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爸变成幽灵了,还整天缠着我怎么办,在线等挺急的 | AniOne专访



“常常想,要是还能和死去的人对话,有这么一个缓冲阶段就好了”


文/ 三口 编/ 彼方


今天小趴给大家带来的「AniOne线上展」专访是来自——中国传媒大学动画专业刘育伶、徐天予的动画毕设作品——《守护灵》


守护灵

One Last Thing

刘育伶、徐天予

中国传媒大学动画与数字艺术学院

《守护灵》海报

提到这部片子,就想起在毕设展映上观众们观看的大部分状态都是:“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这到底是个什么故事,让我们快先来看看作品吧!

《守护灵》完整版


— 故事简介 —

故事围绕着一个从小就能看见鬼魂的小女孩展开。在初中时,她的爸爸突然车祸去世,从那以后,爸爸便以鬼魂的形式陪伴女儿成长,期间发生了很多啼笑皆非的故事,是一个偏喜剧的亲情类故事。


— 作者介绍 —

刘育伶

导演,编剧,原画,场景,后期

565572164@qq.com

徐天予

原画,场景,后期

2584633547@qq.com


— 角色设计 —

— 场景设计 —







— 团队专访 —

学术趴:大家当初是怎么想到以“女儿和去世的父亲的故事”这个角度来展开故事的,关于这个设定能和我们聊聊灵感的来源吗?

刘育伶:这个灵感是来源于生活中比较沉重的事情想到的。大学经历了两次非常记忆深刻的葬礼,一次是身边的同学,一次是身边的亲人。两次都特别没有真实感,真的可能是因为昨天才见过面聊过天,所以觉得这不是真的,觉得打他的电话还会有人接,但很残酷的就是再没人会接了,所以就想如果人死了还可以说话就好了。

生命的逝去真是一瞬间的事情,活着的种种痕迹都化作云烟,这让突然遭受这些的活着的人感到不可置信。于是我便常常想,要是还能和死去的人对话,有这么一个缓冲阶段就好了。于是就有了小丫这个不知道死亡会带来什么痛苦的人设了,想通过这个点引发来些轻松有趣的事情和思考。

然后我们觉得带来死亡冲击最大影响的还是亲人的死亡,而且我们觉得人死了变成幽灵的话,会跟着亲人情况比较多一点,这样故事也容易展开一些。中国人对死亡比较忌讳,有些话也不能随便说,我们做这个片子的一个思路就是:不要把死亡看成一个非常严肃的事情,要用轻松的心态去调侃它,我们导师当时也说我们这个点很好。

徐天予:对!主要想做个轻松的东西!听着大家的笑声就十分开心。

 

学术趴:哈哈哈~感觉故事的笑点和泪点的节奏把控的很好,在剧本构思时有什么经验可以分享吗?

刘育伶:哇,这么说我太开心了,因为我想这个故事的时候最担心的就是节奏。我们故事的节奏在几次答辩都有做调整,当时我觉得很有可能把片子做成PPT,虽然现在也觉得有点,感觉这届观众还是很包容的。

当时很多老师劝我说这个时间跨度太大了,要么做不完要么呈现出来很尴尬,我觉得他们说的很有道理,所以我这一年压力都好大,但是我真的舍不得这个故事。原本计划时长七分钟左右,但还是硬着头皮做了,老师们都还蛮包容,都是既然你们要做,那我们就好好给你提意见。

徐天予:是的,还是很感谢老师们的意见,要是按原本的规划估计节奏会有拖拉~

刘育伶:第一次做故事板的结尾是爸爸消失前讲了很多话,说“我要消失了,再见小丫,你能看见我真好”之类的。大家都看笑了,老师说这样不好,太直白很尴尬,不如就默默的消失就好了,我就想老师不愧是老师(此处省略一千字彩虹屁)。在中间的成长经历部分本来有很多镜头,老师说可以删减,我想了想就把觉得对推动故事没用的片段删掉了。两次答辩都删了一点,感觉节奏真的是慢慢磨出来的。

徐天予:就觉得短片的体量还是要短而精比较好。

 

学术趴:看的时候完全沉浸在父女两的欢乐互动里,没有想到作为幽灵的父亲还是会有消失的一天,能聊聊在结局的设计上的想法吗?

