汉化汤姆克兰西Threat Vector

序章

    对于前利比亚安全组织(JSO)的特工们来说,这是一段黑暗的日子,可怕的国家情报局不再处在在穆阿迈尔·卡扎菲的掌控下。那些设法在他们国家的革命中活下来的JSO特工们正过着担惊受怕、东躲西藏的日子,担心他们冷酷残暴的过去会以一种冷酷残暴的方式找上他们。

    在的黎波里(利比亚首都)前年被西方支持的的反叛军攻占后,一些JSO的特工仍待在利比亚,寄希望于通过改变身份来躲避他们可能会遭受的报复。他们很少工作,也不能去算旧账或者找新好处,因为别人知道他们的秘密,也很乐意把他们送给革命猎头者。卡扎菲的间谍们无论躲在利比亚的何处,都会被找到、被折磨、然后被杀死。换句话说,他们遭受的报应比他们应得的多得多,尽管西方世界幼稚地以为反叛军掌权后会公正地审判这些特工曾经的罪行。

然而仁慈并未像从前一样在卡扎菲死后到来。


    见了新老板,一切照旧 。

一些更聪明的JSO特工们在搜捕前逃离了利比亚,一些人去了别的非洲国家。突尼斯很近,但那个国家对“中东疯狗”(罗纳德里根赋予卡扎菲的一个合适的称号)的间谍充满敌意。乍得太遥远,也同样不欢迎这些利比亚间谍。有一些特工们逃到了阿尔及利亚,更多的一些人逃去了尼格尔,在这两个地方他们都找到了某种程度的安全感,但作为这些脏乱而又贫穷的国家的客人,他们的前景被严重地限制了。


然而另一群前JSO特工们,做得远比他们其他被通缉的同事们好,因为他们有一个明显的优势。多年来这一小撮间谍不止为了卡扎菲政权的利益工作,同时也在为自己敛财。他们受人雇佣在利比亚境内外干私活,为有组织的犯罪份子打零工,比如基地组织,倭玛亚革命委员会,甚至是其他中东国家的情报部门。

甚至是在卡扎菲倒台前,这群人在这些工作中已经遭受了不小的损失。一些人在卡扎菲死前被美国外勤人员干掉,在大革命期间更多人死于北约对托布鲁克港口的空袭。另外两个在登上飞往米苏拉塔的航班时被捕,之后被电刑致死,裸露的尸体被吊在集市里吊肉的钩子上。但这群人中的七人的确活了下来并且逃出了利比亚,尽管他们多年执行的非常规任务并未使他们变成富人,但当他们像老鼠一样跳下那艘名为阿拉伯利比亚社会主义人民民众国的巨轮时,他们的国际关系仍帮助保护他们免受国内叛军的袭击。

 这七个人去了伊斯坦布尔和土耳其,在那里他们被欠他们人情的当地黑社会分子资助。不久他们中的两人离开了间谍行业,从此金盆洗手,从事正经职业。一个人成了珠宝商店的保安,另一个在当地塑料工厂找到了工作。

 另外五人继续间谍游戏,他们把自己作为经验丰富的情报专家雇佣给别人。他们也尝试同时关注自身安全与他们的行动安全,他们知道唯有严格保障自身安全和行动安全才能使他们免于就在地中海对岸的利比亚新政府的代理人的报复。

他们对安全的关注使他们在几个月内安然无恙,但他们的自满回来了,其中一位成员过于自信,他并未按照自己被告知的正确方式行事。在违背了保障自身安全的情况下,他联系了自己一位在的黎波里的老朋友。而这位“朋友”,为了使他的脑袋留在脖子上,向新政府宣誓效忠,把这次接触报告给了利比亚新的菜鸟情报机构。

尽管的黎波里的新间谍们对在伊斯坦布尔追踪到他们曾经的敌人激动不已,他们却无法在别国进行行动。向外国首都派遣一支小队来猎杀或者拘捕敌对分子并不是一个新生政权应当有的举动。

但另一个实体截获了这条信息,而且它也有方式和动机去行动。But another entity intercepted the information, and it had both the means and the motive to act.


    不久这些前JSO的特工们便成了目标,这并不是因为利比亚革命军想要抹杀卡扎菲王国的最后残余势力,也不是因为西方情报机构想要与一个已经解体的情报机构算旧账。

 不,这五个利比亚人成了美国一个秘密组织的目标No, the five Libyans became targets of an off-the-books assassination team from the United States of America.


    一年多前,JSO中的一人开枪打死了一个名为布莱恩卡鲁索的人,这个布莱恩卡鲁索是五个美国人中一人的弟弟,其他四人的朋友。枪手很快就死了,但他的同伙还活着,并且在大革命中幸存下来,现在正在土耳其过着舒坦的生活。

但布莱恩的弟弟与朋友们并未忘却。But Brian’s brother and Brian’s friends did not forget.


    他们也从未原谅。Nor did they forgive.




PS:本人高中生英语水平,翻译必定有僵硬晦涩之处,还请包涵。

因种种原因,本书在种花家尚无完整译本。



本文禁止转载或摘编

-- --
  • 投诉或建议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