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恐龙到海盗——历年新哆啦A梦剧场版浅析


今年6月份,2019年哆啦A梦剧场版《大雄的探月记》已经在国内上映完成,借着这个机会,鄙人也正好为各位十分粗浅地做一个自2006年起历年新哆啦A梦剧场版的总结,当然,作为个人观点,肯定有不少错误,就请各位行家不吝赐教吧。

 

 

 

一、前所未有

先给各位看一张图:



自己做的一张关于新哆啦A梦电影性质的图表。其中的“重制”就是表示电影是取材自藤子老师所画的前17卷超长篇;而“原创”就表示剧本为原创,尽管编剧们可能也借鉴了《哆啦A梦》日常篇或者超长篇中的创意或道具。

在我眼中,新哆啦A梦制作方这14年来的创作态度就两个字:稳健

自从新哆啦A梦电影问世以来,基本上是采取的原创和重制相互结合的方式,在这一部之前上映的13部新哆啦A梦电影中,6部为重制,7部为原创 。而“重制+原创”在2019年之前是“2+1”、“1+1”、“1+2”的模式。可以看到上一部“重制”版电影之多与下一步“重制”隔两年,换句话说,“原创”电影也最多连续放映两年下一部就会转为“重制”。

电影制作组如此做法可能是出于稳妥的考虑,毕竟利用原有的高人气超长篇一方面能迎合原有的《哆啦A梦》读者或哆啦A梦动画及电影观众,从大家熟悉的作品入手,能让新哆啦A梦电影更快的被观众接受、更好的树立口碑。另一方面可能也是为了降低剧本的创作难度,虽然前两部作品《小恐龙》和《新魔界》跟原作比,改动的幅度都不小,不过故事的主线都沿袭了下来,这也能大大降低创作难度吧。直到新哆啦A梦上映的第三年,第一部原创作品《绿巨人》才姗姗来迟,而且她的创意还是取材自单行本第33卷的《再见树小子》,这也说明了制作组对原创作品谨慎的态度吧。

不过在这一部《大雄的探月记》信息公布之后,“事情正在其变化”,因为它之前的两部影片《南极大冒险》和《金银岛》都是原创版的,而这一部同样也是原创版。按照之前的“套路”,即原创版最多连续上映两年,今年的这一部电影应该是重制版,可事实大家也都看到了,制作组今年反“套路”了一把。为什么会出现这种情况呢?

 

 

 

二、票房、口碑和人数

为了弄清楚这个问题,我又做了一张新哆啦A梦电影的票房和评分的统计简图:

 


票房数据出自维基百科,单位是“亿日元”,评分出自日本“最好用的网站”——日本雅虎网的雅虎电影,满分是5分制。

(https://movies.yahoo.co.jp/search/?query=%E3%83%89%E3%83%A9%E3%81%88%E3%82%82%E3%82%93)

不过干巴巴的列出数据并不直观,就又做了一张折线图:

 


嗯……看着也并不直观,没办法,票房与评分的数值相差太大了,评分最多是5分,而票房最少都有24.5亿。

为了让图表更直观,索性就把评分换算了一下。鉴于新哆啦A梦票房主要集中于20至50亿日元的区间,所以就把评分从满分5分制换算到满分50分制,也就是说所有的评分都乘以10,然后得到下面的折线图:



 嗯……这回就直观多了吧,蓝线是票房,红线是评分。

可以看到评分和票房……并没有什么联系。尽管评分一直上下波动,可是票房在2014年之后就一直在增长,不仅如此,新哆啦A梦票房在2011年之后就没低于过30亿日元,而在2015年之后就没低于过40亿日元,这不仅说明了“哆啦A梦”是日本的“国民级”动漫作品,而且还变得越来越“国民级”。

既然是“国民级”,观影人数是最直观的体现,索性也把它统计进来吧:



注:《南极大冒险》与《金银岛》观影人数数据取自维基百科中文版,因为日文版其观影人没有准确数值,仅标注为“365万以上”和“446万以上”,其他数据则都出自日文版。

既然把人数也统计进来了,索性再做一个包含票房、评分和观影人数这三个要素的折线图吧,同样,为了让图表更直观,对比更明显,也要让观影人数的数值尽量落在20到50这个区间,于是观影人数的单位取“十万人”,得到下图:

 

可以看到,人数和票房几乎就是两条平行的折线,不过我注意到14年到17年之间的票房的斜率明显要高于观影人数的斜率,是不是表示14年左右日本的电影票价上涨了呢?望在日的小伙伴告知,多谢。

