旧梦

【完整版】

主要人物:吴磊,依依(岩枭,顾晴知)

次要人物:宋子涵,陈深,二月红,宋子萱

旧梦(一)

“老弟…吴三石…(`⌒´メ)吴磊,你快给我起床!!!”正如每一天的清晨,吴磊又被嘈杂的姐姐给叫醒了。-不过这一回的梦有点奇异啊,正到关键的呢-

吴家姐姐看着刚被自己叫醒,却懵着不动弹的吴磊,一股火瞬间就上来了。眼神往右一瞥,手疾眼快的拿起枕头就往吴磊脑袋上抡。“都迟到了,你还没睡醒!!!你是猪嘛!”

神智终于归体了,“好,我起,我起还不成嘛。”慢腾腾的挪动一条腿下床。

吴姐姐别往门外走,边回头,“我给你说,今天你迟到这事,你自己给导演讲,别拿我说事。”

“好,好…”边刷牙,边听着姐姐的念叨。吴磊脑海中又浮现了昨夜的梦~

那好像是他刚参加完一个综艺节目的录制,离开前与自己的粉丝告别。一切其实都很正常,但是他居然看到黑暗处有一个非常漂亮的女孩,托着脸在与他遥遥相望。明明她的周围都那么漆黑,周围也没有路灯,为什么只看到了她,还是个那么漂亮的女孩子。  不对,吴磊抬头望天上看了看,一片黑暗,连月光都没有。背后真的是瞬间出了冷汗!

将视线再转向那处,那个女孩不见了!!!吴磊看了看,就连周围的粉丝和工作人员全都消失了!

“嗨,小哥哥,你是在找我吗?”听到声音,吴磊一转头就看见站在身后的她,穿着时下最流行的白衬衫和粉蓝色的百褶裙。头戴着姜黄色的渔夫帽,嘴里还含着……一颗棒棒糖?

“啊!”吴磊被真的惊吓到了。可是一闭眼一睁眼,他还是在自己的卧室里。-哦,不过是个梦。还好,还好。-

梦魇过后,吴磊自我平静了一下,又重新躺在床上,入睡了。可是……

梦里吴磊迷迷糊糊的被人推搡着,“喂!小哥哥,你没事吧?别吓我啊!”她说着说着还带上了哭腔。

不管她是人是鬼,吴磊最怕的就是女孩子哭了😓

没办法,他只好装作苏醒的样子,“诶呦,我,我这是怎么了?”

“小哥哥,你醒了,你终于醒了!”她激动的扯着吴磊的胳膊,仿佛自己做了什么天大的好事似的。

“额,小姑娘,你,你是谁啊?”

仿佛是第一次有人这样问她,她激动的睡不着手舞足蹈说道“啊,终于有一个人问我是谁了,我啊,我就是你们的守护神啊!也就是电视里说的那种深夜精灵。”

她说完还伸出手来比划了一下,好像会法术一样。

吴磊认真的倾听了她的自我介绍,然后很有礼貌的回复说“深夜精灵,你好,我是吴磊。”

“我知道你的啊!”说完她的嘴角还表露出得意忘形。

吴磊可真是一脸懵逼,他可是第一次见女鬼呢,哦,不是,是深夜精灵。

“你是说,你认识我?”还带着点不敢相信,万一她是黑白无常那种索命的怎么办!!!

“对啊,我进入过一些女孩子的梦,在她们的梦里,都看见了你。”狡狭的笑又浮上了她的嘴角。

“你是说。我在很多女孩子的梦里???”

“嗯。但是,很奇怪的是,你的女朋友好多啊!”

