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妖狐×仆 SS》:直到春天再次来临


*本文含漫画剧透,请谨慎阅读


由David Production制作的TV动画版《妖狐×仆 SS》,可以被归入奇幻恋爱喜剧一类。任谁都很难不被凛凛蝶的口是心非、双炽的过度保护、蜻蛉的打码发言、自称不良的少年和天然暴食少女的可爱姿态萌到,再被几对CP的狗粮喂得饱饱。

如此轻松愉快的氛围之下,代表“奇幻”的妖怪返祖设定,在部分场景也成了当之无愧的福利担当。野蔷薇的雪女装扮让观众忍不住对她大喊“Maniac!”,渡狸变身后的可爱模样无人能敌。在此基础上建立的Secret Servant制度更是让制服控死心塌地,谁能拒绝身着正装的美少女和美青年呢?

御狐神双炽能满足你对俊美执事的所有幻想。个子高挑,体格强健但不至于壮硕,以黑为主调的西服把身体线条包裹得利落干净,袖口和手套间露出的一小截手掌为深色套装加了几分色气,浅金的短发少了神秘而多了温顺。

他说他是凛凛蝶小姐的狗,会每天守在门前等小姐起床,无法相见的日子茶饭不思失魂落魄,那副总透着疏远的营业式微笑在凛凛蝶面前也会掺入些许热度,被依靠被夸奖时甚至会乖巧地抖耳朵摇尾巴,仿佛真是一只忠厚可靠的金毛犬。《妖狐×仆 SS》,指代双炽的“妖狐”,在日文标题里不正念作“いぬ(犬)”吗?

虽然日常生活里写作狐狸读作狗子,继承自九尾狐妖的返祖血统也给了双炽常见于狐狸身上的美貌、妖异、聪慧、狡黠。他对凛凛蝶表忠心,一面又总给她下套,笑眯眯地辩解“是您允许我这样做的”。一金一蓝的异色双瞳宿着妖异之气,会向凛凛蝶含情脉脉噙满泪水,也会淡漠地看向自己的过去。

动画OP里,被切成好几块的残破心脏,和歌手嘶声而唱的“在崩溃世界的角落,我们仰望着天空”,都暗示这不是一部头脑简单的恋爱喜剧,那些看似欢快的情节其实都有更深刻的含义。

比如残夏的“百目”能力不会只用来偷看凛凛蝶的裙底,它是开启过去和未来的钥匙,也是降临在残夏身上的诅咒。妖馆系统表面是保护伞,实则是一座编织阴谋的“牢笼”。

返祖妖怪血统自然也不单单是负责提供赏心悦目的变身形象。藤原可可亚老师说,她描绘的主要角色们虽然各有不同,但精神上、环境上大都是孤零零的。《妖狐×仆 SS》的几位主角也不例外,返祖妖怪的设定更强化了这种孤独。

继承了妖怪血缘的人,往往会以和妖怪先祖相同的时间、相貌、身份出生。因此大部分拥有返祖妖怪血统的人,家族意识都很贫乏,人际关系无比稀薄。对族人而言,他们只是某个长命妖怪暂存于世的躯壳罢了。

双炽作为出现返祖现象的后代,被当作能为家族招来繁荣的吉祥物软禁起来,隔绝了同外部的所有联系。为了获取自由,他戴上谄媚的面具,从那个荒芜的房间踏出欺骗的第一步。

那时候的双炽或许最接近狐狸所谓的“魅惑”本质,靠与生俱来的漂亮皮囊和小聪明,通过诱惑和欺骗来争取逃往外界的机会。我却不太能够想象,若没有遇见过凛凛蝶——或者任何真正走入他心里的人——取得自由的双炽会过上什么样的生活。双炽的内在就像一个空荡荡的房间,四面墙壁围住的是一片空虚。他不太关注他人,也不珍视自己,极度缺乏自我认知。蜻蛉命他跪下舔鞋,他就听话地跪下了,捧着新主人的脚淡然地说:“从今天起我就是您的东西,是一个没有您就失去了自我的人。”过去的双炽贪恋着自由而活了下来,可是走出房间之后,他能走去哪里?

动画OP演出里,贯穿始终的是双炽送向凛凛蝶的红色纸飞机。那时的凛凛蝶,周围的人看见的是她的繁盛家世,家人只看到她身上的妖怪返祖血统,只有双炽注视着真正的她。他的信件、他的注视、他的爱情,拯救了封闭自己的凛凛蝶,给她的世界打开一扇窗。

凛凛蝶的信又何尝不是将双炽从密闭荒凉的房间里解救出来的钥匙。这个向来只会以恶言恶语保护自己的女孩,唯有写信时能坦率一些。书信很慢,慢到可以细细理清沉在心底的复杂情绪。它也温柔,因为不用照面,写信的人在空白的信纸前能褪去固执的面具,于是笔尖涌出了平日羞于外露难以言说的小心思,自己的心便一缕一缕描画在横竖捺之间。读信便是读心,读孤独灵魂写就的炽热感情。

凛凛蝶在信中倾吐她那些无法同家人交流的感性,也教会了双炽如何感知这个世界。文学,古典乐,渐凉的风,淅沥的雨,花开放的鲜丽,阳光漏过树叶的缝隙……这些再平常不过的风景,过去从未真正进入过双炽眼里,不会有人告诉他,告诉一个玩具,庭院的枫树叶子落在了小水塘里,多么好看。凛凛蝶一点一点打开了双炽的心门,不止如此,她还透过那一线狭窄的门缝找见了信纸后藏着的人,倾听他,回应他,等待他,让他看到世界真正斑斓的样子。