所以,这可能就是制作方敢于连续第三年上映原创版新哆啦A梦电影的底气吧。经过13年的耕耘,尽管影片质量上起起伏伏,但票房的节节攀升说明了大家对新哆啦A梦电影的广泛认可,让制作方敢于做出尝试,在2019年上映这部原创版的《大雄的月球探测记》吧。


不过这并不表示新哆啦A梦电影这14年的上映都一帆风顺,其间还是有很多起伏的,下面我就简单为大家梳理梳理,外加一些个人的私货吧。

 

 

 

三、探索之路


1、给大人看的电影

新哆啦A梦电影的起航之作是2006年的《大雄的恐龙》,她之后的两部作品是《新魔界》和《绿巨人》,我把这三部划为第一个时期——“起步期”,这三部作品的共同点我认为就是她们都是“成人味”十足的作品,电影里的很多内容对作为大人才能理解,而对于儿童观众来说则“过于深刻”。制作组选择将前三部新哆啦A梦电影向成人方向倾斜,或许是为了能够满足老哆啦A梦影迷的口味,以成年观众为突破口,从而打开市场吧。毕竟,作为1980年就开始上映的哆啦A梦剧场版,在2006年时,她的大部分影迷早已长大成人了。

至于成人化的内容,举个例子,个人认为最好的新哆啦A梦电影:



——2007年的《大雄的新魔界大冒险》中,美夜子的母亲为了挽救病危的美夜子的生命,不惜和恶魔签下契约,出卖灵魂,成为大魔王的鹰犬“美杜莎”:



这情节在很多人眼中,估计算是“少儿不宜”、不应出现在“儿童动画”里的内容了吧。不仅如此,这部作品整体色调略显阴暗,只有在打败大魔王之后才“霍然开朗”。总之,这是一步非常“成人”的新哆啦A梦电影。

此外,美夜子也是我在哆啦A梦中最喜欢的“雄女郎”,光是因为她,我就会为这部片打满分,而且,得益于技术的进步,相较于老版电影,这部新版电影中的美夜子形象的精美细致程度大幅提高:


英姿飒爽 风华绝代


美夜子片尾治愈十足的笑容 算得上哆啦A梦电影中的名场景了:


还值得一说的是本片的片尾曲《かけがえのない詩》(无可替代的诗):



神曲一首,我心目中最佳新哆啦A梦电影主题曲。

现在来看,这种创作思路的确非常正确,前三部作品的票房也都十分良好,全部在30亿日元以上,新哆啦A梦电影的起航十分顺利

 

 2、陷入危机

不过,在2008年,秉承着这种创作思路的新哆啦A梦电影,却面临了危机。这一年新哆啦A梦第一部原创电影《大雄与绿巨人传》上映:



相信看图表的各位发现到了,这部电影是新哆啦A梦电影中评分最低的,只有2.25。为何评分这么低?个人觉得就是步子迈得太大结果扯着那啥了:




这是结尾决战时树小子化身成为巨木,以及绿之星人“清理地球”用的“绿巨人”,他们都拥有着惊人的破坏力,这有没有让各位想起啥?



这部电影可能是新哆啦A梦电影中思想性最为深刻的,既有环保的主题,又有着人文关怀,为更好地表达主题,该片时长长达113分钟,是新哆啦A梦电影时长最长的。但是这些和宫崎老爷子的《风之谷》实在是太像了,很多影评也说这部作品宫崎骏的痕迹太重,而且故事情节也有些混乱,这让她虽然十分的“成人化”,可是“成人化”并不意味着成人观众买账:



喂!蓝胖子,刚才我们拍《风之谷》的时候,你偷看了吧?

这是豆瓣网上关于这部电影的短评,有大量的观众都认为这部电影宫崎老爷子的痕迹太过明显。的确,于其看这部“山寨版”的《风之谷》,我为什么不去看真正的《风之谷》呢?

或许就是因为这一点,这部电影在日本观众中的评价是如此的低。在雅虎电影关于新哆啦A梦电影的评分中,这一部也创下了分值最低的记录,可是她的票房却成绩十分优异,33.7亿日元,这让我百思不得其解,难道日本观众都住在下北泽,喜欢被喂米田共?直到我想起了这部电影:

 


13年的《天机·富春山居图》,有多烂就不用我说了吧,可就是这样一部“大作”,依然收获了3.26亿的票房。看来票房这东西真是“玄学”。

尽管低劣的口碑貌似并未对当年《绿巨人》的票房产生负面影响,不过,正所谓“不是不报,时候未到”,我最喜欢的超长篇,来年的《新宇宙开拓史》:



就因为这部电影“风评被害”,创造了新哆啦A梦电影票房的最差纪录,24.5亿日元。要知道,因311大地震大受影响的《新铁人兵团》尚且有24.6亿日元的票房,而这部《新宇宙开拓史》,虽然个人也对她很不满意,不过她肯定也没有差到这种程度,至少30亿的是应该有的,唯一的解释就是,虽然电影质量不错,但观众因为受到上一部《绿巨人》的刺激,不愿意被继续“喂屎”了。

关于这部电影,另外一个重大意义我认为就是:从这一部开始,制作方彻底转变了创作思路,从“成人化(必须加上这个“化”字,不然就开车了)电影”,回归到了很多人认为哆啦A梦原本应有的“儿童电影”的轨道上。这也能看出制作方没有固执己见,而是能够通过观众评价和市场表现及时的调整创作思路的态度吧。

 

 

3、恢复发展

还好,制作方并没有被暂时的挫折击倒,而是坚定地沿着新的创作思路走了下去,这样就有了我们在10年看到的,取材自漫画单行本第41卷《深海的夜之城》的,整个哆啦A梦系列的第30部电影《大雄的人鱼大海战》:



这部电影给我最大的最大的感受就是,制作组为了一扫前两年的颓势,外加这是具有纪念意义的第30部哆啦A梦电影,而“用力过度”:在电影前期和中期,为了戏剧性和最后的高潮做了很多铺垫,但是到影片后期发现时间不够,只能能草草收场,由此剧情也出选了不合理之处,“片中提到只要集齐人鱼之剑、人鱼盔甲和公主的皇冠就能支配全世界,故此拥有盔甲的怪鱼族一直希望得到下落不明的人鱼之剑。但根据麦迪那博士的史书记载,当时人鱼族被怪鱼族侵略时,保护人鱼族的勇士已经集齐了这三样宝物,可不但没能支配全世界,甚至还被怪鱼族击败。可见前后出现矛盾”——维基百科。

也许正是这个原因,在雅虎电影上,她收获了新哆啦A梦电影的第二低分,2.53分。口碑虽然并不理想,但或许观众看到了制作组的诚意,这部电影票房再次冲破30亿日元,取得了31.6亿的好成绩,自此,新哆啦A梦电影走出泥潭,票房也节节升高,在11年后就更是再也没跌破30亿日元。值得一说的是,这部电影的插曲《遠い海から来たあなた》(来自遥远大海的你)居然是由“F先生的久石让”武田铁矢老师演唱的,制作组能把淡出公众视线已久的他请来,也看得出满满的诚意。另外,就是本片的片尾曲,由当年大红大紫的青山黛玛演唱的《帰る場所》(归所),听着如此伤感,充满着离愁别绪,让我一度认为这会是哆啦A梦电影的最后一部了。

好在这种担心并没有持续太久,2011年,哆啦A梦迎来了至今为止口碑最好的一部作品《新铁人兵团》:



在雅虎上评分高达4.24。当然,大家也应该知道那年发生了什么,电影3月5号上映,一周后的3月11号日本就遭受了大地震,在全国都沉浸在巨大的悲痛和恐慌中的时候,谁还会去电影院啊?

即便如此,这部电影票房仍然达到24.6亿日元,评分更是创下新高,为何?应该就是因为那位象征着爱与和平的大人吧:



虽然我是个美夜子党,但是不得不口嫌体正直地承认,丽璐璐丽总的人气在藤子“多元宇宙”中无可匹敌。

这部电影我认为是最没有“技术含量”的一部,为啥?只要画好丽总,不管是票房还是评分就都“稳如狗”了,其他的什么情节、角色、绘画等等,操心这些干啥?

之后的12年,对于哆啦迷们应该是意义非凡的一年吧。那年正好是哆啦A梦诞生的“负一百”周年——还有100年,也就是2112年的9月3号,哆啦A梦就会来到这个世界,因此这一年的电影也备受期待,这就是《大雄与奇迹之岛~动物历险记~》:



这也是第一部以“父与子”为主题的哆啦A梦电影,可以看出制作方既“有所突破”,又“十分稳妥”:“有所突破”,制作组破天荒的头一次以“父与子的亲情”作为作品主题,打破了很多人认为的这部作品将会以哆啦A梦和大家的友谊为主题的预测;“十分稳妥”,制作组继续以“儿童电影”作为主创方向,“父与子的亲情”也十分符合这一思路,这部电影继续继承着哆啦A梦电影“适合全家男女老少一起去电影院观看”的定位。可或许是剧情直白,缺少转折,也或许是定位偏向儿童,这部作品在日雅上的评分也并不理想,2.97分,仅有的四部低于3分的新哆啦A梦电影之一。