“啊?我没有…”

“哦,我的意思是,你在他们的梦里都是扮演男朋友的位置。”

“呃,这个…”该怎么给她解释,说我是一个明星,还是个很红的???怎么说,都好尴尬的。

“这个事咱们让它翻篇吧,你还没告诉我你叫什么呢?”先套套话再说。

“我啊,我叫依依,其他精灵都是这样叫我的。”

“哦,是这样啊,那个…”

奇怪的事情有了新一步的进展,可是哦,吴磊被亲姐姐给叫醒了😒连和人家小姑娘告别的机会都没有

旧梦(二)

吴先生收拾好自己到达片场时,导演已经开拍了两小时。今天本来排了一天他的戏,却让导演等不到人,临时调了别的演员过来拍。吴磊不好意思的摸了摸鼻子,厚着脸皮走了过去。

“导演,辛苦了。我今天有点情况,所以起晚了。抱歉,非常抱歉啊🙏”

导演瞥了他一眼,慢悠悠的说道,“我可不敢怪罪吴大少爷,您可是投资方啊,您想来拍就拍,不想拍我等立马回去。”明显是生吴磊放鸽子的气了。

“导演,我真的不会有下一次了,真的。”

“希望吴少爷真的能记住自己说的话。”

溜须拍马的说道“一定,一定,绝不再犯!”

过了一会儿,副导演在对讲机里喊到“导演?导演听得到吗?我在西山上发现了一个墓碑,您可以过来看一下吗?”

“好,收到。我马上过去,你把周围的人群疏散一下。”导演拿起椅子上的大衣就往西山的方向走。吴磊看了一下片场。觉得无聊,也向西山的方向走去。

……

西山的墓碑旁边围了几个片场的工作人员,导演和副导演却不在。

吴磊凑热闹的围了上去,看到的不过是一块普普通通的民国时期的墓碑,上面镌刻着“吾妹顾晴知之墓”,逝世时年芳18,可惜了,还是个小姑娘。

吴磊看完,感觉没啥热闹可凑,就和工作人员说了一声打道回片场,等着拍自己的戏份。

……

晚上12点半左右,吴磊才拍完自己的戏份,可能因为自己早上迟到的原因,导演今天对他分外的苛刻,不是说他台词没感情,就说表情不到位。反正,能挑的错都给挑了。临睡前,他又想起了那个女孩,深夜的精灵。不知道这次还会不会见到她。

果不其然,他又见到了她,不过,不再是上次的那个场景。而且一场婚礼上,不是现代的那种。像是在民国的一个大教堂里,这里的男人穿着严谨的中山装,女人都穿着漂亮的旗袍。依依就站在新郎的旁边,像是面对自己深爱的情人一般,痴痴的望着新郎。

音乐响起,新娘即将出场。吴磊快步上去将依依拉到自己旁边。这可是人家的婚礼,她去凑什么热闹。可是依依仿佛是没看见他一样,推开拉着自己的手,又向新郎走去。

可是这一回,她是面对面看着新郎,脸上挂着泪痕。她哭了,第二次见面,第二次见到她哭…

音乐照常响起,新娘步入礼堂,牧师证婚,新娘新郎宣誓,交换戒指,甚至亲吻。每一个步骤都很自然流畅。当然,如果排除那个望着新郎哭的女孩子。

奇怪又正常的,所有人都看不见依依,没错,也看不见吴磊。-哦。这是梦-

婚礼结束了,吴磊亲眼见证了一场民国的婚礼,除了没看到新郎的样貌,还有一个眼泪流个不停的的依依。这场盛大的婚礼还是很圆满的。

走出大礼堂,依依站在外面的草地上,凝望着礼堂,刚刚婚礼的地方。轻声说“他本来应该是我的丈夫的,站在他身边的应该是我,而不是那个女人!!!。”说到后面,语气里带着隐隐的怒气。

-哦,原来是三角恋啊-吴磊自以为是的想到,随意开口说道“可是,刚才那是民国时的婚礼,你,你现在的的穿着可是是现代的啊!”

是的,他不信。

依依转头面向吴磊,缓缓说道“这是江离给我的。”

似乎是怕他不清楚,又解释道“江离,是我认识的一个鬼。哦,不,她又变成人了。”语气有点惋惜,这个江离好像是她的好朋友。

-一会儿是人,一会儿是鬼-“哦!那她可以再变成人,你怎么不行?”

