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年的塞纳河恩兔(二)

在上海另一边,一个女人站在一家名叫“LISA”的服装店大门下,正在和行家争吵:“不是说好这个季度由我说了算吗?为什么私自降价?”记者下车正检查自己的设备,抬头却看到陆婷(大哥)正在吵架,他急急忙忙上前把两人劝开:“不要吵架!大家有话好好说!”他扭头对大哥说:

“陆婷,你好,我是记者,我可以帮你做个采访吗?”

大哥一时没了脾气,整理一下自己的衣服:“可以!”

又一系列问题后。

记者:“请问你会后悔你在SNH48的几年吗?”

大哥说:“我不后悔!”

记者:“如果给你一次机会在回剧场和其他人再做一次公演,你会答应吗?”

大哥:“我愿意!”

大哥从她的包里拿出了一张照片—以前的一张公式照,陷入了沉思…

在河南省远离市区的郊外,有一个名为“X-PIG”的养猪场,一个名叫张雨鑫(叉叉)的女子正辛勤劳动着…位于里屋的电话响了,叉叉急忙跑进去接起电话,

“喂,您好,我是记者,我可以对您做一个采访吗?”

叉叉半信半疑:“在电话里吗?我怎么知道你是不是记者?不做!”说完就要挂电话。

“唉,等等,我知道,你在河南开养猪场的嘛,我还知道你以前在SNH48当过偶像,我很想了解你为什么两者都可以那么成功!”

叉叉迟疑了,又重新接起电话:“我答应了,你问吧。”

……

“最后一个问题,你会如何评价在SNH48的几年,后悔吗”

叉叉没再说话,过了一会儿:“你说什么,我~听~不~见”

记者似乎明白她的担心:“在未来的某一天也许可以回剧场公演,如果你愿意,请告诉我。”

第二天,确实有新闻登出——《前SNH成员坦言不后悔,愿回归》,叉叉看完新闻,犹豫再三,最后发了信息:“我愿意!”

……未完待续

本文为我原创

-- --
  • 投诉或建议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