不过霓虹金们再一次表现出了自己特有的“口嫌体正直”的特点,同时也给足了藤子老师面子,这部电影创造了当时新哆啦A梦电影的最高票房36.2亿日元……要不说票房是玄学呢。

在之后的2013年,沿着“儿童电影”的创作方向,制作组又有所突破,第一部以“侦探推理”为主题的哆啦A梦电影《大雄的秘密道具博物馆》上映:


 除了“侦探推理”和形形色色的秘密道具外,本片最大的看点就是大雄和蓝胖子的友情了,以蓝胖子铃铛为线索表现出的两人(其实是一个人和一只狸猫……抱歉,是猫))的友谊,不知又能收割多少观众的泪水,虽然有卖弄情怀之嫌,但是这个卖点我是服的。她也是我个人认为新哆啦A梦最好的原创电影。

本片也是哆啦A梦电影史上非常值得纪念的一部,作为哆啦A梦系列的第34部电影,从这部影片开始,整个哆啦A梦电影观影人数突破1亿人。哆啦A梦成为了首部观影人数超过1亿人次的日本系列电影。

另外,由泥轰国民天团“泼妇”们演唱的片尾主题曲《未来のミュージアム》(通向未来的博物馆):



有着和电影一样轻松欢快、乐观向上的风格,让她在以婉转舒缓为主旋律、甚至略带忧伤的哆啦A梦片尾曲中独树一帜,让人印象深刻。

再另外,如果你看过本作的漫画的话,开头还有个彩蛋:



《大耳鼠芝比》里的外星狗旺达和《超能力魔美》里的魔美在开头“化身”博物馆里的艺术珍品客串,老婆啊(不是那条狗),你怎么跑这来了,快跟我回家吧。

好了……扯的有点远了,在之后的2014年,另一部重制版新哆啦A梦电影《新·大雄的大魔境》与观众见面:


她也罕见的实现了票房和口碑的双丰收,35.8亿的票房和日雅上高达4.21分的新哆啦A梦电影第二高分。至于评分为何能如此之高,我想原因就是,她是新哆啦A梦电影重制版中对原作剧情改动最小的一部吧。

 

4有惊无险

但到了15年,新哆啦A梦电影却又一次面临了危机,这一年

的电影是“特摄味”十足的《大雄的宇宙英雄记》:·



关于这部作品……真是一言难尽,看评分大家就知道,这部作品真是不受观众待见,创作团队或许是受了六老师的影响,再次重复了《绿巨人》的悲剧,达到了“灾难两开花”的境界:《绿巨人》是既然是“成人化电影”就让她更加的“成人化”吧;这部作品则是,既然是“儿童电影”,就让她更加的“儿童化”吧:



可能制作方把“儿童电影”和“低幼”画了等号,这部作品定位是过于的低龄化,我都认为日本观众还给足了电影面子,2.79的评分都高了,在我看来这是整个哆啦A梦电影系列中最差的一部,没有之一。

难以解释的是,尽管口碑成了“车祸现场”,可是这部作品依然取得了39.3亿日元票房的好成绩,为什么?这个世界怎么了?还有没有基本的套路了?难道这部片的观众全都住在下北泽,喜欢被喂咖喱吗?

其实,这部作品的评分绝大部分是大人得出的,道理也很简单,你不可能想象一个六七岁或者十来岁的孩子上网或在媒体上写影评。所以这部作品的好坏,很多时候都是我们以自己成年人的角度得出的,我们可能并不在意甚至是忽略了孩子们的感受,现在回过头看,尽管内容低幼,可是这也是一部算得上优秀的子供向作品。或许那些拖家带口去电影院的成年观众就是怀着这种“只要孩子看着高兴就行”的心情为电影贡献票房的吧。孩子都笑的合不拢嘴了,还要啥自行车啊?