刘育伶:其实这个也是老师的启发,刚开始我们想做个完全吐槽的东西来着,甚至因为对绘画的不自信想做成日和。刚开始的雏形也是婚礼上消失,我的原本想法是小丫习惯了爸爸去世了妈妈也彻底放下了,爸爸就消失了。老师看了觉得表达得很含糊,要有一个死亡的规则才行。然后就开始想到现在这样的结尾,但是分镜是到很后面才想出来这么画,结尾的分镜纠结了很久,不知道该怎么结束。

徐天予:一般的说法是灵魂还存在世上是因为心愿未了。这样就不用特意说明死亡规则了。

刘育伶:就感觉这样大家也好理解。

 

学术趴:当初在故事构思的时候为什么守护灵选择的是父亲?有考虑用母亲角色吗?

刘育伶:刚开始定的主角是小萝莉嘛,然后我觉得女儿和爸爸产生的故事会有趣一些,经常看到一些国外爸爸带孩子的搞笑视频,感觉可以塑造一个有趣的爸爸形象,就没有考虑母亲形象,像里面的有些梗。

徐天予:父女互怼~还觉得挺好玩的


学术趴:hh~想问下大家做毕设时,在整体制作的工作量(比如原画、后期、背景)是如何考量进行安排的呢,有什么好的经验分享吗?

徐天予:hhhh一般是刘育伶出草稿,我来细化,刘育伶是主输出,我是全能辅助。

刘育伶:后期小天也功不可没,是这样,工期表很重要,就是看着日历标今天要完成什么之类的。

徐天予:互相监督也挺重要的,我觉得合作有个好处就是能互相催促。

刘育伶:对,我在群里说我今天要完成什么的flag,没完成小天会提醒我,以免我自己假装看不到。


学术趴:哈哈感觉二位在制作上配合的很默契~不知道在剧本和分镜构思方面出现过什么意见分歧的时候吗?比如说关于笑点的想法不同之类的

刘育伶:这个可能就是我们最省时间的地方,我们见证过联创聊崩。知道想法这块真的不能太纠结,要选一个人来定,每个人的笑点还是会不一样,争执不出结果容易崩。小天的意见一般我都觉得很好,我觉得没必要改的地方她也不会坚持。所以我们合作特别愉快。这一年天天都哈哈哈哈。

徐天予:日常哈哈哈,我们故事基本没争执,我说出我的改动意见小伶子基本赞同。 


学术趴:哈哈我还以外大家在前期会比比谁的笑点更好什么的

刘育伶:这样的话可能我们已经绝交了。其实我们看自己的笑点都没感觉了,我问小天说你觉得观众会笑吗,她说她看了太多遍了麻木了,其实我也是。

徐天予:对的,做的时候已经感觉不到什么是笑点了。

 

学术趴:哈哈,亲情主题的作品很常见,但《守护灵》成功地做到了抓住了观众内心、激起了情感共鸣,不知道您在创作时是如何考虑“创新”这个问题的,能和我们聊聊关于如何“将作品做的更有新意”的想法吗?

刘育伶:其实创新我觉得我们这点没有做的很好,老师都说感觉很平,一眼知结局系列。新意只好从玩梗来表现了,抓住观众内心的话就是首先要接地气吧,我看到弹幕有很多人说真实,就是得切身想想如果是你,你会怎样反应。

徐天予:因为我们的侧重点还是要好玩,也没有特意想着创不创新,还是钻自己的故事比较多~

刘育伶:其实我们作弊那个梗本来想的高考作弊来着,老师说这样不太好,然后就中和一下,变成了模考。

徐天予:是的,这个提议还是很关键的,不然就三观不太对hhhh。 

刘育伶:这个点就在于,比如我是爸爸,女儿能看见我,别人看不见,高考了这么好的优势我肯定想搞事情帮女儿光宗耀祖。 

徐天予:所以爸爸后面就不甘心的补了一句靠我你就上清华了。

刘育伶:包括后面的梗的新意也是都基于“如果我是谁我会怎样”来想的。有几个镜头比较平,就强行加了一些槽点。比如监考老师的发型、结婚照的反串等,在b站看到有细心的小伙伴揪出来吐槽就觉得很有意思。

徐天予:相当于给个彩蛋了哈哈哈。

 

学术趴:hhh感觉在自己片子里加彩蛋还挺有意思的,听说二位是后来转专业到动画专业来的,想问问对转专业的学习过程有什么感想吗?

