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宝石之国】枯骨绽放玫瑰花·01

雪地里有个粉色的宝石。

一块能动能跑能说能笑的宝石。

简称,宝石人。

好吧,其实目前就是个从老高的山崖上摔下来然后一脸迷茫的蹲在沙滩上的小屁孩。

准确来说,还不算是个人。

入眼什么都没有,整个世界都是白茫茫的一片。

不,似乎有什么东西正在接近。

渚之滨这里发生了异动,似乎是有新的宝石人诞生了。

老师走进那段山崖,一点粉红在白色的雪里闪耀着。

带着白色手套的手掌覆在她那块勉强能分辨出是脑袋的部分,“走吧。”深褐色的长袍一展,双手托起小小的宝石人,向学校走去。

“老师,今天是不是有新的伙伴诞生啊!”看到异象之后翠榴就加速完成工作,赶回了学校。

翠榴石,这几百年来一直都是冬季担当,硬度6.5。

“嗯。”老师轻轻的把新的宝石人放在木桌上,翻出自己的工具,开始雕刻工作。

上好白粉,一个宝石人就真正的诞生了。睫毛轻颤,那双粉色的眸子第一次看清这个世界。

“啊~”张嘴发出一个意味不明的音节,小人儿从桌子上踉踉跄跄的爬起来,看着面前的两个人。

“好可爱啊。”翠榴的呆毛都在飞扬,“老师,她叫什么?”

老师顿了许久,盯着小人看了半天,“玫瑰石英石。”

“小玫瑰!”翠榴捧着一套冬季制服,小心翼翼的给玫瑰换上。

玫瑰石英,属于石英的一种,硬度7。

看着眼前这个软萌可爱易推倒的小妹妹,翠榴觉得今年的冬天似乎也没有那么让人孤独了呢!

于是翠榴的工作增加了一项,带熊孩子。

这孩子简直淘的厉害,经常是一觉醒来,睡在身边的小家伙就不见了。跟老师一起找到冬眠室的时候,就看见这家伙正揪着黄钻的衣角打了个死结。

还有一次不小心摔到红宝石身上,把自己的腿弄断什么的。

每天都在这么个混乱的状态下,终于迎来了春天,而玫瑰也终于能完整的说出一句话来。

“在冬天的第二十二天,玫瑰石英诞生了。”

玫瑰站在老师的身边,稍稍低着头。面前这些人她在冬季的时候就已经通过老师和翠榴的介绍完全认识了,但是这毕竟这也算是他们第一次真正意义上的会面,难免会有些紧张。

“跟大家打个招呼。”老师再一次揉了揉玫瑰的脑袋,她一头粉色的卷毛更加凌乱。

“我叫做玫瑰石英,请各位前辈多多指教!”玫瑰僵着身子,标准的鞠了一躬。

“这孩子还真可爱。”绿宝石表示自己喜欢这个孩子。

“我是露比噢。”红宝石直接上手,在她的脑袋上反复凌虐。

“我也算是有后辈了啊。”黄钻笑得十分开心,金色的长发反射着初春的晨曦,熠熠生辉。

学习是很枯燥的。

老师教导自己各种知识的时候,玫瑰经常性的神游天外,脑袋里天马行空的乱想一通。然后在老师的摸头攻势下回神,继续学习。

地球在经过六次流星的撞击之后变得支离破碎,大部分的陆地都沉入海洋。古代生物在第五次灾难时还顽强的生存着,但是在第六次灾难后就完全灭亡。死者的骨骸沉入海洋,经过千百年海水的洗礼之后凝成宝石,被海浪送回那片仅有的陆地。

“那就是我们诞生的方式,是吧老师。”玫瑰坐在椅子上,小腿悬空,前后摇晃着。

“嗯。”老师点点头,继续枯燥的讲解。

能成为宝石人的可能性很小,所以现在宝石人的数量也只有两位数而已,大部分宝石里的微小生物都不够支持他们进行活动,他们只能沉积在沙滩上,被海浪渐渐拍碎带回水中。而微小生物足够的宝石则会被老师带回来,雕刻成人形,成为同伴。

“为什么我们长的样子都差不多啊。”玫瑰很好奇这个问题。

比如蓝宝石和堇青石的样子就蛮像的,从远处基本上就看不出区别来。既然都是老师雕刻的,那就不能做出不同的样子吗?叫出名字才发现不对实在是太尴尬了!

