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HA轰出】五十度灰(1,ABO,TBC)

    

  * Attention

   现代paro,非英雄社会世界观,五十度灰paro

   ABO设定,社会人轰(Alpha)x大学生久(Omega)

 (五十度灰。。。嗯。。。你们懂得)



“快点,快点,求你了帮我这个忙吧,对不起了,我等了6个月才约到他。如果错过这一次机会,我还要等3个月,那时我们都毕业了。抱歉了,绿谷,作为校报的编辑,我真的不能错过这次机会,求你了求你了”

    日丽在安静的图书馆里一边一步步跟着正在值班的绿谷,边搓这手央求着他。

    “你可以的,真的,问题很简单,你只要按照我写的问就好了,然后这个是录音笔,只要按一下按钮,它就可以把所有的谈话记录下来,回来我就编辑整理对话内容,”日丽走到绿谷面前说。

    “但是,他好像很少接受访问呢,你是怎么预约到的?而且我对他一无所知......”

    正在整理摆放图书位置的绿谷,轻轻地挠了一下自己的后脑勺不解又担心的回头问。

    “当然是用了些手段啦,不然怎么可能。”

    日丽忽然不怀好意的漏出了一丝扭曲而又得意的笑容,看的绿谷挤出一丝尴尬的微笑。

    “好吧,如果出错了你可别怪我。”

    绿谷回过头说,然后继续踩在梯子上整理,虽然有些不情愿,但是还是处于朋友的死缠烂打,他还是妥协了。

    “这么说你就是答应了!等你回来,请你吃炸猪排饭,上面会浇上暖暖的、浓郁的咖喱酱。”

    绿谷耳朵忽然动了动,手里整理的动作也迟疑了一下,稍稍欣喜地向下瞄了一眼日丽,但是又不想漏出太多自己的小心思,马上把眼神藏了回去说。

    “好了好了,别说了,赶紧跟娃吹和耳郎她们去忙吧,你要再不去,我可就要反悔了哦,”绿谷从梯子上下来,拿起日丽给他写好的问题,催促着她,假装有些埋冤的说。

    “加油我的朋友,你会战胜所有的问题的,祝你好运啦!就像往常一样,你是我滴救星,你也快出发吧,路途有些远,我可不希望你迟到。”

    拟定的问题,到要访问前,绿谷都没有看过,毕竟对于朋友的信任,他也没有担心。日丽帮绿谷翘了图书馆的班,神不知鬼不觉的离开了,他们在图书馆门口与娃吹和二郎碰了面,最后寒暄几句就离开了。

 

 

    “唉,谁叫我心软呢,朋友有难,当然要帮助,但是...那个CEO我真的是不熟呀......虽然他是学长,也是我们学校的主要捐助人......虽然他长得很帅......虽然......”

    绿谷站车站在自言自语地说着说着,忽然耳朵红起来。

    “天呐!我在想什么,不行不行,我得赶紧走了。”

    约定的时间是上午9:00,绿谷一路上都在望着窗外,公交车上的人很多,因为都是朝九晚五的上班族。窗外都是匆匆的行人,还有零星的小雨,打在窗户上,让一切都变得模糊不清,好像今天的心情也是这样,绿谷望着望着,突然想起了和他第一次见面的情形,他在学校礼堂里的举止谈吐,让所有的仰慕者都为之倾倒,就连他在讲台上喝水时吞咽的喉结连续地跳动,都散发着令人犯罪的男性的alpha魅力,那时跟同学早早坐在后排身为omega的绿谷,也被他深深的吸引着,望着他的时候,耳朵会不自觉的泛起潮红,像只小动物一样,下巴往里收,但是眼睛却一直胆怯又好奇的望着台上的alpha,当他演讲时无意间望向后排时的于之对视,都让绿谷觉得仿佛所以的时间都静止了,同学的耳语声,厅堂里走动的脚步声,一切都停止了,只留下砰砰的心脏像小鹿一样在身体里乱撞,视线离开后,只留下绿谷一个人懵在座位上,久久不能平息。每次午后,他跟同学在学校咖啡厅闲聊的时候,总会从那些毫不相干的话题聊到他,虽然害羞的绿谷很少上去搭话,但总是捧着咖啡小心翼翼的听着,又不想显的自己太刻意,却又不想拉下每一个细节。每次看到他和同学外出,看到他的身影出现在学校外楼的银幕上时,他们都会停下来看完再走,然后错过最后一趟班车……

