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DOL LAND》序章•再次转动的命运之轮

〈一番〉在正文开始之前,先让本番播报一个通知了啦~新的读者可以跳过啦~

IDOL LAND本番开始重写了。理由嘛。。。看了我之前的文章之后,我觉得我可以写得更好一些,把各种铺垫和伏笔彩蛋重新整合一下,希望能大家带来更好的体验。为冷光源们无法得知新的剧情本番深感抱歉。如果想预知新的剧情的话,也可以私下跟本番联系哦(´-ω-`)。

希望大家理解与支持(ー△ー;)

那么~我们开始正文部分咯!〜( ̄▽ ̄〜)


(本作品纯属虚构。)


异常空间,这个世界的“核心”。由于里面时间空间和各种各样的力的扭曲,里面可以说应有尽有。小到停滞不动的草履虫,大到偶像大陆的裂谷那缺失的地表,应有尽有。而异常空间的核心,就是时之空间。“时间”便在这里运转,带动起整个世界的时空流动。

本来无比巨大坚固的时之空间,此时已是千疮百孔,摇摇欲坠。这个空间的中心位置,一个亮晶色的立方体缓缓地旋转着,这,便是“时间”。我们的故事,在这里结束,也从这里开始。

瘫软的脚步声传来,地面上的血泊映着一个耷拉着脱臼的左臂,伤痕累累的人影。

“你。。不能。。”

一只已经无力的右掌搭在立方体的保护膜上,透明的薄膜上映出了一个橙发少女精疲力尽,憔悴而不甘的面容。

大口喘着气靠了几分钟,少女睁开她蓝宝石般明亮的双眸。锐利的目光透过已经凌乱的橙发,怒视着方才因为她和她之间能量碰撞而破坏出的的巨大空洞。

“不能让你催毁这里!!”她大叫道。

“你难道还没有意识到么?”空洞的另一侧传来了另一个声音。

不久,又一个人飞了过来,手里提着一把漆黑的剑,漆黑的剑身散发着一阵阵黑雾包裹着。

她直勾勾地盯着面前的银白色的立方体,威胁地说道:

“你醒醒吧!这个世界本来就是个死循环!毁灭它才是我们获得自由的最明智的选择!你还没有想起来么?高坂穗乃果?!让开!”

“你在胡说些什么。。”这个叫穗乃果的少女擦擦嘴角的血,硬是挺直腰杆站在她面前,丝毫没有让开的意思。

“你不会还想说。。我们还有机会吧?我们就要这么一直被困在这个世界里做着一次又一次的重生与覆灭?!”

“你要是把时间毁掉了,我们。。乃至整个世界就会灭亡!想打破这个死循环我们肯定还有别的方法!”

那人脸色变了变,横起剑:“冥顽不灵。。。你就别怪我把时间连你一起斩杀!”

穗乃果摊开右臂,仿佛已经做好了被杀掉的准备,她的神色坦然了许多。

那人又愣了一下,然后面色狰狞起来:“那就跟着这个世界一起下地狱吧!!”

刷~

漆黑的大剑砍来,穗乃果闭上了眼睛,此刻,周围的一切好像都变慢了。

她回忆着一路走来的伙伴,与伙伴们一起客服的困难坎坷,以及。。自己面前的这个人。

。。

(第八次。。。第八次失败又能如何?不试试怎么知道行不行!)穗乃果如此想着,在剑刃触到她的脖子的一瞬间。。

“根本就没有一成不变的世界,就算是一成不变,也是我们未敢去尝试!冥顽不灵。。这其实就应该形容你!”一席话脱口而出,那剑硬生生地被穗乃果身上骤然爆发的气场挡了回去,那人脚下不稳,一连后退了十来步。

“叮 叮 叮 叮 叮 叮 叮 叮 叮”

穗乃果身上升起了九个不同颜色的宝石。

。。。接着,九个宝石拼凑在了一起,以穗乃果为中心,高速旋转,一道道的气场扩大开来。

“怎么可能?!她们应该被我从时间线抹除了才对啊!”此时,那人脸色苍白,整个脑袋都被弹幕一样的三个字闪过:不可能

气场渐渐稳定下来,在穗乃果周围形成了巨大战神的虚影,和穗乃果做着一样的动作。

“缪斯女武神么。。呵 ,我大意了,我忘了以你的能力总能在关键的时候创造奇迹。。但是一个人维持着本来需要九人的形态,你燃烧的可是你自己的生命!”

那人也大喝一声,全身的气场以那把钥匙为中心扩散开来,与女武神的亮橙色相对立,这人的气场是黑色,纯粹的黑色构成了一个黑袍的死神的虚影。

“咣当!”穗乃果唰地劈出大剑,女武神也就抽出身上的巨剑,迎上了对面的死神劈来的死神之镰。

巨大的火花在两刃之间飞跃着,在重量上镰刀明显更重一些,穗乃果渐渐坚持不住,忽然停止了施力,迅速地往旁一闪。

死神的镰刀迅速下砸,重重地砍在女武神的左肩。要不是往旁闪了一下,这一镰八成要落在脑袋上。

“。。。。”,黑色的血从左肩上迸发出来。她强忍着疼痛不让自己喊出声来,赶快驱动内力压住了左肩的血液。

那人也绝不好受。镰刀砸下的瞬间,一杆长枪从女武神的另一只手中掷出,直接扎在了死神的右大腿上。

“唔哇!”两人同时吐出一口鲜血。

稍稍稳定心神,死神不屑地道:“你还能坚持多久?”

