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休”在台北,前LPL教练闲话——Firefox风哥专访

采访:星吟、巴渣嘿殿、丹尼二狗
文:丹尼二狗
图:PentaQ


距离Firefox风哥离开RNG和LPL已经差不多一年时间,但相信经历过那个时代的人不会轻易忘记他。

2018年夏天,Firefox回到台湾。在JTeam任教一个赛季之后,他选择了彻底的调养。给自己买了车,报了自由搏击的课程,认了哥哥的女儿做干女儿,陪孩子,开着车四处兜风。

再一次见到他是五月下旬,MSI赛程来到台湾的时候——在餐厅里的他正忙着指挥干女儿吃饭。从压力巨大的工作里脱身,Firefox尝试着找回自己的生活,目前看来一切都还不错。

“哎,说了你这样吃不了的,要不要干爹帮你弄啊。”可爱的女孩仍然坚持自己的吃法,风哥表示很无奈。“你看,她这种未来肯定是个好教练。好教练都是这么固执的。”

风哥和干女儿合影



一、在台北的退休生活


回台湾干了啥?买了台车,带着干女儿到处跑。桃源、新竹、宜兰,都是偏北的地方,没有怎么往南边去——还是比较习惯台北这边的生活。

理论上应该是先买房的,对吧。但毕竟现在是单身,以前没怎么给自己花过钱,现在对自己就好一点。总的来说还是专注在自己的生活上面。刚回台湾的时候身心状况都不太好,就报了个自由搏击的课,一周两到三天上课,想把自己的身体搞好一点。

现在心理上好很多了,毕竟有和小孩子在一起的时间,心情会好一点。买这台车是因为我自己以前就喜欢开车骑车,虽然我也能坐出租,但还是会有些不方便的地方——比如我要去夹娃娃,这就不可能坐计程车对吧,我夹娃娃的方法不是去一个店夹,而是说我会开车看看有没有能夹的店,没有的话,我就开车去下一个店了。

风哥座驾

哈哈,就是因为无聊而已。我也不知道怎么了,台湾这几年夹娃娃突然就火起来了,回来之后才发现。现在夹到娃娃就给她(干女儿),家里都有好几只了,放不下,所以才堆到车后座。

对了,台湾这里有个公司叫超竞,他们的CEO以前也是选手,算是和我有点交情。他们在六月份左右会有一个教练相关的课程,现在在请我去上课,一次性业务这样子。

所以……是有点像退休生活啦。我自己想,这种生活最少会持续到明年,可能明年八月吧。我想在那个时间点之前把身心好好调整下,也把重心稍微偏移在别的地方一些,偶尔看看比赛。可以说是很闲,但还没有到担心生计的地步。

风哥娃娃机战果展示


二、“身份变化感”和“教练压力”


身份变化感这种东西,其实是没有的。

也有可能你过来和我说了我才这么觉得,这种东西像温水煮青蛙,我怎么会觉得热呢?我不会觉得热的。不过我现在的心理状态没有以前那么糟糕了,身体上应该也能看出来有变好吧,没以前那么虚弱了。

现在偶尔还是看看比赛,但已经能回到观众的角度,不再是专业教练的角度了。可能还是会犯职业病,比如看某一波觉得,哇,这一波如果这样打就好了,但现在已经不会对输赢有特别的感觉,谁输谁赢我都不会觉得怎样。

过去做教练的时候我老是和选手讲“快乐”,但其实自己能做到的也不多——压力确实太大。最简单的道理就是,其实俱乐部里大部分工作岗位都不直接和成绩挂钩,除了教练。成绩不好,经理不一定会被直接开除,但教练绝对是第一个面临要被换掉的情况。

然后我的个性又是那种比较直接的——常常会和上层有意见不合的碰撞那种。虽然通常最后都是会以我为准,但如果一旦成绩不好,你想想这个压力。

好教练是要有很强的抗压能力的,包括甚至我在IM时期压力也很大。记得2016年的比赛还是6Ban10Pick,只有第一轮Ban人这样,所以阵容上是可以提前准备许多套的——现在的BP环境,只有一阶段是能在场下准备的,二阶段完全看教练个人的水平和临场反应。那个时候我负责了很多BP和战术上的工作,帮助当时孙教练准备这些东西。想想从一开始到现在已经撑了很久,三年了,差不多了。

但不管怎么说,“快乐”对选手还是很重要的。选手都是因为喜欢打《英雄联盟》而成为选手的,那没有必要在他们成为选手之后让他们打的不开心,还是要有“玩”的心态。如果他们因为喜欢这个游戏而成为选手,但成为选手之后反而不快乐,那我觉得没有必要。

