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良猛×三桥贵志 宇航员

相良猛握住他手的那一瞬间,三桥贵志听到他开口说了很长一段话,时间太过久远了,他都忘记那时相良猛究竟说了什么。

那时的相良猛顶着大雨,站在他家门口,伸出手想拉住三桥贵志。

三桥贵志以为他有什么阴谋,不敢轻易伸手,只是表情奇怪的看着相良猛:“你又想干什么?”

‘轰隆——’

三桥贵志被突如其来的雷声吓到了,他猛地闭上眼,等再睁眼的时候,相良猛的脸已经贴了过来,他握住三桥贵志的手,轻轻吻住了他。

“靠!”三桥贵志一拳打向相良猛,相良猛没有预料到,从门口的台阶摔下,大雨淋着相良猛,他柔软的金色头发塌在头顶,有一簇发丝垂在额前,三桥贵志下意识就想将相良猛从地下拉起来,可手伸到一半,另一个人已经把相良猛抱起。

他茫然的看着伊藤真司,疑惑的目光在相良猛和伊藤真司间徘徊。

“伊藤?你在这干什么?”

他没说话,只是沉默着怒视他,三桥贵志看着伊藤真司怀中小小的相良猛,心里颤动了一下,这时雨突然停了,三桥贵志猜测下一秒阳光就会倾泻在他的身上。

“雨停了——”三桥贵志下意识的看向相良猛。

目光如炬的盯着他。

“太阳马上就要出来了……”

三桥贵志从伊藤真司怀中拉出相良猛,尽管他不知道为什么,可当他抱住相良猛的那一瞬间。

阳光洒在了他的脚边,一点一点的顺着他的身体向上爬,于是他抱紧了相良猛,然后低下头,在恍惚中吻住了他的唇角。

相良猛忙乱中呼出的雾气在尚未温暖的空气中尤其明显,氤氲的光线中,三桥贵志看到他的眼睛漂亮而又令人着迷,他伸出手抚摸着相良猛的脸颊,一动不动的注视着相良猛。

相良猛吻的情动,他攀上三桥贵志的肩,搅动着他的颈后的卷发,就好像搅动着他的心。

三桥贵志的手从脸颊向上,他仔仔细细的抚摸着相良猛的眉骨,接着撩起他额前的金发,用力的回应着相良猛的吻。

伊藤真司不知道是什么时候离开的,就像三桥贵志不知道他与相良猛的这个吻将进行到什么程度才能结束。

相良猛离开唇时,他几乎窒息的将头埋在三桥贵志胸前,用力的吸气呼气才能让他意识到他刚刚和三桥贵志接吻了,呼吸间都是三桥贵志身上的味道,只有这个时候,相良猛才能意识到,他属于三桥贵志。

其实后面发生了什么三桥贵志已经不记得了,他昏昏噩噩的回到房间,颈窝处细细碎碎的提醒着他发生的一切,镜子里的他没法冷静,他‘噌——’的一下扑向床,猛烈跳动着的心脏让他完全没办法忘记相良猛,以及那个到现在还嘴唇发麻的吻。

“三桥——”

