泰剧《金粉世家》同人文——对不起


小虎任由眼泪在脸上狂流,却没有丝毫的自觉去掩饰此刻的狼狈。索性曼谷街头已经过了拥堵的高峰,否则像小虎这样脱离意识又毫无章法的驾驶,恐怕还没见到自己想见的人,没说出想说的话,就已经要命归佛祖了。

“我根本没有怀孕......lap没有做过那样的事。”

kao的话一遍又一遍不受控制的在脑中回放,痛和悔交织一起,让小虎始终无法形成有意识的思考。他似乎知道自己要去做什么,却又似乎不知道。

当身体本能的将车驶达lap的公寓,他才醒悟般的知道自己想要做的事究竟是什么。即使他清楚lap已经找到新的幸福,即使他不确定lap是否会依旧居住在这充满俩人回忆的公寓,但还是急奔至lap原来的房间,没有丝毫的思考和犹豫。

长久的门铃声之后,并没有人应门。小虎近乎爆炸的情绪随着门后的寂静也渐渐平息。他无力的滑坐在门前,此刻,他除了等到地老天荒的决心,没有更多的念头。或者他只是需要一个能够寄托情感的地方,安静的理清这足以颠覆自己人生的事实和内心混乱的感受。

“我怎么就对他说出了那些残忍的话了!一点怀疑一点犹豫都没有吗!我到底在想些什么啊!真是该死!kao为什么要编出这样的谎言,因为爱而不得的不甘?那个活泼可爱的女孩子什么时候变成这样阴谋满腹的女人了?.......可是我该恨她么?最该恨的还是我自己吧!爱他却误会他至此!”

虽然已时隔半年之久,但lap那双泪眼,却越来越清晰的在脑海中不断浮现,谴责着他的薄情和残忍。

愧疚、痛悔,让小虎简直无法再忍受等待。拿出手机,又是没有停顿的按下那串烂熟于心的号码,却在拨出的瞬间失却了勇气.....要对他说什么呢?对不起?恐怕在这样的伤害之后,这三个字是最无力的结局。

赌上生命去爱你的那个人,却是被你伤害最深的人。最终醒悟想要弥补的时候,那份愧疚的心又怎能允许自己阻挡他崭新的人生?

就在小虎纠结无解的时候,公寓的主人已经站在了小虎的面前,一脸狐疑的看着这个痛苦的男人。

小虎抬眼看去,面前陌生的脸孔,让那股失落的情绪狠狠锤击着内心里最脆弱的所在。

小虎不死心的追问:“你住在这间公寓里么?”

眼前的男人在短暂探究的眼神之后开口,“对啊,半年前我就住进来了....”似乎还想提供些什么帮助,但看看小虎这张典型的为情所困的脸孔,男人识趣的收声,转身关上房门。

走廊里再次恢复了无声的寂静,小虎晃悠悠地站起身子,满腔炽热情绪苦闷的找不到宣泄的出口。

知道lap今天会和那个男生在一起,这样的事实令他痛苦,让他无法安静的等到明天早上。

他要去找lap,每间酒吧、每间夜晚营业的餐厅,都去找,即使大多是白费力气。为此不停歇的忙碌起来,只因那份愧疚痛苦的心情让他无法平静的忍受等待。


曼谷的街头变得安静起来,小虎却无法同这个城市一起休眠。

宝马车在空荡的街道上走走停停,小虎已经记不清找了几间酒吧和餐厅之类的地方。要找到lap是他此刻唯一的念头,甚至感受不到身体的疲惫。

远远的就看到一家灯火通明的酒吧,很是热闹,像是新开张的样子。小虎照例停好车子,走了进去。

相爱之人总是灵犀相通?或者仅仅是运气使然?总之在小虎做好了整夜无果寻找的决心之后,却意外在这间热闹的酒吧里见到自己心心念念的人。

机会近在眼前,小虎反倒没有勇气走到他的面前,说出一遍又一遍演练过的忏悔和告白。

人群在身边磨蹭拥挤着,遮挡住小虎的视线,眼睛里lap的身影时隐时现,看不清他此时的表情。小虎没由来一阵悲伤的心悸,感觉lap下一刻就会消失在自己的眼前。没法再做更多的考虑,向着lap所在的方向,莽撞的在人群里争取前行的空间。


“lap!”

小虎的这一声打断了几个人的谈笑。lap转头看来,小虎正站在他的身后,神情复杂又急切的看着他,似有很多话想要说。lap知道这不是一次偶然的相遇,可他是怎么找到这里来的?lap还未及思考这其中的可能,小虎已经再一次开口了,

“我有话想要跟你说,我们去外面说好么?”

lap下意识的看了下Min,Min立马走上前来,自然而然将手搭在lap的肩上,宣示着自己的身份。“这个哥哥好眼熟,好像在哪里见过。”

Min其实清楚的记得小虎,从第一次见面时,他就觉察到了lap和这个男人非比寻常的关系,但嫉妒的心情让他有点邪恶的故意将小虎定义成这样一个无足轻重的存在,好像如此他就会真的变得不再重要。

小虎也没有想要帮助这个男生回忆的打算,“不好意思耽误你们的聚会了,我有重要的话需要马上对lap说!”