死神没有虚张声势,穗乃果一个人撑起九个人释放的能量实在太过勉强了,只能通过燃烧穗乃果的生命维持。再加上这一刀,穗乃果脸上原本的红润渐渐变成了惨白。但她的脸上始终浮现着“我不要紧”的微笑。

似乎是打算孤注一掷了,死神收起镰刀,双手合十,原本在她周围蔓延的黑雾瞬间凝聚到两个黑掌之间。

穗乃果也举起胸前的九色宝石,九彩的光芒渐渐从剑上升腾。

整个时之空间直接染成了黑橙两种颜色。

“九!重!天!堂!”

“弑!杀!炼!狱!”

“呀啊!!”两股巨大的能量再次撞击在一起,她们脚下的地板直接碎裂开来。

“轰!!!。。”,唯一一个空间里没有损坏的立方体——时间,此时貌似因为未知的能量波动,银白色的光泽开始无规则地旋转起来。

似乎意识到了这一点,一黑一橙两股能量同时收敛,两人互相怒视一眼,然后直朝着“时间”飞奔过去。

晚了。“嗡!”一道耀眼的白光从时间内部迸发而出,瞬间包裹了整个空间。

“又。。变成这样了吗?”沉重而无奈的声音从死神的口中传出。

眼前愈发昏沉。

完全昏迷之前,穗乃果听到了一个极其微弱的声音:“穗乃果。。你一定要保护好时间。。”

我的做法。。一定是正确的么。。


。。。


【偶像历999年•飞羽村】

本来应该是晴空万里的一天。此刻却乌云密布,细细的电光在云层间攒动。但是没有一滴雨落下。

“咣当!”一声闷雷炸响。

“哎呀!!!”床上鼓鼓囊囊的东西不知是被吓到了还是只是想单纯地翻个身,结果摔在了地上。

“好痛。。”一个少女钻了出来,揉着她亚麻色的头。

“妈妈~?”琥珀色双眸刚刚睁开就寻找最亲的人。

但她很快察觉到了什么,眼神不自觉地往墙上一幅有点落灰了的画瞟去。

那是一幅海岸的风景画,值得注意的是,海滩上有九个人在奔跑。

“。。妈妈?”换好衣服,少女赶快走出了门,只见一个中年的女性站在门外,同其他村民一样仰视着高空,此时已经呈现出淡淡的橙色。

“。。啊,小鸟,起来了么?”女性微笑着看向自己的女儿。

小鸟看着天空:“这是。。”

“不祥之兆!这肯定就是不祥之兆!”有村民马上喊道。

“大家镇定。谁都不要靠近那片橙光!”女性指挥着大家赶快回到各自的房间里。

小鸟不解地看着母亲:“可是。。这片橙色让我感觉很温暖啊。。”

“小鸟你也赶快回去吧。早饭我稍后就做。”

“。。。”显然,女性怎么也想不到,平时温顺的女儿今天居然第一次如此任性。

小鸟缓慢地迈着步子,向那片橙光靠近着。

而橙光也越来越强烈。

“回来!”女性怒斥一声,手中的锡杖一挥,小鸟马上感觉到一股大风袭来,她被大风就那么刮了回来。

“嗡。。”小鸟正低着头接受母亲的教训,忽然看见那片橙光消失了!

村民们纷纷抬头仰望天空。

“妈妈!看!”小鸟喊道。

一个巨大的支离破碎的虚影显现出来。

这次不光是小鸟看痴了,就连女性都直发愣。

忽然,脱离天空的虚影完全破碎开来,化成一个少女,坠落下来。

“危险!!”小鸟大叫一声,就去接那个少女。

奇怪的一幕发生了。

小鸟伸开双臂去接她的时候,她那坠落的冲击力忽然少了一大半,轻飘飘地落在了小鸟那里。

刚到手里,重力完全恢复了,她一下子沉了起来。小鸟扶住她:“妈妈!她的左肩受了很重的伤!”

“知道了!扶她进来吧!”

(数小时后)

小鸟在她的床边守着她床上的少女。

帮她包扎好伤口,把脏的地方大概地洗了一下。

〈请自重→_→〉

“好美的橙发。”小鸟看着眼前昏迷的少女喃喃自语。

女性无奈地耸耸肩,笑道:“既然都接进家里了,给她个称呼如何?小鸟?”

小鸟温柔地笑着:“因为在稻穗飘香硕果累累的日子从高空落下,就叫她高坂 穗乃果好了~”

“编地还蛮有诗意的嘛!虽然现在是春天。还以为你会给她取‘南’的姓呢!”女性微笑着,慈祥的目光透露着一点怜惜。

“妈妈你不是说过这样子不礼貌嘛!”

。。。


(序章•完)

本文禁止转载或摘编

-- --
  • 投诉或建议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