    坐车也是种体验,路也在一公里,一公里的掠过。

    “您..您好,我是绿谷出久,我...我是替日丽御茶子来采访轰焦冻先生的。”

    “不好意思,请稍等一下,绿谷先生,我查看一下预约。”

    也许是因为绿谷长的太可爱,还是因为跟陌生人女生说话会不自觉的害羞,前台看着他笑了笑,绿谷也不好意思的低下头,眼睛也时不时的往旁边看了看,不敢直视对方的眼睛,然后尴尬的挠挠他那绿色的头发。

    “你好,日丽御茶子小姐有预约,请在这里签个字,绿谷先生,你将乘坐专用电梯直达21楼,”前台微笑着,检查玩签名,他递给绿谷一个加盖了访客字样的卡片,绿谷明显有些紧张,到了21楼,上面的人都是西装革履,都看向绿谷的领带…那个从来没有系好的领带,正好可以反应出绿谷现在紧张而又复杂的心情。

    “请在前面的白沙发上等候,我去跟秘书交涉。”

    绿谷坐了下来,眼睛四周环顾了一下,低头看着自己手上的文件,虽然在检查,但是因为紧张却根本没有心力去查看。

    为什么我不事先预习一下,我从来没有采访过,我宁可参加一个研讨会,然后窝到最角落里,讲真,我还是习惯呆在自己家里,或者在学校的图书馆里,坐在座位上,抱着平板分析欧路迈特的电影,绿谷在心里嘀咕到。可还没等他来的及反应,

    “绿谷先生,您可以进去了。”

    “是”,绿谷清了清嗓子,“是!”

    绿谷快速站起来,他能感到自己的身体在微微的颤抖,他试图压制着自己紧张的神经,收拾起背包,水也还没来的及喝一口,走到门前,门半开着。“您直接进去就好了,不用敲门的,啊!小心”工作人员忽然说到,绿谷推开门,被自己的脚给绊倒了,他跌倒在办公室。

    “啊......真的是太糟糕了,我为什么这么鲁莽,”绿谷的手撑在地上,膝盖也磕在地上。

    “绿谷先生,”此时有一双温柔的手将绿谷扶着站了起来。

    啊......我真的太尴尬了,呃......笨的要死,绿谷仰起头看轰焦冻先生,还没来的及跟他说声谢谢……天啊——他是那么英俊,我从来没有这么近距离看过他,攀过他那俊朗的脸,想不到那么蜿蜒,感觉自己要在他的脸的海岸线搁浅。

    “我是轰焦冻,绿谷先生,你,没事吧,你的腿......你还可以坐下吗?”

    他真的很年轻,而且有一种令人窒息的令人犯罪的魅力,很有吸引力。他个子高高的,身着得体的白色衬衣,可以透过修身白衬衣,隐约看到他健壮的胸肌轮廓,随着他的平静呼吸在缓慢地拂动着、贴合着,黑色领带搭配也非常合适,散发着禁欲的深色魅力。他有着不羁的双色头发,一半的白色如雪花绽放的气候,另一半如天照临幸过的,眼睛也是异色的,一颗透着热情,一颗藏着忧伤,能从眼中看出他的精明。

    过了好一会儿绿谷才听到自己的声音:“嗯,其实,”绿谷嘟囔着。他马上与轰握手,当他们十指相触的那一刹那,绿谷觉得好像有一股生物电流快速侵过了自己的身体,绿谷耳朵慢慢泛红,也羞怯的匆匆的收回了自己的手。时间仿佛像静止了,绿谷不停的眨着眼睛,如同他快速跳动的心一般。

    “日丽御茶子小姐,她因为学院的...调查报告没有写完,她委托我来进行今天的采访,希望...你不要介意,轰焦冻先生。”

    “那么,您是?”他的声太温暖了,虽然他却有一副冷漠的拒人于千里之外的表情。但是他看起来温文尔雅,彬彬有礼,而且身上有股别于其他alpha的独特体味,淡淡的笼罩在他的周围,形成他的气场,侵蚀着身为omega的绿谷。

    “我是,绿谷出久,我和日丽是朋友,我们是一班的,现在正在主修文学,嗯……日丽……哦……日丽御茶子小姐和我都在在UA大学。”