其实教练也是这样子,虽然我在做教练的时候压力很大,但在和队友们相处的时候我是快乐的——完全放松、free的状态。



三、再见,Letme


Letme应该是不会打了。

这个选手我真的……现在的The Shy有点无敌对吧,但我觉得在我带Letme的时候,Letme可以打他。我不知道为什么外界觉得Letme众生平等,团队后盾,他自己是攻击型上单——而且就是因为他是攻击型上单,同时坦克玩的这么好,所以我才觉得他很厉害。

只有攻击型上单才知道玩坦克的时候要怎么去对抗对面的攻击型上单,才知道这一波自己不能被换血,被换到就不用玩了。他(Letme)会站在对面的角度看问题。那你要说他现在攻击型上单玩的不好——他已经玩了一年坦克了啊。

2017年他其实没有玩太多坦克型英雄,2018年的话不属于我嘛,我也不太清楚。他这个人很想赢,也很努力。不是说那种一直打游戏的就是很努力,而是说哪怕没有打游戏,他也会一直在思考游戏里的事情。比如有的时候我和他聊游戏,他的思绪一下子就进入状况,这就表示他平常脑袋里就有思考这些问题。

不服输,这是Letme的特点,也是我和他的共同点。他输了之后会很自责,觉得自己没打好,也会先检讨自己的问题——很多选手做不到这点,很多选手喜欢先检讨别人。我并不觉得检讨自己是种“示弱”的表现,我自己输了之后也会先想想是不是BP问题或者自己的策略执行问题。

其实一般BP完了之后教练心理都会有点底——如果这一把两边都发挥正常的话,哪边的阵容会更好一些。虽然也有时候会出现你是A阵容,我是B阵容,然后BP完了之后我们俩都觉得自己赢定了,这种情况也有,但一般我在BP完下台之后就会看一下自己有没有做的不好的地方,然后通过之后的比赛走向去验证是不是我自己想象的这样。

回到Letme,我对他的感觉就是他给自己的压力太大了。这些压力他一部分可以转化成动力,一部分不行。从职业上说的话,当年的他和957真的是我那一年能看到的最“全面”的上单了。所谓的“全面”就是攻击有攻击的样子,防守有防守的样子,而且不是装装样子而已哦,是真的可以玩成“教练想要的样子”。然后我个人的话,真的是觉得他攻击型英雄玩的比防守型要好。

在2015年的时候我就看过当时Letme的比赛。我知道他2015年打的很好,而且我觉得在2015年年末的时候这个选手正好开始要发展——但是没办法,来了一个确实硬实力比当时的他高一点点的Looper,之后他就被下放二队,错过了一些好的训练和雕琢。

所以我一直认为这个选手的职业道路算是蛮坎坷的。那至于他自己做出这个决定,他肯定想过以后要干什么,他不是那种很莽撞做决定的人,他会想清楚。所以在我看来,只要他接下来顺利、健康、生活能够继续维持,就可以了。

这有点像是哥哥对弟弟,或者爸爸对儿子说的话吧。钱固然很重要,但还是健康开心最重要。



四、如何甄别选手


刚才聊到Letme,我当时会用他是因为他操作很好。一开始RNG的上单人选蛮多的,但是有些因为实际情况不允许,最后看了Letme在2015年的表现和他训练赛的表现,就敲定是他了。

关于看选手,我只看操作。除了操作以外什么都不看,因为其他什么都能教,只有操作教不了。

其实,一个选手的操作就是看他打的过程中对线的细节,遇到临时状况的反应这些。简单的说,操作就是选手的反应、技能释放、走位,就这些东西了。

比如TheShy,我眼中看到的TheShy就是纯操作。他不会想那么多,当他判断这一波我上去操作对手可以赚,那我就上。也可能他会计算打野是不是来了这样的情况,但是就算是被打野gank,他也会尽力去操作——我死了也要打出你的东西这样。

意识不是操作,意识是选手经验的累积。有些选手可能分数不高,但他的操作是好的,所以你只要教他游戏应该怎么玩,怎么赢就行了。

比如,我看到一个选手重复多次发生“闪现没交出来”这样,或者有时间反应的东西他没按出来,这个就是操作有问题。但如果他不是因为这些方面被击杀,而是死于带线太深,退的太晚这些,那这些就都能教。

有意识但欠缺操作的选手知道应该如何进行游戏,但是他做不到,手跟不上脑。而有操作但是意识不够的选手,他会用手去补足脑。假设今天香锅被抓了,因为一次没有判断对被堵到了……好像还真有这样的情况,我记得是被Sofm的男枪吧,当时是在自己的红区被堵,但是他活生生用自己的操作活了下来。操作这个东西是有可比性的,而且很直接。