当然,我也不是有意为制作组辩护,因为“儿童电影”和“低幼”之间并无必然关系,回想一下藤子老师的子供向超长篇电影,比如《银河超特快》和《梦幻三剑士》,童趣十足,不但并不低龄化,还是老少咸宜的佳作。只能说着就是优秀创作者和大师的差距吧。

 

这之后的16年,或许是为了回应观众对上一部作品的不满,制作组选择了重制版电影作为“救火队员”,这回他们请来的这部作品来头可不小:



1989年上映的《大雄的日本诞生》创下了当时哆啦A梦系列票房和观影人数的最高记录,

“本片曾创下哆啦A梦影史上最高观影人数记录(420万人),亦即若计入通货膨胀影响,本电影曾是系列作中票房最高的一部,这个纪录保持了29年(1989~2018),直到2018年《大雄的金银岛》上映后才终于被打破。”

——维基百科。

而2016年的《新·大雄的日本诞生》:



 作为此片的重制版,可能正寄托了制作方想借助老版电影良好的口碑,从而一扫观众对之前作品的不满的用意吧。确实,如果1989年上映的《日本诞生》的观众是10岁左右的孩子的话,2016年该片上映时他们的孩子也正好也是10岁左右的年纪,正好全家一起去看这部电影。

不仅如此,作为另一项化解观众不满的举措,本作一改前作的低幼风格,在“儿童电影”的基础之上加入了不少“成人化”的内容,比如:


这样的台词出现在“儿童电影”中也是“前所未有”的吧?这也奠定了之后新哆啦A梦电影创作的思路:在“儿童电影”基础上适当加入成人化的内容。

另外在片尾还出现了彩蛋,藤子老师的另一部作品《T.P时光特警》中的三位主人公莉姆、并平凡和安川弓子客串了一把时空巡逻队员:


得益于优秀的影片质量,这一次新哆啦A梦电影再次获得票房和口碑的双丰收,41.2亿日元的票房和日雅上高达3.84的评分。这也是整个哆啦A梦电影系列首次票房突破40亿日元,而且从这之后,新哆啦A梦电影的票房就再也没跌破40亿日元,真是可喜可贺啊。

 

5、再接再厉

这之后的17年,观众迎来了有着钉宫理惠加持的《大雄的南极大冒险》:



这部电影浓郁的极地风光和克鲁苏神话风格是一大看点,除此之外,哆啦A梦和大雄那情比金坚的友谊再一次成为了“卖点”——“穿越10万年来救你”,尤其是电影前期莫之介和它带的背包里电池的伏笔颇有藤子老师的风范。不仅入此,当卡拉面临是用金环拯救自己深爱的故乡,还是因为自己的失误即将陷入冰冻的地球时,她最终选择了后者,这个连大人都会陷入深思的问题,能出现在电影里,也是对“在‘儿童电影’中适当加入成人化内容”这一思路的继续发扬吧。

不过电影也不全是优点,相反,从这部电影日雅上评分只有3.12,可以看出她的缺点也同样突出:静香在本作中形象过于单薄,宫崎骏的痕迹过于突出,故事节奏把握不当致使结尾仓促,此外,再次渲染大雄和哆啦A梦的友谊不免让人有蓝胖子被过度消费之嫌。我最不满意的一点就是对藤子老师一以贯之的创作核心思路“一点点的不可思议”的背离,关于这一点,知乎上哆啦A梦相关话题的大神们的回答质量比我好太多了,请戳:

https://www.zhihu.com/question/55494594/answer/188473286

尽管缺点突出,但是票房又一次向我们展现了观众对新哆啦A梦系列的认可,这次的票房又创新高,达到了44.3亿日元……Kora!蓝胖子,你真正的导演是齐达内吧?



在2017年夏天的新哆啦A梦制作体制大更新之后, 2018年观众看到了电影《大雄的金银岛》:



海盗寻宝,父子亲情,拯救人类,“新官上任三把火”,全新的制作阵容应该是想用这些足够吸引人的元素迎来开门红吧。

不过怎么说呢,正如其他朋友的评价,这是一部优点和缺点同样突出的影片,而且我认为这同样也是一部偏离老师“一点点的不可思议”理念的影片,电影中“幻想”和现实世界的联系被无限的稀释。此外,电影最让我吐槽的一点是24世纪的人类居然会面临能源枯竭,这给我的感受就相当于秒天灭地的三体人被拿着大刀长矛的野蛮人给灭族了。要知道在哆啦A梦的世界线,人类在22世纪初就掌握了时空穿梭技术(时光机、任意门)、世界线穿越技术(如果电话亭)、因果律(谎言800、预言日记本)等等黑科技,我不知道24世界的人类到底干了什么能把能源耗尽啊。

不过从图表中也能看出,这部作品评分真的很高,3.93分,真如前面所说,这是一部优点和缺点同样突出的电影,看来这些突出的缺点也无法掩盖影片本身的光芒吧。不但如此,这部电影在整个哆啦A梦系列电影里都算得上意义非凡:从票房上看,这部电影又一次创造了历史,她成为了整个哆啦A梦系列第一部突破50亿日元的作品,从观影人次上看,她成功打破了89年的《大雄的日本诞生》创造的420万人的记录,达到了470万人次。蓝胖子……真是专治各种不服!

