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UP主“青鹿中医”所发批自媒体“大象公会”《日本是怎样废止中医的》一文的视频勘误

大象公会文章《日本是怎样废止中医的》在以下链接:http://weibo.com/5979719281/HEGNFBDzZ

UP主“青鹿中医”的批评视频在AV60576774

本文是对批评视频纠错,而不是对大象公会的文章纠错。

首先,我对视频里前两条批评意见没有异议。但是第三条说王清任的那一段,原文说的是王清任的《医林改错》被当时的中医界批得“体无完肤”,如果要反驳这一种说法,那就要证明《医林改错》在当时没有被中医界痛批,而视频里没有这样做。如果你认为这一说法正确与否,对视频中的论断不构成影响,那也没关系,请继续往下看。

原文还写道:“王清任在《医林改错》中并未提及西洋医学,著作中也有诸多西方解剖学早已解决的舛误。他很可能只读过方以智、王宏翰等人一百年前的著作,这些人又只能参考的明中后期传教士的著作,所以保留了一些更早的舛误。”由此可见,大象公会也是承认《医林改错》是有错误的。而王清任写《医林改错》的目的是纠正中国传统医学中的错误。众所周知,纠错类著作出现错误很常见。而视频里说,王清任“恰恰是对《内经》中的生理学内容掌握不足”,请问,熟练背诵甚至倒背如流算不算掌握充分?在熟练背诵甚至倒背如流的情况下,错误地批判了《内经》的内容,是否属于对《内经》掌握不足?视频里说的“掌握”究竟是指对所要批判的内容的掌握,还是指对与所要批判内容相对应的真实情况的掌握?视频里这句话弄错了“掌握”的对象。

还有,原文中介绍《医林改错》的那一自然段后面紧接着就这样写道:“这并不是因为大清的医师比日本医生更加愚蠢,而是两者的起点根本不一样。”

我们要承认,这句话是有歧义的,可以理解出以下两种意思:(一)大清医师比日本医生更加愚蠢,但是这与为什么两国的解剖学著作《医林改错》和《解体新书》在各自国家得到的待遇非常悬殊这个问题无关,真正的原因是两国的起点不一样;(二)笔者不能确定大清的医师和日本的医生哪一方更加愚蠢,但不管哪一方更加愚蠢,都与为什么两国的解剖学著作《医林改错》和《解体新书》在各自国家得到的待遇非常悬殊这个问题无关,真正的原因是两国的起点不一样。

另外,我也没有在文章其他地方看到“指责中医愚蠢”的话语,因此,大象公会的这篇文章并没有指责中医愚蠢,视频里所说的文章指责中医愚蠢这个主张是不成立的。而且在这一段之后,文章也没有引出“古代的中医为何这么愚蠢”这个话题,因此视频里说的文章在这段后引出了古代中医为何这么愚蠢这个话题的论断也是错误的。

最后贴一张“百度百科”上对《医林改错》的简介吧!虽然可能没什么用。

“百度百科”上对《医林改错》的简介


本文为我原创

-- --
  • 投诉或建议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