妖馆的人们表面嘻嘻哈哈,其实多少都因那神秘的血统有些难言之隐。因为妖怪返祖能为家族带来繁荣,野蔷薇被要求和族人通婚生下血缘更浓的后代,却无人关心她的想法。看上去满脑子都是吃吃吃的歌留多,在不小心变回妖怪原型吓到朋友时,也曾有想把情绪丢得远远的时候。

似乎每个眯眯眼的笑脸背后都会有让人笑不出来的命运,残夏身负的诅咒在同是妖怪返祖的同胞里也算得上悲情。“百目”的能力剥夺了残夏在转世时暂时忘却一切的权利,每次复生都有过于沉重的过去和未来混淆着扑面而来。他看见了太多面具之下的东西,体会过太多看见后却无能为力的空虚。百目的妖怪每一世都活不久,于是他太早太早就做好了随时死去的准备,下意识地推开来自他人的体贴和温柔。

在一群怪人之中,反之冢连胜普通到反而很显眼。他除了喜欢变回真身之外没什么特别的癖好,好像也没有因血统特殊而留下特别痛苦的回忆。他被揶揄应改名叫“反之冢连败”,是个人畜无害认真偷懒的废柴,总是没有干劲也不特别执着于什么,好像每天晒晒太阳就可以过一辈子。收到来自if世界的时间胶囊后,残夏询问谁想听未来的事,反之冢摆摆手说不想听大家的死亡讯息,他却是百鬼夜行唯一的幸存者,真正目睹了未来的死别。

41岁的反之冢在千年樱下喃喃“然而到最后我还是忘不了”,他不是没有将人生翻页的机会,却一再让可能的幸福随叹息一起溜走。返祖妖怪血统终究给他留下了伤痕,他执着地把过去的每一分美好和痛楚都刻在心底,就这么记了23年。

拥有返祖妖怪血统的人会一次次转世重生。转世虽有机会弥补过去的遗憾,但这也意味着本可完满的故事需留下缺口。妖狐×仆 SS》的转世设定一举改变了作品的性质,故事从治愈走向致郁——毕竟少有甜蜜的少女漫能在主CP互通心意开始交往后不过数月,就干干脆脆让主角团几乎团灭。

转世的人都会背负相似的命运,炽会被软禁,残夏每一世都短命,明明是作为新的生命出生,却无法探寻不一样的人生。这种诅咒般的必然,让他们总与新的未来失之交臂。

不过是相似的命运,也意味着总是相似的人。他们每次重生都会有一些小的改变,与之相对,也总有一些无法改变的部分。这些不会改变的“因”,促成了每个人独特的“果”,这些特质让他们始终能和特定的人相互吸引,产生长久、难以切断的联系,这或许也不失为一种慰藉。

所以我相信,御狐神双炽,这个度过了长久寂寞时光的人,一定能在未来遇见打开他心房的救赎。他也一定会打碎凛凛蝶试图封闭自己的高墙,用笨拙又纯粹的爱照亮她曾经苍白晦暗的生活。他们会遇见彼此,执手前行,也注定会遇见那些可能已经持续了千年的牵绊。

时间是很沉重的负担。它是思纹无法逃离的高塔,是犬神命停滞不前的故事。但随时间纷至沓来的联系、相遇,像歌中所唱,是“手心中紧握的微热,点亮永不熄灭的光芒”。诅咒固然可怖,还好有同伴有归处,有比令人失望的生养之地更温暖纯粹的地方。

纵使离家千里,你永远是我回家的坐标——这是时间给予的沉重负担,也是同诅咒相随的最后浪漫。

本打算独自一人的凛凛蝶下定决心多接触身边的人,努力邀请双炽喝一杯咖啡。对外物漠不关心的双炽开始不由自主在大家面前展露一些情绪,变得不像往常的自己。曾说要抛却情绪的歌留多会拉过渡狸的手露出棉花糖一样可爱的笑容,早就臣服于宿命的残夏,也终于吐露了想和大家一起老去的心愿。犬神命因遇见思纹而对厌恶的世间产生眷念,若非太过执着,他差一点就能以同渡狸的相识为起点,开启另一段人生。

妖馆住民其乐融融,幸福背后站着他们千百年的坚守,这一刻才值得感恩。不管轮回几世,他们努力的体贴的勇敢的真诚的样子都会让观众动容。

每一世的渡狸都会向需要帮助的人张开双臂。

每一世的蜻蛉都会带着迷茫的人去寻找未来。

每一世的凛凛蝶都会拯救双炽。

每一世的双炽都会爱上凛凛蝶。

每一世都有凄风苦雨,寒冬凛冽。漫长时间过去,故事终将继续,下一个春天已敲响了门。




一点无关紧要的感想:补漫画的过程中,我的心一直在双炽和反之冢之间反复横跳,第九卷后残夏也加入了战场

感谢藤原可可亚老师创作出这么凄美动人的故事

感谢看到这里你!如果喜欢这篇文章,请三连支持一下吧


本文为我原创

本文禁止转载或摘编

-- --
  • 投诉或建议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