“没有福分。”言简意赅。

似乎是看到旧情人结婚的场面,依依的心情一直很低落。他们两个默默的走了很长一段路,直到,吴磊的闹钟响起…

“叮铃铃,叮铃铃…”闹钟响起,新的一天又来临了…

旧梦(三)

吴磊翻身起床,囫囵的洗了个澡,拾掇了下自己,就开着车去了片场。这部戏才开机不久,可不能几次三番的迟到。

到了片场,发现剧组的人都不见了。???难道今天不开工吗?-我难道错过了什么消息-

吴磊疑惑的打开手机,准备看剧组群里有没有发什么消息。刚把手机锁屏打开,就有人喊了吴磊一声“吴老师?”

哦,是剧组的打光老师“你好!”

“真的是你啊,吴老师?”

“嗯,是我”-难道我不迟到这么稀奇吗?-“对了,剧组的人呢?我怎么没看到几个人啊?”

“哦,今天导演给所以人放了半天假。因为西山上的那个墓碑,听说发现了一个民国时期的古墓,来了考古专家。导演乐呵呵的去看了,你也知道,咱们导演就喜欢那些个老玩意!所以,就放了我们假。”

“古墓??民国的?”-该不是,昨天的那个墓碑吧!-

吴磊又闲着没事干,跑去西山凑热闹了。人倒是不少,不过被警戒线给划分开了。吴磊想进去看看,但是被尽忠职守的警卫给拦住了。无奈,只好和其他人一样待在警戒线外。可是那些个考古专家凑到一堆说悄悄话,听不到。吴磊无趣的正准备走,却看到了依依。

第一次在白天,真正清醒的状况下看见她。-鬼不怕阳光的吗?-

吴磊兴奋的朝依依所在的方向大声喊“依依,依依…”

旁边的人奇怪的看了吴磊一眼,吴磊不好意思的摸了摸脖子,傻傻的对人家憨笑。-尴尬了-

所幸,依依看到了他,还向她走过来了,今天她穿的还是那一套,不过,没有带渔夫帽。

看到依依走过来,吴磊不好意思在人群中待着了,走向了一个人少的方向,而那块地方又可以看见下面的古墓。

吴磊一只胳膊靠在树上,一手插在腰间。气定神闲的朝左边的依依说道“你怎么来西山了?还是白天,要不是我知道自己今天带隐形眼镜了,还以为我是眼花了呢!”

-说了一堆什么东西-依依叹了一口气,回答“找一个尸体。”

“啥?尸体?”吴磊被尸体这个词带的瞬间感觉不好了。

“不用担心。是我的尸体。”她说的轻松自然。仿佛是一个和她毫无关系的人。

“你,你,你找你尸体干嘛?不对,这个古墓不会埋的人是你吧???”

“是我,我就是顾晴知。”

“啊。。。这么巧合的吗?”吴磊不死心的又问“可你不是说你叫 依依的吗?怎么会是那个顾晴知?”

“我生前是顾晴知,死后才叫依依。现在这个名字还是江离给我取的。”

-又是江离!-

依依讲自己的整个身体转向吴磊,她的眼睛直直盯着吴磊的眼睛。“你难道从不好奇我为什么会找上你吗?”

“这个,我倒是想过。也许是为了吸阳补阴???”

“你和他长得很像!”她的眼眶慢慢蓄上了泪水。

“他?是那个新郎吗?”

“嗯,岩枭。”

“你找我,又是为了什么?让我成为他的替身?”

依依将吴磊从上到下仔细看了一遍,最后略带嫌弃的说“不至于。我还不至于找个小白脸。”

-什么!!!依依说我是小白脸。-“嘿!说归说,别人身攻击啊!”

依依轻轻的“哼”了一声,很像撒娇,可又像是嫌弃。

“那你们之间发生了什么?你又为何英年早逝,而他又为什么娶了别人?”