“本身的性质就已经有差别了,在外貌上当然得平等才好。”老师说这话的时候,眼神里溢出丝丝温柔。

玫瑰每天的日常就是不停的啃书本,感觉自己无聊的要碎了。

“老师,我什么时候能开始工作啊。”

玫瑰无数次的看着前辈们忙碌在各个地方的身影,心里总有些不是滋味。

明明她都已经一百岁了!

结果就因为她是最小的,所以前辈和老师都可劲宠着她,除了负责服装哪里的模特这么一个可有可无的工作,她基本就是闲人一个。

“模特的工作不好吗?”

老师居然一本正经的问出这种话!

“不好,一点都不好!”玫瑰疯狂的摇动脑袋,“老师,我的硬度有7呢,让我去战斗怎么样!”

她一直向往着去战斗,看着前辈们斩杀月人的样子,简直酷毙了帅呆了!

“战斗是很危险的……”

眼见老师又要开始长篇大论的絮絮叨叨,玫瑰直接跳起来打断他说的话,“我不怕危险!”

老师盯着她停了许久,才叹了口气,“好吧,但是想要参加战斗,你得找到一个人组队。”

“好!”话落,玫瑰直接飞奔出了老师的视线之内。

找搭档找搭档!然后就可以参加战斗啦!

“呐呐,和我组队好不好!”

这句话在当时几乎成了玫瑰的口头禅,不管和别人聊什么最后也都一定会以这个问话为结尾,然后她也听够了别人各种各样的拒绝。

“抱歉,我已经有搭档了。”

“我还得画图样,不好意思玫瑰。”

“参加战斗啊。我要是不小心碎了可是很麻烦的啊。”

“啊啊啊!”玫瑰站在池塘边,发泄似的大喊,“为什么找个搭档就这么难啊!”她蹲下身子,盯着波光粼粼的水面,“我又不是长的不好看,为什么你们大家都嫌弃我啊。”

水面上的玫瑰眉头紧紧的皱着,因为烦躁的缘故,头顶甚至还翘起了一根呆毛。

“呐。”

一个声音突然从身边响起,吓得玫瑰身体一歪,差点一头栽进池塘。

等她好不容易稳住身形,回头就看见黄钻站在自己身边笑得十分开心,金色的长发在她黑色的制服上反射出点点光晕。

“黄钻,不要突然吓我啊!”玫瑰站起来,脑袋无限凑近黄钻的脸。

当然,她也不敢碰上去。

因为碎的肯定是自己。

黄钻稍稍眯着眼睛,眼角眉梢都溢满笑意,“和我组队怎么样?”

玫瑰愣了半天,表情渐渐转变为惊喜,“真的!”

因为这家伙一直在医生那里打下手,每天都神龙见首不见尾的,所以玫瑰甚至还没来得及去问他。

询问老师之后,老师虽然勉强同意了,但是因为不放心两个年纪最小的孩子,所以让议长尽量安排她们到月人出现率较低的地方巡逻。

终于拿到了属于自己的武器,玫瑰整晚都抱着那把剑在自己的床上滚来滚去,开心到飞起。

她特意挑了一把超级帅气的大砍刀呢!

虽然是有那么一点重的说。

“黄钻!”一大早玫瑰就冲到黄钻的房间,而对方才刚刚换好衣服,“你好慢啊,马上就要早会了!”

黄钻有点哭笑不得,“别着急玫瑰,离早会还有很久呢。”

“唔。”玫瑰鼓着腮帮子蹲在门口,视奸着慢腾腾的黄钻。

“果然是五百多岁的老年人……”

黄钻身体一僵,眼神危险的看向玫瑰。

“玫瑰石英!”

“哇啊啊啊啊啊!”

木桌上铺了一张不知道是什么材质的地图,议长手里捏着几块形状规整的木头。

“黄钻石跟玫瑰石英,今天负责巡逻西岸高原吧。”

“今天是第一天参加巡逻,要小心啊。”

“是!”