可是令人悲伤的是,原新哆啦A梦电视版动画总导演,并且执导了多部新哆啦A梦电影的楠叶宏三先生,在电影上映的两周之后的3月20日永远离开了这个世界。


 

 

 

 

楠叶监督,你现在已经见到了F先生了吧?愿你在天堂安好。

 

综上,个人把新哆啦A梦电影分为四个时期:

起步期(2006~2008),有着浓重的成人风格,主题深刻。

调整期(2009~2010),影片定位调整为“儿童电影”,走出口碑危机。

定型期(2011~2015),坚定“儿童电影”定位,但备受争议。

发展期(2016至今),在“儿童电影”基础上适当加深思想性。

我觉得08年至11年时为新哆啦A梦电影“最危险”的时候,那时候哆啦A梦身处转型期, 这四年中两年他的评分低于3分,而《新宇宙开拓史》也只有3分出头,票房也只有24亿日元。只有《新铁人兵团》好评如潮,但那年日本却遭受了大地震,票房大受影响。不过好在蓝胖子挺了过来。

我的预测是今后哆啦A梦电影将继续沿着“儿童电影”的定位前进,尽管质量会有所起伏,但是票房会一路飘红的。

 

 

 

 四、感想总结

1、瑕不掩瑜

大家可能注意到上文我对新哆啦A梦电影颇有微词,但这并不表示我持有悲观态度,相反,在目睹了蓝胖子这13年走过的风雨历程后,我对他越来越看好。哆啦A梦电影是什么?她可是优质而且稀缺的作品啊,要知道,在现在你想找到一部适合全家观看的、老少皆宜且三观正确的、外加质量过硬的电影,你会发现其实你的选择不多,而蓝胖子就是其中之一。而鉴于蓝胖子每年都会在大银幕与我们见面,我们可以大略的认为每部电影的制作周期也就一年,在一年的时间内做出质量如此之高的影片谈何容易啊。因此,我对蓝胖子的不满也是基于希望他越来越好的期待,俗话说的好,“褒贬是买主”,正是满怀期待,所以眼睛里就更容不得沙子,主观上也可能会把作品的缺点放大。不过,请大家相信,我对蓝胖子可是真爱啊。

另外,个人,很可能也包括绝大多数观众,说某些新哆啦A梦电影是“烂片”,是基于一个一个很高的水平之上说的,是把她们和《小恐龙》、《铁人兵团》、《梦幻三剑士》这样的神作对比得出的“烂”。换句话说,即使是最烂的哆啦A梦电影,也是有着非常高的水准的,而不是这种彻头彻尾的烂片:



……抱歉,把四爷的“大作”抬出来,这让蓝胖子十分严重地“风评被害”,我悔改罢。

 

2、从作品到品牌

这一次前所未有的连续三年上映原创版,我想也是制作方深思熟虑的结果。藤子老师生前留下的16部半作品,虽然为数不少,但是作为连续放映如此之长的一个电影系列,如果只拍重制版,总有原作用完的一天,到那时候又该如何?拍重制版的重制版吗?现在的哆啦A梦电影虽然被称作新哆啦A梦系列,可是时光飞逝,到今年为止也已经历了14年,虽然还有大量原作没有翻拍,可是如果真的想把哆啦A梦电影发扬光大的话,以原创为主的创作模式也势在必行相信在天国的藤子老师也不希望后人一直吃他的老本吧。

尽管这14年来上映的原创电影还有很多不足,可我相信随着制作组对哆啦A梦了解的越来越透彻,未来的原创电影的质量一定会越来越好的。另外,功利一点说,这些未被翻拍的原作还是新哆啦A梦电影的保险,万一以后再出现《绿巨人》《宇宙英雄记》这样的“翻车”之作时,她们还可以充当“救火队员”挽回口碑,岂不美哉?当然,我们肯定都不希望今后有这一天的。

所以,这就是我想看到的未来的哆啦A梦,期待它能摆脱藤子老师个人作品的烙印,真正的成为一个世界知名的“品牌”,嗯……这么说并不准确,因为蓝胖子已经在全世界范围非常有名了好么,那只能希望他更有名了。

当然,在这个过程中,有些需要改变,也应该改变,比如就像之前的电影一样,加入更多的冒险元素:侦探推理、异域神话、海盗寻宝、太空探险等等,但是,藤子老师核心的核心创作理念则不但需要改变,而且一定要坚持下来。

