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pter 38. 灌醉金钟云大作战(下)

KTV

几个人,尤其是神童东海李赫宰,抢歌本差点打起来,嫂子团唧唧喳喳的聊着天,金钟云就只是坐在一边玩着他的手机游戏。

这是希澈和利特一进包厢就看到的场景。

龇牙咧嘴的冲着弟弟们使了个眼色,然后希澈把两大提啤酒提到了桌子上:“来来来,喝酒啊!”

金钟云看了希澈一眼:“哥你不是戒酒了吗?”

一句话,瞬间把室内的温度降到了冰点。

成员们面面相觑,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只好把求助的眼神投向了坐在希澈身边的他们的二嫂子……

熙珍秒懂:“没关系,我这害喜也没有那么严重了,况且今天赫宰过生日高兴嘛,可以给个特许!”说完伸手推了推希澈。

希澈立马接过话茬:“小雪,刚刚吃饭的时候这小子把你的酒都给挡住了,我们谁都没有和你好好的喝一杯,”希澈说着转头看向金钟云:“你,一会不许出来挡酒!”

言外之意,一会一定会逼着你出来挡酒!

金钟云没说什么,金雪的酒量他是知道的,只要不是混合酒类,她应该还对付的过来,况且他们刚刚吃饭的时候已经喝过一轮了,现在正是战斗力大大减弱的时候,应该没什么大问题……吧?

可是抬眼他就看见了友情酒制作中的希澈……

问题大了!看来这酒他还得接着挡!

就在金雪准备伸手去接酒杯的时候,金钟云再一次半路截胡,希澈佯装生气:“艺声啊,再这样哥可生气了啊!”

金雪也假装不高兴:“你干嘛呀!”

金钟云冲着金希澈笑笑顺带着和金雪换了个位置:“哥,弟弟过生日,我今天也很高兴,刚刚喝的不尽兴,我也正想再来一轮呢!”

金希澈嘴角上扬:“那好吧,我们兄弟几个也很久没有好好的坐下来喝一杯了,说着和金钟云碰了碰杯,然后一饮而尽。”

其他人看向金雪,不约而同的在桌子下面伸手冲她竖了个大拇指。

金钟云还好奇,其他人就算了,为什么酒量奇差无比的东海和特哥今天也这么积极?

只是他不知道的是,其他人喝的就只是烧酒而已,更有甚者,趁着光线暗,一早就把自己杯子里的烧酒换成了矿泉水……所以最后喝了友情酒的,只有他一个……

酒过三巡,眼见着平时话痨的金钟云话是越来越少,比例五比一的烧啤,就算是酒量好的,几杯下肚了都会有点上头,更何况是常年不喝酒的金钟云!

弟弟们还在吵吵闹闹的唱着歌,金雪害怕和他多说话露馅,于是专注的集中攻击着果盘里的水果,顺带着和嫂子团的几位闲聊。

但是,过了没多久众人就发现,连圭贤都忍不住唱了几首歌,可同为主唱的金钟云居然一首歌都没唱,只是坐在那里静静的看着弟弟们唱歌。

“艺声啊,你别光坐着,点一首歌唱唱啊!”利特冲着金钟云说道。

金钟云有些茫然的点点头然后拿起遥控器开始找歌……

“艺声哥是不是有点过于安静了啊?”圭贤小声的凑到利特身边,

“不会是发现了吧?”始源有点担忧的说。

“艺声哥的酒量也太大了吧,我喝矿泉水都快喝撑了,他还没有醉...”李东海小声的说

就在这个时候,金钟云点的歌开始播放,可前奏一响……

神童一口水喷了出来,金雪的西瓜也被吓得没拿住掉在了地上,其他人也目瞪口呆的盯着显示屏上硕大的歌名——鲨鱼颂!!

“鲨鱼宝宝,嘟噜噜嘟噜,好可爱嘟噜噜嘟噜……..”

