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日 红日(连载12)

第十二章:余波

       “没关系的,爸,这边没什么事,我先挂了。”尹小蕾挂断父亲的电话。然后,她抬头看着站在一边的塔娜,叹了口气。

         此时的塔娜正被两名带着红色袖章的风纪委员一左一右夹在中间。伊特城堡行动结束后,塔娜还没回到宿舍,就被风纪委员当场带走,连衣服都没换就来到了这里。

         尹小蕾揉着酸痛的脖子,走到塔娜面前。她举起右手,塔娜闭上眼睛,准备迎接那即将到来的一巴掌。但预想中的巴掌并未落在她的脸上,尹小蕾的手搭在了塔娜的肩膀上,塔娜睁开眼,发现小蕾正用一种无比复杂的目光注视着自己。

         “我真没想到你会……哎!”尹小蕾走回办公桌前,拿起桌子上的文件看了看后又放下。

          塔娜的声音明显底气不足:“我也是想救出我们的队员,你也看到了,如果我们再晚一些的话,岛田兰可能就……”

         “就什么?”尹小蕾坐在椅子上揉着太阳穴,“你到底懂不懂队长的职责?!队长的权力不是用队员的生命如何歹徒赌博!”

        “是,我知道,这件事是我不对,”塔娜垂下头,“这件事的责任我来承担,和大家没有任何关系。”

        “承担什么?这份责任你承担不起!”尹小蕾叹了口气,摆摆手示意她们出去,“从现在开始你被撤职,副队长由雅美暂时接替。我不限制你的人身自由,但这段时间禁止你进入战车的训练整备区域,好好反思一下吧。”

         “可是战车道委员会……”

         “我说过了,这些事我会处理,需要你出面的时候会告知你的,你走吧!”

        塔娜看着尹小蕾烦恼的样子,没再说什么,转身跟风纪委员出去了。尹小蕾看到塔娜关上门走出去后,终于爆发了,她抓起手边的茶杯,狠狠地掷向窗外。本来尹小蕾还在盘算着全国大赛的事,现在不仅全国大赛希望渺茫,甚至整支队伍都面临着被彻底封杀的危险,她觉得很烦躁,但更多的,是无助。


         “咚咚咚!”办公室的门再一次被敲响。

        “谁?请进!”尹小蕾深呼吸几下,平复好自己得情绪。

        门开了,五名身穿山地迷彩的“雪绒花”突击队队员依次走进来,领头的正是队长岛田梅。

         “请问有什么事吗?”尹小蕾走上前。

        “是这样的,我们是来申请加入战车道队伍的,”岛田梅走上前,把手里的一沓表格递给尹小蕾,“队长岛田梅,副队长卜部惠子,队员伊藤籁子、石上静、井上美和子五人申请加入红日高中战车道队伍。”

          “正好是一个KV-1的车组呢。”尹小蕾笑了笑。前几天的行动虽然受到了战车道委员会和警视厅的质疑,但在其他学校之间,红日和青日得到了相当不错的评价和一致的声援。青日那边得到了桑达斯赠送的谢尔曼M4以替换被击毁的M3“李”,而真理高校的喀秋莎也在两个半小时前发来邮件,同意将两辆被缴获的KV-1分别赠予青日学院和红日高中,信息传递的速度还真是快呢。

        “我是没什么意见,毕竟坦克是你们缴获的,我也很高兴你们能够加入,”尹小蕾叹了口气,伸手准备去拿杯子时却发现杯子刚刚被自己扔出去了,于是只好擦擦额头,继续说道,“不过,现在我们的队伍正在接收战车道委员会和警视厅的调查,所以这段期间不能正式接纳你们。但如果你们愿意的话,可以暂时作为编外人员一起训练。”

         “当然可以,”岛田梅点点头,“不过,我们也有自己的请求。”

          “请讲。”

        “我们要在炮塔上画上‘雪绒花’突击队的标识,”岛田梅走上前,“同时,在训练时间不冲突的前提下,我们向借用这台战车进行步坦协同训练。”

       “这个倒是没什么问题啦,”尹小蕾觉得这些要求并不过分,不过她对最后一项要求有些好奇,“不过,我能不能问一下,为什么要进行步坦协同训练呢?我记得全国大赛好像没有类似的项目啊。”

          “全国大赛?”岛田梅的眼神中透漏出一丝嘲讽,“那种类似于过家家的比赛对我们没有任何意义,‘雪绒花’突击队要参加的是两个月后在外海人造岛举行的‘战场乱斗’大赛!”