依依微微的眯了眯眼睛,嘴角上扬。缓缓的讲述了那个很长的故事……

旧梦(四)

故事的开始应该从宋子涵出现在顾家那时说起…

在顾晴知十七岁生日快乐那一天,家中突然来了两位不速之客,晴知从楼上走下来时,看到的是母亲急忙遣散家里的佣人,只留了几位老佣人。父亲紧张的与一位夫人交谈,他的语气越发激动,甚至紧紧攥住那人的肩膀,可是那位夫人只是皱皱眉头。

的确,一切都很奇怪。顾晴知疑惑眼前发生的事,后知后觉的感受自己的身上被投射了一束目光。那人直直的站立在沙发的旁边,衣着淡雅,神情恬静,并用温柔友好的眼神询问着顾晴知,好像漂亮的眼睛在说着“今天的天气很不错。”

……后来,顾母把顾晴知拉到卧室中,说清了来人的身份。是顾晴知的亲姑姑和她的女儿。顾家姑姑是顾家不能提及的一个秘密。她们的到来,也给顾家原本平静的生活掀起了一层波澜。

顾晴知自小都是听话懂事的孩子,因为顾家姑姑和她的那个表姐的到来,父母把给她过生日的事情放到了脑后,晴知也不敢多说些什么。只能默默的回到了自己的小房间,一遍又一遍的抚摸着岩枭从军前给她的礼物,好像这样心里就会有些慰藉。

咚咚咚,晴知卧室的小门被人敲起。“晴知,我是你的表姐宋子涵。我可以进来一下吗?”她的语调温柔,好像带有桂花糖的甜味一样迷人。也让晴知没有办法拒绝她的请求。

宋子涵进入她的房间,没有过多打量室内的摆设。直直的向她走过来,在床边停下。好几次都差点开口,但可能是从未见过,气氛有点尴尬。晴知很有礼貌的等着这位表姐即将说的话。

她仿佛终于措辞结束,有些忐忑不安开口说道“晴知,对不起,今天我和妈妈来的太突然。不知道是你的生日,所以没准备什么好的礼物。这是姐姐之前用的一支钢笔,但是没有用多久哦,写起字来很流畅的。希望你能收下。”

宋子涵的眼睫毛好长,可她太紧张了,眼睛不停的眨,长长的眼睫毛就跟着眼睛在不断上下摇摆。

顾晴知心里和宋子涵一样紧张,开口却淡淡的说了一句“谢谢。”

……

可能血缘是种奇妙的东西,明明从未见过相处过,顾晴知和这位表姐却相处的十分融洽,两人的关系很快就亲密无间。

宋子涵来到顾家的四个月后认识了望阳城的名角——二月红。两人年龄相仿,可聊的话题很多。为了帮助自己的表姐和未来表姐夫,顾晴知扮演了很长一段时间的电灯泡。

顾晴知以为一切都在往好的方面发展。从未见过的姑姑回来了,还带回漂亮的表姐。现在,表姐也有了心上人,而她也快盼回自己的少年。

……

终于有一天,岩枭给顾晴知回信了,说他三日后就要回望阳城。晴知心里甜甜的,喜滋滋的等着心上人的回来。

第二天,顾家来了一群不速之客。为首的是个四十多岁,穿军装的男人,他低声下气的和顾家姑姑说话,顾晴知第一次见这么多陌生人聚在自己家,像个孩子一般躲在母亲的身后。然后像等待判决一样,专心致志的看向姑姑那边…

“夫人,司令说您已经出走一年了,再大的气也该消了。而且,大小姐的年龄也不小了,回去就该择个好日子和陈队长成亲。”何副官不亏是宋司令的狗腿子,传达的消息分毫不差。

“我不会回去的。和离书一年前就留下了。我和他早已银货两讫。”顾家姑姑语气平淡的又说道“至于子涵,她的婚事从来都是她自己做主,我不会违背她的心意。”

何副官听到此处,立马收起自己谄媚的言行。狠狠的威胁到“哦!是嘛,司令也说了。如果夫人不肯回去,小人可以用这个方法…”

他用眼神示意自己的手下,然后空气中响起了两枪。

砰!砰!两声枪响后,有人应身落地。是顾氏夫妇被打死了。

旧梦(五)

顾晴知真的被吓到了,她不知道何时有一把枪指向了自己的父母,甚至身前的母亲倒地时还把她拉扯着摔到地上。而自己被吓的,竟然没有力气从地上爬起来。

宋子涵在看到顾晴知也倒在地上时,立马冲上去把那位朝顾夫人开枪的人狠狠的摔了一巴掌。那位开枪的黑衣人被打的有些站不稳,刚想发狠,待看清眼前的人后,立马低头道歉。

宋子涵打人的那巴掌真的超狠,声音响亮的在场所有人都听的清。包括刚刚丧失双亲的顾晴知,她的神智终于清醒了些。挣扎着要从地上爬起来,宋子涵看到后立马朝晴知跑过来,一把拉起顾晴知放在身后,整个人挡在她的面前,挡了个严严实实。

顾家姑姑看到被击毙倒地的哥哥嫂子,眼里的红血丝分外狰狞。一把揪住何副官的领子,悲痛的问“这就是他说的让我回去的方法,他可真是狠!”

