卡卡罗特,为何被观众赋予这么多本性之外的定义?


悟空,悟空,真是应了这个“空”字,他才是正经活明白了的一个人,但是这种状态在现实世界中是不可能实现的,因此鸟山明把这个自由的悟空放置到了存在七龙珠的乐观世界,某种程度上来讲,龙珠这个许愿灯不灭,悟空的故事就能一直快乐的延续下去,龙珠是自由的灵魂能飞翔在那片世界的最后保证。

悟空目的很单纯,就是找对手打架,提高自己,在这种互相的挑战之中触摸极限、探求人生。热血沸腾,这就是他的爱好,悟空从小到大其实就是一个不断发现自我天性的过程,他越来越挖掘自己的喜好,越来越清晰自己的本性热爱,越来越诚实面对自我、接受自我。他就是这么坦坦荡荡,不喜欢的事他一丁点都不会去做,不在乎的事他知道也懒得去做,你们所谓的他单纯天真,其实他是毫无兴趣也毫无羁绊,这就是他结婚之后依然能坐筋斗云,知世故而不世故。

人们对七龙珠孙悟空的理解一开始就根本和鸟山明想要塑造的不符合。

我们经常忽略了悟空的基本赛亚人天性,打斗中燃烧的热血是悟空一生中最快乐的事,不断提升自己变强也是他人生最大的意义。这种战斗不仅仅是生理性的找乐子,某种程度上来说也是悟空精神追求的一种状态:更高更快更强,总是有新的强敌出现刺激了悟空他才能寻找到新的乐子,没有对手的悟空,只好种地一百年,但那不是悟空真正的生活。

比鲁斯维斯无敌,地球再也没有危险,后代也成长起来了,悟空也快五十岁了,无忧无虑的情况下,龙珠超是在这样的背景下,悟空唯一渴望做的事就是寻找对手让自己变强了。

之前种种救朋友、报仇都过去式了,现在悟空就是纯粹的放飞自我,挑战极限。自由的卡卡罗特,回归赛亚人天性的卡卡罗特+一个纯粹善良有些可爱的地球人孙悟空,这才是一个真正的悟空形象,至于你说的冷静宗师什么的和悟空都没什么关系,鸟山明采访说过,悟空从来都是一个怕麻烦怕承担责任的人,他最羡慕悟空就是他可以随心所欲做自己喜欢做的事,而不是人们想象中那个完美遵循地球价值规范的地球人形象。

这也是鸟山明特意修改剧场版最后一幕“也可以叫我卡卡罗特”的原因,这才是他心目中的孙悟空,龙珠超,超在何处?超就是不断超越自我,你不让他去打架修炼那不就是让悟空的人生画上终点?而且悟空从来都是有底线的,自己修炼的爽从不打扰别人,还是说悟空明明知道去找宇宙里的人PK会带来灾难还去修炼?龙珠超里的悟空从来没这样做。

其实我们反思一下,“痴”是一种很投入很专注的状态,痴迷是对人生的一种目标明确的投入热爱,是对自己价值的坚定寻找,武痴怎么了,武痴不好吗?有自己痴迷喜爱的事物不断追求,这不就是卡卡罗特的人生意义吗?非要把悟空想象成自己心目中那种理想、负责任的常规英雄形象不违背原作吗?或者说,这样犹犹豫豫的无聊人生我们现实生活中还没见够吗?

真要这样瞎追捧悟空,你怎么解释悟空沙鲁篇拒绝复活一个人去阴间修炼?怎么解释不断放走对手接着打?怎么解释最后对欧布说的“我培养你首要目的不是什么保护地球,而是为了找一个对手好好打一架”

悟空从来不是什么超级英雄,更不是什么正义的使者,也不是什么冷静沉稳大局观的宗师,人家就是觉得自己和这个世界没什么关系了,唯一复活回来一天那也是为了回来和贝吉塔打架的,布欧篇悟空是绝对的出世超然的精神,你们俗世的事情跟我无关,我明明近在咫尺能干掉布偶解决事情我也不干,这说明什么?说明在他心中解决地球安危这样的责任是第二位的,他自己脱身是第一位的,否则这么好的消灭机会干嘛非得留给两个不靠谱小孩?他就不怕出意外?他给沙鲁仙豆培养悟饭也说明他心目中第一位的不是拯救世界打死沙鲁,第一位应该是赛亚人的激发潜能本性,悟空一直以来都是如此任性的,你不要忘记他为了和人造人交手故意不去提前摧毁实验室吗?这是何等的人类难以理解,布尔玛怎么评价他们的?你们简直就像某个地方的三流独 裁 暴 君;卡卡罗特本来就很另类,他就不是正经地球人,他从小就不是正经地球人的文化和心理,他收拾那些反派也没什么高大上理由,甚至往往放过罪大恶极的他们只为了留一个对手,这就说明他的脑回路不可以以俗气来评比。还是那句话,悟空是有出世的超然境界的,悟空到达那种境界后,自然而然的表现就是在不打扰他人的前提下,只在乎自己的价值实现:也就是战斗提升自我。悟空也就是这么做的,他找维斯修炼,申请办宇宙大会,难道是主观想要冒着摧毁地球风险?当然不是,比鲁斯眼中的全王非常可怕因为他猜不透全王的心思,有些歪心思,总是会对心灵高尚产生一种不可名状不可捉摸的未知恐惧;但悟空不这么看,悟空眼里的全王形象是不同的,他面对全王可没有比鲁斯吓得那个样子,悟空的境界和全王其实是相通的,事实上全王更像电视机前的小孩子观众那种象征意义,有生杀大权,但满足它的热爱和激动又很简单,他破坏力权限无比但又追求简单纯洁。其实全王与其说战斗力强悍,不如说是鸟山明赋予全王的一种权限。换句话说,比鲁斯觉得全王很危险,但悟空并不觉得全王很危险啊?悟空对待全王态度很平等,全王对他也很正常,恰恰应该说悟空和全王心灵相通,都很纯洁高尚没有杂念,悟空反而认为全王没什么危害,这是有些人黑龙珠超悟空人设的时候都没想到的一点,悟空压根就不觉得全王有那么严重,自然不觉得这个宇宙大会多危险。事实证明了,全王的确没有人想象中那么残暴,他的预定计划是胜负与否,统统全部清除,但全王寄希望于最终获胜者许愿有仁义之心拯救全体,这就足够说明问题了。