除了操作以外,性格是我认为第二个难教的点——不卑不亢,胜不骄败不馁,这是LPL选手普遍需要提升的地方。

同时作为教练,“和选手保持什么样的关系”也是很难的,有的教练喜欢严厉一点,有的教练喜欢亲切一点。我自己的方式是“该怎样就怎样”。比如我现在做复盘,是个教练的身份和你讲话,那我们就是老师和学生的关系。但如果队员在Rank,那我就是大哥哥,如果我们出去玩,那我们就是朋友。

让选手在每个场合分清你是谁,对教练来说非常重要。如果他在台上把你当朋友,那不对,如果他在台下把你当教练,那也不对。像香锅和君泽,我每次到上海他们都还是会找我吃饭。



五、关于“IG和IG风格”


其实MSI前半段IG的战术体系和他们打出来的东西,就是我当年想把RNG塑造成的样子。我很喜欢Jackeylove这种类型的AD,或者说,这是教练最好去分配战术的AD。

2015年的时候我在LGD,当时可以这么说,IMP那一整年对线几乎没有输过。但因为当时是上中TP版本,我们俗称“两道光毁灭游戏”,IMP永远是赢线的,但是对面两道光下来,我们还是直接输了。

所以从那一年之后我就开始比较重视中上野,我自己是上路转打野位置嘛——这也是我当时找Heart的原因,他是辅助出身,对下路很熟悉。

总之,我们不对比选手之间的实力,我说的“喜欢IG”是指他们风格上的进攻性。我喜欢进攻,不喜欢防守,这和我自己做教练的性格有关。就像打拳击,有的人喜欢防守反击,有的人喜欢进攻,有的人喜欢打带跑。我就是喜欢进攻。

当然版本这么重要的东西是会去迎合啦,我没有那么强硬。但我还是希望看到队伍能够更主动,别能发育就不搞事,要能搞事就别发育。

其实2017年的RNG走到后面已经有一些这样(现在的IG)的感觉了,但当时队员们是刚刚组建,互相之间的关系啊,心理素质啊这些还没有达到一个最佳的状态。我觉得2018年才是他们成长到一个巅峰的时候,所以那一年他们能拿到很多成绩。



六、MSI结束,夏天开始


其实在春季赛的时候我们能看到,LPL中上层的队伍有时候会拿出一些独特的套路,但是越到顶层队伍,就越偏向拿到常规的阵容,用常规阵容去赢下对手。

但是MSI上我们也能看到G2拿出了派克、拉克丝这些我们过去完全没有想过的阵容,最后他们能够成功夺冠也证明了这些全新想法、思路的用处。那相比于欧美赛区,我觉得LPL在阵容选择上还是相对单调一些的,我觉得像G2这样的非常规阵容和打法确实能够让一支队伍在国际赛场上有很好的发挥和更多的可能性。

至于LPL夏季赛,真的很不好说,只能说群雄割据。

我在春季赛的时候,甚至在2018年年底的时候,就感觉2019年会是这样群雄割据的时代——可能现在听起来有点马后炮,但其实在2018年下半年已经能看到很多新人越打越好,所以我才有这样的感觉。

群雄割据好啊。只有群雄割据才能制造强者——当我看到闪电狼老将全走了之后他们还能拿冠军的时候我真的完全无法相信,关键这个问题还不在于闪电狼,在于赛区里的其他队伍。

我之前有想过,如果这段休息的时间自己能够在台湾找到比较好的投资或者事业,我是不太想回来的,又脏又累嘛。但如果没找到的话,我可能就会回去——这是我之前有过的想法。

但今年开始,我看到很多LMS的教练去了LPL,韩国教练也越来越多,本土教练越来越少或者一直只有那几个,说实话,我内心是不服气的。

因为我一直把自己归类是LPL的教练。虽然我在2013年带过台湾的二级联赛队伍,但是我自己内心觉得我真正开始接触教练的职位,从事教练的工作是在来到LPL之后,之前我只是觉得自己有游戏理解,就去做了,那个时候根本不知道教练应该做什么,也确实做的不好。

所以当现在的我看到这样情况的时候,内心的想法是不服的,我的个性也是这样,不服输。其实这段时间在台湾我自己也想了很多,我一点也不适合做管理职。所以,如果说有一天我回到LPL,我想我的身份一定不是管理职,一定还是主教练。

香锅和Letme都不怎么上场了,最后聊聊Ming吧。他当时在队伍里职业经历最少,年龄也最小,我是真的把他当成最小的儿子来看的,他压力蛮大。Ming在2017年到2018年期间完成了一个很棒的蜕变,变成了玩什么辅助都能玩的很好这样,他2017年还做不到这些。

希望他今年可以再拿一年年度最佳辅助吧,成为LPL最好的辅助,然后再成为世界上最好的辅助——我是这样希望的。

附上一张风哥近期日常:“第一次踢腿,动作不标准大家勿喷”


本文为我原创

本文禁止转载或摘编

-- --
  • 投诉或建议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