何副官头低了一些,仍然恭恭敬敬的回“对不起夫人,司令的命令,小的不得不从。”

顾家姑姑的眼睛里都是仇恨,她慢慢的巡视了在场的所有人,都是痛恨的人。在看向自己的女儿时,无声无息的用嘴巴做了一个“再见!”的口型。

砰!…又有一个人倒地了,这次,是顾家姑姑,宋子涵的妈妈。原来,顾家姑姑趁何副官不注意时偷了他的抢,进行了自己最后的一个选择。

宋司令怎么也不会想到,自己手把手教顾笙抢枪、用枪。她却将人生的第一次开枪朝向了自己,用自己的生命拒绝回到他身边。

宋子涵也没有妈妈了,她又变成一个人了…

……

宋子涵被何副官带回了临时的宋家,望阳城的一所四合院。宋家军打进了望阳城,这里成了他们的地盘…

顾晴知被迫与表姐分开,她一个人被关在了望阳城的牢房。她从未想过戏本里惨绝人寰的故事会发生在她自己身上。接连失去了父母亲,姑姑。独自一人被关在牢房里不,知道还有没有明天。

顾晴知被关在牢房的第三天,表姐来看了她。告诉她一定要好好活着,她会救她出去的,只要等到了时机。

被关的第十天,一个叫陈深的男人来看望她,告诉她要坚持下去,宋子涵会救她,虽然不是他希望的方法。

被关的第二十天,岩枭来了。那个曾经和私定终身的男人终于来了。可是,他却不是来救她,而是,和她分手。在她还被关在牢房的时候和她分手,这人得有多狠,多没有良心。虽然悲痛欲绝,但仍然期盼他有苦衷,一遍又一遍的问他有没有苦衷,岩枭却让她“保重!好自为之。”

被关的第三十天,有三四个当兵模样的人来了,他们不说话,只是念了念她的名字,就把她带走了。顾晴知,以为一切的等待终于要结束了。可那群人把她带到城外就走了,她正迷茫不知前路,看见了红府的马车,二月红坦坦荡荡的从马车上下来,在他身后还有一个人。她的表姐——宋子涵,虽然现在装扮的是一副小斯模样。

宋子涵和二爷找了可靠的马车送她离开望阳城,可是,终究没有逃脱。离开牢房的第二天,她被一群人抓住了,将她带到了一所很偏僻的客栈。

旧梦(六)

有一个女人挑开遮住她眼睛的黑布,她仔仔细细的看了顾晴知很久,最后略带笑意的嘲讽道“能让岩枭魂牵梦绕,能让宋子涵放下自尊和颜面的人长得果真不赖!”

她的笑又讽刺又令人害怕,顾晴知怯生生的问“你?你是谁?你怎么会认识我表姐,还有岩枭?”

她的嘴角挑的更高,仿佛就是在等她问这个问题。“我,是岩枭的未婚妻,是宋子涵的亲妹妹!”说完,自己大笑了起来。顾晴知的认知又被重重打击。那个女人还嫌不够,说道“不过,你现在要省着点力气,因为你,活不了多久!”