夏天的草地绿油油的,有些小虫子在矮小的草木中穿梭。

“嗯……”

玫瑰盯着万里无云的天空,表情十足的憋屈。

“什么也没有。”

黄钻挑眉,“你是在期待月人来吗?”

玫瑰垂下眼眸,原地抱膝,“不然呢。”

“是不是还不如给设计师打下手有意思。”

“唔。”玫瑰瘪了瘪嘴,“很难取舍啊。”

“你真是……”

“呐。”玫瑰突然瞪大了双眼,打断了黄钻的话,目光越过他的肩膀看向天空。

黄钻回头,黑色的阴影在天空中勾勒出诡异的形状。

“玫瑰,快回学校去找老师!”黄钻一把拎起还在发愣的玫瑰,一口气把她甩出数米,随后自己也往后撤了两步,下一秒,一支箭矢就钉在了她们原本待的地方。

脑袋里几乎一片空白,玫瑰姿态有些僵硬的起步,全力向前奔跑。

她只是随便说说的,第一天参加巡逻就遇到月人,这都什么狗屎运啊!

“玫瑰!”

以最快的速度赶回学校,途中遇到了在白之丘巡逻的红宝石和绿宝石。那两个家伙站在一块高地上向她挥着手。

“露比,格林,西岸高原有月人出现!”向他们喊了一句,算是打完了招呼,玫瑰继续向学校飞奔。

听了玫瑰的话,红宝石和绿宝石对视一眼,迅速向西岸高原跑去。

“议长!”

叫住走廊里正在闲聊的议长,玫瑰稍微喘了两口气。

“西岸高原有月人出现!”

“老师!”

黑色的衣袍翻飞,金刚老师如风一般闪过,迅速向西边赶去。

绿油油的草地上横七竖八的插满了箭矢,绿宝石被红宝石牢牢地护在身后,左手里还攥着一截断掉的右臂。

“老师。”一个回头,黄钻就看见了已经站在身后不远处的老师,心里一阵安心。

“黄钻!”跟在老师身后的玫瑰看见一支箭矢正正的向黄钻飞射,她只来得及惊声尖叫。数米外的红宝石因为要顾及失去大半战斗力的绿宝石,根本就分不出手来帮忙。随着玫瑰的目光回头,尖利的箭头在黄钻的眼瞳里无限放大。

“铮!”

有什么的亮闪闪的东西飞过,那支箭矢直接被钉到黄钻的脚边。黄钻只愣了一瞬就迅速回神,向老师的方向跑去。

数道闪光飞射,黑云瞬间化作雾气消散在空中。

“玫瑰,干的漂亮!”那头柔顺的长发此时略显凌乱,溢满笑意的眸子里深藏疲倦。

玫瑰一脸紧张的逮住了黄钻凌虐自己头发的手,反反复复检查着他的身体。

好消息是,这家伙除了因为剧烈运动导致身上的白粉有些脱落之外,没有其他的问题。

“喂喂,我可是连手臂都断了,玫瑰你也不知道关心我一下。”绿宝石撇撇嘴,煞有介事的举起自己的断臂。

玫瑰只能回以一个微笑。

收拾好绿宝石的碎片,众人赶回学校。

“再怎么说我也是钻石属,要是我都碎了,那格林还不得变成渣渣。”嬉笑着跟玫瑰开玩笑,手里还捧着一罐粘合剂。

绿宝石不满的瞪了黄钻一眼,“不要嘲笑前辈啊新人。”

“格林别动!”医生拽了一下他的胳膊,绿宝石只能憋屈的俯下身子,仰视着站在不远处笑的得意的黄钻。

宝石人拥有一个很优秀的特质。他们的身体完全由宝石构成,哪怕是受伤甚至碎掉,只要能收集回足够的碎片,就能够在拼接后复活。

正因为这个特质,所以他们永不放弃。

不论是什么。

哪怕是远方渺茫至极的希望。

秋天的草地变成一片金黄,在落日的余晖下反射出浅浅的金色光辉,脚踩在上面发出清脆的断裂声。

“今天也没有月人来呢。”黄钻伸了个懒腰,决定打道回府,“该走了,等下天黑我们就行动迟缓了。”

“嗯。”

这几个月以来月人造访的时间相当的少,而且多数都会造访虚之岬,至于他们负责的地方,月人一次也没有来过。

“辛苦了!”

