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恋与制作人】当你在他的领带上画小猪佩奇-凌肖、周棋洛、许墨

【这里龙虾】


【不喜勿进、勿喷,谢谢尊重】


凌肖


凌肖这个人呢,非常痞


鉚钉皮衣、滑板,天天是走出六亲不认的步伐的男人。


那天整理衣柜的时候,发现他的西装出奇的少。


他出门了还没有回来,你扯出一条领带,突然萌生了一种想法。


你拿出一支粉红色的荧光笔在他的领带上画上一只小猪佩奇。


然后……


第二天。


“歪!死丫头!是不是你乱画我领带?”


“不是我!”


你后退几步,被他逼在墙上。


“不是你是谁?!”


他捏住你的脸。


“痛痛痛!是我!是我!你放开我!”


“说,你错了没有。”


“错……错了嘛…QAQ!”


下次还敢。



周棋洛


周棋洛刚从外面回来,就累得躺在床上。


“棋洛,你先去洗澡叭。”


“唔……薯片夫人,我先躺一会儿……你别吵……


他躺在床上闭着眼睛,嘴里叭叭啦啦的。


“噢……


你一直坐在床边,看他一动不动的。


“是不是睡着啦?”


你伸出手指戳戳他的脸,还是不动。


“哎……真乖。”


看着他还没拆领带,又看看他的处境——任人宰割的亚子。


你拿出笔,偷偷在他的领带上画了一只佩奇。


“哦嚯嚯,好可爱!唔!!”


你还在欣赏着,就突然被他反压在床上。


“薯片夫人又淘气!”


“哎嘿嘿,配这个领带更可爱了~”


“哼,我不管,薯片夫人趁我不注意“偷袭”我,我要还回来!!”


去你*的小奶狗。



许墨


最近又不知道怎么了,可能是新生又多了,又有很多女学生打着“很多问题不会要许教授请教”的幌子来找许墨。


就在今天中午去给许墨送便当的时候就发现了。


也许这些女生内心不坏,但是就是因为许墨长了一张帅气又亲和的脸,那个女孩的小鹿不乱撞呢?


等那些女生很快被打发走后,你虽然知道许墨不会因为这些而改变爱你的心意,但心里就还是莫名的不舒服。


许墨当然知道你的心思,就摸摸你的头。


“小蝴蝶又吃醋了?”


“哼QAQ!你还知道啊!”


“嗯,我不会让她们中的任何一个人有机会影响我们的感情。”


“哼QAQ!反正今天我生气了!”


“那要怎样才能让夫人消消气呢?”


“哼QAQ!”


你从口袋里掏出笔,拽住他的领带,在他的领带上画一只佩奇。


他轻笑了一声。


“就这样吗?”


“哼QAQ!不许擦掉!被洗掉了我就再画!以后这支笔就专门为你画佩奇了!”


“只要夫人开心,怎样都行。”


他轻轻把你搂在怀里,吻吻你的发顶。





本文禁止转载或摘编

-- --
  • 投诉或建议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