那么,藤子老师对哆啦A梦的核心创作理念是什么呢?我个人的概括,就是三个“S”,也就是“Sukoshi Fushigi”(一点点的不可思议)、“Science Fiction”(科幻)和“Scientific Spirit”(科学精神)。

“Sukoshi Fushigi”(一点点的不可思议)是藤子老师在整个漫画家生涯中一直贯彻的核心理念,“幻想当然很有趣,但是不进行限制的话,就无聊了”,他的作品,不止《哆啦A梦》,都有着一种既“超越”现实的不可思议,又“紧贴”现实,“回归”现实的风格,这种在现实和幻想之间游刃有余、闲庭信步似的转换带给观众一种难以言说的美妙。秉持着这个理念,通过他笔下的少年们经历的各种故事和冒险,藤子·F·不二雄给我们展现了人性中最美好的东西:友情、亲情和爱情,善良、坚毅和乐观……各种你能想到的品质,都能在他的作品中找到。

“Science Fiction”(科幻),顾名思义,哆啦A梦本身就是一部科幻作品,故事的缘起就是一个22世纪的机器人突然来到一个平凡的不能在平凡的男孩家里,在大雄他们的各种故事和冒险中,不管有多么超自然、超常识的情节,藤本弘都会尽可能的给它们一个科学的解释。所谓的“科幻“”,还不止如此——相信科学的力量,通过《哆啦A梦》,我们能意识到科技能使人们生活得更美好:缩小灯、任意门、竹蜻蜓等等形形色色的道具,甚至哆啦A梦自己,都极大地提升了人类在未来的生活品质;不仅如此,在22世纪,通过科技,人类彻底摆脱了地球这个摇篮,走向外太空,自由的穿越时空和世界线,欣赏前人无法想象的风景,去冒险吧,成为一个富有开拓精神的新人类吧,这或许就是藤子老师对读者的希望吧。

“Scientific Spirit”(科学精神)用一个词形容的话,就是已经在网络上用滥变成贬义的“理客中”了吧:人们主观上的认识,必须和客观的事实相互验证,才能成为真理。就如同《铁人兵团》里的丽璐璐,一开始认为人类是下贱低等的生物,直到和大雄他们接触之后才知道人类和他们一样的“有血有肉”,有着复杂的情感:



同样,在和丽璐璐接触后,大雄他们也认识到麦加托比亚也不都是想奴役地球人的疯子,也有着像丽总这样“天使般的机器人”。所以,在作者眼中,那种先入为主、以偏概全、断章取义的思维应该都是需要改正的吧。同时,相信科学的力量,不等于不迷信科学的力量,不等于“唯科学论”或者“科学万能论”,科学能否造福人类,最终取决于人类自身能否理智客观的看待科学。就像《白金迷宫》中,懒惰、贪婪、无知的人类最终被自己创造的人工智能反噬一样,要让科学发挥最大的价值,人类必须“科学地”对待科学。

 

3蒸蒸日上

我是对新哆啦A梦电影充满信心的。据说,日本电影市场有个“一三定律”:一部电影如果票房不能达到制作成本的三倍就会赔钱,因为票房收入制作方要与院线平分,而分到的票房还要刨去制作成本在内的各种费用。比如当年宫崎老爷子的《起风了》:



票房高达120亿日元,但她的制作成本却也有50亿日元,因此实际上这部电影是赔钱的。

哆啦A梦呢?我并没有查到他的制作成本,如果有哪位朋友知道望告知,多谢。个人估计应该在10亿日元左右,因为既然蓝胖子每年都和观众见面,说明绝大多数时间他的电影都是赚钱的,鉴于新哆啦电影刚开始的几年票房大多在30亿日元以上,说明在这个区间制作方是赚钱的,由此我估计成本应该在10亿日元,也就是人民币6000万左右。如果真是这样,那新哆啦A梦电影的财政情况就非常非常地乐观了。

 所以在这就立个Flag吧:今年的《探月记》票房应该在50亿左右,精确点说应该在48至51亿这个区间,而且在三年之内蓝胖子的票房就能突破60亿日元。我看好新哆啦A梦电影的原因就之一是这部电影的监督(导演),81年出生的80后八锹新之介:


八锹新之介(左)和《探月记》编剧辻村深月


作为2016《新日本诞生》的导演,这部戏的票房和口碑不用问多说了吧,他担任导演的电视版动画也有非常高的水准,这都让我对今年的电影十分期待。另外,看他的简历也很有意思:



从出道之后,除了蜡笔小新外,就一直在哆啦A梦制作组里工作,然后从基层的制作进行一步步提升到了导演的位置。嗯,从基层做起的领导……阿勒,你们是谁?为毛查我水表?@#¥%……

