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夏复兴、衣冠先行——我心中的“汉服运动”

文/溪山琴况

汉服运动是华夏文明复兴运动。
它至少有以下主题:
一、重建礼仪之大、服章之美的独特的华夏人文风貌。
二、文化全球化冲击下,中国各族群对文化命脉断流危险的应对。
三、重建自强不息的民族精神,再造华夏中国独步世界、无与伦比的文明创造能力。
“定位于传统礼仪文化与风俗文明的复兴,并且在其中传承和重建自尊自信、自强不息、传承
文明又勇于创造的民族精神与举世无双、无与伦比的文明创造能力”------或许这就是汉服运动可以寻求到的最准确的位置。
真正正确的汉服及华夏文明复兴运动,其方向不是指向历史,而是指向未来。服饰、礼仪、
精神、文明,层次递进、一脉相承。它是文化多样性的捍卫,是文明的复兴与重振,是文化创造遗产的理性继承,是民族创造力的重新的勃发。
四、文明解释标准的重建。
西方解释话语霸权的解构。不再以西方文化为全球文明唯一的最高解释标准。建立和倡导“以
自己解释自己”的全新的解释标准,捍卫人类文明的平等性和多样性。
五、民间力量的生长,民间智慧的觉醒。
民间力量第一次自信地、主动地介入复杂的社会博弈,成功地再定义重大的文明发展标准。不
再寄空想于幻世、托希望于精英,草根的话语正在不可遏阻地上升为强势和主流,民间真正开始引领社会文明发展的方向和进程。
六、中国人从压抑民族性、刻意回避民族性走向正确对待民族性。
“汉服”是一个具有历史性意义的文化概念,是时代文化思潮的一个重大里程碑。“汉服运
动”本质上不是为了一件衣服,它在文化复兴的意义之外,也是民族自觉意识的觉醒,是一种对错误必要的反正过程,是从压抑民族性走向正确对待民族性的过程。正确认知民族性、坦然面对民族性、合理利用民族性、积极发展它所带来的强大文明,本身就是一个伟大国家的人民应有的素质和能力。也是一个族群利益共同体生生不息文明不断发展的重要动力之源。
七、用千年汉文化的阳光涤荡民族几百年的心理阴暗。
逼迫我们这个已经变得不长进、不争气、猥琐、无能、阴暗的民族,记起祖先的阳光心态和伟
大抱负,只有如此,汉民族才能真正承担起捍卫中国、团结中国、引领中国、复兴中国的历史责任。
八、汉服运动是真正意义上的、伟大的中国“民族和解运动”
有信仰,有坚持,有道义,有责任,真正热爱民族的人,才是当今中国和中华民族真正的维护
者和捍卫者。汉服复兴者非但不是族群关系麻烦制造者,恰恰是中国真正民族和解最坚定的倡导者,民族团结最坚定的捍卫者。
因为热爱中国,我们发现了汉服。
因为热爱中华民族,我们看到了自己,最大的民族,最胆怯阴暗的心理。汉民族如何肩负起捍
卫中国、引领中国、复兴中国的历史责任?
知耻而后勇,所以我们要复兴汉族,复兴汉族,是了有资格、有能力肩负起团结中国、复兴华
夏的重任。
虚幻的团结无益于中国的长久,表面的和谐下将是暗潮汹涌的介蒂、怀疑和自虐。这是中国族
群关系最彻底最深刻的裂痕。汉服运动,就是要在中国改变空洞的族群和谐,建立真正的民族团结。
汉服运动是建立在正视历史、面向未来基础上的真正的伟大的民族和解运动,是在更高的层次
和真正的意义上凝聚中华民族、凝聚这个国家,在全新的起点上传承华夏的文化、复兴中华的文明。
汉服运动者谈到了历史,而正因为敢于直面历史,汉服运动者才敢于谈论真正的和解,才有了
中国最真实、最坚定、最真诚的民族和解的意愿和决心。
中国族群关系实现了两次和解:
第一次是利益攸关、政治基础上的和解,是政治家主导的和解,是短期和表面的和解。
第二次是民众了解历史、深思熟虑后的和解,是更高的文化层面上的和解,是长久和彻底的和
解。
汉服运动,就开启了第二次和解的进程。
汉服运动是真正意义上的伟大的中国民族和解运动,历史将证明汉服运动者对华夏之爱、对中
