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有河东狮(朱一龙x贾玲)

灵感来源b站同名视频


已获作者同意




        “哎呀我的腰啊。”春花一脸怨念的看着梳妆台前面的罪魁祸首,她可真的是低估花无谢的精力了,春花不禁疑惑难道练武之人体力都这么好的吗?想到自己最后居然是晕过去的春花特别郁闷,眼神越发凌厉。似乎是感受到春花的眼神,花无谢笑眯眯的看着躺在床上的春花,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花无谢一直盯着春花,春花害羞了直接拿起被子蒙住头。花无限悠哉的走到床边坐下微笑的看着床上的团子:“怎么了?”

         “你还好意思问怎么了?你这个。。。。”也不知道为啥春花好像被抽走了智商,以前和人吵架绝对是吵赢的春花,现在突然不知道该怎么骂花无谢了。而花无谢呢,干脆和春花杠上,他俯身将双手撑在春花两边问春花:“我这个什么呀,你倒是说呀?”

        “有话好好说,你别靠那么近啊!”

        “我就靠那么近了,怎么的?”

        “你信不信我踹你?”

        “你现在还有力气吗?”

        “你。。。。。。”花无谢的话直接让春花哑口无言,可是春花的满腔怒火怎么可能就此罢休?于是,春花一不做二不休,对着花无谢的肩膀就是一口咬下去。花无谢倒是不痛不痒,连惨叫都没有,就是春花刚咬下去那一会儿闷哼了一下。春花松口之后花无谢在春花耳边用两人才能听到的音量悄悄说道:“你还真是专情,连咬的地方都要挑同一处分毫不差。”春花立马把花无谢推起来说到:“你脸皮是城墙做的吧,那么羞羞的事情你居然说的一点也不害臊。”就在这个时候,春花的肚子响了一下,春花的脸更红了。要知道他一大早去祠堂看花无谢的时候都还没来得及去吃饭,后来因为谢钱钱的事生气跑回房间,然后和花无谢两人敞开心扉顺便圆了个房,不夸张的说,春花从睁眼到现在连饭都没吃,不饿才怪呢。花无谢,看到春花如此便让在房门口候着的嫣儿去厨房把饭送来房间,春花有点不明所以问花无谢:“小春和小翠呢?”

        “小春和小翠拿着我们的嫁衣去和我娘在祠堂诵经,我娘说这是向列祖列宗告知喜事。一时半会儿她们两个丫头暂时还回不来,至于嫣儿你还记得你早上就下的那个护院吗?”

       “知道啊,难道他和嫣儿有关系?”

       “你也知道嫣儿以前是谢府的家奴,这护院正是她爹。嫣儿说她爹原本是谢府后院的杂役,不知怎么了就变成护院了?”

        “看来误打误撞,没想到居然救了嫣儿的爹。”

        两人聊了一小会儿,就见嫣儿拿着饭菜过来了了,其中还有一大碗鱼汤。嫣儿盛了一大碗汤递给春花:“大少奶奶,这是夫人特意嘱咐给您炖的鱼汤,说是少爷可能会太过分,您需要补补。”听了嫣儿的话春花被呛到了,嫣儿马上走到春花身边帮她顺背。

        “我娘还真了解我呀。”

        “你给我闭嘴,吃饭。”

         两人在吵吵闹闹中终于把饭吃完了,由于春花浑身酸痛,实在不想出门,干脆就坐回床上葛优瘫,花无谢也坐回床上搂着春花,春花也不反抗,就让他那么抱着。

         “春花。”

         “嗯?”

         “你说我们以后是生小姑娘呢?还是生小公子呢?”

         “都。。。都可以,因为都是我们的孩子啊。”

        “如果以后生个姑娘,像你也不错。”

        “为什么?”

        “因为如果像你,就算在人群中我也能一眼看到你。”

        “死鬼。”

        “额。。。。我来的似乎不是时候啊。”听到声音两人齐刷刷看向房间门口,原来是花无谢的贴身护卫小童,小童尴尬的挠挠头走了出来说道:“少爷,大少奶奶,小童是因为万不得已才前来打扰,我快被吴伯烦死啦!”看到小童这么说春花便问道:“人家吴伯怎么烦你了?”

