身边?再假如自己被开除,那他以后还能去哪里?两边都是不好处理的事情。
“小狼小狼,我有个办法!”这时小樱扯扯小狼的衣服,“你告诉他明天就有家长来。”
“可我……家比较远,家长明天才能来。”小狼不知道小樱有什么办法,但只能这样。
小狼还是被停课回家。

到家的时候,窗台的风信子正晒着好阳光。
“你有什么办法?”
小樱飞出小狼的口袋,“你知道的,我以前一直和库洛先生生活在一起。”
小狼点头。
“库洛先生是个很厉害的魔法师,这你也知道。所以我叫他来当你的家长,不就好了?”
小狼细想一会,觉得似乎可行,“可是会不会打扰到他?”
“不会不会,他巴不得别人打扰他呢。”小樱得了小狼的许可,便用法阵联系库洛。
“库洛先生,我是小樱!有事要找你帮忙!”
“啊,小樱啊。什么事?”法阵响起一个慵懒又沉稳的声音。
“我想请你充当家长!”
“啊?家长?”慵懒又沉稳的声音里多了一丝逃避,“唉,你知道的,我最近有点忙。”
“我是说,我想请你充当李小狼的家长!”
“……啊,这样啊,我马上过来。”慵懒又沉稳且带着一丝逃避的声音顿时充满了干劲。

小樱转过头给小狼竖起一个大拇指:“搞定了。”
小狼:“……”

 

等待的时间总是过的很慢,被人冤枉又被迫在家等待的时间过的更慢。

虽然申和的死确确实实与自己无关,但与他也逃不了干系。他想了很久,造成这一切的源头,就是自己要跟他们打架。

“为什么我要跟他们打架啊……”小狼从未抱怨过这件事。

溯其当初,还是他刚来高中的第一天放学。那群混混穿着别校的校服在路边抽烟,小狼绕着道走也被他们绊倒。

“……”小狼抬眼看看那挑衅的寸头,“对不起。”

寸头眯着眼看他:“对不起是这种态度吗?”

“是你先撞上的。”

“是吗?我看到的可不是这样。”

那群混混顿时围了上来,帮腔说道:“是啊,是你先撞上的。”

这种无理取闹的人,小狼向来是忍不了的,“想打架?前面有条巷子。”

然后这两年见面就打的场景就开始了。不过都是小狼赢,那寸头也不放弃。有时小狼还觉得他俩是不是认识,因为从一开始寸头就一直说:“这么多年了,我一定可以打败你!你给我等着!”

“他认错人了?”小狼一直这么想。

人生真是始料不及,只是当时的情况下,他总不能说:“前面有条巷子,我们去那里聊会天吧?”好吧,他是真的不会说话。

小狼越想越乱的思绪突然被面前出现的人打断。

那人戴着金丝圆框眼镜,穿着墨蓝的正装,手中握着一杆触地的太阳神杖,脚底踩着金色的魔法阵,法阵眼熟,小狼一眼识出这也是小樱用的法阵,他心中明了,来人正是她口中的“库洛先生”。

这时太阳已经落下山头,橘红的晚霞印染了天边。

“库洛先生,好久不见了!”小樱开心的飞上前去,“你怎么来的这么晚?”

库洛笑眯眯地说道:“因为我已经见过了校长,而且这事已经被我解决了。”

“啊?”两人惊奇地看着库洛。

小狼猛地站起来,“什么意思?”

“就是,”库洛收了法杖,熟练地坐在沙发上,缓缓说道,“你没有杀申和,你是清白的,你可以照常生活,以后也不会有任何影响。明白了吗?这事已经被我解决了。”

“真的吗!太谢谢你了,库洛先生!”小樱惊喜地说道。

小狼松了一口气,难掩心中的喜悦,“可是,您是怎么做到的?”

库洛喝了一口小樱给的水,脸上神秘一笑,“有些事,我还是可以有很多办法的。你们还是别知道的好。”

小狼觉得库洛的金丝眼镜看起来有些阴险,可是他面上的表情又显得友好,一时不知该说什么:“好……谢谢。”

库洛笑着摇摇头,只是喝水,也不说话。

 

小狼又一次见到寸头是在第二天的放学。

“你竟然找到人给你证明‘清白’?”寸头眼中满是愤怒。

小狼微微蹙眉,“我本来就没有杀他。”

“好,好,你口口声声说没杀他,那你又随便找个人来说申和是被吓死的,就可以糊弄过去了?”

小狼心想,那些是库洛的说辞,他也不明白是怎么回事,他也想知道库洛是怎么解决的。

寸头见他不说话,深吸一口气道:“不管是什么,明天下午,就在老地方,是时候了结了,这么多年的事。”

小狼不知其深意,默默应了,走过寸头身边,隐约听得他微微叹息。

正如那黄昏中断了枝的树。



(话外:按理说学校管这事的应该是德育处主任哈哈,但我写校长是因为,这个学校不一样![?]还有就是,剧情需要所以小狼还存活在他家里,如果是三次元的话,他可能就直接被扫黑除恶没了。[×])

本文为我原创

本文禁止转载或摘编

-- --
  • 投诉或建议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