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是“精准的德国工艺”,跟我读名著——《浮士德》

德国除了有“精准的德国工艺”外,还有世界文学史上最受中国人民喜爱的作家之一—歌德。

歌德在25岁时发表了《少年维特的烦恼》使他名声大燥,进入德国名著作家行列,但是今天要说的是歌德从青年开始构思,直到逝世前一年才完成的作品——《浮士德》

浮士德这个故事其实是中世纪民间传说,作者借这个传说中浮士德对人生真谛的五个阶段为情节线索,将自己对人生的体验和未来的探索思考都融进浮士德的形象中。


故事的开始前,魔鬼梅菲斯托认为人只能众生受苦,人的任何追求都不会有任何成就,因为人弱点太多。上帝虽然心理承认人有弱点,但还是指出,他忠实的仆人浮士德不会偏离正义的轨道,梅菲斯托却认为浮士德心中充满欲望,试图获得那些自己不可能得到的东西。于是与上帝打赌,他可以被诱惑而不再对上帝忠心。

【第一阶段:知识的追求】

悲剧的开始,年过五旬的浮士德在自己的书斋中对旧的书本知识十分厌倦,他所经历的生活平淡无奇,他认识到人的局限,以及自身在宇宙中的微不足道。在这种情绪中,他觉得生存已经没有多大意义,企图自杀却无果,浮士德陷入对生命意义的沉思中,他认为,人的力量应该用于创造一些有益的东西,来满足自己。魔鬼梅菲斯托乘虚而入,与浮士德订约:他愿意做浮士德的仆人,为他获得一切欢乐与满足。但是如果浮士德获得瞬间的完全满足,希望时间就顶个在那一瞬间时,他的灵魂就归魔鬼所有。

【第二阶段:爱情的追求】

魔鬼载着浮士德来到地下酒店,参与一群大学生的狂欢作乐,企图让廉价放荡的行为引诱浮士德获得满足,见浮士德不感兴趣,便引诱他去寻找爱情。首先,浮士德在女巫厨房里获得返老还童药,回到了青年时代,接着在街头遇见了小市民家的少女格丽琴,在魔鬼的帮助下他获得了格丽琴的爱情。格丽琴的哥哥极力阻止她与浮士德幽会,被浮士德所杀,格丽琴最后迫于宗教压力溺死自己的孩子而发疯,被关进了死囚牢,意识到自己罪孽的她甘愿受死。由于对格丽琴的思念,浮士德精神升华了,可以抵御魔鬼对他的影响了。梅菲斯托曾希望浮士德沉浸在爱情实现的满足里,可是浮士德知道,这种人类的爱情是不能满足她的追求的。

【第三阶段:政治的追求】

魔鬼把浮士德带到皇宫里,这时的皇帝正感到财政困难,浮士德建议皇帝发行纸币,解决财政危机,他为封建王朝服务,但由于封建王朝的腐朽,他竭尽全力却还是不能拯救国家。

【第四阶段:美的追求】

浮士德效忠的皇帝此时要求浮士德将古希腊最美的女人海伦与美男子帕里斯用梅菲斯托的魔法招来,海伦的出现让全场男性神魂颠倒,浮士德亦是如此。在这两个古希腊人物接吻时,浮士德忍不住醋意冲上去,用魔鬼的钥匙触碰了帕里斯,引起一场爆炸,众人都昏了过去。梅菲斯托不理解浮士德对海伦所代表的理想美的渴望,在浮士德的学生瓦格纳的帮助下,梅菲斯托创造了一个小精灵——荷蒙库卢斯,他能看见浮士德脑中所发生的一切。小精灵发现浮士德正迷恋着海伦,于是梅菲斯托和浮士德一同前往了古希腊,在梅菲斯托魔法的帮助下,海伦与浮士德结为夫妇,并且生下了一个热爱跳跃与飞翔的孩子欧福良。正当在海伦那里获得了美的最高快乐,浮士德希望时间就定格在那一瞬间时,他们的儿子从空中坠地身亡。一切又都化为乌有。

【第五阶段:建立功业的追求】

在经历了太多事情之后,浮士德对自己的幸福和追求有了新的认识,回到故乡,成就一番事业成了他的目标,同时他更坚定了他以前的誓言,即他的力量应该用于创造一些对人类有益的东西上,此时的他已经不再按照魔鬼的意愿行事了,他要造福人类。这时国内发生内战,他下山帮助了国王,得到一片赐封的海滩,便立刻动手在这里移山填海建造一个平等自由的乐园。但有一对老夫妇不肯搬迁,梅菲斯托便派人捣毁了他们的家门,放火烧了他们的小屋、教堂和森林,两个老人被吓死,还使浮士德双目失明。 魔鬼召来死灵,为浮士德挖掘墓穴,浮士德听到锄头的声音,以为这是响应他的号召前来移山填海的民众,顿时,他觉得大海变良田、人民安居乐业的新生活就要到来了。他满怀喜悦,情不自禁地喊出:“真美,请永远停留下来吧!”随声倒地死去。 浮士德终于满足了。魔鬼虽然得到了浮士德的灵魂,但却输掉了与上帝的赌约,虽然浮士德一生中犯过错,但是他总能清醒地知道什么是对的,什么是美好的。他的灵魂最终在天使们的帮助下升入天堂。

《浮士德》是一个预言,也是一个寓言,它写出了人类理性的一种普遍的“悲剧性”宿命:人类由于拥有理性而永远不会像动物那样满足于现实一方面人类的追求永无止境,一切都不过是有始无终,未来总是一种幻想和不可言说之境,因此追求之人必然感到孤独和忧伤;另一方面人类既渴望向善飞升又永远受物质世界牵引,既拒绝梅菲斯托又接受梅菲斯托,因此每一次追求又总与自身内部的“恶魔”相伴,每一次超越都不过是唤起更高的追求。正是有着这样一种“贪得无厌”、有加无已的悲剧性理性,歌德笔下的浮士德才义无反顾,大胆进取, 乐享人生,体现了一种无限开放的性格和积极健康的人格。浮士德精神并不能证明他会在除旧布新的人生探索中愈来愈从善如流,逐渐摆脱遗憾进入辉煌。浮士德是人类精神世界的一种写照:既乐观又迷茫,既冲动又沉着,既肯定又神秘。所以歌德的《浮士德》既是对“浮士德精神”的颂歌, 也是对浮士德式追求的反思;既是对人的自信,也是对人的怀疑;既是对现实生活的肯定,更是对理想生活的呼唤。

 


本文禁止转载或摘编

-- --
  • 投诉或建议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