三桥贵志突然从床上爬起,他从窗外向外看,阳光强烈的掠夺了他的视线,他眨眨眼,看到相良猛正笑着向他挥手。

好蠢。

三桥贵志脸颊通红,他看着相良猛,心里的种子在萌芽,一点一点的长大,蚕食着他的理智。

相良猛到死都记得那个下午,少年嫌弃的看着他,窗户被他推开,相良猛还是傻傻的看着他,三桥贵志从二楼跳下到他身前的时候,他还没反应过来,就被三桥贵志一把搂进怀里。

相良猛还眨巴着眼的时候,三桥贵志已经再次吻住了相良猛的嘴唇。

啧啧作响的吻声让相良猛一下就涨红了脸,他几乎就快沦陷在三桥贵志的怀里,事实上,他早就沦陷了。

现在的他只是更向里陷进。

他们在一起的事情好像就这么顺理成章,似乎所有人都对此毫不在意,就连三桥贵志问他们有什么感受时,他们也只是茫然的摇摇头,要不就是塞来一个礼物表示祝福。

相良猛开始天天往软高跑,刚开始三桥贵志还有些不习惯,可能是提着爱心饭盒的金发少年太过耀眼,他也不忍心,于是接过盒饭,顺便抱着相良猛开始吃饭。

三桥贵志发型相良猛其实挺瘦的,抱着他的时候,三桥贵志经常会因为抱得久了而导致被膈的疼,这也就导致后来相良猛因为一些事情暴饮暴食后,三桥贵志捏着他微微圆润的脸,笑着亲了他。

并且三桥贵志发型相良猛其实有挺多他自己也不知道的习惯。

比如相良猛其实特别像一只猫,他总喜欢被三桥贵志圈在怀里,但是又不老老实实的呆着,他似乎更爱贴进三桥贵志的肩膀,据相良猛说,这样是因为能随时随地看见他,可三桥贵志认为他可能只是单纯的想在某个瞬间在他的脖颈撮一下,以便留下印记击退那些妄想接近他的人。

又比如相良猛其实挺贪睡的,三桥贵志在阳台眯着眼睛准备休息的时候,他就悄咪咪的爬上三桥贵志的身,然后双手圈住他的脖子,就这样睡觉,这样就导致相良猛睡醒后,三桥贵志的身子已经麻了。

三桥贵志和相良猛第一次约会的时候是约在迪士尼乐园,相良猛戴着米奇老鼠的头饰,手里举着一个超大的冰淇淋,笑着牵住他的手,等三桥贵志回过神来,他早就已经和相良猛十指相扣了。

他其实挺不喜欢十指相扣的,可相良猛牵住他的手让他并不反感,于是他就随他去了。

其实最让他无法理解却又无可奈何的是鬼屋,相良猛最喜欢去鬼屋,可他经常是刚刚塌进鬼屋第一步就不敢走了,这个时候三桥贵志就得抱着他走,一边走还得一边哄着他,可就连这个相良猛都没办法冷静下来,所有到最后离开鬼屋的时候,三桥贵志总是无可奈何的看着满脸泪水的相良猛,然后承受着所有人异样的目光哄相良猛。

后来回去的路上经过一家电影院,相良猛顿住,轻声说想去看电影,三桥贵志这个时候只能嫌弃的拉住他往电影院里走,然后等相良猛选定电影后买下一杯饮料和一桶爆米花。

其实三桥贵志不爱看电影,但他喜欢吃爆米花,其实相良猛他不是想看电影,他是想和三桥贵志多待一会。

在等待电影的同时,三桥贵志就揉着手感极佳的相良猛的头发,怒视着任何想上前问联系方式的人,等相良猛猛然的抬起头看他的时候,三桥贵志就摇摇头示意他没什么事,然后接着瞪着那些注意着这边的人。

电影开场之间其实相良猛已经累的睡着了,他靠在三桥贵志的肩膀上,手边的饮料一点都没动,三桥贵志一边吐槽相良猛选的破电影,又一边用手抚摸着相良猛的眉眼。

漆黑的电影院里,隔壁座位上开久小弟正搂着新撩的小妹妹,隔着电影屏幕亮起的光线,看到少年低下头,温柔的吻住了另一个少年。

三桥贵志的第一杯酒,是相良猛硬塞他嘴里的,酒火辣辣的从喉咙灌进胃里,他呛的脸都红了,相良猛笑着直不起身,眼睛弯弯的,笑的像个傻子。

可三桥贵志却不知道为什么,在酒吧第一次主动牵住了相良猛的手。

路灯下,两个人的影子挨在一起,周围已经没有人了,三桥贵志举着伞和相良猛一起在雨里散步,他想说我们回去吧,但是相良猛紧挨着他的样子让他不自觉都感到温暖。

其实那天他一直在淋雨,半边身子都露在外面,只是他看着相良猛,心里想着不能让他淋雨。

于是回到家感冒了的反而成了三桥贵志。

相良猛拽着他进男式店的时候,三桥贵志看着一整面墙的男式内裤说不出话,特别是相良猛兴致勃勃的给他挑了一条闷骚红内裤的时候,他恨不得在其他人异样的眼光中把相良猛拖回家。