看着一边唱着并且在那边卖萌跳鲨鱼舞的金钟云,没回过神的诸位终于意识到,这个哥,刚刚的安静都是假象!显然,他已经上头了!

于是,灾难的一小时开始了!

什么叫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这就是啊这就是!

“独特哥,陪我跳舞吧~~~”

正和成员们商量着该怎么把这个喝醉后智商“童龄化”的前气场大佬弄回家的利特,在听见金钟云孩子般撒娇的语气之后表情一僵,还没来得及反应,就被金钟云拉着离开了座位。

看着两个大男人手拉这手转圈圈,一众人目瞪口呆。

李赫宰看热闹不嫌事儿大,呲着牙龈拿出手机毫不犹豫的按下了录像键。

“你不要命了啊!”神童吐槽道。

“艺声哥这个样子真的是百年难得一遇,不记录下来就太可惜了!”

“可是……”

“放心吧哥,我们不说艺声哥不可能知道的!”李赫宰说完不顾神童的继续阻挠,仍然自顾自的拍着视频。

神童也不再说什么,默默地坐在一边,但是,他总有一种预感,艺声哥一定会发现这个视频……

李赫宰这边拍视频拍的是风生水起,突然他从镜头中发现,前一秒还在自嗨的金钟云突然站立不动,表情严肃的盯着……他的镜头……

银赫双手僵在了空中,就这样看着金钟云晃晃悠悠的冲着自己走来……

被发现了!!!

“那个……哥,你听我说……”李赫宰赶紧解释,争取宽大处理——

“老弟!!!”结果金钟云一个熊抱,斩断了李赫宰所有想要解释的话。

“我们赫宰今天生日,杰瑞过生日!哥哥有个礼物要送给你……”

一听说有礼物,李赫宰眼睛亮了起来:“是什么呀?”

“就…就是这个…”金钟云说完飞速的俯身在李赫宰的脸上啵,啵亲了两口。

“被占便宜”的李赫宰石化……旁边的人忍笑中……

而金钟云却没有闲下来,又跳到东海身边伸手捏了捏东海的小脸蛋:“wuli东海呀,和我一周见八次的小不点…”说着也不例外的亲了一口。

东海对于这个倒是没什么压力,这么多年,哥哥们的花式宠爱,他早都习以为常了。

但是希澈……

看着此时正坐在他面前的金钟云,希澈流了一滴冷汗说道:“阿拉搜阿拉搜,”秉承着绝不让人占便宜的宗旨,金希澈先发制人的捧着金钟云的脸亲了一口……

毕竟……灌醉他,自己是最大的功臣……

旁边的始源越发的紧张…因为下一个,就轮到自己了啊……

但是金钟云的小手捧着始源的脸看了半天:“马始…算了,脸太长,不好下嘴……”

说着转而向圭贤进军。

始源:“我是应该高兴还是应该哭??”

而这一切都是在金雪去上厕所的时候发生的……

就在圭贤全身心的抗拒化身亲吻狂魔的金钟云的时候,金雪从厕所回来了。

看着葛优瘫的利特,笑得半死的神童,双眼放空的银赫,淡定吃水果的东海,哭笑不得的始源,还有看热闹的希澈,金雪愣在门口,她出去了这一会,到底发生了什么?

满身抗拒的圭嫌在看见金雪的时候,就像看到了救星了一样:“嫂子,救我!”

听见圭贤喊嫂子,金钟云钟云停下来,看向门口。

“老婆~~~”金钟云放弃圭贤直接冲向门口。

这软乎乎的语气,听得金雪打了个冷战,再看看此时正抱着挂有她外套的衣架的金钟云,金雪甚至开始怀疑这个人还是不是她老公。

“小雪…你怎么瘦了呢?”

金雪嘴角微抽,赶紧把人从衣架上弄下来:“钟云啊,我在这!在这!”

