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战国 | 难道宰相已昏聩

松平家康这次的跟头跌大了,算是被封建主义的铁拳好好的教育了一通。

至于他怎么求爷爷 告奶奶的拉援兵,认大哥,这都与小平太无关。反正他死不了,踩都踩不死的小强一样。

小平太经过这么一提,又想起了本多正信这号人,心里总归有点痒痒的。

先把大家都留下来吃晚饭,马上饭点了,冒着雪往回赶,再生火做饭,指不定到什么时候吃呢。不如就搁小平太这凑合一顿,多个人多双筷子,小平太也不差这几升米。

趁着女人们都去厨房做饭的空档,小平太刷刷刷刷写了一封书信,细细的包好。交给了阿吉,让他明天转给每天往来滨松的使番,由北畠大学转交给吉田城的鹈殿长照。

想归想,说归说。拜托人家鹈殿长照多关心一下,打听打听一揆众里有没有个叫本多正信的,如果有小平太愿意五十贯俸禄延揽他。

他有别的什么条件,只要不过分都可以先代替小平太答应下来。 反正本多正信值这个价钱,能把他弄来比较重要。

……

“主马介,足轻的员额补齐了吗?”

吃饭的空档,小平太端着碗,问坐在下手的榊原长政。

“员额是补齐了,铁炮缺的太多,至今仍差一百支。”

小平太点了点头,府中城下的铁炮产量有限,总要先满足山内家直属部队的需要,才轮到家臣们添购。春日山那边的铁炮倒是能买到一些,可一个月也就能弄来十支八支。

上杉辉虎都是先紧着他的大姑父高梨政赖要,毕竟海津城是平城,需要加强防御。

“不足的部分慢慢补充,趁这个机会,让他们练练枪术。没有铁炮也不能荒废时日,多练些以后上战场也就多一分保命的本事。”

小平太也就这么一提,七规和榊原长政带着小平太的常备足轻,经常训练,不会轻纵这些足轻的。

“对了弹正,上次经之岳口合战,胴丸遗失的也很多,如今尚缺数十领。”

“好,开春以后,我会让人在滨松城下设法订购一批。”

男人们在一起喝酒吃饭,谈论着些军政事务。女人们也在隔壁屋坐下开始吃饭,众人簇拥着阿绫,说这些家长里短。

说说笑笑,有人说吃饭人多会吃的更香,不知不觉吃更多,大概是这个道理。

“弹正,村上左马允来拜访。”七规的妹妹阿容轻手轻脚的小跑进来,和小平太说道。

“左马允来了?请他进来。”

很奇怪,小平太记得村上义光如今是山内义治的侧近番头,随侍在驹场的。连夜过来拜访,肯定是有什么大事发生了,不然不会连他都派了出来。

正想着,村上义光被阿容引进屋内,小平太以及其他人纷纷起身相迎。大家都是席地而坐,起身到也不是太麻烦。

“阿绫,再去取一席来,请左马允用饭。”小平太说着牵住了村上义光的手,大家会意,纷纷往后退了两步,给村上义光让出小平太下手第一的位置。

“那恭敬不如从命,叨扰弹正了。”村上义光和小平太不是外人,老相识了。也不和小平太客套些什么虚的,一屁股坐了下来。

阿容不用吩咐去取了一个木棉的坐垫过来,直接坐地上有些冷,不是待客之道。

村上义光看了几眼阿容,到了一声谢,接过垫子,塞到了屁股下面。小乃也用小餐几把一席饭菜端到了村上义光面前,又多取了一壶酒过来。

小平太倒满了一碟酒,自己先喝一口,然后又递给村上义光。【注1】村上义光双手高举接过小平太的酒碟,一口热酒下肚,脸色红润,连声赞美。

“左马允不是侍从在殿下身边吗?怎么回府中城来了?”

饭吃归吃,小平太话还是要问的,肯定驹场那边的山内义治有什么事情发生了。

村上义光赶紧把手里的酒碟放下,稍微整理了一下思路。

“自然是有大喜事,弹正叔父左卫门様叙前后功,今日下午已加封为远州丰田郡三千五百贯文二俣城主啦!”

“什么!”

小平太一时没能消化的了这么大一个消息,纲良叔父加封为三千五百贯城主!

他这次明明只是带兵前往骏河国志太郡警戒武田军的骏河方面军团,以前的功劳虽多,也多少都奖赏过了,怎么会一下子突然加封到三千五百贯。

要知道谱代家臣之首的细川家,如今也不过信浓伊那郡高远城三千贯而已。

纲良叔父这一加封,等于一下子就成为了山内氏家臣之首。同时连二俣城这样的重镇也一样封赏给了他,简直不可思议。

“没错的,殿下已经书判花押,遣我去远州传命了。”

村上义光轻轻的从怀里掏出一份细细折叠好的书状,小平太接过来一看。

确实是远州丰田郡二俣城三千五百贯知行安堵状!

小平太的脑子乱的很,自己大小数十战,累有功勋,如今才加增到信浓伊那郡殿岛二千一百贯文。纲良叔父居然一夜之间反超,且远超小平太。

难不成山内义治老糊涂了?不清醒了?

不会啊!昨天细川采女才去看过啊!

抑或是小平太的妹妹松御前趁山内义治如今精力不足,猛的忽悠,给他爹捞了一票大的?

也不可能啊!山内义治人精一个,如今还没到病入膏肓的时候,怎么可能会听一个小女子所言。

“此事从何说起啊?昨日还没有任何消息传来,怎么今日突然下判。”

“这就不是在下知道的了,殿下乾坤独断,怎是我等臣子能猜测的?”

村上义光收回安堵状,又叠好贴身安放。他只是侧近头,还没法触及到山内家的执政大权,确实也不会知道这种大事的原因。

这不光是远超常人的赏赐,家臣第一的知行难道不是把纲良叔父架在火上烤吗?

山内义治在想什么?

【注1】:真不是不卫生或者喝口水什么的,入乡随俗,这样才是表现两个人亲近或者拉近两个人关系的行为。真不是什么奇怪的事情,时人都是这么做的。


本文为我原创

本文禁止转载或摘编

-- --
  • 投诉或建议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