“你,你要干嘛?我和你无冤无仇。”顾晴知害怕了,她怕这个疯狂的女人。

“活剥,听说过没?”这个疯狂的女人眼里跳跃着兴奋的光芒。

这一夜,成为顾晴知十八年生涯中最恐怖,最痛苦的回忆。活剥,真的痛彻心扉,深入骨髓…

第二天清晨宋子涵和陈深找到了她,虽然当时她完整的地方只剩下一个脑袋和脖子。她的眼角还挂的未干的泪珠,看到自己表姐的第一个反应就是将自己藏起来,不要让她看到自己现在的样子。可是太痛了,痛的她挪不了一下。

宋子涵看到这样的她,眼睛唰唰的流淌下来,她颤巍巍的伸出手,轻轻的摸了摸顾晴知的脸庞,嗓子嘶哑的说“对不起,对不起,真的对不起,晴知,姐姐来晚了😭”

“姐,不怪你,我命该如此。”

她的眼睛里蓄满了泪水,流个不停。“怪我,都怪我,我应该亲自送你的,而不是交给别人。”宋子涵从陈深手里扯过棉被,小心翼翼的盖在顾晴知遍体鳞伤的身体上。

“姐姐,我想再见见岩枭,可以吗?”顾晴知真的很想再见见岩枭,告诉她有多想他,她遭遇了多少痛苦,还有她想和岩枭作最后的告别。

……

宋子涵擦擦脸上的泪痕,转头对陈深说“求你,救救她,救救她吧。”

陈深回答“对不起。”

没有办法了,真的救不了她,可她才18岁,甚至还是个小姑娘啊。陈深派出去的人直到晚上都没有回来,可是顾晴知真的快挺不住了,这么深切的痛,她真的快承受不了。陈深亲自去找岩枭,可是,顾晴知终究没有见到岩枭最后一面…

第二天的清晨,没有一丝阳光透进窗户。

宋子涵一直用棉布裹着受伤的顾晴知,从她的后面抱住她,支撑住她的身体。好像这样就能让顾晴知好受一点。

顾晴知终究没坚持到看见阳光,她的呼吸没有了,身子仿佛凉透了。是啊,她浑身的血都流干了,身体当然凉透了。

……

旧梦(七)

依依看见吴磊肿的跟核桃一样大的眼睛,心里觉得有点好笑。“有这么夸张嘛?”

“依依,你上辈子太惨了。哦,不是你活着的时候太惨了…😭”

“都过去了,一切都过去了。”

“是啊,还好都过去了。以后我会保护你,我会对你很好的,给你买漂亮衣服,买好多吃的,带你去好多地方。不让任何一个人再欺负你。”男孩义愤填膺的誓言像极了年少时的岩枭。

依依看着这样的吴磊,嘴角微微挑了挑,抚了抚额角。“我又不是人,你说的一件都做不到。”

吴磊愣了下,看着依依,眼睛里的泪水哗啦啦的流下来,止都止不住。

……

看着吴磊气馁时低下的脑袋,依依觉得自己说的是不是有点过分了,伤到了他…

依依装作不经意的咳了声,“不过,有件事,你可以带我去做。”

他猛然的抬起头,像是又看见了希望。“是什么?”

依依指了指城市的方向,“那里。”

吴磊顺着她指的看过去,哪里?

……

原来是城市里最大的国色天香游乐园。

“我活着的时候没有这个东西,没有机会玩。当了鬼,就更没有人陪我玩了。”

她的语气有些低沉,吴磊心中有些心疼她,心疼一个不存在的人。

吴磊呼了口气,准备抓住依依的手带她去,带她完成这个愿望。可是,人是抓不住鬼的,他抓了个空…

看着自己落空的手,吴磊心里更加的惆怅心酸。

依依看着这样的他,不忍心。

找了个话题转移注意力“那个,你好像是明星,这样来游乐园,可以吗?”

吴磊恍然大悟,“哦。对啊。我得先买些装备!”

旧梦(八)

两人来到了一家比较偏僻的商店,吴磊买了黑色的鸭舌帽,口罩,还有墨镜。准备齐全,一起去到了国色天香。

两人检票的时候,检票员看见两张票,却只有吴磊一人,就问他要不要等下朋友。吴磊顺口答了一句,“我朋友在这呢,不用等。”

????喵喵喵,售货员姐姐蒙了。那里有他之外的第二人。

进入游乐园,依依就像进入一个新世界一般,在过山车上享受了一把刺激的上下跌宕。一只鬼在鬼屋里被工作人员扮演的鬼吓得要死。吴磊还一个劲的‘哈哈哈’嘲笑她。

终于,她选择了一个比较安稳的,适合女孩子的游戏——旋转木马。

旋转木马也许是一个充满美梦的地方,依依坐着前面的一只木马,吴磊在后头看着她的小脑袋都很满足。

这样的她才是真的她吧,乐观热情活泼的小女孩,而不是饱含泪水的哭诉者。

两人在结束了这一part后。终于舍得休息一下。

依依看着吴磊的手机,萌生了一个想法💡。

“吴磊,我们照一张照片吧!”