但最后他还是穿着那条红内裤回了家。

顺带欺负了相良猛一顿。

其实三桥贵志第一次和相良猛去泡温泉是真的很紧张,虽然他也不知道他在紧张些什么,但是他看着双人房里那个大大的温泉池,看着眼睛快冒星星的相良猛,还是拖着相良猛红着脸进了温泉池。

说起来也好笑,那天三桥贵志也是傻了,泡了两个小时之后居然晕过去了,醒过来的时候已经被相良猛拖上床,而那个整晚照顾他的人已经累到睡倒在他旁边。

相处久了,相良猛三天两头就得和他吵上一回,并不是什么大事,无非就是今天想和三桥贵志一起做饭,结果自己先炸了锅后生闷气,于是连带着三桥贵志也一起被他嫌弃。

又或者在某个夜晚想吃泡面,于是拉着刚刚睡着的三桥贵志起床去便利商店买东西,结果买着买着,出门就提了三大袋东西。

好家伙,自己提不动就一把丢给三桥贵志,看到三桥贵志提不动了就靠着墙默默难过。

其实三桥贵志无数次的无法忍受,可只要一看到相良猛,他的所有难受和愤怒不耐烦都消失殆尽。

甚至连身边的朋友都讶异于三桥贵志几年来的变化,三桥贵志也是诧异的,他从未想过相良猛呆在他身边,一呆就是几年,甚至还有长久下去的趋势。

在他以为他会和相良猛继续这样生活下去的时候,生活还是不尽人意,它猛地给你一巴掌。

三桥贵志被这一巴掌打醒了。

夜深人静的那个夜晚,星星没有露头,连月亮都藏在了乌云下,相良猛安安静静的回到家,钻进温暖被窝的时候三桥贵志打了个冷颤,他迷迷糊糊找到相良猛的手,双手揉搓着他冰凉的双手,嘴里哈着的气都不知道究竟是对着手还是脸。

一言不发。

相良猛钻进三桥贵志的怀里,眼泪慢慢浸湿他的衣领,相良猛抹掉眼泪,他摸摸三桥贵志的脸,吸了吸冻僵的鼻子,从被窝里起开,轻轻关上了门。

“我去当宇航员了,你要等我回来啊。”

一阵风吹过来,相良猛揉揉僵硬的脸,眨眨眼后笑着下楼。

电视里播报着今年初雪的新闻。

可三桥贵志一醒来没有看到相良猛。

其实就是那一瞬间,就那一瞬间。三桥贵志看到自己的衣领上留下一滩印记的时候,他就知道相良猛来过。

被窝另一边的冰凉他也明白。

他几乎有些固执的不想提起,朋友约他出去他照样出去,喝酒依旧喝酒,唱歌依旧唱歌,怀里的可能是朋友,又可能是其他人。

只是暂时没有人贴着他的胳膊然后傻笑。

伊藤真司出现在酒局真的很少见,三桥贵志拉着他喝了一夜的酒,他喝一瓶吐一瓶,几乎快把胃液吐出来他都不肯罢休。

喝醉了后他被人拉回家,醒后他又接着约其他人喝。

他天天喝天天喝。

但所有人都知道,他是天天都在等,无时无刻都在等。

等那个像猫一样但是又总傻笑的人回来,等着他辩解,等着他哭着道歉,等着他开心欢笑着回到他身边。

其实三桥贵志想,自己也没做错什么,为什么相良猛离开了,就不愿意再回来?

