藏在《莉兹与青鸟》的隐形彩蛋?对京阿尼制作动画的严谨点赞



笔者觉得,绝大多数观看完今年京阿尼的新动画剧场版《吹响!上低音号 誓言的最终章》的京吹粉丝,都会想做一件事,那就是把《莉兹与青鸟》再看一遍!原因是《誓言的最终章》和《莉兹与青鸟》几乎是姊妹篇一般的存在,两部作品合起来描绘了久美子二年生时间段发生的完整故事。


然后笔者就至少重温了三遍以上《莉兹与青鸟》,对作品有不少的新的认知,对作品的评价也和第一遍看完截然不同。《莉兹与青鸟》是一部相当厉害的作品,如果要简单暴力的用评分来表述,笔者觉得,10分的话,第一遍看完认为9.0分,第四遍看完,尤其是看了《誓言的终章》之后,大概能上升到9.6分的水平,要知道我给新海诚的《你的名字。》,也就打个9.2分左右。

而那个时候,根据官方的宣传,海报上,可以明显感受到,《莉兹与青鸟》几乎是独立出来的一部作品,《誓言的最终章》则是《吹响!上低音号》的一部新剧情的剧场版作品,而事实上,《莉兹与青鸟》和《誓言的最终章》同样是在久美子第二学年的故事,是原作《波乱的第二乐章》中的一部分。由于,新一年生确实在《莉兹与青鸟》中有登场,但是主要角色的久石奏,没有正式登场的画面,也没有台词,甚至没有给过清晰的正脸;


因此笔者非常主观的认为,久石奏在《誓言的最终章》才会出现,《莉兹的青鸟》还是没法期待了。但,我错了!

笔者经过三次以上的观摩,居然在《莉兹的青鸟》中找到了《誓言的最终章》的女主角久石奏出现过的身影!

首先是铠塚前辈和伞木路过低音部的时候,有一个低音部的镜头


这个镜头中,久石奏在笔者标出的位置,没有给正脸


之后在最后铠塚前辈演奏的时候,有一个正脸,但是被遮挡了

最后一个最有利的证据,就是


在伞木演奏的时候,有一个正面拍摄伞木的机位,按照乐队的座位排序,这个位置不得不让久石奏出现,于是在后面的镜头没有聚焦的地方,久石奏小天使好端端的坐在后面呢,短发波波头+红色的小发夹,加之演奏乐器为上低音号,这个被做了模糊处理的同学,不用说,就是《誓言的最终章》中,故事的核心,一年新生久石奏!由于新学年低音部有如此外貌特征的童鞋只有她一人,因此那个景深效果中模糊的女生,100%是久石奏小天使啦。


由于剧场版中她的表现实在是非常可爱,笔者已经确定她成为笔者“京吹”里的新真爱,所以无论如何想在《莉兹与青鸟》中找到她的活跃,没想到真的找到了蛛丝马迹。

笔者先翻阅了《莉兹与青鸟》的官方设定集:


哪怕连图书馆管理员的角色设计都给了,甚至连只有几个镜头的班主任,体育老师的参考草图都给了,却也没找到清晰的《莉兹与青鸟》版的久石奏的人设。

为什么要找到《莉兹与青鸟》版的久石奏的人设,因为:


西屋太志的这一版对“京吹”的人设,别有味道!很喜欢那个《莉兹与青鸟》版久美子和丽奈的人设,所以想看看《莉兹与青鸟》的久石奏的人设!换换口味!

有人说,景深里这么模糊,会不会是一开始就没有好好画?

不会的,因为笔者的同行“动漫简评”君也曾经分析过


京阿尼制作画面的时候是非常用心的,在《莉兹与青鸟》的一个铠塚的吹奏侧脸中,背景里有着一对景深而变得模糊得辨认不出是什么的东西,而参考《莉兹与青鸟》的原画集,可以看到,在制作原画的阶段,背景中的这个位置是久美子,并且还能看到久美子的表情,虽然经过摄影处理后,久美子融入了背景,完全辨认不出了,这样,观众就不会因为看到久美子在背景中而分散对铠塚演奏的注意力。


上图这个情况,也是一样的。京阿尼显然是不想让久石奏在《莉兹与青鸟》中露脸的,所以在低音部的特写中,给了一个远景的背面,如果想让她稍微露一下脸,只要把她安排在久美子身边一起露脸就可以了。而伞木的这个镜头,由于考虑到正面机位的关系,只要按照吹奏部的座位安排,久石奏必然会被看见,所以这次就把久石奏画了出来,即便没有人设,也画了出来,这个角色没有在《莉兹的青鸟》中有一句台词,没有露脸,也没有哪怕一个镜头的戏份,但是并没有因为如此而凭空消失,她好端端的活在背景中。

动画片的功能中,娱乐占了主力,商业作用是和娱乐功能并行的,很多人觉得看个动画片,笑一下过去,就足够了。但是在制作的过程中,也许远比我们想的要严谨得多。


本文为我原创

-- --
  • 投诉或建议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