功夫胖:湘江词王Hiphop圈的炸药

C-BLOCK来自湖南长沙,2007年组成,至2010年组员正式由六名确定为3名(大傻,key,小胖),一直以风趣幽默,贴近生活,美化世界的态度做着独立,有爱,有劲的hiphop音乐,早期以长沙方言说唱成为本地年轻人最为热爱的团体,如今在12年加入sup music厂牌后,加上与来自香港hiphop制作人萧启道,乐团正在努力做出更多好听又具有特色的中文说唱,带来更多全新视听效果的现场。

今天咱们来谈谈功夫胖(小胖)吧~

功夫胖(施逸凡),C-BLOCK成员之一。“湘江词王” 功夫胖在长沙 C-BLOCK 中就像稳如磐石的低音重炮,独特的嗓音与让你萦绕脑海许久的歌词塑造出 “江湖流” 这种与众不同的风格。他从初中开始,接触并喜欢亚文化,高中和朋友组建乐队后在mc battle认识大傻和其组建c-block至今,与刘聪组成了伴奏制作单位FAT KEY,一直在路上,one love。

在这期间发布了五首单曲。给人印象最深刻的就是那首了为红黄蓝幼儿园事件所发声的歌曲《孩子的歌》。这首歌最初叫《打叔叔》,没有什么多让人直呼过瘾的Flow,也没有多少韵脚的堆砌。但是却将这件令人愤怒,令人心惊的事最直接的唱了出来。

另一首歌叫做《海盗船长》是比较有意义的一首。歌词内容是与刘聪合作的港口中小胖的Verse所改。伴奏部分改编自久石让的《铁道车溪谷的早晨》,HipHop歌手抱起吉他唱民谣,也是令人感到极其意外。

被封为 “湘江词王”,功夫胖充满格局感的歌词甚至和他的年龄不太相符。如今在 Trap 流行的风潮中他仍旧坚持自我,所以也很好奇究竟对他来说歌词第一还是音乐第一?

“其实并没有想去定义歌词或者曲风,我觉得音乐应该越做越广,别把自己越做越窄了。我的音乐造诣还不够,还得继续努力。你看 Kanye 或者 Kendrick 每张专辑都会有一个特别不同的音乐风格和一个清晰的人物形象或者主题,我也希望自己的每个专辑都有不同的点和不同的音乐风格”

成名后的功夫胖并没有忘记自己的根在哪儿,依旧创作更多正能量的歌曲去感染年轻人们,还通过大手拉小手活动帮助小朋友。面对丑恶社会事件的时候他也第一时间站出来通过音乐给予反击,虽然有时候会被 “和谐”,但功夫胖仍旧不认输。

对功夫胖来说,Hip-Hop 要足够接地气才够味道。就像 C-BLOCK 的江湖气息一样,代表着长沙的文化。

“我觉得做 Hip-Hop 就一定要够 local,就好像湘菜、川菜、粤菜一样,就得跟当地的老百姓、真正生活在那里的人有接地气的关系,这种音乐才能代表当地,才够 Hip-Hop。因为最开始 Hip-Hop 就是代表某一个社区,某一种人群的,如果你没有代表性的话,做出来的只能算简单的音乐而已。” 、

许多网友都认为去年《新说唱》功夫胖被淘汰是最大的遗憾,不过今年功夫胖依旧带着这团理念回归来到新一季《新说唱》挑战自己。

2019年全新的《中国新说唱》强势回归,不仅恢复了众人期待已久的体育馆海选化解,更是将60秒个人表演改成了一对一battle,让整个节目的火药味更加浓郁,选手之间的对抗性升至顶点,毕竟说唱歌手性格耿直,一言不合就容易发生beef。

功夫胖的verse依旧带着相当浓烈的火药味。在1v1合作赛里以一种跌破预期的方式被淘汰,而他的歌词里也表示,可能节目并不适合他,起码在MV里他还不用贴膏药盖纹身。

功夫胖作为CSC的老人SUP的悍将,不出所料的挑选了实力同样强劲的杨和苏作为对手,两人之间的比赛十分精彩,甚至可以说平分秋色只不过各有所偏,而最后在制作人的选择下功夫胖还是以微弱的票数败给了杨和苏,这个情况不仅引发了场外歌迷的不满,更是让大傻矛头直指杨和苏,表示将会好好招待他。

综艺节目只是一场秀,而真正的说唱作品早就被大家认可,从八年前的C-BLOCK纪元起,功夫胖就秉承着团队笑侃风云、以爱为镜的明朗态度,基于对家乡长沙的深厚情感以及时刻自省、keep real 的态度,十几岁就开始玩 HipHop 的他出道至今始终做着真实有趣、特立独行、风生水起的说唱音乐从而占据了西南 underground 的一亩三分地。

悠扬的汽笛已经拉响,稳健的马达鼓动着巨浪,而船头的甲板上,醒目地站着一位憨态可掬,还相当年轻的老船长,他的名字就是功夫胖。


本文禁止转载或摘编

-- --
  • 投诉或建议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