父母无数次带着心理医生给他会诊,他也只是像个正常人一样跟医生攀谈,没有人知道他其实已经崩溃,或许有人知道。

他只是还没回来。

相良猛养在家里的仙人掌都已经枯萎,可他还没有回来。

伊藤真司找上他喝酒的那天。

他再一次穿上相良猛第一次向他表白时的衣服。

他以为。

只是伊藤真司真的只是找他喝酒,三桥贵志喝下第一杯酒,怒气无法抑制的让他打了伊藤真司,他几乎被打的血肉模糊。

从路灯下回家的时候突然下起了雨,三桥贵志抬眼看了看,然后拖着疲惫的身体回到了家。

被打后的神志不清让他以为家里有人,他把钥匙丢到桌子上,钥匙挂饰在桌子敲得响亮,三桥贵志一下就清醒了,眼睛前的血雾遮挡住他的视线。

他打开冰箱,本想喝水,可想着水壶里前几天就没水了于是想放弃。

可一闪而过的画面让三桥贵志微微一怔。

水壶里有水。

他想回头看看,可最后还是没有回头。

门一开一关。

三桥贵志随意丢过的鞋子被摆的整整齐齐,桌上有一碗面,面已经冷了,恍惚间他竟然已经已经回到了以前。

雨慢慢变大,开始敲打着窗户。

三桥贵志知道相良猛就在下面看着,面的香味突然钻进他的鼻子,勾起他的味蕾,他从想起他已经有两天没有吃过东西了。

雨还是在下。

三桥贵志慢慢挪动,坐到桌子前的时候才发现面已经坨了。

他张了张嘴想喊些什么,却想起已经不是曾经,三桥贵志夹起面往嘴里送,可这面才吃了一口,他就开始哭,眼泪像自来水一样哗哗的流,他嚼着面,嚼这嚼着就忍不住了。

面已经拌不动了,三桥贵志就加水,到面可以搅动,他就接着往嘴里塞。

天快亮了,灰色的穹顶,他的脑海里仿佛浮现那人的尸体的样子。

伊藤真司给的录像带里,相良猛躺在担架上,金色的头发上满是沙砾和灰尘,三桥贵志像伸出手透过屏幕触摸他,却只能看着那个少年安静的躺在那里,如果他的脸上一点伤痕都没有,三桥贵志可能会以为他只是睡着了。

可相良猛已经面目全非,四周满目疮痍,一如三桥贵志的心一样,一片荒芜。

三桥贵志猩红着眼睛,他甚至不敢相信这些日子里身边的人一直瞒着自己。

难怪他们说相良猛回不来了。

难怪。

伊藤真司说相良猛是从窗户跳下来的,可惜在他跳下来的一瞬间,房屋坍塌,把他压在了边缘。

录像带一遍一遍播放,三桥贵志的手颤抖着,眼睛猩红着。

他几乎想把自己暴打一顿,好好质问自己当初为什么没有拦住回家的相良猛。

在那个几乎没有天亮的早餐,三桥贵志离开了家,向父母告别后离开。

没有人知道他去了哪。

所有人都在将他遗忘,父母经常唉声叹气,他们没有再见过三桥贵志。

火箭开始发射,父母朋友一眼扫过电视,那个曾经是不良少年的人,已经成为了国家宇航员,他准备了十几年,而他等待的就是这一天。

他闭上眼,无视太空舱外面的风景,只是默默期待。

太空舱降落在星球,三桥贵志慢慢走出机舱。

“嘿——”三桥贵志大声问候:“你还好吗?”

似乎没有人回应他,大家看着三桥贵志,开始疑惑。

但三桥贵志却突然笑了,等有人看清他是笑着哭了的时候,三桥贵志已经摘掉头盔,他擦擦模糊的眼前,几乎快要脱力的坐在地上,他看着眼前的相良猛,想述说一切,但却什么都说不出来。

他原以为他未来的日子里,相良猛都会存在,于是他未来的日子里,相良猛真的依旧存在。

三桥贵志死在了那颗星球。


本文为我原创

-- --
  • 投诉或建议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