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WM绝地求生】含泪的微笑

在最近晋江停更的日子里,又一次温故漫漫笔下这群耀眼的电竞少年们的故事,依然是初读时的感受——“含泪的微笑”。

在我看来,这部文共有三重“含泪的微笑”。

第一重——破镜重圆的恋情

残忍暴戾的继父、懦弱怯缩的母亲,促成了于炀此后长期的焦虑症状——对他人的肢体接触感到恐慌与抗拒,这直接造成了火焰杯上祁醉的误会(以为对方是假借恋情骗取比赛成绩)。于是于炀尚未从焦虑症中恢复过来,祁醉便亲自将他的痕迹从于炀的手机里清空,扭头一去不返。

历尽艰辛后,于炀怀揣孤勇,主动加入HOG,小心翼翼地与祁醉再次靠近。也终于在此时,祁醉得知于炀的焦虑症状,才恍然道:“晚了”。

于是一心要弥补的祁醉开始了对于炀甜蜜的宠溺——强势地让于炀穿自己大一号的队服,高调地向朋友们公开自己对于炀单方面的爱慕之情,浪漫地给于炀赠上满含自己心意的手表,严厉又不失风度地教导于炀遵守比赛规则,耐心而又温柔地为于炀做脱敏治疗……让原本孤傲沉郁的少年彻底融入HOG的大家庭,让原先不懂章法的小子蜕变成一名优秀的电竞运动员。

我本能忍受黑暗,如果我不曾见过光明。 ——艾米莉·狄金森

当多年的噩梦再次降临,这一次,于炀放弃了亲手处决施暴者的机会,转而与继父周旋,用法律来制裁他,并且在往后漫长的岁月里,他不会后悔没能亲手处决那个牲口——只因遇见祁醉,遇见HOG,于炀不再是生活在黑暗里的人,他学会用光明的手段来维护正义。

如果所有苦难都有他的意义,那这几年辗转苟活的岁月,大概就是为了积攒足够的运气,让他遇见他的这束光。

众生皆苦,你对我明目张胆的偏爱就是救赎

多年来时时刻刻架在于炀心头的枷锁被祁醉卸下,让这个命途多舛的孩子能够大胆地向前走去追寻光明,饱经苦难的灵魂终于得到救赎能够去拥抱幸福。


第二重——跌宕起伏的战队故事

令我感动的从不是游戏本身,而是打游戏的这群少年

在辉煌中走上巅峰,再在遗憾与不甘中走向陨落,这是每个电竞职业选手的必经之路。

而退役之路也有两条,一条是功成名就之时含笑归隐,另一条是迟迟不肯放弃,状态不断下滑,最终在舆论的质疑与嘲讽中惨淡收场。

原本祁醉是打算走第一条路的,直到他看到了于炀的表现——

当于炀终于迎来和祁醉并肩作战的机会时,祁醉的手腕劳损已经提前宣告了他的退役。于是这个坚韧的少年默默地将HOG刻入左肩,将Drunk刻入右肩,他左肩上是战队,右肩上是信念,不消任何人多言,他早已抗起来了。

祁醉舍不得于炀像当年的自己一样过早地背负沉重的使命、扛起HOG的大旗,于是毅然选择了第二条路。

DRUNK还没老,釜山我能赢”

“去他的神之右手”

DRUNK说得出,就做得到

他站着来,也会站着离开

祁醉在全胜的釜山赛宣布退役后,本可以安心地做战队老板,当一个战队教练,然而,没有人期待退役,风光退役也不行。

在没真正成为战队拖累的那一天,没有哪个职业选手能甘心将自己的梦想草率地交给别人,也没哪个职业选手能放任自己倾注所有荣耀的战队因此蒙尘——这便是缘何太多的人要被生生骂到退役才肯放弃。

祁醉不甘心

于炀笨拙地安慰祁醉:“我不会让HOG真的凋零,你当时怎么挺过来,我就会怎么熬过来”

“哪怕将来比赛时,我们队服上什么logo也没有了,也无所谓,只要队服上还有咱们战队的队徽和国旗,我就能打。”

祁醉心疼于炀

于是祁醉选择了独自前往美国,一个人住院,一个人术前签字,一个人进手术室,在没人知道结果会如何的情况下,相信医学奇迹,相信自己能够再次站上电竞赛场与队友们并肩作战。

最终,祁醉一句“我回来了”,是曾经制霸选手们的噩梦的回归,也是无数粉丝与选手的信仰的回归,在辛酸与悲伤过后,众人无不含泪而笑。

寒冬过尽是无限生机——世界邀请赛四排赛上,历时两天的鏖战之后,HOG的神之右手们,再一次,再一次,再一次地在世界赛场上,身披国旗

番外里的故事再一次戳中我,新招的青训生们崇拜地讨论着现在的HOG王牌——于炀,一如曾经的青训生们为神之右手——祁醉的出现而兴奋不已。

HOG—hand of gold  上帝之手,每个HOG成员都是神之右手,没了Drunk,还会有Youth,没了Youth,还会有很多人前赴后继地加入并赶上,一同谱写传奇。