门口的池塘里养了不少发光水母,玫瑰立刻感觉自己的身体舒服了不少,欢快的奔向学校,跟站在旁边的议长来了个熊抱。

“等等,玫瑰!”对方一下子没躲开,手臂上发出碎裂的声音,“我我我忘了带手套了啊!”

黄钻一脸无奈的看着手忙脚乱收拾议长碎片的玫瑰,默默叹了口气。

议长是硬度只有3.5的。

磷叶石。

医生不知道跑到什么地方去浪了,黄钻只好任劳任怨的替玫瑰收拾烂摊子。涂好粘合剂,把磷的手臂完美的接了回去。

毕竟他也是曾经在医生这里工作过一百年的人啊。

技术杠杠的!

“谢了。”稍微活动了两下,磷拾起身边的表格,“今天太忙了,我刚才完全忘了玫瑰有熊抱这个习惯。”

“我会勒令她改掉的。”黄钻眯着眼睛,玫瑰只能尴尬而不失礼貌的回以一个微笑。

谁让磷站在角落里,夜里本来就黑,她根本就没注意这家伙的手臂是光溜溜的啊。

“没关系,只是我今天忘了带手套。”摆了摆手示意没事,从衣服的口袋里揪出自己的手套,磷重新把自己裹得严严实实,“我的硬度是所有人里最低的,必须得好好保护啊。”

玫瑰石英诞生在冬天的第二十二天。

瞪着眼睛看着天花板,怀抱着软绵绵的枕头,玫瑰准时在第二十二天的上午醒来。

“生日快乐。”翠榴石微笑着祝贺,“你今年开始参加战斗了嘛。”

“你怎么知道?”

“议长的笔记里面有写。”翠榴把每个人身上的白布整理好,带着玫瑰走出冬眠室。

“今年有什么!”玫瑰超级期待今年的生日礼物。

每年的生日都有翠榴和老师给她庆祝。

翠榴抬手一指,学校的走廊里正立着一尊半人高的冰雕,俨然就是一个缩小版的玫瑰。

“哇!”玫瑰惊喜的飞奔过去,细细看着小玫瑰的模样。

看着玫瑰开心的样子,翠榴不禁有些感慨。

说起来,他的生日是那一天来着。

啊,完全想不起来了。

好像是春天里的哪一天……

也好像是夏天……

“诶?”

玫瑰觉得这个冰雕似乎有哪里不太对劲。

这个地方好像……

“翠榴!”站起身,玫瑰咬牙切齿的瞪着笑得不能自已的翠榴。

小玫瑰一切都雕的很正常,但是那张脸上的表情却是她某次对着翠榴做鬼脸的失败之作,丑的可以。

“翠榴,你要不要尝尝我的铁头功啊。”玫瑰捏了捏拳头,双眼微眯。

翠榴的笑声戛然而止,下一秒直接转头向走廊的另一半跑去。

“给我站住!”

跟翠榴疯闹了一个上午,顺便帮他完成了一部分的任务,玫瑰躺回了冬眠室。

“晚安。”翠榴站在门口,逆着光,投下一片翠绿的荧光,“明年见。”

“明年见!”冬天里的运动让玫瑰十分疲劳,她很快就睡着了。

春暖花开,玫瑰依旧是最后一个醒来的。换好夏装,跟黄钻一起去了大厅。

“冬天的第二十三天,翠榴石被带走了。”

才刚刚走进大厅,玫瑰就被这句话吓了一跳。

“老师,你说的是真的吗!”她直接冲到了老师跟前,半个身子都趴在了桌子上,眼神抖得厉害。

老师没有说话,沉默的点了点头。

ps:故事发生在主线的三千年前,所以人物只有黄钻,而且黄钻还只有五百岁左右。

不要纠结设定什么的,如果番剧跟漫画里没说,我就很随便的给的私设了。

就是这么随意!

我ooc我骄傲!

嘛我会努力不偏太多的(。ò∀ó。)

世界观的设定我没去重新翻漫画,所以各位大老爷就凑活看吧~

如果有跟原作不符的地方,就当是我私设了,我懒得改……

本文禁止转载或摘编

-- --
  • 投诉或建议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