结果金钟云脚下一晃,直接跌在了金雪的身上,金雪踉跄了两步,直到后背抵住门板才勉强站稳扶住金钟云。

金钟云晃晃脑袋站起来,盯着金雪看了半天,然后就在众目睽睽之下毫无预兆的直接吻向金雪的嘴唇……

金雪的大脑一瞬间丧失了所有的思考能力,想挣脱,偏偏他又抱得很紧。一双堂皇的小手不知所措的拍了他几下,最终还是无力地垂在他的肩上。

金雪不用看都知道,那些人一定看得津津有味……

一记浅浅的吻后,金钟云突然像个小孩子一样笑了:“小雪,撒浪嘿!”

 

等到金钟云终于闹够了,屋子里所有的人也全体筋疲力尽。

看了看时间金雪这才打电话叫来了早就在附近待命的钟真……

看着渐渐远去的车,站在原地的哥几个再一次目瞪口呆。

“看钟真报道的速度,嫂子今天是真的铁了心的想灌醉云哥啊….”

好不容易回到了家,金雪扶着他回了卧室,喝醉了的他不吵也不闹,只是安安静静的躺在那里,金雪拿出手机,抽空给群里发了一条消息报平安,然后放下电话伸手开始帮金钟云换衣服。

好不容易帮他脱掉了上衣,就在金雪的手刚刚碰到他的皮带的时候,本以为睡着了的金钟云突然伸手使劲推开她!

金雪被推了个踉跄,震惊在原地,他这是怎么了?

可是金钟云的下一句话却让金雪哭笑不得。

只见他闭着眼睛说道:“别碰我,我已经结婚了!”

金雪汗颜,这个四次元是梦到啥了啊??

 

安顿好了金钟云,又喂他喝了醒酒药,等到金雪洗完澡上了床已经是2个小时以后的事情了。

拿起电话,发现群里已经积攒了好多条消息——

【灌醉艺声128作战成功群】

李东海更改群名为灌醉艺声128作战成功群。

东海:【我到家了!】

神童:【我和圭贤也到宿舍了!】

银赫:【我也!】

希澈:【你们真慢,熙珍都已经被我哄睡了!】

东海:【艺声哥喝醉了之后也太好玩了吧!和平常完全不一样啊!】

银赫:【这种醉酒方式我也是第一次见,还有,他亲我那两口其实我是拒绝的!】

利特:【以后还是别灌艺声喝酒了,被他拉着跳舞太累了】

圭贤:【+1,被逼着唱儿歌也很崩溃!】

始源:【我的脸真的很长吗?】

神童:【其实大家喝醉酒之后都差不多吧!澈哥还不是逮个人就喊欧巴!】

希澈:【……喝醉之后的事情谁还记得?李东海一杯扑街抱人不撒手你怎么不说?利特拿烟灰缸当话筒主持蒙面歌王你怎么不说?曺圭贤拉着陌生女孩死乞白咧的要给人电话号码你怎么也不说?】

神童被希澈的排比三连给问的无言以对,

利特:【惹谁别惹金希澈……】

金希澈:【哼!】

始源:【H...hello?】

圭贤:【话说,澈哥我没惹你吧,你提以前的事情干嘛呀……】

诗真:【又没说别的,你心虚个什么?】

圭贤:【我哪心虚了?】

东海:【嫂子?@金雪 云哥怎么样了?】

金雪:【喝了醒酒药睡着了!】

利特:【没闹吧!】

金雪:【没有,好着呢!】

始源:【整容科有缩脸手术吗?】

神童:【我建议一会就把这个群解散掉@李东海】

东海:【为什么?】

神童:【为了防止你没有眼力见的再把消息发错群…】

东海:【我有吗?】

神童:【……】

东海:【我不记得了,那好吧,一会我就把群解散。】

银赫:【我都睡一觉了,你们还没聊完啊!】

利特:【圭贤呢?】

神童:【在那边打电话哄媳妇呢!】

东海:【那,我把群解散了啊!】

银赫:【喂,我才刚冒个泡,怎么就解散了??】

始源:【你们真的…看不见我吗?o(╥﹏╥)o】

该聊天群已解散……

关上手机,金雪躺了下来,看着金钟云睡得很沉的样子,伸手摸了摸他的脸,然后关上了灯闭上了眼睛。

 

