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尉杀手战斗机—F7U 弯刀战斗机

今天带来的仍然是美国海军的舰载机,F7U 弯刀 战斗机。

第二次世界大战后,钱斯沃特公司通过消化德国阿拉道公司战时的无尾后掠翼战斗机研究,推出了激进的F7U“弯刀”战斗机(当然也有可能只是巧合的相似,因为钱斯沃特公司并没有聘请过德国工程师)。

1945年美国海军招标研制一种升限12200米、最大平飞速度965千米/小时的战斗机。美国各大飞机制造公司纷纷踊跃参加投标。到1946年4月招标结束时,共有6家公司的12种方案应征。设计过二战中最优秀舰载战机F4U“海盗”的沃特公司击败了麦克唐纳、北美、马丁、寇蒂斯4家公司,以它的V-346A、B、C三种方案同道格拉斯的565方案一同杀进了复选,1946年6月25日,实难取舍的美国海军宣布小孩子才做选择,这两个公司的飞机我都要!

为了达到设计要求,已经不能采用那个年代的常规设计了,在当时,美军的P-47和F4U在速度达到马赫数0.75左右时经常进入一种不稳定状态,有时出现空气压缩现象,从而大大限制了飞机速度的进一步提升。科研人员认为高速飞行时作用于平尾上的负升力会使飞机进入不平衡状态,此时作用于操纵杆上的力会变得很大,飞行员往往难以控制。与此同时,前往欧洲搜罗德国军事技术的美国科研代表团归国,带回了一种大胆的设计思想——取消飞机的水平尾翼,当然也有可能设计师为了追求超音速而采取了同样的设计。

原型机XF7U-1计划装2台24C(XJ34)型涡喷发动机,该机配备增压座舱,机翼设计为一副35°的小展弦比主翼。1947年12月10日,沃特公司完成了最终设计。1948年9月29日,首架XF7U-l在马里兰州的海军试验中心(NATC)冲上蓝天。这架“弯刀”实际装了2台J34-WE-32发动机,原型机一共制造了三架,后来全部坠毁。但是这次和随后一次试飞的成功,加上朝鲜战争的需求,使美国海军迅速征订了首批14架F7U-1生产型并着手进行飞行员的训练。

F7U 弯刀 生产线

但这14架F7U-1从来没有进入美军航空母舰上服役,因为在上舰海试过程中暴露出弯刀存在太多太多的问题。

首先是发动机功率不足的问题,这个问题在当时对于美国各大制造公司来说是非常普遍的,严重挚肘了海军舰载机的发展,其发动机不单单功率不足,可靠性也非常堪忧,并且弯刀航程低下,当弯刀在有挂载的情况下,无法保证飞机与航母的安全。

J46-WE-8A 发动机


F7U 三视图

起落架的设计也非常糟糕,首起落架装上强有力的液压作动筒,能在飞机即将离舰升空的瞬间伸长,从而让飞机的仰角骤升,较大程度上改善了起飞性能。这也导致起落架过长,容易被压折捅进驾驶舱(少尉杀手由此而来)。

修长的起落架

后来为了弥补U-1型的缺陷,钱斯沃特又发展了U-3型,该机在速度、可操纵性、飞行品质、火控系统性能、最大航程等方面要比前辈技高一筹。飞行员对此的评价是:稳定的轰炸平台、敏捷性好、富有飞行乐趣、结构坚固,滚转速率好,该机的滚转速率达到了570度/秒,足足是大多数喷气式战斗机的三倍。为了弥补F7U-1机体强度不足,F7U-3加强了机体,机体结构经过了彻底的强化,原本位于机尾两台喷气发动机喷气口之间的单条的阻拦钩支架被换成了三角形双肋,并牢牢固定在机身下部。设计师别出心裁地将机身内几乎所有的电线布置在机身内右侧,将绝大多数液压管线置于机身内部的左侧。为了方便检修,机身上开了一百多个检修口盖或舱门。

U-3与U-1型的区别

然而该机仍然存在非常多的缺陷,首先是起落架,U-3的起落架变的更长了,高达四米,事故率更高了,曾有一次起落架折断,断裂的起落架支柱向上插入座舱,深入弹射座椅底座,触发弹射并抛掉座舱盖。米里亚德向前飞行了61米,撞到了一架道格拉斯A-1天袭者的尾翼,后来死于重伤。并且发动机动力仍然不足,仍为U-1型装备的羸弱的西屋涡喷J46-WE-8A 发动机。

可挂载AIM-7“麻雀”空空导弹的F7U-3M

对于该机的评价可以用F7U-3飞行员约翰·摩尔在关于自己海军飞行生涯的书《错误百出》中的描述:“弯刀只需‘少许’改进就能成为一种很好的飞机,如增加传统平尾,推力增大三倍,前起落架高度减半,完全重新设计飞控系统,最后当然是让别人去驾驶。”

F7U-3P侦察机改型

但不可否认的,弯刀为美国海军舰载机的发展起到了重要意义与教训,我们不应该忘记他,更不能忘记死于非命的那些F7U飞行员&们。

令人诧异的是蓝天使表演队也曾用过改型飞机,并且是U-1型


本文禁止转载或摘编

-- --
  • 投诉或建议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