“?”

“我还没有和你一起照过相呢。”

“哦。哦。好”

咔嚓一声,照片瞬间照好。

吴磊很帅气,他旁边的位置刚好容得下一人。

明明两个人都知道不可能照的出,还是要留下彼此存在过的痕迹。

“那个,依依,我有话。想给你说。”

依依就坐在他的右边。听到这话把头偏向他“嗯,你说。”

……

“依依”

吴磊的话才发出一个“我…”的音。就闯进另外一个女生的声音。

映入眼帘的是一男一女,男的那个他还认识。

“江离?”

“我,我终于找到你了…”

旧梦(九)

重遇旧友原是好事,如若她没有带上苏星宇的话…

几人开车来到吴磊的家中,一人一方座位。屏息倾听,只有三人的呼吸声还证明他们在,意外的烩面后只剩下无尽的尴尬。

还是苏星宇率先打破这番局面,“顾晴知,你还想投胎转世吗?”

依依的眼睛刹那间充满了光芒,“我,我还可以吗?我曾经…”

苏星宇接上她的话“一百年前曾有人让你无法投胎转世,这件事你是知道的?”

“嗯,陈深告诉我的,他本说可以帮我投胎,但是我后来。。。”

“他没帮成你,我可以帮你,你现在还想要这个机会吗?”

江离直狠狠盯着吴磊,即使苏星宇在说这样的话。

“我。。。”依依看向吴磊,心里有些犹豫。

吴磊收到依依投射来的求助信号,替她做了决定“星宇哥,她需要一点时间考虑。毕竟这不是件小事。”

见此情景,江离插话“有什么好考虑的,她现在是鬼,好不容易有了重新为人的机会,没必要为了某人放弃。”

吴磊心想,这个江离好像对他有很大的意见,初次见面说话就夹枪带棒的,什么时候得罪了这样一位大姐嘛???

依依轻声细语对江离解释道“江离,我的确是需要时间考虑,吴磊也只是说出我想说的话,你别这样好不好!”

江离仍是恶狠狠的瞪了吴磊一眼…

“既然你需要时间考虑,我和江离就等你的消息。”苏星宇自己站起来,还顺手捞起旁边座位的江离。

“等下!”江离站起来后,迅速打开自己的包,拿出了一个颇有年代感的本子。“这,有你想知道的,那个人的消息。你看或不看,,它都交给你了!”

说罢,江离挽着苏星宇的胳膊走出吴磊的房子。

吴磊和依依看着那个本子大眼瞪小眼…

本子里是陈深记录的宋子涵,以及顾晴知死后发生的事情。

顾晴知死后,宋子涵悲痛欲绝,陈深劝阻无用,遂帮她寻找凶手,一路顺着线索追踪下来,发现原是宋子涵的同父异母妹妹宋子萱。可是宋父包庇隐藏,与顾晴知之死有关的一干人等全都被宋帅秘密处理,宋子萱小姨还替宋子萱揽了所有的罪责。加之陈深原本就欠宋家父女一个恩情,就对此事保持缄默不言,全当一个旁观者,让宋子涵以为宋子萱小姨就是幕后真凶。

宋子萱小姨被处死之后,他与宋子涵的关系仍旧是不咸不淡。他原本以为日子就会这样顺顺利利,平平淡淡的进行下去,没想到竟这么快到了结局。一年冬天,宋氏父女为躲避灾祸,举家搬迁。