第二天,面部浮肿的金钟云来到了公司,到底是做了坏事心虚,见到他来了之后,练习室里的几个人全部低下头去自顾自的玩起了电话。

金钟云皱皱眉,也没多想什么,很快就带着包包去了录音室。

傍晚,结束了一天练习的人们坐下来开始聊天。

至于聊天内容,当然是关于昨晚上的光辉战绩……

“劝嫂子喝酒艺声哥就一定会出来挡酒,嫂子这招是真的厉害!”东海眉飞色舞,说的也越来越兴奋,兴奋到根本没有注意成员们疯狂的眼色,还有身后开门进来的金钟云。

“咳,咳!”希澈咳了几声,然后使劲丢眼色给东海,东海闭上了嘴道:“哥?你嗓子不舒服吗?”说着拧开了一瓶矿泉水递给希澈。

希澈咬牙切齿:“谢谢…”

金钟云脸色不太好的转身离开……

利特捂脸:“东海啊!!”

东海见成员们都定定的看着他的身后,也跟着回过头看了看,但是身后早已经空无一人:“怎么了?刚刚有谁在这儿吗?”

就在所有人惴惴不安的时候,圭贤打开练习室的门进来:“艺声哥怎么了吗?我刚刚看见他拉着嫂子离开公司,好像脸色不太好看!”

圭贤说完,就发现屋子里的气氛似乎也不太对劲,李东海坐在一边低着头噘着嘴摆弄着手指,希澈听完圭贤的话之后惩罚性的拍了一下李东海的后脑勺。

圭贤明白了,肯定是他没眼力见的东海哥不小心说漏嘴把嫂子给卖了……

 

金雪在化妆室等金钟云一起回家的时候,谁知等来的,却是脸色极其难看的他。

一路上,金钟云脸色难看,一句话都不跟金雪说,金雪猜想多半是已经知道了昨晚上的事情了,当即心虚的低下头,像个鹌鹑一样窝在座位上不敢吭声。

晚饭也是在这样寂静的氛围中吃完的,金雪没有胃口,没吃几口就放下了筷子。

金钟云吃完饭,依旧一句话不说,忽视金雪委屈巴巴的脸,起身自顾自的收拾起了碗筷。

这一次真的玩大了,看着在厨房背对着自己刷碗的金钟云,金雪坐在沙发上抱着膝盖绞尽脑汁的嫌你跟着该如何让他消气。

晚上,金雪洗完澡钻回被我,结果金钟云却翻了个身背对着她。

金雪咬咬牙,不放弃的从背后抱住他的腰:“钟云,我错了,我保证下次再也不贪玩了!你别生气了好不好……”

结果,不管她说什么,金钟云就是不肯转过身来,金雪心里知道他这次是气坏了,便松开他,翻身转到另一边,在心里催着自己赶紧睡觉,等明天他气消了再和他道歉。

但是,翻了几下身,实在是难以入睡,她听得见金钟云也在身侧不时的翻身,金雪心想也许今天分开睡会好一点吧!不然再这么下去,今晚谁都不用睡了!

于是,金雪翻身起来,抱起枕头起身就准备离开卧室去书房睡。

结果还没等迈步,随即便眼前一黑,接着就栽倒在地。

中午因为太忙没有吃午饭,晚上又因为金钟云没吃几口就没了胃口,再加上金雪刚刚起身急了点,低血糖的症状一下子便发作了起来。

金雪意识尚存,只是头晕目眩,眼前黑影重重,膝盖和手肘也传来了阵阵刺痛。

金雪欲哭无泪:这是报应吗……

金钟云听见黑暗里传来的闷响,赶忙起身开灯,结果一开灯映入眼帘的就是跌倒在地上的金雪。

良久,金雪眼前的黑雾才慢慢地散去,而首先映入眼帘的,是金钟云担忧的脸。

金雪这一跤摔得不轻,左膝盖淤青,右膝盖被床脚撞出了道口子,流了不少的血,手肘也被磕的肿了起来。

看着帮自己上药的金钟云,金雪委屈的眼泪突然涌了上来,随即收手搂住他的脖子:“钟云,我知道错了,你别不理我!”