悟空和全王大大方方交流心如空境,其他神跪地伏迎阿谀讨好,这还看不出鸟山明在讽刺哪一方呢?这其实根本不是在嘲讽全王幼稚,因为全王在最后一集终于显出了他的大智若愚、纯洁高尚。其实界王神对全王的毕恭毕敬,明显是暗讽界王神和破坏神那副德行是一种不洁净的心灵,其他的人都是关心则乱,总不能做到坦坦荡荡。

看不明白悟空境界超然空旷的这一点,就不能理会全王的象征意义,也就更不能体会到鸟山明原作那种举重若轻的搞笑和超脱意义所在:龙珠这部作品很少跟人讲什么社会现实、必须担负的责任,甚至大部分的情感交代也都相当简单轻松:悟空有羁绊和伙伴,但从不苦大仇深,他只是基本的善恶必报的原则;悟空沙鲁篇死了,居然主动拒绝龙珠的复活,轻轻松松的和伙伴们道别“我们死后再见了”,只能说悟空的心态真的和常人不同。在我们批评龙珠超里的悟空走样之前,我们要先有这样一个清醒认识:你所构想的悟空形象大概只是一个你所乐见而联想构建的悟空形象 并不是他原本的实在模样。

因为鸟山明就是个想逃脱责任寻求轻松的漫画家,脱离社会和寻常的规范才是龙珠自由的象征,这也是龙珠为什么要永远存续的原因:保持希望,保持自由,悟空的故事还会继续下去,一切都会好好的,因为还有龙珠在呢!所以悟空是唯一一个可以与全王平起平坐的人,他脱离了寻常的世俗与束缚,悟空是真真正正大无畏、大自由的人。他不需要承担别的什么,他只需要去做自己最想做的事:修炼打架。不然我们仔细回想一下悟空还有什么兴趣爱好吗?天天吃美食?你猜这样自由自在的生活,鸟山明作为作者羡慕不羡慕?如果说龙珠原作时候还要营造紧张感,写人类看得懂有共鸣的故事,还必须加入一些家国情怀、兄弟伙伴,还必须强调一下责任规矩,悟空不能太任性。但你看看到了龙珠超,一个功成名就自由自在的悟空,一个有了众神保护的安全宇宙,悟空卸下了保护的担子之后才是真正的他!这时候的悟空,只想着奔着自己的渴望去追求,一个快50岁了、无忧无虑的赛亚人遇见对手了可不撒欢的上去打架吗?这才是他鸟山明想塑造的卡卡罗特在经历了无数风风雨雨后猝练出来的自由,而且他也配得上这份自由。更何况扎马斯篇的悟空一点也不痴一点也不自私,因为那危及到了宇宙安危了,你看看悟空面对扎马斯黑悟空难道还嬉皮笑脸、武痴吗?悟空的武痴是有底线的,悟空的武痴不是贬义的,这就是卡卡罗特,我们可以再次回看布罗利剧场版悟空的最后一幕那张“卡卡罗特”,悟空终于自觉到了他的另一个身份、他的天性,他今后只会打得更欢快更自在,因为他承认了他是卡卡罗特,那副瞬间移动前的图片是鸟山明亲自修改,我建议大家回去反复品味他的用意:悟空是一种什么样的自我身份认同?他的人生目标是什么?

鸟山明说了在悟空眼里来说,家人就是伙伴关系,跟克林布尔玛一样。悟空就是一个不打扰他人的、追求自由自在的纯粹的武痴罢了,别给他安上太多自己的理解。

叫他悟空也好,叫卡卡罗特也好,他首先是自由的悟空。自由的追随自己内心的声音,追随自己的本性,这才是我们随心所欲的终极人生追求,我们不应对这样一只庄周梦蝶一般的逍遥人生,作出俗世可笑的批判。


本文为我原创

本文禁止转载或摘编

-- --
  • 投诉或建议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