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清雨老师的视频想到的-一个女性守望玩家是如何被环境压垮的

大家好,我是核桃。熟悉我的读者老爷们都知道,我最正式做up主是从18年4月发的一个纪念天使大改的视频开始的。当时我向大家介绍我的时候都是:总是守门员,最高4400,主奶玩家,最擅长天使,其次是秩序之光。

在这之后我也发过一些视频、录播、复盘,还有写过一些天使技巧啊、游戏环境啊相关的专栏。基本上做这些事情的时候我的态度都很积极,而且当时天使也因为一些大家都懂的原因,算是处于一种“树洞常客”的状态了。不过我想做的就是因为我喜欢天使这个英雄,我用的最多的就是天使这个英雄,在经历了大改的浪潮之后有一部分玩家可能放弃了这个英雄,但我希望大家可以找到她的技巧,在一些适合她出场和使用的战局里不要因为她是天使而放弃或拒绝她;而我更希望那些对天使抱有恶意的玩家可以摒弃这些偏见,好好正视天使这个英雄。

这些是我最开始写这些专栏,录这些视频的目的。

当然,我知道我是一个小up,我能做的、我的观点能覆盖到的群体其实很有限。但是我当时是想一直这么下去,总有一天大家会看到我,也会理解我的想法。

后来在游戏里一次又一次地被****括针对所有天使玩家群体的dang/fu/羞/辱我都经历过)彻底摧垮了我。加上本身学业上的问题,我患上了很严重的焦虑症。我那个时候没有意识到是对于性别本身的歧视,我在想的还是对于天使这个英雄本身的歧视。我没有那么坚强,坚持不下去我这个小小的梦想,于是我选择放弃,我从“宗师天使”变成了“大师辅助”,生涯条从天使最长、其次和尚安娜这样变成了安娜最长,其次和尚天使莫伊拉。但是在这个期间,我的游戏体验并没有因此而好太多,似乎女性选择玩辅助的目的就是“抱紧大哥大腿,混分喊6就完事了”。

于是我开始从主辅助倾向于变成T位选手,并开始动了玩c的念头。

因为按照我个人的心思,可能是“母性光辉”的影响,比起大杀四方我更喜欢作为一个支援者,帮助我的队友去收获一个“高光时刻”。现在我拿铁拳自己去锤死三个,远远没有当时我拿着天使牵着家里的源氏在人群中穿梭,看着他三杀而对面的人却打不死我,我可以稳稳地活着回到后来的那种快乐。

我买了个小号,第八赛季开始定级,先是用的闪光,运气很好拿了连胜,虽然数据不好看但也定了3482分。我知道这只是运气不是我自己的实力,于是第九赛季又用了铁拳,之后直接从3400掉到了2900。我感受到了实力的差距,因为没有下定决心练c,在感受到我和同分段其他c的差距之后我也就退而求其次又开始打辅T,直接冲到了3543。那个时候dva还算好打,并且开始练了毛妹,甚至第十赛季的定级也是用毛妹打的,3500多分。我一度以为我如果作为T位选手就不会受到别人的恶意评价,结果事实狠狠地打了我的脸:只要我有失误,比如dva空投没有炸到人、毛妹阿贡只吸了一个或者被对面dva吃了,即使最后扛下压力赢了这波团战,我也要遭受比正常指责十倍八倍的辱骂。而其中听到最多的就是“女人就老老实实玩个天使牵住大哥就好了”甚至“女人玩什么游戏”。

我心里对于这样的想法深恶痛绝,每次甚至就气到发抖。最后的结果就是我失去了自主意识,加上心理疾病的影响我甚至忘了我最开始转T的初衷是什么。于是我又回到了天使这个位置,再就是莫伊拉打得比较多。但当时身体状况实在不好,基本也回不到巅峰的那个状态,就是浑浑噩噩地竞技。这个期间我开始学会了口吐芬芳……这些下三滥的话,在我的记忆力即使是blc的“家族战”都没有办法与之比较。

可能在我的视频里或者直播期间我表现的都还很开心,但实际上下了播回到宿舍我都在哭,一直都是我的室友和其他小姐妹在安慰我,我现在能基本上算是从心理疾病的阴影里走出来也都是要感谢她们。

最后,让我下定决心要练c,转型做自由人的原因是十六赛季初的时候。当时我给一个小号定级(因为状态下滑严重所以十五赛季最后掉到3200分左右),期间我和我的室友还有另一个我室友的朋友三排。情况和清雨老师视频里发的差不太多,所以这个视频给了我极大的认同感,一边看一边想哭。当时的喷子是个十枪打不到一个人的黑百合,而室友的朋友在帮我说话,质问喷子从头到尾我有哪一点做的不好,是我玩天使的时候保人不及时?还是安娜激素给的不到位?