“有什么话就在这里说吧。”就这么离开lap有点过意不去,但最主要的是那不可遏制的想要惩罚和报复的心情。

小虎为难的看向lap,又看了看正好奇看着他的Min及朋友们,断没有当着这些人的面倾诉的打算。

双眼恳求的看着lap“不会太久的。”小虎坚持。

Min看出lap的动摇,“lap哥,这个哥哥看来真的有重要的事情要跟你说,你就跟他出去吧,我们这里没关系的。”

“.....那好吧,我一会就回来。”犹豫了一下,lap还是答应了。

Min微笑着点头。


“Min,这人是谁啊,好像和你男朋友关系不一般啊!”

旁边的一个女生赶紧用肩膀撞了一下这位口无遮拦的醉鬼朋友,示意他闭上嘴巴。

“俩人应该是朋友吧。”Min敷衍的说着,不想承认自己的直觉。

旁边又一个朋友的一句话,才是彻底让Min的心情坠入谷底——“你们有没有觉得,这个男人长得有点像我们Min弟弟啊!”


lap几次按奈,终是忍不住问出口。他想知道小虎究竟是怎样找到他的,是否如自己想的那般。刻意不甚在意的语气:“你怎么找到我的?”

小虎有时候也真的很傻,lap对他的爱意,即使刻意掩饰,依旧如此明显。旁人都看的清楚,唯独他自己看不明白,还一边自苦于已经失去lap的事实.......“我已经找了不知多少间酒吧和餐厅了。”

lap是窃喜的,他不管俩人的关系会怎样发展,只是小虎心里还有他,他就很高兴——“你为什么一定要找到我,有什么重要的事吗?”

lap这样一问,不知是因为曾经的错误而羞愧,还是怕想说的话出口后会引得lap情绪激动,又再度想起当时的伤害,那么俩人就会连此刻平静的交谈都不会再有了,小虎反倒犹豫着不敢说了。

“你怎么又不说话了?你到底要不要说呢,不说我要进去了。”

小虎眼神瞬间黯淡下去,“你就真的不愿和我多待一会儿么?”

lap看着小虎这耷眉丧眼的可怜样,忍不住翻了个大大的白眼。怎么差点忘记这家伙情商为零呢,谈话还是这么抓不住重点.....

“Min和他的朋友都在等我,让人家等太久不好。”

小虎却没有更多心情好好体会lap难得的柔和语气,他的整颗心都被紧张感牢牢攥着,甚至比说出绝情话的当时还要紧张。因为再最诚恳的道歉,也已经太晚,毕竟误解和伤害已不可避免。他背弃了恋人间的信任,却有着无限信任他人的愚蠢。

“lap.....我知道.....我知道了半年前的真相,kao根本没有怀孕......是我冤枉了你!”小虎放弃般的等待着lap的大发雷霆或是歇斯底里,周身的空气都似乎凝滞一般。

对于小虎今晚的异常举动,lap做了几种可能的假设,但像这样清清楚楚还予他半年之前的清白,lap没想到。因为小虎不可能自己理清所有事实并毫无犹疑的认定这样的结论,那么就是kao告诉他的?怎么可能,那个誓要将小虎争抢到手的女人,怎么会亲手破坏掉自己处心积虑设计的陷阱?

爱而不得的相似心境,让lap明白了kao的选择。曾经与自己针锋相对的恶毒女人,现在想来,却只留一声喟叹。

而对小虎这边,却是越积越盛的怒火和逐渐复苏的委屈与痛苦!

“就这事?”lap冷哼,“为了这个这么郑重其事的找来,还有必要么?”lap说完抬腿就走。

lap看起来全不在意的态度有点出乎小虎意料,他迅速抓紧lap的胳膊,阻止他离开:“lap你别这样,我知道你是还在生气,要怎样才能让你知道我有多后悔呢!我愿意为你做任何事,求你给我一个机会让我证明!”

lap瞬间火起!“求给机会”这样本应真诚的恳求,却被小虎轻易滥用!“你就是因为得到了太多机会,才会变成一个肆无忌惮的混蛋!”

“lap.....”小虎慌了.....他面对的lap,是不离不弃的深情,受了伤害后的隐忍,冷漠便是最严重的对待。如今这样盛怒的lap,小虎有点不知所措。

论说这件事情已经过去了半年之久,即使伤害再深,也断不至于有如此之大的反应。奈何小虎这个特殊的存在,总是轻易就能撩起lap内心最盛的怒火。

lap第一次厌恶的看着眼前男人,恼恨的情绪不加掩饰。一刻都不想再停留,转身欲走的他却又一次被小虎阻拦.....

“放手!”语气似冰冻般冷漠。

小虎还想再做争取——“我们尽量心平气和的谈谈好不好,求你听听我的解释!”

“听你的解释,你又何曾听过我的解释!”

lap被怒火支配的拳头扫中小虎的嘴角,逼得他吃痛放手。lap在一瞬的怔忪之后,怒火又迅速蹿夺支配地位,“如果不想我更讨厌你,就离我远远的!”

小虎捂着被打痛的嘴角,定定看着走远的lap,心里像是被打翻了五味坛,痛苦酸涩充盈在胸腔间,难受的像个孩子一般。

“爱情从不是理所当然”,不知是委屈难受,还是突然的领悟。轮到他好好爱一次了。

不想放手,如果可以,他想要那个只爱自己,只对自己好的lap回来......



***还在等更,喜欢这部同人文的小伙伴,请一定多多点赞留言,让我知道你们的存在~~

本文禁止转载或摘编

-- --
  • 投诉或建议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