         “战场乱斗?”尹小蕾从未听说过这种比赛。

          岛田梅想了想,从身上掏出笔记本,写下一个网址后撕下来递给尹小蕾,说道:“具体情况的话你去这个网站看一下就知道了,听说今年是第一次加入战车,而且第一名还有奖金可以拿。”

         “这样吗?好吧,我会看看,”尹小蕾收下纸条,“不过,恕我直言,我并不赞同这种类似养蛊的比赛方式。”  

        “这种比赛只要存在就说明有人赞同,对手或者队友,也许就在一念之间呢。”岛田梅说完摆摆手,和另外四名队员走出了办公室。


         “哎,你们有看到良子吗?”一街之隔的青日学院战车车库,里莎翻看着签到表,发现良子这几天都没有来参加训练。不仅如此,今天就连她的战车也没在仓库。

        “这个……不太清楚。”车库里的其他人也不知所以然。

        虽然良子有请过假,但里莎仍然有些担心,现在正是特殊时期,自己手下的队员却连人带车不知去向,这让里莎觉得自己有必要亲自调查一下。

         “不必了,”里莎刚准备行动,转身却碰上了亚纪子队长,“良子打电话跟我说明过了,她的战车需要改装,一周后就会回来了。”

          “这样吗?没出什么事我就放心了。对了,这些人是……”里莎注意到亚纪子队长的身后跟着的四个身穿弓道服的女生,其中就有弓道部部长加奈和战车驾驶员琴子。

        亚纪子拍拍里莎的肩膀,用手指着停在角落里刚刚修缮一新的KV-1说道:“从今天开始,她们和我们一样,都是并肩作战的战友了。”

       简短的自我介绍后,亚纪子把加奈悄悄叫到一边,跟她解释了目前还不能正式接纳她们的理由。加奈表示理解:“没关系,发生了这种事后也是很正常的。倒是樱井……”

       “樱井的话,没事的,”亚纪子笑了笑,“我去看望过她了,在过一阵子她就能回来了。”

         “那是最好不过了。”加奈看着良子停放战车的空位,似乎是在自言自语。


          两天后的上午,三架轻型直升机降落在了学园舰的停机坪上。机身上不同的标识代表了飞机所属的不同单位——警视厅、自卫队以及战车道联盟。

         “队长,那个就是……”里莎看着从飞机上走下来的戴着眼镜,穿着类似上班族的男子。

         “没错,他就是辻廉太,”亚纪子对这位来自文科省的官员并没有什么好印象,“当年队伍成立时对我们百般刁难的就是他!”

        “真是的,这里跟大洗一样让人头疼,”辻廉太看着站在面前的队长和各车车长,语气中透漏出一丝鄙夷,“战车道这东西,可不是谁都能玩得开的。”

         “没关系的,不用理会那家伙,他就是这样。真相就摆在那里,把一切都说清楚就没问题了。”蝶野教官走到几位队长前,示意她们跟着一起走。

        正在这时,里莎看到良子和那晚出现的内海警视正一同下了飞机,向这边走来。她等良子走到身边,悄悄问她:“呐,良子,这几天你干什么去了?”

      “哦,没什么,”良子摆弄着被吹乱的头发,“我去给T-70战车升级去了。”

          “升级?”

          “放心,我没有使用队里的公用资金。”

        “不是,T-70这种战车好像是没法升级的吧。”在里莎的印象中,即使是以T-70为底盘的SU76自行火炮也需要重新设计底盘。普通的T-70战车似乎并没有任何升级和改装的空间。

         “话可不能那么说,”良子拍拍她的肩膀,“过几天你就能看到了,副队长大人!”

          汇报和调查的地点定在了学园舰警署,虽然警方禁止无关人员进入警署,但这并不阻挡青日和红日的战车道队员们自发集结在警戒线以外静静注视着面前的办公楼。

        调查从上午一直进行到下午四点左右。大家不知道里面发生了什么,她们只看到辻廉太率先走大楼,阴沉着脸一言不发,直接坐进轿车去了停机坪。紧跟在后面的是自卫队的蝶野教官、警视厅的官员以及尹小蕾和亚纪子两位队长,他们站在门**流着什么,随后几人分别。在等各位车长走出楼之后,一行人走出警戒线,来到了大家面前。

        “队长,结果……怎么样?”井口雪绪率先打破沉默。

          看着自己的驾驶员以及她身后无数双透露着紧张和不安的眼睛,尹小蕾叹了口气,说道:“回去吧,没什么事了。”

         “真的没事了?”