        “这早上大少奶奶刚把他从鬼门关救了回来,他对自己诬陷少爷的事特别愧疚,又想来感谢大少奶奶的救命之恩,。晓得我是少爷的贴身护卫从刚刚换完衣物后就一直烦着我,让我带他过来感谢大少爷和大少奶奶。我实在被他烦的不行了,所以就把他带过来了,现在吴伯人在门外,大少爷大少奶奶,你们见还是不见?若是不见我可以将他带回家奴院。”花无谢和春花想了想还是决定见吴伯,便让小童去传话,让他们梳妆后去见他。春花穿好衣服坐在梳妆台前梳理头发,简单的盘了一个发型,准备在首饰盒里拿一枝发簪出来,谁知不小心把花无谢上次在明镜山被春花拿走的骨簪拿了出来,春花想把骨簪放回去,结果被花无谢截糊了:“我还想我那发簪上哪去了,没想到原来在你这里。”

        “怎么着?我拿着不行吗?”

        “行行行,娘子喜欢我整个首饰盒里的东西,你喜欢哪个就拿哪个。”

        春花把骨簪放回首饰盒里再重新拿了一只发簪别上后和花无谢一起走到房间前厅,吴伯看到花无谢和春花便想下跪,好在小童马上扶住了,没让吴博跪下去:“吴伯,我们大少奶奶是特别喜欢别人动不动就跪。”

       “老吴,老吴实在太感谢大少奶奶的救命之恩呢,若不是大少奶奶老吴怕早是下到下面见我娘子去了,大少爷也不计前嫌愿意收留我在花府做事,老吴实在不知如何谢谢二位。”

        “吴伯,今天我春花既然已经向谢府那边把您的卖身契要过来,从今往后,你便是花府的人,既然是我花府的人花府自会保你。以后你安心在花府做事便是,要是做的好花府必定不会亏待你。”

         “谢少爷谢大少奶奶,你们简直就是观世音菩萨,大好人啊!”

         “ 老人家您今天也受了不少的惊吓,还是先去休息吧,我娘子有些疲劳,也想休息了。”听到花无谢的话春花偷偷掐了一下花无谢的腰,怨念的看着他,也不想想到底是谁干的好事?等小童将吴伯送走,花无谢和春花回到房间关门花无谢反手一个壁咚:“刚刚掐我腰了,是吧?”

        “掐就掐了,怎么着?”

        “看来躺几个时辰不够你想躺一天?”春花会意立马出声反驳:“够了够了再躺下去我要废了,我我我去找冰清。”一如既往,春花想溜就被花无谢捞了回来:“冰清要斋戒,所以不可以打扰。至于娘子嘛,当然要好好‘休息’啦。为夫这就替你宽衣。”

        “花无谢你想干嘛?”

        “叫声相公来听听。”

         “相。。。。相公(⁄ •⁄•⁄ )”

         “不错不错,以后可得这么叫我了。”

         “说归说,君子动口不动手,你干嘛??”

         “为夫说了要替娘子宽衣。”

         “花无谢你个无耻老贼臭流氓松开我。”

         “说了叫相公,不过娘子的力气还是留在待会儿用吧。”





========分割线========

作者后言:各位亲爱的读者们,感谢你们还没有放弃我,灿琳知道这次咕咕的有点久哦,因为最近实在是有点忙,然后你们知道人一忙起来真的是忙完之后就直接想躺床上连刷手机的想法都没有。差点就快忘记自己写到哪儿了?还好,手机备忘录是个好东西,然后又重新去刷了一下作者的视频,感觉有些原本的设定,可能需要微调一下,但是变化不会很大,所以各位可以放心使用,至于后面那个谢家大小姐诬陷春花的地方,我还不太清楚要怎么写比较好?欢迎各位给我提意见,因为我实在不太懂写阴谋论之类的东西。



本文为我原创

本文禁止转载或摘编

-- --
  • 投诉或建议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