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DOL LAND》第三话•命运无常

“嗯。。。怎么办好呢?”少女叫了老人三声仍未回应。

“嗯,也只能这样了。”少女双手伸到老人背后。

“啪!!!”重重地拍了下手。

“唔。。。怎么一点都没吓到呢?”少女正想着,却感觉到了无比冰冷的目光。

回头一看,老头对她怒目圆睁,抄起手中的鱼竿朝着她就打来。

“呀啊啊啊啊!!!”


“啊嘞?刚刚那是穗乃果酱的声音么?”收拾着衣服,小鸟嘟囔道。

“。。。她应该没有出什么事吧?啊哈哈哈。。。!!!”

目光不轻易间落在了柜子上的那个四角凸起的盒子上,小鸟吃惊地发现那盒子下压着的只露一角白色的纸条。

小鸟惊呼一声:“这。。。这是。。!”


“好痛!!痛痛痛。。。”少女揉着脑袋。

“**,现在的年轻人一个比一个没有耐性!”与刚才的慈祥和蔼宁静的老爷爷完全不同,现在出现在少女面前的是一个胡子翘起,脸色发红,暴躁粗鄙的老头,刚才一回身,手中的鱼竿便重重地打在了少女头上。

刷啦的一下,鱼竿直直指着少女。

寒意从竿头迸发而出,直逼少女的心脏,她不由得又向后腾了几步。

“赶紧给我赔钱!乳臭未干的小丫头!”

“呼诶?!只是打扰了你钓鱼而已,怎么还。。咿呀!”

“没钱?!老夫的花斑鱼明明都咬钩了!结果一下子被你吓走了!你知不知道这鱼值多少钱!”

“对不起。。我不清楚。”

“哼!”老头鱼竿也不收回去就直接伸出五个手指,一根鱼竿还在两个手指间夹着的样子难免会让人觉得好笑。但少女一点也笑不出来。

“额。。五十个金币?”

眼神先是一愣,料到是外行人,老头使劲摇了摇头。五根手指伸得更直更费力。

“五。。五百金币?”

几次愣了又愣之后,老头的态度让少女惊得长大嘴巴。

“五五五五五五万!!老爷爷你在狮子大开口嘛?”

“花斑是这条河里的鱼种中数一数二的稀有品种!市场价可是七万!更何况它们从来不会轻易现身?”老头怒吼道。

“这。。”少女尴尬地道,“那。。老爷爷,我该怎么做?”

“赶紧给我回去拿钱!老夫没有龟孙子让你嫁!”

少女嘟起嘴,徘徊着想了一会“爷爷,我真的没有钱了啦。不然我来帮你钓好了?”(要是真的回去跟小鸟酱要钱的话不知道她会怎么想呢!)

“啊哈?就凭你这野丫头?”老头嗓门提得更高了。

心里正吐槽着这么大年纪这么扯嗓子没问题吗,少女正色问道:

“有什么不行的么?”

“可以是可以,不过老夫这祖传的鱼竿租借给你可是要付钱的。一次10金币。”

“怎么这样!”她不满地嚷着。

“随你,五万还是十的x倍?”老头恶笑道。

“唔。。。”

见她还有些犹豫,老头说:“放心,只要你钓到了鱼竿的租金也就免了。”

“那好吧。。”少女两步上前,接过老头手中的布满岁月沧桑的鱼竿。

向河里望去,河水清澈见底,鳞片洁白的鱼互相嬉戏着。粼粼的波光下,有一条与众不同的鱼。它的鳞片很美,像纷纷飘落的樱花花瓣在水中漂荡。

就是它么?对着鱼群,少女有些茫然。

挂好鱼饵,对准那条花斑抛下鱼钩。


〈十分钟后〉

“啊,咬钩了!”险些睡着之际,少女终于感觉到了鱼竿下沉。

“诶嘿!”她用力一提,把钩甩出水面。

“怎。。怎么这样!”鱼钩上空空如也。

少女还不知道,实际的情况其实更让人头大。

要是那条花斑鱼骗的鱼饵那还有希望,但那是其他的鱼种骗走的。那条花斑则在水面上阳光映出的浮动的金条间玩耍,没有理会鱼饵一下。

将这一切看在眼里,脾气消了些的老头泡起了麦茶,嘴角露出一丝浅浅的讥笑:“毫无希望。”