    “我明白了,”轰打断了他的不知所云,绿谷觉得好像看到了一丝淡淡的笑容在他脸个拂过。“我们可以坐下说吗?”轰清冷的目光撇向一个长U形的白色沙发。

    对于一个人来说,这个办公室真的…太大了。前面是一面大的落地窗,摆着一张有格调的黑色木纹桌子,房间里摆放着与之配套的沙发和茶几,这桌子宽的足以容下六个人围着开会。除了门,四周都是白色的,天花板,地板,墙壁。墙上挂着像马赛克似的小的作品,三十多幅挂在一面墙上,都是拍卖得来的独特的摄影作品,摆放在一起,更加提升了房间的格调。

    “这是一位当代摄影艺术家的作品,查理斯,”轰背着手有一定距离的跟着绿谷。“黑白,真的很吸引人,他把普通的事物记录拍摄的如此不凡。”绿谷好奇地欣赏着作品,认真的低语,这幅作品和作者都让人觉得很宁静与幽深。轰却颔首不语,只是默默注视着欣喜的绿谷。

    “但我不这么认为,绿谷先生。”他说,轰的声音依旧是那么低沉柔和,虽然还是清冷的脸,不知什么原因,绿谷长着淡淡的雀斑的脸上忽然又浮起了红色。和这几幅作品一样,这间房间四处散发着冰冷的气息,整洁。或许这也是这个房间主人的个性吧,轰优雅的坐在白色的沙发上默默注视着紧张的绿谷。绿谷摇了摇头,拉回自己的心绪,从背包里拿出日丽交给他的问题。接下来…是数码录音笔,打开它,绿谷想,我是怎么了,就拿出它来这么一会儿,我就笨手笨脚的把录音笔摔在咖啡桌上两次了。轰焦冻先生只是一直看着我,等待开始采访,“或许……呃……我想……那个……嗯……”绿谷变的越来越手忙脚乱,语无伦次,像个气急败坏的小孩子一样可爱。绿谷鼓起勇气抬头看他,轰一只手搭在沙发靠背上,另一只手则托着下巴,那细长的食指按在唇上,试图想抑制他自己的笑容。

    “嗯,非,非常抱歉,”绿谷想,我怎么结巴了。“我不太会用这个东西,我,我马上调整一下。”

    “没关系,你有足够的时间,绿谷先生。”轰说。

    “如果,我记录跟您的谈话,您…怎么想?”

    “那你大费周折的设定录音机,而现在,你却告诉我你要记录?”

    绿谷脸都红了。他在嘲弄我吗?绿谷只能默默祈祷。他睁着大眼无辜地看着轰,绿色的眼睛频繁的眨着,不确定他说这话的意思,绿谷想他在可怜自己,因为轰变的温和。“不,我不介意的。”

    “日丽,哦,我的意思是…日丽御茶子小姐,是怎么和您介绍这个采访的?”

    “…这段采访将刊登在你们学校的毕业刊物上,当然我也将出席你们的毕业典礼。”

    啊!我怎么不知道,绿谷出着神,他应该不比我大多少,好吧,也就六岁?嗯……或者更小一点,哦,好吧,天呐,天呐,一定要把注意力转移回来,绿谷你现在在工作好吗?绿谷在懊恼着。

    “好。”绿谷偷偷咽下自己的紧张。“我有一些问题,轰焦冻先生。”绿谷顺手挠挠了一下自己耳朵后面毛绒绒的头发。

    “好,我想我们可以开始了,”轰说,他面无表情。哦,他一定在笑我。我一定又是脸红了,绿谷想。调整了一下座姿,以此让自己显得更挺拔更自信。绿谷按下录音机的启动按钮,试图让自己显的更专

    “你很年轻轰焦冻先生,但是你却早已坐拥这样规模的事业,它就像一个王国。你是怎么做到的呢?”绿谷念完后抬脑袋,看着他。轰苦笑了一下,他看上去好像若有所思。

    “所谓生意其实就是人。绿谷先生,我对人的判断异常准确,我可以知道他们是如何选择,是什么能让他们不断进取,还有他们都需要什么,什么才能激励他们,以及如何才能激励他们。我的团也队很特别,我会给他们应得的回报。”他停顿了一下,盯着绿谷,“我的目标就是成为自己人生的主人,自己规划人生,来掌控每一个细节。我努力的工作,我理智客观的做出决策。我对人好像有一种天生的直觉,我可以发现人,并且为他们制定出完美的人生规划,规划到很一个微小的细节,并要他们按计划去做。而条件只有一个,听话。”