金钟云轻轻拉下金雪的手臂帮她擦药:“真的知道错了吗?”

金雪立马伸出手来发誓:“我保证,下一次再也不参与了!嘶,疼疼疼!”

金钟云突然加重了上药的力度:“还敢有下次?!”

没想到金雪却突然扑到他身上,金钟云一个没防备就这样被金雪扑倒在了床上。药箱当即被打翻在一边,药撒了一地......

金雪看着他的眼睛:“我以后要是再贪玩,你怎么教训我都行,不要再像这样不理我了,我害怕!”说着金雪再一次红了眼眶。

金钟云一怔,本来只是想让她得到点小小的教训,没想到会让她这样不安……

一时间,一丝内疚占据心扉。

“好!”简简单单的一个字,让金雪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留着眼泪低下头在他的唇上烙下了一个吻,一个带有眼泪咸咸味道的吻……

 

第二天,金钟云因为有其他的行程而没有去练习室。不用早起的他,睁开眼睛,在看到了手机上的消息之后,瞬间困意全无——

【反对家庭暴力群】

东海:【艺声哥!你不能这样对待嫂子!】

银赫:【哥,嫂子只是出了个主意,执行的是我们,她真的很无辜啊!】

利特:【艺声啊,小雪再怎么做错了,你也不应该动手啊!】

希澈:【小雪的伤那么重,你小子真行啊!】

……

艺声:【谁说我打小雪了?小雪告诉你们我打她了?】

东海:【没有,我猜的,那嫂子手臂上还有膝盖上的伤是这么会事儿?(气鼓鼓)】

银赫:【闹了半天你不知道啊,我还以为是真的呢!吓死我了!】

利特:【东海啊……】

艺声:【小雪昨晚低血糖,不小心摔倒了!】

东海:【真的?】

希澈:【真的?】

利特:【真的?】

银赫:【真的?】

神童:【真的?】

始源:【真的?】

圭贤:【真的?】

艺声:【……爱信不信,不信拉倒!】

东海:【嘿嘿嘿,我信我信,艺声哥怎么会打嫂子呢!】

希澈:【群主李东海,麻烦你再说这句话之前先改一改你自己取的群名……】

金钟云看着这些个消息,在屏幕这边哭笑不得,有生以来,被东海的脑洞所折服这还真是头一次……

想了想金钟云手指飞快的打下一行字:【我和小雪之间没有隔夜仇!】

 

 

彩蛋

练习室

神童:“不懂就问,什么叫没有隔夜仇?”

神童说完就发现除了自己之外,剩下的那几个眼神变得无限暧昧。

利特靠过来拍了拍神童的肩膀:“所谓夫妻床头吵架床尾和,没有什么问题是关起门来解决不了的!这个话题很深奥,等你有了女朋友就会懂了!”

然而神童却没有像以前那样大声呼叫老天不公,只是安静的坐在那里想了想,然后点点头。

这一反常态的样子,倒是让旁边的人不安了起来。

“我们最近是不是太过分了,神童哥都被我们刺激的不还嘴了!”李赫宰呆呆的说。

听了李赫宰的话,所有人带着抱歉的眼神看向神童,而感受到队友“关爱的眼神”的神童,并没有多说什么,只是笑笑然后和他们闹成了一团——

【现在时机还不成熟,等时机成熟了再带回来介绍给你们认识吧!】

封面自取呀





本文禁止转载或摘编

-- --
  • 投诉或建议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