喷子的回答是:她声音太难听了影响我瞄准。

并且问我室友的朋友:你们两个带一个,她的b够用吗?她的洗脚水好喝吗?

我的室友当时玩的是毛妹,平时基本不喜欢开麦的她用我从没听到过的凶狠的语气骂了一句“艹你/ma”。

我所描述的已经很恶心了,但实际上当时的对话要比这个恶心十倍。除了这些,我所经历过的性骚扰更是数不胜数,在树洞也挂了无数次。

我没有老师的影响力,也没有老师的胆量,所以我最后做的只有在大哭一场之后几乎很少再直播,也很少发录播。

除了忙生活中的事,摸到游戏的时间我都是在打c。用我那个新买的,十三赛季定级6胜2400的小号开始再一次从头玩这个游戏。

我选择做一个c位玩家。我甚至天真的以为我做了c位玩家,我打得足够好足够carry我就能不用再遭受歧视和辱骂。我把西班牙的那位超强的女麦克雷玩家作为自己的榜样,以麦克雷为主,甚至我想都不敢想的源氏和黑影我也硬是去拿,去打,用以前打天使积攒下来的意识去弥补我枪法的不足,十六赛季从2400硬是靠着“主要拿c偶尔补位”上了2900。

而且另一个从第三赛季就开始玩天使的账号也试着用麦克雷去打,并且定级9胜,兴奋的我险些一晚上没睡着。

13赛季买的小号在16赛季最后的生涯

结果呢?事实证明了我的想法还是天真到好笑,我才真的意识到我被歧视不是因为“我玩的是什么”,而是因为“我是女性”。其实这一点让我觉得非常不可思议,因为已经2019年了,平权我觉得应该相当普及。我可以接受有的人或许还不能完全认同lgbt群体存在,因为这需要时间;但我不能接受为什么会有人认为天生女孩子就不该玩游戏,或是女孩子在游戏里就应该扮演一个“被带躺”的角色。哪怕是我士兵76五杀,他们也只能看到“你和安娜是双排,你资源拉满了”,而不去考虑这个期间安娜到底是在保我还是奶他们,也不会考虑我到底是不是真的只有吃了激素才能打出这么多伤害。


16赛季结束时该账号76的数据

我知道这个游戏确实有很多所谓的“sfb”,她们利用了一些男性的心理,为自己谋求利益。我本身唾弃这样的行为,并且我觉得那些把我和这样的人视为同类的人是在加倍侮辱我。

在这个期间,我从来没有想过我要通过“自闭”“不交流”的方式来避免被冒犯。因为这是一个团队游戏,团队游戏需要的是团队配合和交流。如果我不进语音,我可能会眼睁睁看着队友被绕后却发不出信号,这一点我根本做不到。而且,如果这一局的队友是没有恶意的善良的“好队友”,因为我的自闭导致信息闭塞团战失利,那我的罪恶感会很深。我一直都在从我自身去找问题,去找我挨骂的原因。我以为我的好意会换来的是善意的回馈。

然而并没有。

从老师的视频,我想到了这么多,我把我的心路历程全部分享给大家。我现在已经开始对这个游戏产生了恐惧,甚至只有开了变声器才敢继续打下去。这是一个我喜欢,并且一直坚持完了这么久的游戏,我不想放弃它,更不想离开它。我只希望它能变得更好,所有玩家都少一些对彼此之间的恶意,少一些性别上的歧视,更少一些搞事的心态。天使没有错,天使玩家没有错,女性玩家也没有错。错的是同一种错误的方式,去攻击一个群体,而过后又躲起来,以“未成年人”“弱势群体”的形象包装自己,来掩盖自己做过的错误的事情。

最后,对于所有对“明明别人没有什么过错却辱骂他人,事后还不敢承认”的人说一句话吧:你打不出输出、扛不住火线、不会躲技能也不会保人的样子虽然很衰,但是你无脑甩锅、张口就来的样子真的很靓仔。

本文为我原创

本文禁止转载或摘编

-- --
  • 投诉或建议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