徐天予:有!动画的都好厉害啊!画的都好好啊!转过来头一年一直在补课。

刘育伶:感想太复杂了hhhh我转专业之后就特别快落,我原专业是理工科的,从来没想过有一天上课老师会讲动画讲电影讲漫画,平时的小作业也特别有趣。这种快落维持到要开始想毕设,很多负面情绪就涌上来了。

比如想到以前信誓旦旦要做出很好看的片子,到了现在觉得好不现实,真的绘画需要积累,我们一时半会画不了很流批的画面,满脑子都是“完了,要给动院丢脸了”。没有小天我估计已经心理全面扑街。

徐天予:我之前是视觉传达设计专业,我们就是在大一转专业的时候认识的。感觉创作是个成就感和焦虑交替且并存的过程,我俩是战友,相依为命,真的没有对方坚持不到毕设做完。

刘育伶:我甚至想可能做的太辣鸡了做出中传史上最垃圾的片子,以至于以后想转专业的师弟师妹都没机会了,我们用事实证明了转专业不靠谱之类的,这一年主要就是被这些想法折磨到头秃。

徐天予:我倒是对刘育伶挺有信心的,觉得她想的故事很棒嘛,有一个做的好的点就已经成功了~

 

学术趴:能坚持做完毕设的都很棒~!!那大家觉得这次做毕设最大的困难是什么?最大的收获是什么?

刘育伶:最大的困难还是自我怀疑方面,其实做片子困难不大,我们的风格制作起来很简单。最大的收获对我而言可能是我稍微会画一点场景了。以前我真的是只会画大头美少女,想练练场景因为学业比较繁忙不知道怎么下手。虽然这次毕设的场景依然很塑料,但是鸭子赶上架了。

不过,最大的收获或者说成就感吧,就是现场观众的笑声了。我跟小天在台下听到这么密集的笑声和掌声特别激动。觉得原来我们没有那么差劲啊,原来这些还是好笑的,哈哈哈哈哈。

徐天予:观众一笑我们就在台下互挠,“哇,笑了笑了”。我个人的收获是发现对后期挺感兴趣的~可能以后的方向就是这个了,虽然这次的后期很简单了hhh

 

学术趴:大家的想法有好好传达到的!二位都是跨专业学动画,在平时学习时有碰到什么困难的时候吗~要是有又是如何克服的呢~ 

刘育伶:其实平时的学习还好,主要可能做不完,不过这个好像跟跨专业没关系,大家都似乎有这种困难。

徐天予:每到大作业结课似乎都一样的焦虑一样的肝,最大的困难可能就是当时转过来要补超级多的课...然后我们就直接多读了一年。


学术趴:最后大家给学弟学妹一些毕设的建议吧~

刘育伶:我感觉完全不需要给学弟学妹建议。他们的联创,他们太强了,太强了。最后的建议变成夸爆学弟学妹吧。你们一定会做出很厉害的毕设!如果要说经验的话,那就是还是老话——今日事今日毕吧,做完最重要。

徐天予:不按时做完计划肝会爆噢~


学术趴:哈哈非常感谢二位欢乐的分享!这次的采访问题到这里就全部结束啦~希望二位之后能再创佳作,给我们带来更多有趣的作品!


本文来自「动画学术趴」,未经授权请勿转载。我们需要 全职编辑、全职运营,有意者可以投稿至 babblers@163.com。

本文为我原创

本文禁止转载或摘编

-- --
  • 投诉或建议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