    “也许你只是很走运罢了吧。”这句话不在日丽给的问题的名单上,但绿谷有些看不惯他这么自大和嚣张。虽然是小声的嘀咕,但轰的眼神明亮了起来。

    “我从来不认为这只是运气和偶然,绿谷先生。我越努力的工作,我就会赢来越多的运气。当然这也基于你的整个团队,和你的员工,并给他们各自需要的。我很欣赏哈维费尔斯通的一句名言:发掘和塑造人是一个领导者的最高使命。”

    “你听起来像是一个控制狂。”绿谷也不知道为什么没能控制自己说出这句话的冲动。

    “哦!我很热衷于控制所有的事情。绿谷先生,”他表情变得有些严肃,他盯锁着绿谷,轰抓住他的目光,面无表情。绿谷的心跳加快,不停的小幅度的吞咽着,绿谷的脸又一次泛红了。

    他为什么会对我有这么大的影响力?是他的俊朗外表吗?还是是他眼神中透出的诱惑吗?是他修长的手指和指边的嘴唇吗?我这是怎么了。“还有,掌握权利也是一种习惯,它会使人充满自信,你想象,你一出生就能控制一切。”轰继续他的理论,但是声音变得声音柔和。

    “你觉得你有巨大的能量?”哼,真是控制狂。“我雇佣超过30万人,绿谷先生。权力从某种意义上说,是责任。比如说,我对电信业不感兴趣了,我要出售我的电信业务。那将会有二万人被裁员,随后他们将难以偿还后一个月的贷款。”绿谷张大了嘴,他真是一个自大的人。“你难道不用对董事会负责吗?”绿谷问道,心中开始有些反感。

    “公司就是我自己的,我没有董事会,我只需要对我自己负责。”轰朝他稍稍扬了扬眉毛。

    当然我可以了解更多,如果我问下去的话。但是……他的傲慢,我改变了我的主意,绿谷合上了本子。

    “那…除了工作…你还有其它的爱好吗?”

    “我的爱好有些与众不同,绿谷先生。”他的唇露出一丝不经意的笑容。虽然不知什么原因,绿谷被他盯着看得很不自在。他的眼神透出一丝丝邪恶。“那你的工作这么辛苦,你会怎么放松一下呢?”

    “放松?”轰微微的笑了笑。我被这笑容折服,停止了呼吸,他真的很有魅力,没有人比他更有魅力了,绿谷抿了抿下唇,用来克制自己的波澜。

    “好吧,我们来聊聊放松,航海,飞行,我沉迷于各种挑战性的活动,追求刺激。”轰移动一下身体。“我是一个富有的人,绿谷先生,我还有很多奢侈的爱好。”绿谷微微的皱了皱眉头,有些反感,他迅速看了一眼日丽准备的其它问题:“那你为什么在制造业投资呢?”

    “我喜欢制造和创造。我想知道他们是怎么被制造的,他们的结构是什么样的。这个答案你满意吗?”轰往后靠着沙发说慢条斯理的说道。

    “这个听起来符合逻辑,嗯……但这不是你的心理话。”

    轰露出古怪的表情,审视着绿谷。

    “或许吧,许多人说我没有心……”

    “他们为什么这么说?”绿谷不解的看着轰。

    “因为他们好像很了解我。”轰的脸上挂着一丝苦笑。

    “……你知道你的朋友怎么评价你吗,他们很了解你吗?”绿谷后悔提这个问题,这个问题不在日丽的问题表上。

    “我是一个非常注重隐私的人。为了保护我的隐私我想到了很多办法。我通常不接受采访……”

    “那为什么你接受了这次采访呢?”

    “因为我是大学的捐助人,并没有任何意图和目的,我也可以不接受日丽御茶子小姐的邀请,但她一直缠着我的公关人员,我很钦佩她的那锺韧性。”

    绿谷想,的确,日丽的能力放在这个方面,确实很实用。

    “上面写你还在农业科技上也有投资,你对农业也很感兴趣吗?”

