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昭奚旧草》解读:从《昭奚旧草》看网络小说的品格

《昭奚旧草》:良辰美景奈何天

——从《昭奚旧草》看网络小说的品格


近年来,网络小说越来越流行,已经成为研究当代文学所不可忽略的一环。随着网络小说受众的增加,网络小说不仅数量激增,在质量上更是有了显著进步,已经不能再被简单定义为“爽文”,不少网络小说已经取得了可以媲美纯文学小说的成就。比如今年曾被改编为电视剧的《知否,知否,应是绿肥红瘦》,就以略似于《红楼梦》的文风,对明代女性社会地位的关注和对女性人生价值的思考和追求成为了网络文学中独树一帜的存在。

《昭奚旧草》就是网络文学中相当有研究价值的一部作品。这部小说出自网络作家书海沧生之手,它以形而上的思考,命运与成长的主题,梦中梦一般交错丛生的架构,千奇百怪的奇妙设定,以及文白相间而富有诗韵的语言赢得了大批读者的喜爱。


一、宏大的命运主题:轮回与成长

《昭奚旧草》是网络作家书海沧生的代表作。这部小说与一般的女性小说一样言情,但却不局限于情,在作者虚构出的大昭背景下,此书通过描摹人世间的种种悲欢离合来展现作者对命运的思考,即成长、命数和求不得。在当前充斥着玛丽苏情节和披着玛丽苏外表的伪大女主网络小说里,《昭奚旧草》无疑是十分独特的一本,它以略带戏谑的语气讲述了一个个动人的故事,在那些似真似假似梦非梦的人生里,触及了千百年文学永恒的主题——命运。

轮回本为佛教观点,是为生死循环,强调因果。小说中写到轮回,往往是着重于因果循环,起教化向善之意。书海沧生通过对几个主角配角前世今生的展现,却传达了这样一个观点:命运是难以把握的,求不得的终究求不得,成长与遗憾并存,逝去的往往比现有的更令人喜爱。

太子扶苏被奸人所害,被父王所遗忘,他怀着对亲情的失望和对权谋算计的厌恶,小小年纪便失去了对生活的兴趣,无欲无求,性情淡漠。而在未婚妻奚山君的帮助下,他在梦与幻术中体会到人世的悲欢离合,磨砺了性情,终于成长为一代英主。但他在成长过程中所逝去的那些东西终究是逝去了,爱情、友情……皆如是,奚山君也逃不过生子而死的命运。而奚山君的前世乔植,是一个长不大懵懵懂懂甚至不太懂事儿的三寸丁小姑娘,纵是被他人嘲笑、虐待,可幸好有真心护着她的乔郡君,但正所谓祸不单行,可怜的小女孩儿还没长到嫁人的那一刻,护着她的哥哥乔二郎被人设计死在了战场,乔植随之而去,转世为奚山君,纵有千般法力,却再也寻不回曾经那样纯真烂漫的日子了。

这无疑是一出出难以逆转的悲剧,不是因果轮回可以解决的,失去的会永远失去,这才是人生的本相。正是因此,这本书才会给人以浓重的悲哀感,这里面浸透了人生。


二、独创的背景设定与梦中梦式交错丛生的架构

奇妙的背景世界是《昭奚旧草》最直观最鲜明的特色,而作者千奇百怪的想法更是为这世界增添了无数趣味。

在小说中,大昭是当世最大的一个国家,主角扶苏就是大昭的太子,在大昭周围有诸多小地盘,各地的王基本都是王室宗亲,这番设定与中国的封建王朝颇为相似。小说除了讲述主角扶苏和奚山君的主线事迹外,还以列国为背景讲了不少同样动人的副线小故事,比如青城郡主单恋宰相云琅的故事,齐公主成泠和谢小侯爷的误会纠葛。许多读者起初在没看懂主线故事的情形下,往往是被其中某一支副线故事感动的,这些副线故事为小说增添了很多光彩,不仅在结构上颇有创意,串联主线强化主题,本身就有独特的吸引力,很容易为读者所喜爱。

除此之外,书里最吸引人的一个设定就是奚山了。这是乔植复活成奚山君后所在的地方,由于她作恶多端,长久不得飞升,老天惩罚她,将奚山变成了穷山,长满有毒的奇花异草,却没有粮食,唯一能吃的是酸的掉牙的苦橘,奚山君带着一众嗷嗷待哺的石头化的翠色妖精,只能到其他山头找肉吃,得罪了一众山君。奚山的怪奇与单纯和人世的权谋与算计交错展现,生成荒诞的效果和光怪陆离的观感。