        “嘛,也不能这么说,”亚纪子在一旁说道,“虽然队伍是保住了,不过,今年的全国大赛,我们和红日高中都失去了参赛资格……”

         尹小蕾点点头,表示这是事实。人群被一种特别的气氛笼罩着,既有劫后余生的窃喜,也有前功尽弃的失落。

         “队长,你没事吧。”夏实注意到小蕾队长的精神有点不太对头。

         “没事,”小蕾扭头看着夏实,笑笑说,“我只是有点累了。”


        时间飞快,又是一周过去了,这天是樱井佑出院的日子。虽然她暂时还不能驾驶战车,但能回到学园舰、回到大家身边已经让她觉得很满足了。

         “砰砰砰!”病房门被敲响了,正在收拾行李的樱井上前打开房门,发现门外是眼圈黑黑的良子。看样子良子似乎是连夜赶过来的。

          “你这是?”樱井有些意外。

        “我是车长,自然要对驾驶员负责的啊,”良子抱起樱井,转了两圈后轻轻放下,“欢迎回来,樱井!”

        两人收拾好东西,办好手续后走到医院大厅。隔着大厅的玻璃门,樱井发现外面的停车场里停着一辆样貌怪异的战车:这似乎是一辆突击炮或者是坦克歼击车,但却又十分娇小,同时,这辆战车的底盘也很眼熟——那是T-70坦克的底盘!

        “这个是……SU76自行火炮?”樱井来到战车旁边,看着车身上的Zis-3火炮,问道。

       “算是吧,”良子边把行李包放进战斗室边说,“昨天刚从神户的战车工厂提出来的,还满意吗?”

        樱井自然是没什么意见,可她还是有些好奇:“我很满意啦,可这辆车看上去……”

       “跟普通的SU76不太一样?”良子跳下战车,走到樱井身边继续说道,“严格来说的话,这应该是SU38自行火炮,是SU76的一种特殊改型,并没有大范围量产。由于知名度很小,所以我也是在去维修战车的时候才听说了这种改件。”

         “这么说来的话岂不是很贵?”

        “也不算啦,因为真理高中曾经使用过,所以工厂里还有闲置的备用组件,”良子坐进驾驶室,“上来吧,坐到后面去。”

        樱井爬上战车,从战斗室顶部进入战车后,探出脑袋来问道:“你是怎么想到要改装战车的?”

          “因为45㎜的火炮只能打打轻型坦克,面对中型坦克甚至重型坦克的时候就只能挨打了。”良子说着发动战车。

        “是因为前一阵子的事对吧。”樱井对于良子模棱两可的说法知根知底。 

        “原来你都知道了啊……”良子叹了口气。

        “我当然知道,那天早上来看我的时候我就已经猜到了,”樱井拢了拢自己的头发,“还有,我们是坐船去学园舰还是……”

         “从这里开到高知,正好磨合一下战车的悬挂和动力系统,”换挡,踩油门,这辆自行火炮在一阵轰鸣声中缓缓驶出医院,并入大街上的车流中,“放心,傍晚之前我们就可以回到学园舰了。”

        “大哥,我们真的不用……”一边的街角,鹿岛大介坐在轿车里目送着战车从医院离开,开车的小弟忍不住问道。

          “没关系,我们走吧,孩子大了总有独立的时候不是吗?”鹿岛看着车流中战车的轮廓,笑了。


        “咣!”如果不是这一声巨响,今天又将是青日和红日共用训练场的普通一天。众人循着响声看去,发现撞在一起的是青日和红日的KV-1重型坦克。

        “喂!你在搞什么?履带护板都被你撞变形了!”加奈从炮塔里钻出来,对着站在车长位上的岛田梅大喊。

       “没办法,我们也是第一次进行训练啊,再说,战车这种东西又不是跑车,没有这么精细,”梅耸耸肩,“卜部,走吧,回去了。”

         “吱啦——”伴随着尖锐的金属声,加奈的KV-1前脸彻底破了相。看着自己的新战车在训练的第一天就变成了这个样子,加奈爆发了,她钻进炮塔,随着一声炮响,一枚空包弹贴着梅的战车炮塔轰响了。爆炸的振动直接把梅掀进了炮塔,同时在炮塔上留下了一个放射状的黑色“花纹”。

         “干什么?!想打架啊!”梅揉着隐隐作痛的耳朵跳下战车,从腰间的枪套里抽出一支驳壳枪对准了站在车长位上放声大笑的加奈。

          “你又想干什么?!”加奈见状从背后抽出和弓,并把一支锋利的箭搭了上去。

          “好了,你们两个!都住手!!”里莎和雅美见势不妙,于是赶忙上前夺下了两人手里的武器。但即便如此,大家也能从两人愤怒的对视中感受到双方对彼此的不服气。

          尹小蕾和亚纪子上前劝和,但似乎并没有效果。于是乎,亚纪子干脆提出一个建议:“既然大家互相不服气的话,就用战车道的方式解决如何?”