陈深带着女儿溢清先行一步,宋子涵回古宅拿顾晴知的牌位。不想,与宋子萱撞上,撕破脸皮,子涵知晓宋子萱是真凶,气愤不已,两人争执不休,不知谁拿到了手枪,宋子涵中枪。

宋子涵被枪打中后,岩枭来到现场。他叫了属下送子涵去医院,剩下自己和宋子萱。不知发生了什么,平日里的恩爱夫妻,最后双双消失于人间…

子涵因为中枪,流血不止,香消玉殒。陈深见到宋子涵的最后一面,也是看见她的魂魄飘荡在溢清身边。溢清小小的人儿缩作一团,子涵的魂魄越是靠近女儿,她缩的越远。子涵捂住双颊无声的哭泣,陈深只能在她背后默默地抹眼泪…

…依依和吴磊看完本子里的内容后,相看无言。

旧梦(十)

分别不代表离别。离别不代表永别。而永别很多时候意味着结束,还有新的开始…

第二日的晨光侵入房间,吴磊快速的睁开眼睛,头脑却是分外清醒。

到了该分别的时候…

江离和苏星宇早早的来到了吴磊家,他们带来的既是依依重生新的希望,也是离别的时机。

依依身无一物,自是干净利落,要说有什么牵挂羁绊的人,恐怕只有江离,和吴磊。两人是她漂泊人间唯二朋友,会记得她存在过的也只有这两个人。

“江离,谢谢你带来苏先生,也谢谢你带来的消息,更谢谢你愿意和我成为朋友。”她的语调成稳,不带有一丝一毫离别的伤感。

“我很幸运,很幸运能再见到你。今后,好好生活,爱自己多一点。”江离说着还带了点哭腔,可是她倔强的侧了侧头,不自然的擦拭了眼角的泪水。

吴磊站在自家的门口,没有说一句话,上前用双臂环抱着依依的形,对着依依的左耳说了一句“不许忘记我!”

苏星宇低头看了看手腕上的表,毫无眼色的插了一句“时间快到了,走吧。”

依依从吴磊的怀抱中出来后,轻轻的回了一声“嗯。”然后转头随着苏星宇离去…

……

人生如若浮云一般,有聚有散,既有离别,终会相见。

几年后的吴磊身上的标签已不再是#小童星#,#校草明星#,#小鲜肉#。他的实力和人气与日俱增,演戏最擅长的是哭戏。而且每次一拍哭戏,就会泪流不止,恍若无人。心中似有无尽的悲伤,无尽的苦楚哭诉…

这天,吴磊正在浙江杭州的横店拍摄一部民国剧,因为他是最近炙手可热的金像奖小生,围观拍摄的粉丝游客众多,把整个剧组围的水泄不通,没办法,导演一遍派人疏通现场人员,一边找人护送主演回酒店。

吴磊本准备和众主演一样在工作人员的护送下从偏僻小道离去,就在出剧组时他看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

一个穿着粉色古装戏服的女孩子站在横店纪念品店门口,她的身高,乃至身形都像极了依依。

吴磊脑子一热,情急之下冲过去查看那个女孩的相貌。可是,不是她,只是一个长相普通的横店群演,也只是一个和依依背影很像的人罢了…

周围的工作人员看见吴磊失魂落魄的样子都有点震惊,还有心疼。这不是他第一次这样了,每一次都发生这样类似的事情。起先是震惊,然后是欣喜,最后却是发现真相的无奈,悲伤。

就像往常的每一次,工作人员带着吴磊向那个群演道歉致意,请求不要把这件事说出去。这时,有人轻轻的拍了下吴磊的肩膀。

吴磊习惯性的转过身子,最先看见的是淡紫色纱裙,仰起头看见了…

“你好,请问可以麻烦你给我签个名吗?”她还是一贯的温柔娴静,语调轻柔。

“……可。可以。”吴磊慌慌忙忙的拿起那个姑娘的纸笔,颤抖着手写下了自己的名字。然后交给她。

“谢谢你!”她的眼角都带着笑意。然后准备转头就走。

-她不记得我了-

吴磊心里划过了好多种可能与话题,每一个都是与她有关,可是却没有勇气动脚去追她。

挫败的吴磊正在心里斗争时,一道嬉笑的话语传到他的耳中“吴磊,我现在叫蒋依依。”她去而又返…



















本文为我原创

本文禁止转载或摘编

-- --
  • 投诉或建议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