《昭奚旧草》的许多设定都是很有意思的,可用两字总结,一为奇,二为误。奇处,在奚山君此妖,在奚山此山,在那石头化成的翠色妖精,在那能食人脑中铁钉的侏儒精,在那一场又一场大梦……误处,在敏言误认意中人,在成泠错识良辰意,在扶苏错会山君心,读来使读者空留哀叹却无可奈何。这些巧合误会是中国古代话本子里常用的技巧,此书中以悲剧手法用之,又在每一故事结尾揭出,使人恍然大悟中生出惆怅无奈之感:口齿伶俐的阿箸原来是乔植的舌头所化,做了五世相爷的黑衣人原来是乔荷乔植前世棋盘上的一枚棋子,黄衣人三娘不是真的乔三娘乔植,而是乔荷送给三娘的一块暖玉所化,翠元亦非真正好色不改,原是不愿飞升成仙,只愿留在三娘身边长相厮守……由此一看,开卷之初已是魑魅魍魉齐聚一堂,好不热闹。

作者采用的梦中梦式相互交错丛生的结构形式,使得所有情节被有效地串联起来,同时又有黄粱一梦般的虚空感和看破红尘的隐喻。比如章女梦中看到自己一生的悲剧结局,醒来后极力摆脱此番命运,却犯下了一个个难以挽回的错误,伤害了最不该伤害的人;比如作者借着扶苏梦中化作蟋蟀的情节为读者再现了曾经乔植成长的岁月;又比如扶苏奚山君分别进入青城殿下与宰相云琅的那段历史,却改变不了那段故事的结局。

梦中梦的结构设置使得主副线故事通过不同的机遇,从不同人的口中得到讲述,大大丰富了小说的容量,使得小说情节曲折而迷离,人物形象丰满而立体。梦中串梦,红线两端,误会万千,人物情节皆千变万化,令人恍恍然,惚惚然,不知何处是梦,何处是真,仿佛若庄生梦蝶,枕中一记。而乔荷风神,乔植眉目,青城之风,成泠之骨,如在目前。


三、文白相间的语言:古韵与戏谑并存

从语言选择上来看,《昭奚旧草》并不是一本取悦读者的快餐读本。小说采用了两种语言,一种是白话,一种是文言。白话有时根据情节需要也会富有诗韵,有时则会加上适当的俗语或俚语来调节气氛,如“大佬”和句末语气词“哩”,不会让人出戏,但很能配合情节达到让人捧腹的效果,给原本沉重阴郁的主题带来一丝缓冲,使读者不至于觉得情节太虐,就像繁忙愁闷生活中的清风与阳光,终究还能让人感受到生活的乐趣。文言一般作为白话的补充而存在,作者一般在每卷开头会使用一段文言,模仿史家笔法,或增加事件的真实性,或模拟《山海经》志怪,使小说具有古典小说的韵味。如第二卷开端介绍异人翠申族:

“翠申者,后族也。貌美而喜翠衣,族除大母皆男儿,妻多童养,一生不渝。辈居奚山,性聪颖,擅窃物。——《异人集·四卷·太史撰》”

此段颇类于中国古代的志怪笔记,大致介绍翠申一族的外貌、习性等基本情况,以让读者对翠申先有一个直观的认识,以便后文的开展。同时,书中几乎每一卷开端都有这样的一段古文介绍,或记录小说中所构造的历史事实,或介绍某一人物事迹,极有韵味。

除开卷的史类文言外,有些穿插在文中的文言也颇有趣味。如奚山君舌头所化的小童子阿箸的语言,就以文言形式演绎出可爱有趣的感觉:

“是汝!”这小童子僵硬地叉了腰,缓缓地抬起头,愤怒道,“汝害吾!红颜祸水,进谗言,将吾那圣明的君主变成了商纣周幽,呔,吃吾一拳!”

阿箸的牙尖嘴利十分符合他本身是人之舌头的特性,以文言写之,更是十分增色,结合他小小的身量和一本正经的语气,令人不由捧腹。

 


诚然,作为一本网络小说,《昭奚旧草》亦有不够严谨的地方,例如在部分词句使用上望文生义,有些情节强行制造误会等,但瑕不掩瑜,它的上述优点已经注定使她具有了超越一般网络小说的品格。

《昭奚旧草》是一本以悲伤为基调的小说,但它的主要语言风格却是欢乐的,时不时有趣味的话语和诙谐的调侃,读者时常会为此而会心一笑,但悲剧的基本设定使得这些欢乐只能成为点缀。正如《牡丹亭》唱词所说的:原来姹紫嫣红开遍,似这般都付与断井颓园。良辰美景空自流逝,命数的难定使得一切美好都逃不过消散的终局,由生到死,由有到无,因此造成读者读着读着却从心头生悲,到最后终于看明白:逝去的永远逝去,求不得的终究求不得,误会即便解开,也挽不回那已然成型的诸多遗憾,就像扶苏即便是乔荷的转世,也终究不是乔荷,奚山君此世将他从懵懂少年养成一国之君,也不过是报了前世的恩,而前世的乔荷早已湮没在书中的历史里,曾经天真烂漫的乔植亦已逝去,曾经真切存在过的诸多故事,也只能在说书人嘴里听一听罢了。

本文为我原创

本文禁止转载或摘编

-- --
  • 投诉或建议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