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盗墓笔记》支线-张高原x张不逊x窦诚 【落花情】(一发完)

《盗墓笔记》支线——张高原x张不逊x窦诚

    

    【落花情】

    “我窦诚对天盟誓,无论生死,追随师座,纵入无间,亦不退缩!”

    “师座以杀身成仁,换你们一世清醒”

    “我最大的前途就是在您身边当一辈子的副官”

    “哎,那可不行,老子在师座面前可是独一份”

    谁?是谁在说话?与窦诚昔日的过往在张不逊脑海中一幕幕的回想,全是那人爽朗的笑声和精致的脸庞,可是我不是早已身死???

    张不逊慢慢睁开双眼,入眼的是一片白色,这是医院,可他不是早在古墓就……没有了身死之后的那份坦然,因为他见到了他想见的那个人,他独一无二的副官——窦诚

    窦诚坐在床头,手上正削着一个苹果,与张高原不同的是,不是坑坑洼洼马上只剩果核的苹果,只见苹果在他有力的手掌上旋转着,连苹果皮从头到尾都没有一丝断裂,见张不逊醒了放下苹果冲他微微一笑“师座,您醒了”如沐春风,足以融化那千里冰层。

    假装没有看到张不逊眼神中的质疑和困惑,替师座摇好床位,扶他坐好,还细心的在其身后加了个靠枕,这才悠悠坐下。

    “师座,您这样看着我干嘛?可是我有什么不对的地方?”看着窦诚的如风的笑意,张不逊有些分不清这是死后的幻想亦或是别的什么?

    张不逊压下心中的疑惑和不安,缓了一口气说“阿诚,我好像做了一个很奇怪很可怕的梦”

    “师座梦见什么了?有没有梦见我?”窦诚一脸期待的样子,活像一只求安慰求抚摸的小奶狗。

    张不逊望着窦诚眼中含泪“我梦见你自杀了,在我死后不久。你告诉我古墓的一切是真的还是假的?我明明记得我中了尸毒,看到了大哥和庆萍向我道别,可现今我怎会?到底发生了什么?”张不逊突然激动了起来

    窦诚马上脸色一变,重新给张不逊压好被角,调整了心情说道“那不是梦,是真的,一切都是真的,当初您以身犯险,身中尸毒,只为了警醒大帅和夫人。我完成了您给的最后一个任务,将大帅和夫人他们安顿好,我便回来封了墓穴,为您整理好遗容,我亦扣枪自尽”

    张不逊看着窦诚坦然的说出死亡之经过,心中只有无尽的心痛,他不明白,自己究竟有何能,能得如此衷心的副官。

    “你还是没记住我说的话,敬畏生命”张不逊克制住自己,用近乎嘶哑的嗓音说出这番话

    “可我也说过,我不敬畏鬼怪,也不敬畏神明,我只敬畏您。誓死追随,这便是我的信仰。”

    张不逊只有在面对窦诚时是无奈的,总是不忍心对他发火,再大的火气,只要他一笑,那一点怒气早就烟消云散了。

    “那现在是怎么回事?”

    “距离那日已经过去三年了,可我总觉的过了百年。我扣动扳机的时候想的只有师座您。可当我醒来的时候,发现您在棺椁的外面,而我就在您身边,好像这都是一场梦罢了,我前去探查您的鼻息,竟然还有微弱的呼吸,身上的裂纹也都已消失,我来不及多想,马上送您去了医院,可谁想就是三年”

    “那这三年你是?”张不逊看着眼角通红的窦诚想说些安慰的话,可话到嘴边却说不出来

    窦诚笑了下,伸手抹了下眼泪说道“大帅早就放下了长生不老之术,知道您还活着只是让我好好照顾您,便又投身革命去了。至于夫人…夫人她自知对不起您,得了心病,现在已经移居英国了”

    “阿诚!我只想知道你这三年如何”

    看着张不逊的怒意,窦诚笑出了声“师座,这是您第二次对我发火了,真好”

    张不逊慢慢撑起身来说道“我究竟有何才能,能遇到你这样的好副官,好兄弟”

    “师座,我有些话想对您说,请您给我一次机会?”

    “什么机会?”

    “请给我一个爱您的机会。我自知配不上您,可我只想让您允我一个爱您的权利和机会,好吗?”窦诚眼中的热切真诚看的张不逊心头燥热。

    看着张不逊久久不言,窦诚以为惹得他不悦,连忙说道“真的不行吗?”看着窦诚一副快要哭出来的样子,张不逊笑了。

    笑着招手示意窦诚坐到他身边来,“你觉的我会拒绝吗?”

