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d guy(张九龄×你)



  灯红酒绿的奥斯卡,只见一个不怎么白嫩的人在你面前晃悠着,你刚和前男友分手,心里烦闷的要死。

  你可不是什么好脾气的女孩儿,即使来了酒吧也不爱和其他不熟识的一起玩儿,来这,完全就是为了喝喝酒吃吃食,没其他事情可做,蹦迪这项活动你向来不爱参与。

“敏生,一起来玩儿啊。”

  你身边的格然倒是玩的开心,她啊,也只能趁着张云雷不在家在这里玩了。张九龄顺着格然说话的方向看去,只瞧见你穿着黑色吊带,牛仔短裙,翘着二郎腿,有些痞里痞气地躺在暗红沙发上,一杯接着一杯地灌着桌子上的威士忌。酒吧里暗紫色的灯光打在你身边,晃的你眼疼。

  你脸上精致的妆容为了今天约会特地画的,谁知道这边还没见到男朋友呢,那边就被告知自己男朋友跟别人一起逛街去了。你带着格然跑遍了整个商场最终找到了他二人,你俩都不是什么吃软怕硬的,想当年,你二人也是学校最造作的两人。

  你上手给那女的一巴掌,旁边的售货员惊的也没敢说话,灰溜溜地走了,试衣间门口的角落里只剩下你们四人。

  格然拿出早备好的杯子,双手上供。你眼疾手快还没趁着那男人还手就泼了他一脸热水。

“哟姐妹好养生嘛,还有些茶叶枸杞呢。”

“不是些好东西,爷们节省,过期的,浇着全当辟邪。”

  那男人正想还手放话,巧的是张九龄在这边逛街,瞧见格然在这就溜了进来,一把拽住男人的胳膊,“怎么?还想动我的女人呢?”

“敏生你这比我换对象还快呢?”那男人虽被泼了但也不甘示弱。

“你也不照镜子瞧瞧自己什么模样,配的上谁啊你,人家啊,根本没把你当人看过,别说当对象了。”

  说完甩了个冷笑,转身搂着你的肩膀走开了,又给格然使了个颜色,离开了。


“九龄今天就先谢了啊,但你千万别告诉张云雷,我怕他回来又要撒脾气了。”

“嫂子放心,我张九龄一向是嘴严的。”

“多管闲事。”你一脸不屑,又转身走了

“嘿你这人怎么这样啊,我刚刚好心帮你你却不领情,我张九龄可不是那么容易出面子的人,毕竟咱也是个公众人物。”

   你其实也不是不领情,就觉得这事那么丢人,本来找格然也是思考了半天的事情,这现在又掺和进来一个张九龄,可真让人头大。

“你别在意,敏生就这样,嘴欠,人还是很好的。”

  他翻了个白眼儿,压了压自己黑色渔夫帽的帽檐,推了推鼻梁子上的金丝眼镜,向你反方向走去。


  谁知道晚上又遇见这人了,来长春玩几天怎么会这样巧合,正想的心烦意乱,身边有几个男人搭讪,就站起身来准备离开。

“别走啊一起喝两杯。”你闻着这些男身上的烟酒味就觉得恶心反胃,更别说喝上两杯坐着谈笑风声了。

  你没说话,只是准备离去,谁知道被一个人一把推倒。张九龄见到此情况,本想上去帮忙,可想着上午你那副不领情的样子就堵了气,反正你也不理会,救了你你也只会觉得烦,多一事不如少一事。

  你既然敢跟这群人对干就不是没准备的,毕竟你从小练的是散打。

  三下两下上去,那几个人就跪着嚎叫姑奶奶了,格然在旁边一副见怪不怪的模样,五队的人却是惊了神。

“你这是什么朋友,那么厉害呢。”王九龙甩开扇子低头在你耳边小声问了句。

“她啊,练散打的,这几个人还能拿他怎样?”

  张九龄在一边细细观察着,又和身边的人打起了赌,扬言着要把你追到手。格然只是在旁边摇摇头,“追她,可能比登天还要难上一个登天。你是不知道上学的时候,人送外号钢铁露娜。”

  什么意思呢?就是外表好看但功夫了得的那种女孩儿,这外号是班里男生送的。毕竟,你在掰手腕上赢了全班男同学。

“我倒是要瞧瞧,还有我张九龄追不到的人。”

……

———————————————————

拉丁碎碎念:原本这篇准备写个中长 但后面写着写着写不下去了 然后就改成了一个可爱的小短篇 当个彩蛋发出来

配合歌曲 bad guy 一起食用更快乐哦

本文为我原创

本文禁止转载或摘编

-- --
  • 投诉或建议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