不过与其说八锹导演是哆啦A梦能蒸蒸日上的原因,还不如说他是这种现象的结果,正是因为制作组能够即使调整,并且与时俱进,才能让八锹导演这样的年轻人为这只22世纪的蓝胖子作品注入新鲜的血液……呃,更准确的说是机油吧。

 

 

 

五、来华之路

虽然世界闻名,虽然在日本市场混得风生水起,但蓝胖子在大天朝这一路走得真可以说跌跌撞撞:出于各种原因,哆啦A梦并不能像在日本那般每年和观众见面:


表中的票房数据取自中国票房网,评分则来自豆瓣


同样做一个折线图,尽量使票房和评分落在同一区间,票房单位换为“百万元人民币”,评分换为“百分制”,这样换算后,票房范围就落在了20到200之间,评分则处在60到80之间,由此得到下图:



16年之后的票房表现是真生猛 ,而且豆瓣上的评分,和日本高低起伏不同,始终维持在一个较高的水平,比如日本观众认为的烂片《绿巨人》在豆瓣上居然获得了7.3的高分,还有日雅上只有2.53分的《人鱼大海战》在豆瓣上都有7分。看来,中日两国人民的口味差别真是大啊。

不过,看到从09年到15年的那一连串的“否”字,心里真不是滋味……作为一部老少咸宜的全年龄向“儿童电影”,哆啦A梦电影本身并没有什么“敏感内容”,即使题材较敏感的《鬼岩城》和《宇宙小战争》,制作组也早已考虑到了所以到现在还并没有翻拍。所以,时间如此长的“封杀”应该不是光腚菊“参茶”的原因,而是更为复杂的其他因素造成的。那是什么原因呢?单说2012年这个对哆啦迷们意义非凡的一年吧,保钓事件、钓鱼岛国有化事件、反日风潮……自小泉时期就已经恶化的中日关系在这个时间点更是急转直下,而安倍在12年“二进宫”**首相之后又实施了“亲美远华” 的路线,覆巢之下焉有完卵?作为“日本的文化产品”,蓝胖子纵然有着无数神奇的道具,可也无法突破那时中日之间那堵“心之墙”吧。

不仅如此,我们看07至09年蓝胖子又为何能三度来华呢?06年9月底首次就任的安倍首相在当年11月初就来华访问,施行亲华路线,07年他卸任后的福田康夫首相也继续这一路线,然后08年我们知道了有位大人物就去了日本进行进了将近一周的访问之旅。可在福田首相08年9月辞职后日本又逐渐开始“疏华”,自此,哆啦A梦暂停了他在中国中的旅程

而15年之后,中日的关系又开始转暖。尤其是“北美第一网红”就任美利坚大统领之后,中日又开始走近,而哆啦A梦从16年起又重新与天朝人民见面。

中日关系的起伏,和哆啦A梦来华的时间线总体上契合,只能说即使蓝胖子不关心政治,没有任何的“蒸汁银鱼”却依然躺枪,只希望以后不管中日关系如何起伏,都再也不要连累这个可怜的22世纪次品机器人了。

尽管这些年蓝胖子来华之路并不顺利,但我依然看好他的在华前景,在2016年重返内地之后,哆啦A梦的票房就以前所未有的高速度攀升着,从16年的1亿,到17年的1.5亿,再到去年的2亿,可以说,只要给蓝胖子机会,他就能在国内收获越来越多的认可和喜爱。同时,越来越好的票房我想也会让阻止蓝胖子来华的声音变得越来越小,毕竟,做的是生意挣的是钱,不管中日关系如何起伏,面对票房收入如此丰厚的电影,电影的制作方和引进方都很难放弃这个一年一度发“粉丝财”的机会吧。所以,各位哆啦迷们,留住蓝胖子最好的方式就是买电影票啊,只要我们不停下脚步,道路就会不断延伸,Ride On!

再次大胆预测一下,只要接下来的3年能够连续引进,蓝胖子在内地的票房将持平于乃至超过日本本土票房,虽然我们还依然只是个发展中国家,但我们人多市场大啊!

 

 

写到最后,我的关于新哆啦A梦电影的感想,只想用一句歌词来表达:长大以后就忘了吗,曾经拥有的梦想?让我们来手牵手,一起出发去冒险吧。祝哆啦A梦电影越拍越好!

 

 


 

 

 

 

 

 

 

 

 

 

 

 

 

 

 

 

 

 

 

 


 

 

 

 

 

 

 


本文为我原创

本文禁止转载或摘编

-- --
  • 投诉或建议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