国之心。
历史将证明这一点。
九、以虔敬的学习继承华夏的人文遗产,以复兴的精神独立地开创文明日新的前景。
华夏文明的发展与日新是永无止尽的过程。汉服不是一个终点而是一个起始。
汉服运动非但不是复古运动,恰恰是一种继承基础上的求新运动。
复古是文化的守旧,复兴是文明的求新;复古是懒惰的袭用,复兴是批判地继承;复古对祖先
膜拜至地,心中却没有真正的敬畏,复兴是捧读先人的话语,心里充满无限的感恩。
复古,认为先人的文明不可超越,也无需超越。复兴,认为先人伟大的文明必须超越,苟日新,日日新。
复古是躲藏祖先的身后以避风雨,复兴是从祖先身后一步步走来,独立地开创文明的前景。

始自衣冠,达于博远——再论汉服运动
文/溪山琴况
重整“衣冠”,再兴“华夏”
历史之中,衣冠之重生,从来不是一个轻松的课题。
因为衣冠往往是更宏大的复兴的先行者,衣冠的沉沦,揭示的是华夏的不再,欲重建华夏,必
先重整衣冠;而没有华夏整体的再造,衣冠也没有独立复兴的可能——而这,正是汉服运动风生水起、如火如荼而又步履维艰的原因。
我们要复兴的,仅仅是一件漂亮衣服么?不是,我们穿起这件衣服,是为了以此为起点,再造
整个华夏。这正是千千万万汉服复兴者投身此一事业的初衷。
“礼仪之大,章服之美”,是为“华夏”。
让我们耳熟能详的这句话,是我们时隔360年之后重建真正的“华夏”概念的精彩启蒙。然而这
只是一句最华丽的概括,却不是广博厚重的“华夏”的全部。
华夏,是华夏-汉民族独立创造的一个完整、系统、深厚、博大的文明体系,是人类文明中独立
的一极。华夏是我们的根脉所在,300多年来中国的枯萎,正是因为根脉的断裂。
“华夏”究竟是什么?
——是华夏生活方式:华夏衣冠(综合承载华夏文明的汉服)、华夏食饮(礼俗合宜、卫生优
雅的华夏饮食文化)、华夏建筑人居(清雅大度、气韵生动的汉族建筑艺术)、华夏礼仪(礼仪之邦的礼仪生活与生命礼俗)、华夏岁时节日(农耕民族重天节农时、祈福保健、和谐天人、团圆温馨的优美的节庆生活);
——是华夏艺术与审美:汉语文学、华夏乐舞、华夏美术、华夏戏剧、琴道、棋道、花道、弓
道、武学......
——是华夏生产经济与科技技艺:农耕文明传统、民族科技文化、华夏医药......
——是华夏制度文明:政治制度与社会治理思想,军事,华夏教育思想......
——是华夏思想与精神:儒、释、道,诸子百家,华夏道德(超越一家的学术倡导为全民族几
千年传承的民族气质、风骨与美德),华夏史观(对于华夏自身,对于中国历史的看法)
始自衣冠,达于博远。我们要复兴的,正是厚重如斯。
华夏复兴,衣冠为何先行?
“寻找传统文化真精神”,这是对当下中国文化忧患思潮一个极好的概括。很多人在寻找,而我们这个群体找到的答案,先是一袭尘封已久的衣冠,拭去血迹和尘埃以后,衣冠上显出的字迹叫做“华夏”。寻找传统文化的真精神,是在各方面同时寻找,而服饰的困惑和痛感在其中最重,“汉人服饰”的找寻与“传统文化”的寻找,两条线索在360年前的历史中交汇,我们终于寻回了“汉族之服”——汉服。汉服揭示了一个秘密,一个“真正的华夏”的秘密,汉服—汉族之服—真正的华夏衣冠,引领我们进入了陌生而又熟悉,浩瀚瑰丽的汉文明-华夏文明的画卷。
这是一片雾霭重重、尘封已久的精神故园,天地玄纁,清新的泥土中埋藏着我们民族的魂魄。
触摸衣冠,始知华夏,华夏复兴,衣冠已然先行。
垂衣裳而天下治,衣冠整而礼仪齐。华夏衣冠历来引领着整个华夏文明的起落沉浮,华夏复兴,衣冠必然先行。
华夏即汉,汉即华夏。
华夏即汉,汉即华夏,这是中华文明的事实,只需要心平气和地面对。
汉与华夏,本就是一只玄鸟啼出的两种天籁,同一山岳的不同峰面。汉,是瑰丽的银河,我们
是银汉的民族,缔造华夏文明的伟大族群。不同的语境下,汉与华夏唯一的区别,只在于强调的侧重不同——族群,叫做汉,他的文明,叫做华夏。