          “一对一的决斗?”两人转过头异口同声地问道。

          “嗯……不如让所有刚刚换车的新车组都参加如何?”亚纪子想了想,提出了自己的建议。

         “这……”岛田梅看向尹小蕾,她是很像参加这次战斗,可现在她明白自己并不是队长,决定权在尹小蕾手里。

         “嘛,也好,我接受挑战。”尹小蕾摆摆手转身离开了。

         岛田梅觉得有些意外,她感觉最近这个来自中国的队长精神有些不对头,而且说起来自己也一直没看见那晚见到的副队长,只有她的战车一直停在车库一角蒙灰。

         “一定有什么事情正在发生……”岛田梅看着走远的尹小蕾,心想。


        比赛在晚饭后的八点钟正式于训练场内开始。青日学院派出了加奈车组的KV-1、原M3车组的谢尔曼M4以及良子车组的SU(38)76,红日高中应战的则是岛田梅车组的KV-1、岛田兰车组的九五式重战车以及雅美车组的BT-7快速坦克。比赛开始前,双方将战车停在对角线位置,做好了开战前的准备工作。

        当然,因为先前的风波,这次的比赛不仅受到两所学校学生的关注,在观众席上,亚纪子甚至看到了专程赶来的凯伊以及大吉岭。

          “扑哧——”伴随着绿色信号弹升起,雅美的BT-7率先驶出准备区,作为轻型坦克,雅美很明白她应该去做什么。眼前的训练场漆黑一片,因为要模拟完全黑暗的真实战场,这次甚至连战场转播都是用仁美的无人机搭载红外摄像头完成的。

         “雅美姐,好黑啊,根本看不清路……”驾驶员雅惠下意识打开了车灯。

        “千万不行!”雅美话音未落,一枚炮弹从黑暗中窜出,打碎了加装在车身一侧的车灯,将履带护板崩变形后炸掉了一侧的沙袋。

         “前进!十点钟石堆后隐蔽!”雅美一边命令战车转进一边通过车长观察口观察着四周。

        “一点钟一百五十米后树丛!开炮!”伴随着雅美的叫喊,BT-7和随后赶过来的九五式重战车轰炸了那片可能存在敌人的草丛,结果一无所获。

          “兰,我说过了,没用的,她们这时候一定正躲在暗处嘲讽我们呢。”无线电里传来岛田梅的声音。

        “砰!”又是一枚炮弹落在九五式重战车身旁。这次,三辆战车都看到了炮弹的出处——藏在树丛后面的谢尔曼M4。雅美的BT-7率先冲出掩体准备绕后,但她们的战车刚刚绕到M4的侧后方,却发现对方的75㎜火炮正对着己方的发动机。双方的火炮同时响了,白旗从BT-7的炮塔上升起,雅美成了这场战斗的第一个淘汰者。

          “呀呼!我们打中了!”M4中的成员刚准备庆祝得来不易的战果,两枚炮弹紧随其后打在了谢尔曼的座圈上,把这个刚刚换装新战车的车组送出了比赛。

        “果然还是原装的70㎜火炮好用一些呢,”50米外,岛田兰的九五式重战车带着冒烟的炮管,悄悄缩回了背坡,“不过,姐姐,既然偷袭者已经被干掉了,为什么我们还要缩回来呢?”

         “你真以为那是偷袭者?”岛田梅很显然已经看透了事情的原委,“你仔细回想一下,你前后两次听到的炮声是一样的吗?”

         “好像……不是。”


        “啊啦啊啦,谢尔曼被当成替死鬼了。”良子通过潜望镜注视着远处的谢尔曼被集火,冷笑一声。

       一旁的装填手没有作声,因为战车换代,原本六人的车组变成了五人,所以她就被安排到了这辆改造的自行火炮上做装填手,看着自己曾经的伙伴被淘汰,她的心里有些不是滋味。

        “良子,我们为什么要这么被动?”耳麦中传来樱井不耐烦的声音,“就算是自行火炮,我们现在是不是也应该主动出击了?再这样下去……”

         “别那么不耐烦,”良子冷笑一声,“我们已经不再是主动出击的轻骑兵,而是伺机而动忍者,明白吗?”