门外汉么?呵,尽管说能成功的几率是0,但来找老夫的门外汉还真的寥寥无几。这孩子是第三个。

时间渐渐过去,少女除了钓上几条小鱼,连那花斑的鳞片都没能触及。

夕阳的余晖映在水面上,那些金条映成了亮橙色。花斑用尾巴搅动着,把那缕橙色剪成一丝又一丝的橙线。

“放弃吧。你是不可能钓得到它的。”老头品完茶,站起身来说道,“把鱼和竿的钱付了赶紧走吧。”

再次提起下沉的鱼竿,看见上面白花花的在挑衅似的鱼,少女不免有些沮丧地低下头。

呵,终于放弃了么。老头想着。但她的手中却依旧牢牢地握着鱼竿。

“真的好难啊。。。渔人们肯定能钓到它的吧?”

“要是这家伙真的有那么容易钓到的话市场价也不会是七八万金币了。”

“老爷爷你钓到过?”

“那当然,老夫可是这村子里第一也是唯一钓过它的人。”老头得意洋洋地道,

“既然知道难了就赶紧回去吧。小丫头你办不到的事情你也清楚吧。多少钓鱼行家试过都让我大赚。。啊呸,更何况你这个外行人?”

那橙色的余晖闪烁在少女艳丽的橙发上,熠熠生辉。少女站起身来,沉默了良久。蓝瞳里吐露出的坚毅的目光直盯老头,说:

“也许我是做不到的。。。”

“是吧?快点放弃吧。”

再次睁开眼睛,老头有些吃惊地发现她手中的鱼竿丝毫没有放下的意思,晶莹的蓝瞳中折射出坚毅的目光。

“但也只是‘也许’而已。不坚持到最后怎么知道到底行不行呢?”

“可是要花好多金币的哦?”

“我知道。老爷爷看您这样子也是钓上了好多天吧?”(虽然有点对不起小鸟酱。。但是。总感觉有种潜意识在躁动着让我坚持下去。)

“呼呼呼,随你,丫头。”老头嘴上不屑地说着,心里面却对她不由得赞赏了些。

小丫头,对于我的标准来讲,你说出这种话已经合格了。我可以把钥匙给你,但它的考验还没结束!

“那老夫给你最后一次机会。”

“。。好。”


不经意间,一朵银莲花的花瓣掠过少女的橙发,落入水中。

“啊嘞?消失了?”少女惊奇地看着突然出现又消失的银莲花,花斑鱼在河水中吐了个泡泡。

(难道说。。?)

“小丫头终于注意到了么?”老头摸着胡须道,“这花斑鱼挑剔得很。一般的鱼饵它根本不会吃,它只吃花瓣。”

“诶?怎么不早说嘛!”少女嘟嘴说道,环视了一下周围,河边长着些樱花树。

她马上收集了许多飘落的樱花花瓣。

可是看着那些飘落在河水里的樱花花瓣,抓了一大把花瓣的手却在鱼钩前再次停了下来。

(对啊。。想必它想吃的话,它随时都可以吃到樱花的花瓣呢。。不知道为什么想起了豆沙。)

抬起头再次环视,少女的目光最终落在了不远处河边有些枯萎的竹子。

“你这小丫头不会想把那个竹子砍了给它吃吧?”老头颇有兴趣地问道。

“当然不是,只是我想看看那棵竹子有没有开花。”

“啊哈?”看着少女一脸正经的样子,老头噗嗤地笑了起来,“哈哈哈哈。。。你这野丫头居然想要竹子开花?哈哈哈。。”

要知道,长青的竹子长成之后,要很久很久很久才能开花。而且开过一次花之后,竹子的生命也会渐渐走向终结。

而眼前的竹子已经枯黄枯黄了,奄奄一息。想要竹子开花几乎是不可能的,那更何况枯竹呢?白费心机。


但是少女的脑海中闪过一个声音:

〈G,你不试试怎么知道呢?〉

(!你。。你是谁?!)