老将不死 薪火相乘 HOG永不言弃

再看骑士团,其实也是这样一番境遇。soso因伤退役,徒留花落一人苦撑,青黄不接的情况下,没有人再看好他们。祁醉调侃HOG和骑士团——“凋零战队手牵手,谁先崛起谁是狗”,于炀却坚定地告诉祁醉:“我们不会解散的,骑士团也不会”

电子竞技,没有第二。人们只会关注每一场的人头王、第一名,没有人在意其他人的艰辛与努力。

世界邀请赛第一天的双人赛上,中国赛区骑士团夺得银牌,领奖席上,花落激动得话都说不利落了,骑士团战队在持续低迷了一年后,在最不被看好的情况下,时隔十六个月,又一次在国际赛事上拿到了奖杯。

骑士团用实力证明——

我们只会沉寂,但永远不会凋零


第三重——电竞行业依旧不为主流认可的大背景

时至今日,电竞行业已经走向繁荣,IG夺冠的新闻也席卷社交媒体平台,仍旧有人对这个新兴行业存在根深蒂固的偏见——所谓的不务正业、沉迷游戏……可以得见在电竞刚刚兴起的年月里,这个行业最初的奠基人要承受来自家庭、来自社会舆论多大的压力。

正如HOG战队的这些成员——

有人家缠万贯,成绩突出,却凭着深沉的热爱违抗父母规划的人生道路,为电竞行业贡献整个青春,将电竞之魂刻进骨子里,成为一个完完全全的殉道者 ;

有人学业不济,家人觉得进入正规职业战队总比混社会的流氓强,于是顺风顺水地加入这个行业,成为传奇的参与者;

有人成绩骄人,仅仅因为热爱便放弃了原本一帆风顺的人生轨迹,在一众天才的碾压下,以一位资质平平的选手身份默默努力着,最终与战神比肩,成为传奇的参与者;

有人辗转苟活,接触游戏纯粹是为了求生,不懂行业规矩(多次触高压线),遑论电竞精神?但临危受命之后,扛起HOG的大旗,终于成长为新一代传奇的缔造者;

有人迷途不知返,怀揣一腔热忱加入HOG,却在名利场中沦陷,从此眼眸失去了最初的奕奕神采并逐渐污浊,变成为物欲所支配的堕落者;

有人足够幸运,在家人的支持下进入最爱的战队,和最仰慕的大神们一同生活,成为虔诚膜拜传奇的朝圣者……

无论是殉道者祁醉、参与者卜那那&老凯、缔造者于炀、堕落者俞浅兮、还是朝圣者辛巴,都只是众多电竞成员中的极个别人物缩影,这个行业还有千人千面等待社会去发掘,还有许多辛酸与欢愉等着人们去感受,还有珍贵的电竞精神值得众人去了解。

多亏了漫漫,让我通过本文窥见多元电竞文化的些许点滴——

祁醉外表是个满嘴骚话,甚至有点恃才傲物的流氓大神,其实内里是个彻底的电竞绅士,血液里骨子里都刻着电竞的魂。

明明可以俯视所有人,却偏偏要平视任何人

俞浅兮演了他三局,祁醉便只杀他三局;

骑士团成绩惨淡气氛压抑,身在解说席上的祁醉便主动打趣骑士团队长花落,一扫他们的消极情绪;

面对不懂事找上门的女粉,祁醉装糊涂,用一句“隔壁战队要趁着天黑做了我”的玩笑,成全彼此的体面。

而于炀则是电竞精神中拼搏一词的最佳演绎。祁醉从来不知道,一个必输的电竞运动员在打最后一场比赛时能这么有魅力。

年轻的于炀告诉中途退缩的辛巴——

“输了不丢人,不敢去赢才丢人”

“在我眼里,认命最丢人”

“你觉得前三没希望了,所以不用打了,但我觉得从第五追到第四也很重要。”

“最后一场去混的话,掉到第六第七也有可能”

贺小旭评价于炀是“被人踩着头也会从泥潭里爬出来的人”

祁醉形容于炀是“没落在好地里的种子。但种子就是种子,即使落在悬崖上,埋在石砖下,丢在枯井里,那也是种子。不管土地有多贫瘠,只要被他得到了一丝暖意,任他抢到了一汪雨水,让他感受到了一束阳光,春风一来,他就能奋力破土发芽”

当然还有太多太多生动的电竞故事,有关战队之间互相切磋共同进步的热血,有关队员们并肩作战的深厚情谊,有关电竞比赛有条有理的规矩,有关日夜训练的艰辛,有关永不消减的热忱,有关受伤退役的遗憾与不甘……


感谢众多优秀的作者们撰写出精彩的电竞故事,塑造出有趣的电竞人物形象,让我们能更好地了解这个行业。

愿越来越多的人都能认可电竞,愿暗夜过尽都能重见光明,愿寒冬过后万物复苏迎来新生,愿所有的苦难都能以“含泪的微笑”落幕。

(图片来自百度^ - ^)

-- --
  • 投诉或建议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