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三无”科学家用中医献礼世界,85岁获诺贝尔,齐名爱因斯坦



一个魔王,杀戮无数生命,

数千年不死,在世界各地游荡,

威胁着几十亿地球人的生命。

一株野草,常见于山野河畔,

成为中国传统医药,献给世界的一剂良方。

然而道高一尺 魔高一丈,

疟原虫变异产生“抗药性”,

青蒿素“失效”?重大危机来了!

又是这位老人,耄耋之年,

仍坚守科研一线、毕生的梦想,

打败疯狂的疟疾魔王,治愈红斑狼疮

绝望中找到希望。

这就是青蒿素和屠呦呦先生的故事。


——新华社 2019年6月16日晚



.1.



大家或许都还记得,2015年10月5日,瑞典卡罗琳医学院宣布将诺贝尔生理学或医学奖授予屠呦呦。

这是中国医学界迄今为止获得的最高奖项,也是中医药成果获得的最高奖项。



一株来自中国的小草改变了世界。

因为屠呦呦的研究成果,青蒿素这一抗疟药物,在过去的20年,挽救了全球数百万人的生命



当时,诺贝尔奖的消息传出来之后,全国上下都沸腾了。

而屠呦呦本人却表示,“没有特别的感觉,有一些意外,也不是很意外。”

站在领奖台上,她说:“这不仅是授予我个人的荣誉,也是对全体中国科学家团队的嘉奖和鼓励。”


诺贝尔奖金获得的300多万元人民币,除了支付她和家人到瑞典领奖的相关费用,屠呦呦将余下的200万元分别捐给了北京大学医学部和中医科学院,用于奖励年轻科研人员

自从拿到获奖后,面对铺天盖地的媒体采访,她也基本都谢绝了。她说:“就到这吧,我不习惯这种场合上的事,咱们还是加紧青蒿素研究吧。”



比起获奖,屠呦呦的心明显更牵挂在另一件事上。那就是青蒿素的抗药性

在诺贝尔生理学或医学奖得主的新闻发布会上,屠呦呦表示了自己的担忧:“青蒿素一旦产生耐药性,就需要再花十年时间研究新药。”

这是全人类的危机。



然而就在6月17日,针对近年来青蒿素在全球部分地区出现的“抗药性”难题,屠呦呦及其团队经过多年攻坚,提出应对“青蒿素抗药性”难题的切实可行的治疗方案



除此之外,这次屠呦呦团队还在“青蒿素治疗红斑狼疮等适应症”等方面取得新进展,获得世界卫生组织(WHO)和国内外权威专家的高度认可。


89岁的屠呦呦和她的团队面对各界媒体兴奋地报到,谨慎的表示,并不算“放大招”,只是有了一些进展而已。

然而为了这一步的前进,他们进行过不计其数的努力与尝试。如今的成绩,实在值得庆贺。



.2.



疟疾(Malaria,中文俗称打摆子、冷热病、发疟子),典型症状有发烧、畏寒、疲倦、呕吐和头痛;在严重的病例中会引起黄疸、癫痫发作、昏迷或死亡。

上世纪60年代,越南战争中,数十万人面对疟疾的威胁,当时的越南主席胡志明像我国请求支援。

屠呦呦受国家领导人的任命,开始寻找治疗疟疾药方。

 


这种通过蚊子传染的疾病,传染性极强。有数据显示,当时,全世界一半的人口都存在患有罹患疟疾的风险之中。

此前,美国已筛选了近30万个化合物而没有结果;我国也在7个省市开展了抗疟疾药研究,先后筛选化合物及中草药达4万多种,但一直没有取得阳性结果。

而就在当时,临危受命的屠呦呦说:“没有行不行,只有肯不肯坚持的问题。”



由于当时的政治原因,相关领域的学术权威统统靠边站,年仅39岁的屠呦呦只能担起重任,以课题组组长的身份,开始研发抗疟疾的中草药。

彼时的她被称为“三无”科学家:没有博士学位,没有出国留学经历,也没有院士头衔。

但她深知任务重大,在接到任务后的三个月,她翻遍中医药古籍,走访名老中医,收集了包括植物、动物、矿物药在内的2000多个药方,并在此基础上编辑成包含640个药方在内的《疟疾单秘验方集》,送交到国家抗疟防治办公室。


高负荷的工作让她无暇顾及家庭,她只能将自己的女儿送去寄养,因为分别时女儿尚小,重逢时女儿已认不出自己的模样

这段时间里,她和她的团队忙于对几百种中药提取物进行实验,但是结果都不能令人满意。

但她知道,无论结果是好是坏,只有不断尝试,才是唯一的出路。


 

终于,屠呦呦从中国古籍中受到启发。

那是东晋葛洪所著的《肘后备急方》,其中有这样一句话:“青蒿一握,以水二升渍,绞取汁,尽服之。”

原来,早在我国公元400年的东晋时期,就已开始利用青蒿应对疟疾。

但屠呦呦他们早就用青蒿提取物做过实验,却失败了,这是怎么回事呢?