    “那您的意思是?真的吗?太好了,我用我的生命起誓,我会一辈子对您好的,再也不会让您受到伤害”说完紧紧拥住了张不逊

    张不逊也回拥了窦诚,在他耳边轻声说道“幸好我认识了你”

    张不逊也曾年少轻狂,胸怀大志,可是当身边的人对他不理解充满误会时,他也只能独自承受。大哥一心追求长生之术,置万千百姓于水火当中,妻子庆萍也变的乖张自私。当身边的一切都在变的时候,唯有身边的阿诚依旧是我昔日认识的那个阿诚……

    二人对视,这一眼却是死后余生。

    “师座,有我在一日我就会护您平安一日”

    “我知道,一直都知道……”

    长睫如翼,轻扫在二人的心房。一吻定情,这便是天地间最好的景象……

    

    等张不逊身子好了以后,窦诚就把不逊带回了乡下老家,此地山清水秀,是个隐居的好地方,他可不想让师座被其他的人看到惦记,师座只能是他一个人的。

    “阿诚,来喝点水吧”不逊过来叫住正在地里浇水的窦诚

    “是,师座”窦诚听到不逊的话下意识的行了个军礼。

    张不逊无奈的笑道“说了多少次了,我不再是你的长官,也不再是你的师座,叫我的名字,不逊,知道吗?”

    “知道了”说完就伸手要抱抱,被不逊果断拒绝了。

    “手那么脏,快洗洗”

    “不。你这么好,只能是我一个人的,我一个人的师座”

    不逊没有挣开那人的怀抱“是,我只是你一个人的。”

    

    二十年后,改名换姓另有一番作为的二人又回到了那个在他们生命中至关重要的墓穴,却发现了些不一样的东西。

    当他们走进去的时候发现,里面的一切还和当年一样,一尘不染,走到主卧室听到一阵声响传来,走近细听有人在说话

    “不逊,你来了”墓室的门慢慢升起,看到张高原坐在书桌旁,拿着他当年留下的那块表。

    “大哥,你怎么在这?”不逊自然是惊喜的,是那日一别,竟有二十余年了。

    二十年对他们好像没有留下什么岁月的痕迹,反而让他们变得更加成熟稳重。

    张高原穿着一身司令军装,依旧是那么潇洒俊逸。只不过眼睛无神,透着无助“不逊,你终于回来了,你我多年未见了啊,都是我的错,是我年少轻狂,只想长生,却断送了你的性命。这都是我的错”

    看着张高原在忏悔自己的行为,张不逊表示自己早就原谅他了,“大哥,这不是你的错”

    张高原听到不逊还愿意叫他一声大哥,异常欣喜“这么多年,我不敢去找你,所以我一直在等,等你回来”

    “大哥,你明白就好,长生不过是邪术罢了,千百年来为了所谓的长生之术,有多少人无辜遭殃,我们此次回来就是为了封住这个墓穴,省的危害他人”

    “好,大哥都听你的”

    张高原和他们一起封了这个墓穴,当张高原提出让不逊再次回到张家时,被不逊拒绝了。

    “为什么?你不是原谅大哥了吗?为什么不愿意跟我回去?”

    “我的家从来都不是张家,现如今有阿诚的地方才是我的家”不逊拉住一旁呆愣的窦诚的手。

    “好,我明白了,但我希望你明白,我家大门永远为你而开”张高原看到二人相握的手,只有无奈和后悔。

    三人就此分别。不同于张高原的独自前行。不逊的身边还有那个一心为他的副官,一个能护他一生的阿诚。

    不逊将窦诚看张高原的脸扭正说道“想什么呢?走啦”

    窦诚呆愣一笑“好,都听你的”

    “嗯”

    二人携手共进,还有万千世界等着他们去探索。

    多年以后,在21世纪的现代,考古学家无意之中又打开了那个墓,发现了窦诚当年留下的笔记,也发现了他们二人刻骨铭心的感情。让人钦佩向往……

    至于为何二人会复活?那就又是另一个不为人知的故事起因了………

    

    

    一发完

    不太喜欢张高原,所以在本文他就是个渣男弟弟的形象。

    逊诚夫夫撒花。文笔剧情是有点狗,但是我目前为止写的最甜的文了。我觉的很甜,圆了我剧中的遗憾,希望大大多多支持。

    


星辰大海,我的眼里却只容得下您一人

    

    

    


本文为我原创

本文禁止转载或摘编

-- --
  • 投诉或建议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