〈。。。。〉

(。。。走了吗?)

少女决定相信那个声音。她大步迈向竹子。

然后把手搭在了竹子上面。


奇迹的一幕出现了。

一缕温暖的橙光从她的手掌中扩散而出。沐浴了这株在生死边缘挣扎的植物。

更让老头目瞪口呆的是,在这沐浴之下,那棵竹子居然开始挺直腰杆,渐渐褪去那枯黄,放开新绿。

而那抹新绿,正是来自竹子上渐渐垂下的花蕊!

“这。。。这这这这这。。”老头胡言乱语起来。

少女摘下那朵花。向竹子鞠了一躬,竹子仿佛也在感谢她,感谢在它生命即将终结的时候绽放那本该属于它自己的最后的辉煌。

紧接着,将它搓成一团挂上鱼钩,水里面开始冒出来很大很大很大的气泡,没等少女甩出鱼钩,那条花斑居然自己蹦了出来,一口咬住了鱼钩。

她使劲一抬手,往后一靠,后腿用力一蹬,终于把花斑甩了上岸。

“我做到了!!”少女惊喜地叫道,“做到了哦!!”

看着少女欢欣鼓舞的样子,老头有些慨然地点了点头,然后竞扑通一下跪在了少女面前,把她吓了一跳。

“老。。老爷爷。。快起来快起来!。您这是?”

“小姐!请受老夫一拜!”不知何时老头已经改了口。那态度一反既往的孤傲和轻蔑,那坚毅的目光里,此刻透露的只有膜拜与敬服。

“诶?!怎么回事!你快起来啊老爷爷!”这一下,少女顿时慌得不知如何是好。

百般搀扶之下,老头站起身来。从怀里掏出一把陈旧的钥匙:“你是来取这个的吧?”

“你怎么知道的?我明明什么都没有说。。”

“不用在意。”老头硬把钥匙塞进她兜里,

“多少年了,多少投机取巧偷奸耍滑的人向我要过这把钥匙了!小姐,你不仅得到了我的认可,还得到了花斑的和那竹子的认可!说什么你也得收下!”

“哦。。哦。”

少女打量了会钥匙,惊喜伴着疑惑一同涌上心头。抬头刚想再次询问,却见老头已经不见了,刚才落脚之处只留下了几片银莲花。

“幻觉么?不可能吧。。。”少女攥紧钥匙,终于在留下谢谢两个字后离开了。


“终有一天你会明白的,命运之人。奇迹所选择的人是你的理由。”老头在树上喃喃自语,随手把花斑鱼放回了溪水中。


。。。

。。。


亲爱的女儿南小鸟:

小鸟,妈妈有些需要自己解决的事情。不用找我,找我也是徒劳。现在。。妈妈好像有些明白了,小鸟你那天救了穗乃果的理由。放心,妈妈不会责怪你。未来的路还很长,你可以选择好好在家做个淑女,也可以选择跟穗乃果一起闯荡。无论做出哪个选择妈妈都会赞成你的。你也知道,那个盒子里面就是封印的宝石。另外,妈妈的锡杖也在床下藏着。你应该能用到。记住,用你的力量去造福别人,不是毁灭与杀戮。

。。。妈妈走了,有穗乃果在妈妈也放心了。。请原谅妈妈擅自离开。。妈妈永远,永远爱你,小鸟。

                           勿念,——妈妈


“妈妈。。早点回来啊。。”小鸟趴在床上小声哭泣起来。


本文禁止转载或摘编

-- --
  • 投诉或建议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