屠呦呦并没有因为之前失败的实验而放弃青蒿,她比对古人的操作手法,很快意识到,很可能是之前的提取温度出了问题,他们开始尝试新的提取方法。

但当时的提取条件十分有限,他们找不到愿意配合的药厂,只好使用“土法”:用七口水缸作提取容器,里面装满乙醚,把青蒿浸泡在里面提取试验样品。

由于乙醚是有毒的,团队里很多人员都出现了鼻子流血、头晕眼花、皮肤过敏的情况。

幸运的是,终于在1971年10月份的一天,他们发现青蒿乙醚中性提取物对鼠疟原虫的抑制率达到100%



然而得到有效样本只是第一步,接下来的临床实验过程,才真正决定这这款救命药能不能得到普及。

当时,在青蒿素动物实验时,曾出现过性转氨酶升高等现象,人类试药无疑是有危险的。在这个时候,屠呦呦选择以身犯险。

“我们只能试到自己身上,当时大家都愿意试毒。”屠呦呦说。

她的老伴李廷钊至今都记得,那段时间她每天回家一身的酒精味,自己亲自服药试验,导致肝中毒。老伴儿李廷钊悄悄为屠呦呦递上一杯水:“我心疼她也支持她,那个年代很多人都这样,她从没想得到这些荣誉。”

终于,青蒿素得以问世,全世界饱受疟疾折磨的病人又看到了生的希望。


 

如今,以青蒿素为基础的联合疗法(ACT)是世界卫生组织推荐的疟疾治疗的最佳疗法。

据世卫组织不完全统计,青蒿素在全世界已挽救了数百万人的生命,每年治疗患者上亿人。

“这是一种价格低廉的药品,每个疗程仅需几美元,包括疫区集中的非洲广大贫困地区全都适用。”屠呦呦说。




.3.


就在今年的1月份,BBC发起了“20世纪最具标志性人物”票选活动。

其中,中国首位诺贝尔生理学或医学奖得主屠呦呦,就位列28位候选人名单之中。


她的排名位于宇宙探秘人斯蒂芬·霍金、量子力学的创始人马克斯·普朗克等伟大科学家之前。仅次将放射性同位素用于治疗肿瘤的居里夫人、提出相对论的爱因斯坦、和计算机之父图灵。

屠呦呦更是此次入选的科学家中唯一的亚洲面孔,是科学领域唯一在世的候选人。

BBC的主持人表示: "若用拯救多少人的生命来衡量伟大程度,那么毫无疑问,屠呦呦是历史上最伟大的科学家!"

 

 

而在我国,屠呦呦及其科研团队的杰出贡献和事迹已被统编三科教材选入,正式走进了中小学生的课堂与生活。

分别是高中语文教材、八年级《中国历史》、与五年级《道德与法治》。



长久以来,在西医为主流的语境下,中医被很多人认为是“伪科学”。被认为不合时宜。

甚至青蒿素的问世,在一些人的眼中,也不过是现代医学技术与提取技术的功劳。

他们在网上告诫欢呼的人们,屠呦呦和其他研究人员,是用西医研究方法挑选了中医用过的药材,其原理与中医无关。

甚至有人说这是一群科学家在中医的垃圾堆里碰巧发现了宝贝而已。

以此抹杀了古代先辈留下的医学典籍所做出的贡献。



确实,因为现代医学研究方法与技术,让时代往前进了一大步。

但想想如今发现一种有效药都如此艰辛,古人发现青蒿对症该是有多困难呢?

就像屠呦呦说的,这是对全体中国科学家的嘉奖。我认为不论是现代的医学家,还是古代没有这么先进的技术下靠经验摸索的中医前辈,他们的心都是一样的,就是帮助那些被疾病困扰的人们。

这样的人不会在乎自己用的到底是中医还是西医或是其他什么技术,因为救人才是最重要的

这些,如果连我们的国人都认为不值得为此骄傲,那该是多么可悲。



当然,我们也不应该盲目自大,固步自封,认为靠前人的成果就可以一劳永逸。

如果不能继续挖掘、善用、优化,不仅会浪费祖宗的遗产,也将越来越失去自信心。

就像屠呦呦在诺贝尔奖的获奖感言中说道的:“假如没有当时主张成立的中医研究院;假如当时把我分配到一个乡村医院,我现在顶多是一个普通的中医而巳,更别谈什么青蒿素,什么诺贝尔奖了。”

“获不获奖对我来说不那么重要,但是获奖也证明我们的中医药宝库非常丰富,但并不是借来拿来就能用。像青蒿素这样的研究成果来之不易,我们还应该继续努力。”

在她看来,这条科研道路仍然有很长的路要走。



即使这个世界变幻的再快,造福人类的心,与静下来做事的态度总是没错的。

“因为做了一辈子,希望青蒿素能够物尽其用,也希望有新的激励机制,让中医药产生更多有价值的成果,更好地发挥护佑人类健康的作用。”

十几年如一日地重复着同样的事情,只为了治病救人,这就是我们所说的“医者仁心”吧。


编辑 / 包大人

图片来自 / 网络

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若侵删


— END —


本文为我原创

本文禁止转载或摘编

-- --
  • 投诉或建议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