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战国 | 宰相暗织东国网

小平太一页一页的翻过去,翻的手都抖了起来,这本区区十几页的簿册,上面记录着大约一百个人的名字。

后面还有小字,大概描述了其人的年岁相貌,以及此刻从事的行业。

无所不包,无所不有。

伞匠、农人、米店伙计、船队桨手、僧侣、野伏、杂兵、炭工、织工………

遍布于京都以及东国各处,甲、相、骏、武、上诸州,乃至于越后!

这是山内家几代人经营,暗中一年花费上千贯,建立起来的基层情报网!

“采女为人耿介无私,不如你圆滑世故,太郎实在年幼,无法接管此事。你既然是太郎的叔父,先交你暂署,待太郎长成再交还给他。”

“另外,主计处另有一份名册,不过那是副册,只具姓名和暗语。”

“你这册才是正本,希望你好生效用。”

山内义治说完有些喘,小平太赶紧把簿册放回山内义治面前。然后跑到他身边轻抚他的后背,帮助山内义治喘匀气。

“殿下,此事隐密,不该由臣下来署理,还是委于主计殿吧。”

一个运行多年,行之有效的情报网价值几何?相信不会有任何一个人觉得它比不了区区一千贯文的小小领地吧。

不提选拔情报人员这一最大的难题,伪造或者说真的获取一个合理又不引人怀疑的公开身份就是难题。更不要提其他类似于方言、风俗、习惯、水土等庞杂无比的细节。【注1】

纵使这个情报网只能传递最基本的晴雨气候,干湿风土,公开政令,家臣变动之类的消息。但在消息传递滞后的十六世纪,其宝贵性还是毋庸置疑的。 

难怪小平太有助左卫门的纳屋政经消息抄送,以及京都纲利伯父的日常收集,也常常发现山内义治的消息比小平太来的更快。

君王的耳目,在明在暗,山内驻京办上次大逆一把火烧没了。可小平太明明看到广桥大纳言家的某个仆人也列名其上,暗里的情报线一直没断。

不管是商场还是战场,真实有效的消息,谁先握住,谁就掌握了先机。

而山内家这张情报网尽管粗陋,浅薄,涵盖面却广,只要继续好好经营,将来一定妙用无穷。

“主计也有些年纪了,若是太郎还未长成,他交给谁?”

山内义治叹了一口气,他自己奔五十,他弟弟山内主计只不过小两岁。这个年月,人生五十年,如梦亦似幻。活五十年的就不算亏了,这么一算山内主计其实也没几年了。

而过了年,山内太郎才四岁,哪怕十年后山内太郎元服。山内主计能不能再扛十年?这是一个大问题。

小平太就不同了,就算小平太也只能活五十年,那过年二十八,还有二十二年好活。完全够等到山内太郎长成,再转交给他。

“兹事体大,殿下三思。”

小平太还是推辞了一遍,纵使心里再想要,也不敢表现出来。君王的耳目,固然是君王最信任的人,但权力从来都是一把双刃剑。

“用人不疑,疑人不用。你不必再推辞,这么多年下来,你的忠心我尽知晓。”

山内义治这是第三次委让于小平太,小平太再推辞真的是给脸不要脸了。

“那臣下便为太郎殿下暂署十年,待太郎殿下元服,必然物归原主。”

小平太郑重的把簿册塞进怀里,然后猛地站起来,哗啦一下拉开障门,空荡荡的走廊里连个鬼影子都没有。

然后又立刻趴到地上,以极其不优雅的姿态把耳朵贴到地板上。纵使是再轻微的脚步和动静也能听得清楚。

很好,并无声响。

“殿下恕罪,臣下不得不小心。”

山内义治点了点头,原本这件事只有他和山内义胜知道,如今山内义胜死了。他才被迫告诉自己的亲弟弟以及小平太,无奈之举而已。

小平太不管多小心都是应该的,不能再让更多的人知道这件事。

“此前,都是由我亲自处理,最近实在精力不济,小平太以后都由你整理,择重要的汇集报与我便好。”

随后山内义治又把消息的汇总地点告诉了小平太,在连川边某处里冢旁的一尊地藏王菩萨旁的石灯笼底下。

定期取信的人如今便是村上义光!

山内氏御侧近组番头村上左马大允义光,四世谱代,忠诚无二的伊那村上氏如今混的最好的。

……

小平太出得别馆,再扫视了一圈,确认只有别馆外有村上义光安排的侍从护卫,没有其他任何一个闲杂人等。

冷风裹杂着飘雪,吹到小平太的脸上,小平太才猛地感到一阵刺骨的冷。

再一吹,背后的一层白毛汗早就把里衣浸湿,如今潮湿的里衣贴着小平太的脊背,让他感觉一阵一阵的发凉。

好冷!

真的好冷!

“左马允,可以派人进去服侍殿下了。”小平太遥遥看见村上义光,赶紧和他打招呼。

山内义治这个时候,随时可能出问题,最好还是一直有人照顾着,能拖一天是一天。

“啊,弹正啊!与殿下谈完了吗?我这就安排。”村上义光这几年一直跟着山内义治,打仗的时候就是御旗持,平时就是侧近头,虽然年轻,人倒是沉稳有度。

他挥挥手就有两名侍女先端着什么东西进馆,又有几名侍从从里到外依次侍立。他又自己亲自进入别馆问了一句安,确认无误以后再出来和小平太寒暄。

“殿下和你说过没有?”

小平太没头没脑的当着侍从们的面问了村上义光一句话。

“今早已经吩咐过了。”

“那便好!劳烦左马允了!”

小平太点了下头,交接算是完成。

【注1】:多废话一句,这里写手有一事不太明白。总有人说从明治维新开始,到二战,几乎每个在国外的日本人都是线人,都是情报员。几乎可以称得上全民间谍,全员潜伏。

这是怎么做到的?不提成本问题,未经训练的情报人员怎么发挥作用?能发挥多大作用?如果有了解的大哥,可以多讲几句,让我学习一下。

本文为我原创

本文禁止转载或摘编

-- --
  • 投诉或建议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