    “我们不能吃钱,地球上有太多的人还在温保线挣扎。”

    “这听起来很慈善。所以慈善是你热爱的事业吗?养活世界上的穷人吗?”绿谷不自觉的咬着笔,开了个玩笑。

    轰耸耸肩膀。

    “这就是个赚钱的生意,”轰低声说,“虽然我认为他是虚伪的。它不是让世界上的所有穷人都能达到温保,但我不能看到金融受惠于一些,只有美德和理想的事情。”

    绿谷看了一下一个问题,“你有没有一个座右铭,就是能代表你的态度,如果有的话那是什么?”

    “我没有这样的哲学思想。但卡耐基有一句名言:一个人,如果有控制自己心态的能力,他就能得到他想得到的一切。我非常认同,并去实践,我喜欢控制自己和身边的一切。”

    “你想拥有一切吗?你这个控制狂,”绿谷虽然有些不耐烦,他的手撑了一下沙发,但是还是稍微平静的问道

    “我不择手段的争取我想拥有的,”忽然轰被激起了的胜负欲。

    “你的说法听起来像一个终结者,”绿谷调皮的找到了一个跟轰贴切的形象。

    “我?”轰脸上带着不是发自内心的微笑。绿谷感到迷惑,这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人,一边要控制身边整个世界,一边又要让穷人都摆脱不能温 保的日子。房间的温度好像在上升,也许是绿谷想离开的原因,他看了一眼日丽的问题清单,觉得还有很多的问题列在上面。

“你是单亲家庭,你怎么看待你的出身?”绿谷小心翼翼的问。他盯着轰,希望他不要生气。轰的眉头紧皱。“我对这件事没什么看法。”

    “你是什么时候知道你的父母离异的?”这都是些什么问题,天呐……

    “我不想回答这个问题。”他的语气严厉了起来。

    废话,是的,当然,他当然会不高兴,如果我早些知道是这些问题,我就会和日丽一起斟酌一下。我开始为我的莽撞不安,他让我感到他像是一个迷失后惊慌失措的孩子,而我伤害了他。绿谷赶快转换话题:“你要为你的工作牺牲很多和家人在一起的时间吗?”

    “我有一家庭,我有一个哥哥和一个姐姐,还有母亲…还有…,抱歉,我不喜欢把采访延伸到我的家人。”

    “轰先生,你有对象吗,是beta,还是…omega”,虽然这个问题比较过分,但是绿谷却侥幸的带一丝私心。

    轰深深的吸了口气。我惭愧之至,我怎么在问问题时不走下脑子就直接读了出来呀……他又怎么知道我只是在读日丽给我准备的问题呀,还有日丽和她那些死党的好奇心,绿谷后悔的咬了咬嘴唇,眼睛不敢直视轰。

    “不!绿谷出久,我没有,我也不想有!”轰扬起了他的眉毛,绿谷看出他不高兴了。

    “轰,轰先生,抱歉……这个问题写在了这里,我,我只是……

    这是轰第一次说出绿谷的名字,绿谷的心跳加速,脸颊再次升温,绿谷用手掖了一下他前额快要被吓坏而惊乱的头发。

    他高仰的头侧向一边“你问的问题都不是你想问的问题吗?”

    血一下涌上绿谷的头顶。“呃……不是的,都是日丽御茶子小姐写的问题。”

    “你们难道合伙写毕业论文吗?”

    “哦,不,没有。这和我没有关系,我只是代替她来完成一个课外的活动采访,她是我的朋友。”

    轰不动声色,只是用目光审视着绿谷。

    “你自愿做这个采访吗?”他问,他的声音平稳,不带任何语气。

    到底是谁在采访谁?他的目光灼烧着绿谷,感觉好像要把绿谷全身上下扒光了一样,绿谷不得不说真话。

    “我,我只是个菜鸟罢了,我也没有采访过别人,来的也不情愿,轰先生,你,是我的第一次。”绿谷声音微弱充满歉意,像一只犯了错的小狗,耷拉着耳朵,发出哼哼的鼻音。

    “这是一场交易吗?”这时有人敲门,秘书进来,“轰先生,不好意思打断一下,您的下一个会议在10分种后开始。”

    “我们还没有结束,阿利森,请取消接下来的会议。”

    秘书突然迟钝了一下,她简直感到惊讶,她不知所措。轰转过头目光缓缓投射过去,眉毛挑起。她立即明白。

    “好的,轰先生,”她喃喃自语,然后就退了出去。

    他皱了一下眉头,又把注意力放回绿谷身上,:“我们说到哪里了?”

