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我说“讨厌or恨”的时候,我在干什么

“恨”说明你在恨的那个对象面前是无力的、头被人踩到土里的;“厌恶”则不然,你们的力量在“心”这个域里,不是悬殊的,而你也有能力与之保持距离、站在远处冷嘲热讽,甚至有能力暗中搞事。

说得具体一些:

你如果说“我讨厌ccc”,很可能是在攻击ccc。你把ccc拉入一切正义都倒向你的世界(是【皇帝特权 EX】!)which用语言构成。在这个世界里,被你讨厌=最差最恶最垃圾=没有价值=必须去死。于是攻击的炮弹封装完毕,说出去就是在这个结界里狂喷人间大炮。

但你说“我恨xxx”,则是在承认xxx对你造成的伤害which你无法还手。在遗留在你身上的悲伤与伤害结成的结界里,每陈述一次事实,都在强化遗留的伤害,简直就是灼烧效果还在不断叠加延烧(fgo梗)。可能这也是我在说“我恨xxx”的时候,心底那如同赤贫贫瘠枯竭般的感觉的原因吧。——那仿佛是在燃烧最后的、无法燃烧的灰,是以身殉命的、知道不值得却不可自拔的自毁。


但是,我并不想给这个“规律”套在人上再施加什么整体性本质性长期性的高下好坏判断。我只是知道,有这样的区别,和二者各自的特点,并不定义和规划二者的好坏。我甚至可以因此给这俩取个如同季节的名字一样,没什么好坏分别以为的名字,“季节a”,“季节b”。

再者,这两个“季节”的好处不一样。后者就不谈了;前者会让自己看清自己周围的形势。既然外界都是自己的影子,那么也就是说,可以尝试从恨中解读出自己的欲望、释放出自己的力量。

所以,我也乐见人(我)在这二者间流动,而不是知道自己被判定为“好/坏”之后陷在发脾气的泥沼里难以自拔,反而贻误了流动去更有利于自己的状态的时机。

"这世界都与我有关"。是一系列的、需要循序渐进地去体会的见地。

可能,它的初步是,先意识到、体会到“他人的消息跟我无关”,再才能逐步地发现和认识到“我周围发生的事都与我有关”,可能中间还要经历过几个阶段,或许才能知道”没有’我‘“这个说法到底在说什么,为什么要那样做。不然别人说了也不信。

还是自己的经历、感受、体悟最宝贵,比一切大佬雄文都宝贵。并且,我知道和在理论上零零散散、时而破口大骂时而无比认同地看灵修玄学的东西(居然)3年了,但真正离开一个被我称为“找父母”的阶段which我喜欢的博主/文章体系说什么都是对的,它们的>我的,——也不过是半年前的事。

我意识到我刚才写的这些、真正开始珍贵自己的体验和实践、真的去实践了,才算是某种意义上的”真正的开始“了。

所以,我”初级“,我”原始“,但我不自卑,反而仅仅因为我的存在而骄傲自满,也不太多看别人好成什么样坏成什么样,明明值得被我关注的只有我as well as天上天下唯我独尊罢了。我是兴趣使然的魔法少女。


最后我再念一遍现阶段的咒语:

不去问别人怎样。不想用别人的信息这种杂音干扰自己。本来别人就是跟我没关系的东西。


本文为我原创

本文禁止转载或摘编

-- --
  • 投诉或建议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