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入门科普】时间线梳理:卫宫切嗣、卫宫士郎的理想传承(过去的事·下篇)

本文讲的是卫宫三代人的因果。

 

过去的事·上篇:父辈的故事(上期)cv263835

过去的事·下篇:当代人的故事,悲剧重演(本期)。

现在的事·新未来篇(下期)

 

【上期回顾】

       人如果没有心,是没有办法活下去的。没有心的人即使苟活,也不过是行尸走肉。所以内心被烧成空洞的卫宫士郎,将那颗名为“正义的伙伴”的理想作为填充物,填进了自己的心房,化作了活下去的动力。名为“正义的伙伴”的信念在积累。而终于在某一个晚上,卫宫士郎和他的养父卫宫切嗣定下了“正义的伙伴”的约定,卫宫切嗣说:“那我就放心了”随后逝去。自此“成为正义的伙伴”就化作了卫宫士郎一生的执念。

 

up主的其他马甲:青右(贴吧、知乎)、青之魔法(NGA)

 


 

 

时间轴(过去的事·下篇:当代人的故事,悲剧重演)

卫宫士郎的人生·悲剧重演(《Fate/Stay Night》的暗线)

按剧情发生的时间顺序说明,数字序号代表故事发生的时间顺序。

 




12.站在人生岔路口的卫宫士郎

       前面说过,主人公在人生的岔道口上。做出不同的选择,那么就会走向不同的人生。而这部作品里是有很多平行世界的。不同的世界,同一个人(卫宫士郎),做出了不同的选择,从而走向了不同的人生。人生的关键分岔路口,就在第五次圣杯战争。

      而有这么一个卫宫士郎,在第五次圣杯战争过后,去战乱地区实现自己的理想。



 

 

 

 

 

13.生前的战斗,以及贯彻一生的执念

       正义的伙伴无法拯救所有人。这样的道理,卫宫士郎从一开始就明白。但即使如此,卫宫士郎还是要坚持去追寻理想,要成为正义的伙伴。前面说过,这个理想已经发化作了卫宫士郎一生的执念。

   我并不是梦想着什么没有纷争的世界。

   我明明只是希望,自己所熟知的这片世界无人流泪而已。

       在战乱地区行使正义,要救人,反而被迫不断地杀人,还被他人背叛。但即便如此,卫宫士郎一生都在贯彻自己的理想,因为这是他的执念。




   

 

 

 

   

14.死后的继续

       人的生命是有限的, 能力也是有限的。在一次发电站的事故中,为了拯救发电站附近的人的性命,卫宫士郎生前和阿赖耶签订契约,死后也将作为阿赖耶手下的员工(“工蚁”、“阿赖耶的清洁工”),继续追逐自己的理想。

       阿赖耶和灵长类整体的存续有关。灵长类,主要包括人类和其他一些高智商动物。这里我们只说人类。人类作为生命,肯定是想要活下去的。人类这个整体“想要存在下去”的意志,无意识中形成了阿赖耶。如果有谁威胁到人类的存续,阿赖耶就会出手处理他。当然阿赖耶不会亲自动手,而是会派它的员工动手。

       卫宫士郎生前和阿赖耶签订契约,死后成为阿赖耶的员工。阿赖耶和人类整体的利益是一致的,所以卫宫士郎通过当阿赖耶的员工,就能继续追逐自己的理想。

       发电站由于炉心融解进入暴走状态,职工们有的去避难,有的打算尽力停止炉心运作。

       青年士郎穿着等级不够的防护服向着炉心出发,皮肤都被高温融化了,脸变得松松垮垮。不管怎么看状况都明确地显示出青年士郎会命丧于此。孤身一人无论如何努力都无法阻止惨剧以及后续事故的发生。

       即便如此士郎仍旧用魔术勉强维持着身体的运动机能,到达控制棒那里已经是极限了。

       之后的事非人力所及,如果没有相当的奇迹将无法控制灾害的发生。

       这时抑制力出现了,对青年士郎说“你想救这附近五百人的命吗?那是不可能的。因为不管历史如何演变这五百人都得死。然而无论如何都想救他们的话,you,死后要不要做工蚁?另外,缔结了契约也无法治好你的身体,能改变的大概只有五百人的人生,你的人生无法改变。你那被感染的身体大概可以再活两年然后痛苦地死去。”(当然这种台词是不会出现的,没有必要用台词来说明。)