哦,我们的话题回到了日丽御茶子小姐身上。

    “绿谷先生,请别对我有所保留。我想了解你。就像你对我提出的问题,这很公平。”他的宝石般的眼睛里充满好奇。他这是为什么?他手肘支撑在扶手上,托着下巴,手提放在唇边,他的嘴唇真是……,怎么又分心了,绿谷咽下了关于他嘴唇的想法。

    “没,没什么可了解的。”

    “你毕业后有什么打算吗?”

    绿谷耸耸肩,不知轰为什么对他的就业感兴趣,和日丽和饭田他们一起搬到x市,然后找一份工作?对于我的未来我真的没有太多的计划。

    “我还没有想过,我只知道我下周就要答辩。”我就应该呆在学校里准备我的考试,而不是在你面前,座在你宽大,奢华,干净的办公室里,感受你的目光……被你可恶而又罪恶的alpha信息素扰乱我的心弦……,绿谷眼睛有些失落而有些暗了暗。

    “我们公司有一个很好的实习计划,”轰平静地说。绿谷扬起他的眉目感到惊讶。他要给我一份工作吗?“哦,很感激您,”绿谷害羞的嘟囔着,“可是我不适合这里。”哦,我又把我的想法说了出来。“你为什么这么说?”轰侧着头,微笑着,手指在唇上滑动着。“这是显而易见的,不是吗?我和这里格格不入,我不是优秀的alpha和beta……。”

    “你不了解我。”轰凝视着绿谷,所有的幽默表情在他脸上消失了,绿谷感到很一丝不安,紧张。我不敢看他的眼睛和他攥紧的拳头。发生了什么?我得马上离开,我看了一眼我眼前的录音笔。

    “你想让我带你四处看看吗?”

    “哦,不用麻烦了,您太忙了,轰先生,我还要坐很长时间的车回学校,完成我的论文。”

    “你搭车来的吗?”他听起来很惊讶,甚至很焦虑。他看了看窗外。窗外正在下雨,“你最好小心点。”他关心人的语气也那么生硬,就像是一道冰冷刺骨的命令。可他为什么关心我?“你觉得你现在很充实,很满足是吗?”轰又补充道。“是的,轰先生,”绿谷一边回答一边把东西收进背包里。绿谷随意的眯着眼睛。“感谢您的时间,轰先生。”

    “这真是个愉快的谈话,”轰说,他还是一如既往的礼貌。当绿谷从沙发上起身时,他伸出手。“下次见,绿谷先生。”这听起来像是个挑战,或是威胁,也可能是挑逗。绿谷皱起眉头。我们会再见吗?他握着轰的手,那种触电的感觉还在,一定是我太紧张了。“轰先生。”我向他头点。他优雅的为绿谷打开门。

    “我只是想让你能顺利的通过我的门。”他对绿谷像恶作剧的小孩一样坏笑着。显然,这是指他刚刚来时尴尬的跌进轰的办公室。绿谷的脸红了:“您真体贴。轰先生。”,轰靠近他狡猾的笑着。很感谢您的盛情款待,当他走到门厅时,绿谷惊讶的发现轰还跟在后面,他送我出来!公司的职员也同样感到惊讶。

    “外面下雨了,你有带一件外套吗?”轰问道。

    “哦,不好意思,没有带。”

    “把我的拿过来”

    阿利森跳了起来,寻找轰的外套,轰先生接过衣服,并亲自披在绿谷的肩膀上。绿谷屏住呼吸,轰没有离开,而是为他召唤电梯,他长长的手指按下电梯的向下按钮。我们站在一起,可以闻到他的信息素的味道,是迷迭香,幽幽的,有一丝迷人,同时释放着他的强势,也藏着一缕忧郁。等待电梯上来,绿谷故作镇定的面对着他。门打开,赶快进了电梯。绿谷就要马上离开这里。他转过头看轰,他一直动物性的注视着绿谷,一只手扶在电梯门一侧的墙壁上。他真的很帅,很绅士,同时也很霸道…他的嘴唇…好羞耻,总是在无意识的诱惑我,绿谷望着他。

    “绿谷出久,”轰念他的名字,做为告别。

    “轰焦冻……先生”,门终于关闭。

 

 

 

 


-- --
  • 投诉或建议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