汉化汤姆克兰西Threat Vector (1)

第一章ONE


    这五个美国人已经在破败的旅馆中躺了好几个小时,他们正等待着夜色的降临。

温暖的雨滴成片打在窗户上,发出了昏暗房间中的大部分声音,尽管这些美国人偶有聊天。这间房间被当作这支小队的行动基地,尽管五人小队中的四人一周以来住在城市各地的其他旅馆。现在准备工作已经完成,那四个人已经退了房,带着他们的武器来到这里与第五个人集合。

尽管他们现在一声不吭,他们却早已对行动有了一个大致的轮廓。他们已经调查了目标,制定了行动计划,建立了掩护身份,记住了第一第二第三撤退路径,协调好了即将到来的任务的后勤保障。

但准备已经做完了,现在只需要坐着等天黑了。

南方传来一阵隆隆的雷声,远处马尔马拉海的一道闪电刹那间照亮了房间里的五尊雕塑,然后黑暗再次笼罩房间。

这家旅馆坐落在伊斯坦布尔苏丹纳赫迈特区,这间旅馆被选作安全屋的理由,完全是因为院子里能停车,离晚上的行动地点也近,而不是因为肮脏的床单,昏暗的走廊,无礼的服务员,或者是从底楼飘来的大烟的阵阵恶臭。

但这些美国人并没有抱怨他们的住宿条件,他们只想着将要去执行的任务。

到了晚上七点,小队的队长低头看了看他手腕上的计时表,它被绑在覆盖了整只手和他部分前臂的绷带上。他从一把木头椅子上站起来,说到:我们一起出去,五分钟内分散开来。

    其余的人,两个坐在沾满老鼠屎的床上,一个依靠在门旁边的墙上,另一个站在窗边,都点了点头。

队长继续说:我的确不想把行动分散成这样,这不是我们一贯的处理方式。但坦白地说,形势支配了我们的行为。如果我们不同时解决掉这群该死的混蛋,行动就会暴露,这群鼠辈就会像灯光下的蟑螂一样四散而逃。

其他人默不作声地听着。他们已经在过去的一个月中反复听到这些话。他们知道任务有什么困难,有什么风险,。他们也知道队长话里有话。

    队长名叫约翰克拉克,在队里年纪最小的成员出生的时候,他就已经开始做这种工作了,所以他的话很有份量。

“我以前说过,先生们,但请再放任我唠叨一遍:这次行动不需要耍花把式”,他顿了顿,“我们快速进入,任务完成后快速撤离,执行任务时必须迅速冷酷,绝对不能有半秒钟的犹豫,绝对不能手下留情。”

他们又都点了点头。They all nodded again.


    克拉克结束了他的演说,从他的三件套细条纹西服中取出一件蓝色雨衣(注:正规的西装应该是三件套,包括外套、长裤和背心。)他走到窗户旁边,伸出他的左手,握住多明戈•丁•查维斯伸出的左手。丁穿着一件短皮衣,头戴一顶笨重的编织冷帽,他的脚边拖着一个大布袋。


    丁看到他的良师益友脸上的汗水。他知道克拉克正忍受着手部的剧痛,但克拉克一整个星期从未抱怨过一声。查维斯问道:“你准备好了么,约翰?”

克拉克点了点头,说:“我能搞定。”Clark nodded. “I’ll get it done.”


约翰然后向山姆•德里斯科尔伸出一只手,后者从床上站起来。山姆穿着一件斜纹粗棉布的夹克与牛仔裤,但他也穿着护膝和护肘。在他坐的床的旁边,摆放着一顶黑色的摩托车防撞头盔。

 “C先生,”山姆说道。“Mr. C.,” Sam said.


    约翰问道:“你准备好了么?”John asked, “You ready for the fly swat?”


    “准备得不能再好了。”“’Bout as ready as I’m gonna get.”


    “这只是角度问题,选好一个适当的角度,投入进去,剩下的事只要顺势而为就行了。”“It’s all about the angle. Get the angle right, commit to it, and let momentum do the rest.”


    山姆只是点了点头,另一道闪电照亮了这个屋子。Sam just nodded as another flash of lightning lit up the room.


    约翰走到小杰克瑞安的身边,小杰克从头到脚都是黑色,他穿着一件棉裤,上身套着一件编织衫,一副编织面具戴在他的头顶上,看上去像一顶编织冷帽,与查维斯戴的相似。小杰克还穿着一双看上去像黑色拖鞋的软底鞋。在短暂而有力的握手后,约翰对这个27岁的瑞安说:“祝你好运,新人。”

 “我会好好干的,C先生。”“I’ll be fine.”


    “我知道你会的。”“I know you will.”


    最后,约翰沿着床边走到多米尼克•卡鲁索的身边,握了握他的左手。多米尼克穿着一件红色和金黄色的足球运动衫,脖子上围着一条亮黄色的围巾,围巾上有着红色的Galatasaray 字样作为装饰。(注:Galatasaray是指加拉塔萨雷足球俱乐部,通常简称为加拉塔萨雷,是一家位于土耳其伊斯坦布尔的职业足球俱乐部。)他的衣着与整个屋子的暗淡颜色格格不入,但他的面色却远没有他的衣着那么有活力,显得十分阴沉。

    多米尼克带着严肃的口吻说道:“布莱恩是我的哥哥,约翰,我不需要—”With a severe expression Dom said, “Brian was my brother, John. I don’t need—”


    克拉克打断了他,“我们讨论过这件事吧?”Clark interrupted. “Have we talked about this?”


    “没错,可是—”“Yes, but—”


    “孩子,不管我们的五个目标在土耳其捣什么鬼,这次行动早已超出了单纯为你哥哥复仇的范围。可是,今天我们都是布莱恩的兄弟。我们一起参与这项行动,共同为他复仇。”

 “的确,可是—”“Right. But—”


    “我要你专注于自己的工作,其他的事不要想。我们每个人都清楚自己在做什么。这些JSO的混蛋们对他们自己的人民和美国犯下了罪。根据他们最近的活动,很显然他们并未弃恶从善。其他人阻止不了他们。干掉他们是我们的责任。”

多米尼克漫不经心地点了点头。Dom nodded distractedly.


    克拉克补充道:“这帮混蛋自找的。”Clark added, “These fuckers have it coming.”


    “我知道。”“I know.”


    “你准备好了吗?”“Are you good to go?”


    现在这个年轻人长满胡须的下巴抬了起来。他注视着克拉克的眼睛,用坚决的口吻回答道:“当然。”

听了这句话,克拉克用他没有裹绷带的那只手提起他的简便旅行箱,一言不发地离开了房间。 And with that John Clark picked up his briefcase with his non-bandaged hand and left the room without another word.


    剩下的四个人校对了他们的手表,安静地或站或立,听着雨声。The four remaining Americans checked their watches and then stood or sat quietly, listening to the rain pelt the window.

PS:本人高中生英语水平,翻译中必定有僵硬晦涩之处,还请见谅。

因种种原因,本书在种花家暂无完整译本。



本文禁止转载或摘编

-- --
  • 投诉或建议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