       青年士郎回答说那样就好,同意了这份恶辣的契约。

       按照契约,卫宫士郎死后自然成为了阿赖耶的工具,继续行使正义。当然,具体的实现方式,就是杀,杀,不断地杀,无尽的杀戮。 

       幼年时,绝望的士郎被切嗣的笑容所救赎。憧憬着切嗣的士郎,想要成为正义的伙伴,给绝望的人们带来希望。

       但如今的士郎,只是单纯的杀戮工具。并非予绝望之人以希望,并非予良善之人以正义。而是,只要阿赖耶判定谁对人类整体的存续有害,就派士郎这个好用的工具出来,不分善恶地将其消灭掉。

       终于,卫宫士郎厌倦了,觉得以前的自己多么可笑,于是背叛了自己的理想,否定了过去的自己。

 


 

 

 

 

 

12(另一个世界)让我们重新回到那个人生的岔路口

       前面说过,主人公在人生的岔道口上。做出不同的选择,那么就会走向不同的人生。而这部作品里是有很多平行世界的。不同的世界,同一个人(卫宫士郎),做出了不同的选择,从而走向了不同的人生。人生的关键分岔路口,就在冬木市举办的第五次圣杯战争。

       这场圣杯战争的基本规则是,由7个小组互相厮杀,最后获胜的一组,能获得圣杯,用圣杯许愿。每个小组通常由一个御主(master)和一个从者(servant)组成。御主(master)通常是现代人类,一般是现代的魔术师。而历史上或者传说中的英雄,死后成为英灵。从者(servant)就是英灵的分身。

       我们前面说到,“原本的世界”的卫宫士郎死后为阿赖耶打工。而这个状态的卫宫士郎也是英灵。恰好,在我们现在要讲的“另一个世界”,日本冬木市举办的这个第五次圣杯战争中,英灵卫宫士郎也被召唤出来,作为一个从者(servant)。而在这个世界出生的卫宫士郎,还是一个人类。

       于是这个世界同时存在两个卫宫士郎:人类卫宫士郎、死后成为英灵却否定自己当初理想的卫宫士郎。


 

 

 

 

 

13(另一个世界)死后成为英灵的卫宫士郎 如何看待过去的自己

       卫宫士郎死后成为英灵,在无尽的杀戮中,否定了过去的自己,背叛了自己的理想。然后作为从者被召唤,回到了那个人生的岔道口:第五次圣杯战争。

       于是同时存在两个卫宫士郎:人类卫宫士郎(当初坚持理想的自己)、背弃理想的英灵卫宫士郎。

       注意,Fate里有许多平行世界,每个世界各自有过去、现在、未来。但是,英灵是独立于这之外的。即使回到当年,改变年轻的自己的想法,改变那个年轻的自己的人生,变化的也只有那个世界的自己而已。真正的自己早就死了,只能作为阿赖耶的员工,无期限地给它打工。但即便如此,成为英灵的卫宫士郎,还是别扭地坚持要改变过去的自己,这是一种赎罪。

       毕竟:你为了实现理想,一个人去了战乱地区,在意你、喜欢你的人怎么办?你为了实现理想,为了救人反而至其他人于死地,那些被你害死的人怎么办?

       这其中,又或许还有无法坐视自己走进死胡同,无法眼睁睁看着自己白费一生的不忍。但倘若年轻的自己真的放弃了理想,英灵卫宫士郎同样会有难以言喻的感受,而不会简单地因为目的实现了而高兴。

       英灵卫宫士郎对以前的自己的所作所为感到愧疚,所以要杀了过去的自己来赎罪。但他又确确实实明白,自己的人生早就走到了尽头,就算能改变,也只是改变了另一个世界的卫宫士郎的人生,跟真正的自己已经毫无关系了。换句话说,是想寻求一种能让自己心里好受些的方法,一种心理安慰。

       所以英灵卫宫士郎只是在闹别扭,而不是觉得,如果杀了过去的自己,就能解决什么问题,才动手。一些人奇怪,英灵卫宫士郎想杀过去的自己,为什么不干净利落地杀掉。因为,他早就知道,什么都改变不了。Fate有很多平行世界。而这个世界,跟他原本出生成长的那个世界,根本不是同一个世界。

        你在世界A出生、成长、死去。然后你去了世界B。世界B也有一个你。可是你再怎么试图改变世界B,和原来的世界已经没关系了。

         英灵卫宫士郎当然知道这一点。只不过出于复杂的心理变化,他别扭地行动着。

      



  

 

 

【本章小结】

  卫宫士郎一生都在贯彻理想。结果死后成为英灵,在无尽的杀戮中,否定了当初的自己,背叛了自己的理想。

       但是,他的心理是复杂而矛盾的。生前,他贯彻了一生的理想和信念,真的就能被彻底地抹消吗?他的内心深处,似乎还有残存的初心,还有残存的热血。

       如果有一个契机,那么他的内心深处还残留着的“当年”,就会再次被触动…


-- --
  • 投诉或建议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