复兴汉民族,正是复兴华夏,而复兴华夏文明,正是复兴汉文明。
现时的“中国”是一副身躯,而古老的“华夏”就是它真正的精神和灵魂。这个灵魂,正是由华夏-汉民族历尽艰辛而创造,在历史的腥风血雨中不屈不挠地维护的——护衣冠而九死,虽三百年而不悔!作为华夏真正的缔造者,没有人比汉民族更懂得,真正的“华夏”究竟是什么,“中国”究竟是什么。
中国之中,华夏之于少数族群兄弟的关系,先民早给出了简洁清晰的答案:“入华夏,则华夏
之”。尊重,吸纳,包容,和谐共进。 只把自己当成1/56,并非包容与博大,而是庸俗猥琐的史观,是“理智”幻觉下的无知,对中华文明的不负责任。因为中国的前途,只有从华夏文明的溯源和创新中寻找答案,而非寄托于少数民族文化和西方文明。
我们是汉人,是支撑中华文明的主体,祖先带领中国创造了辉煌的过去,我们有义务引领中国
创造博远的未来——引领中国复兴,舍“汉”其谁?一个十几亿人口的庞大民族,应该堂堂正正担起这一责任。中国要复兴,汉族不扛起首要责任,难道推给少数民族么?不以汉文明为基础,还能以什么为基础呢?
汉文明-华夏文明本身就是富有包容精神的开阔的文明体系,但是吸纳不等于可以异变,包容
不等于可以毁损,华夏文明始终有自己最核心的精神内涵、价值取向和文化风貌——礼仪之大,章服之美,阴阳之谐,天人之和。忠义仁孝的道德哺育,崇韵尚意的审美理想,修齐治平的生命追求,天人合一的哲学观念,用中执中的中庸之道——这正是中国安身立命的根本,正是我们所要寻找、学习和弘扬的东西。
值得强调:寻找、学习和弘扬汉文明-华夏文明最核心的精神内涵、价值取向和文化风貌,这
不正是汉服复兴所指向的最根本的目的吗?
华夏复兴,是一片全球化的喧嚣中,汉民族带领数千年的文明故国,为了人类真正的幸福,维
护文明的多样性,为人类贡献独特而伟大的文明财富的宏远志向和决心。
华夏史观:胸中有正气,天地自浩然。
一片丹心赴海幕,万点梅痕染衣冠。崖山之后,已无华夏的中国,易服剃发,亡的是文明的天
下。 56个族群,已皆国土内的公民,但是今日与往昔,不可混为一谈。正视历史,蒙元满清是彼时中国的亡国、华夏文明的沦陷,但这丝毫无碍于当下中国56个族群利益共同体的携手共进。这才是真正彻底地放下历史的包袱。否则,歌颂屠杀、民族自虐、混淆黑白、反转乾坤,这样的汉民族又如何赢得真正的尊重,如何自立于中国,挺立于世界,如何真正承担起捍卫、团结、引领、复兴中国的责任?
用千年汉文化的阳光,涤荡民族几百年的心理阴暗,只有堂堂正正面对过去,才能顶天立地地
面对未来。复兴华夏,也正是要重建正义、正气、有信仰、有抱负、有坚守的华夏史观。
汉服?华服?
华夏即汉。汉服本就是华服,华服本就是汉服,两服之辩,千年未有。
时下的国人,好称华服。对此,我们无意异议,但是,无意异议,并非赞同。“华”的厚重,并非任何文化都可以担当。况且,言语之事,本就是约定俗成,既然几十年的俗成可以被尊重,那么几千年的俗成和华夏危亡时刻的约定,为什么不能被尊重?
汉服,华夏衣冠,汉民族传承不息的千年信仰。
日新华夏,华夏日新
找寻之,学习之,思辨之,扬弃之,重建之,发展之,日新之。我们是华夏文明的传人,我们
从传统的华夏来,到日新的华夏去。
华夏,是我们思考的本位,方式和起点。
自华夏衣冠的重建始,重建华夏生活方式、艺术与审美、经济科技、制度文明、思想与精神——寻找、学习和弘扬汉文明-华夏文明最核心的精神内涵、价值取向和文化风貌。学习然后继承,继承然后发展,发展使之日新。
华夏复兴,衣冠先行,衣冠先行,正是为了引领华夏复兴。
以汉服为起点,再造整个华夏。


-- --
  • 投诉或建议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