汉化汤姆克兰西Threat Vector (3)

第二章TWO


被美国人称为“一号目标”的男人正和往常一样坐在“五月旅馆”门口的街边咖啡馆的桌子旁。大多数晚上,只要天气不错,他就会在这儿喝上一两杯冒泡的冰镇葡萄酒。今晚的天气实在糟透了,但旅馆工作人员在街道上方搭建的长长的挡雨棚使他没有淋到一滴雨。

 挡雨棚下只坐着几个其他的老主顾,几对情侣正一起抽着烟,喝着酒,之后他们会各自回房间或者到城外的其它地方去过丰富多彩的夜生活。

一号目标已经习惯于每天晚上喝一杯葡萄酒。这种有茴芹风味、由葡萄渣制成的乳白色饮料酒性很烈,在目标一号的母国利比亚和其它不那么自由的伊斯兰国家是被禁止的。但这个前JSO间谍在他以前为外国人的服务中被迫习惯了喝这种酒,为了达成交易。现在他成了个通缉犯,为了使自己放松下来,为了使自己能够入睡,他需要这种烈性酒嗡嗡气泡声和其中的化学物质,尽管他的母国不允许含酒精的饮料。

    距一号目标10英尺以外的街道上只有几辆汽车驶过。这条路从来不是一条繁忙的大道,即使是在周末晴朗的晚上。一号目标周围的人行道上有些行人,然而一号目标正沉浸于观赏雨伞下魅力四射的伊斯坦布尔女性。对性感女人洁白大腿的偶然一瞥,加上葡萄酒里冒出的气泡,使得这个坐在街边咖啡桌的男人的雨夜特别美好。

    晚上九点,山姆•德里斯科尔驾驶着他的银色菲德亚Linea 冷静小心地穿过从城市外驶入伊斯坦布尔旧城的车流。

城市的灯光映照在他潮湿的挡风玻璃上。他越进入旧城,路上的车流就越少。 当这个美国人停在一处红灯时,他迅速扫视了一下仪表盘上的GPS 定位仪。重新确认了距离目标的距离后,他把手放在副驾驶座位上的摩托车头盔上。当信号灯转为绿色时,他夸张地转了转脖子来使自己放松,戴上防撞头盔,然后将护目镜放到眼前。

    他不禁对即将到来的事感到畏缩,他无法抑制这种情绪的产生。尽管他的心脏正剧烈跳动,他的每一个神经元细胞都思考着他的任务,他仍然发现自己的客观判断力正对着他说话,动摇着他的信念。

他在以前当兵和干外勤时做了不少肮脏的事,但他从未做过这种事。

 “我是个该死的苍蝇拍。”“A goddamned fly swat.”

当一辆银色菲德亚从北面80码(80码大约为73米)处快速驶来时,这个利比亚人正在呡着他第二杯葡萄酒的第一口。一号目标正看着相反方向——一位美丽的土耳其女郎正走在人行道上,她左手撑着一把红伞,右手握着牵狗绳,牵着一只迷你雪纳瑞。而一号目标能清晰地看到她细长紧致的大腿。 

但从他左边传来的一阵叫声使他的注意力转向前方的十字路口,他看见一辆银色菲德亚,准确说来是一片模糊的黑影,正在高速行驶,闯过了数个红灯。他看着这辆车飞速穿过安静的街道。

他以为这辆车会继续行驶。 He expected it to shoot on by.


    他把他的饮料凑到嘴边,他一点也不担心。He brought his drink to his lips; he was not worried.

      一号目标原先是很淡定的,直到这辆车突然猛地转向左边,湿润的轮胎发出一记尖锐的响声。这个利比亚人发现自己正看着这辆车的前挡风玻璃。

一号目标迅速地站起来,手里仍拿着玻璃杯,但他的脚似乎被固定在了人行道上。他无处可逃了。

那个遛狗的女人尖叫起来

这辆银色菲德亚猛地撞上了餐桌旁的那个男人,从他的正面笔直地撞过去,将他撞倒。车带着男人重重地撞上了“五月旅馆”的砖墙,把他的身体钉在墙里。现在那个男人的身子一半在车底下,一半在车前的墙里。这个利比亚人的胸腔破碎成了细小的碎块,许多骨头的碎片像从霰弹枪中射出的子弹一样从他的重要器官中飞出。

 现场的目击者后来宣称,车里那个戴着黑色防撞头盔的男人冷静地掉头,甚至检查了后视镜,然后返回十字路口,向北面扬长而去。他表现之从容,就像是周末在超市附近停车的一个男人,刚刚把车停好,突然意识到自己把钱包落在家里,然后开车回家去拿。

       在“事故”现场的东南面一千米处,德里斯科尔将这辆四门菲德亚停在一处私人停车位。这辆车的引擎盖已经弯曲变形,前挡风玻璃有大块凹陷,保险杠已经断裂。但是山姆把车头向里停靠,这样从街上看,车子的损坏程度就不会太严重。他走出了汽车,走向锁在一边的摩托车。在解锁摩托车,驶入雨夜之前,他在加密行动电话中的一个频段中输入了一条简短的讯息。

“一号目标已击倒,山姆已完成任务。”

PS:本人高中生英语水平,翻译中难免会有僵硬晦涩之处,还请见谅。

因种种原因,本书在种花家暂无完整译本。


本文禁止转载或摘编

-- --
  • 投诉或建议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