         说话间,红日高中的两辆重型战车已经从她们眼前隆隆驶过,由于黑夜和灌木丛的遮挡,她们似乎并未发现咫尺之外的这辆自行火炮。岛田梅的KV-1率先爬上山坡,准备翻越这座小小的丘陵,而她的妹妹兰则负责跟在后面殿后。就在KV-1爬坡爬到一半时,殿后的九五式重战车突然被侧方的炮弹击中,随着哗啦一声,重战车的右侧履带断裂,车体几乎无法移动。与此同时,兰发现一侧的灌木丛中,一根长长的炮管伸了出来。

         “三点钟位置,自行火炮!”岛田兰赶忙命令炮长转动炮塔准备迎击。可九五式重战车毕竟是试验车,炮塔的转速远远跟不上良子她们转场的速度,转眼功夫,良子已经绕到战车的左前方,樱井拉死了一侧的操纵杆,SU76在一阵轰鸣后转身,炮口正对准了九五式重战车前方的驾驶员观察口。一声炮响,白旗从九五式的炮塔顶端升了起来。

        “倒车,准备下一……”良子还没说完,一阵巨大的冲击袭来,战车翻滚了几圈后倒在了一旁的地上,彻底出局。良子爬出战车,她看到刚刚还在坡上的KV-1已经停在了被击毁的九五式重战车旁边。岛田梅站在车长位上,看着狼狈不堪的良子说道:“别忘了,重型战车的吨位也是可以当做武器的呢。”

          随后,梅的KV-1掉头,向着山坡的另一侧开去。岛田梅坐在车长位上自言自语道:“秋山加奈,下面才是我们的决斗呢!”

           “决斗是吗?”另一边,秋山加奈轻轻转动着炮塔,对准了从山坡另一侧露头的KV-1,“抱歉,胜负已分了!”

         尽管她此时可以开火,但加奈还是等待着岛田梅越过山脊线,准备下坡的时候突然从侧面冲出,对准对方的发动机扣下了扳机。一声巨响,两辆战车再次撞在一起,浓烟和火苗从岛田梅的战车后部出站,她的战车向前滑行了一段距离后停了下来,一切归于平静。

         “红日高中,全体车辆无法行动,此次比赛的获胜方是青日学院!”扩音器里传来了比赛终止的信号。同时,一颗红色信号弹升起,比赛结束了,赢家是秋山加奈。


         “好啦好啦,各位,你们第一次用新战车参赛能做到这样已经很好了……”比赛结束后,凯伊和直美上前安慰着心有不甘的谢尔曼车组成员。

          “抱歉,是我没来得及……”另一边,樱井看着自行火炮被起重机翻过来后拖上运输车,对良子道歉。

         良子看着樱井和装填手拘谨的表情,忍不住笑了。“没关系的,各位,这才刚开始而已,”良子把手搭在两人的肩膀上,“下次,我们一定会活到最后的!”

           当然,此时此刻两辆KV-1的车长也走到了一起。加奈看着满脸是灰的岛田梅,语气中透露着些许嘲讽:“谢谢你,我跟享受这场决斗,或者说,是狩猎更合适呢。”

          “哼,这次是你运气好,下次,我一定把你和你的队伍送出比赛!”岛田梅说完转身离开了。此时此刻,比起秋山加奈的挑衅,她更在乎的是尚未痊愈就主动请缨的妹妹是否安好。

         观众席上,尹小蕾和亚纪子一直待到所有人都离开。亚纪子扭头看着坐在一旁拨弄手机的尹小蕾,问道:“接下来,你们有什么打算?”

         “?”

        “我是说全国大赛的事。”亚纪子叹了口气,虽然两所学校之间的关系一直处于紧张边缘,但在这件事上她们现在是同一条绳上的蚂蚱。

         “抱歉,无可奉告。”尹小蕾起身离开,但她的心里已经有了主意。

注意这段话,SU38虽然没有实物图片,但其底盘极有可能是原版T-70底盘(本文就是从这里出发考虑的)


注意原版的SU-76,负重轮比原版T-70多一对负重轮,而且长度明显长


本文禁止转载或摘编

-- --
  • 投诉或建议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