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长篇:《哆啦A梦》的动画开拓史探险记(下)


作者:煌言
封面:《哆啦A梦》


点击阅读前篇>> 大长篇:《哆啦A梦》的动画开拓史探险记(上)


4、开凿蛮荒苦寒之地

那***的命运呢,则在另一路军手里。小学馆选择试图去攻略朝日电视台,因为小学馆握有一些朝日电视台的股份。小学馆身为原作的出版社,对外因为是代表着原作者立场的,所以同时也给朝日电视台带来了藤本弘的一个课题。藤本想不明白,当年日本电视台的《哆啦A梦》动画究竟为什么没人气,自己的作品观众到底不喜欢哪里呢。

可这电视行业的问题小学馆的编辑们也不明白啊,那就只好来问朝日电视台了。这课题于是落到了朝日电视台编成局编成开发部的高桥浩身上,小学馆直接把原作单行本打包给他了,同时还有1973年动画版的脚本,一起带回家看书做作业。高桥在编成开发部是专门负责黄金时段的,在儿童片这块领域里,1975 年刚刚有过经手《秘密战队五连者》的成功经历,如今的超级战队系列第一作。

高桥浩有两个女儿,当时一个刚上小学,一个还在上幼儿园。他就把《哆啦A梦》的漫画单行本给女儿们看,只见每随着翻页讲故事,女儿们也很开心地嚷嚷着好看好看!高桥就很有信心了,这《哆啦A梦》摆明了是会对小孩子胃口的啊,那之前的动画版问题可能出在哪呢。于是翻阅动画版的脚本,直觉是这动画的处理是不是使得目标观众群体的年龄偏高了。

还不够,再亲自去书店扮一下侦探。书店里的书都整整齐齐摆书架上的对吧,高桥去偷偷动点手脚。他把《哆啦A梦》的单行本故意摆得像一时疏忽没放整齐似的,露出一角或突出来一点,亦或是手动摆到前排,然后就鬼鬼祟祟观察来书店的小朋友有什么动静。只见只要摆放得突出一点暗示一下,小孩们一进书店就能立刻被《哆啦A梦》吸引,然后取出来读得也特别入迷。

这下高桥觉得稳了,这个《哆啦A梦》再次动画化绝对有戏啊,哪怕就是私货为了给我那可爱的女儿看,我也得干!于是轮到他兴致勃勃提案,结果这边也是上边一句话就给噎回来了:在日本电视台失败了的东西,你有什么理由觉得在朝日电视台就能成功?高桥内心当然不服,1978 年他就遇上机会回怼了。

那天高桥的顶头上司,也就是编成部长,加上司的上司,编成局的局长,一起召见他。电视台的局这个部署,相当于其他一般日本公司中的本部,局下面才是部,部下面是课,再往下是系等等。两个大佬叫高桥上朝日电视台那个六本木大楼的 2 楼,去接待室里听训话。

进了屋劈头就问他,最近黄金档的收视率不太好啊,你身为负责黄金时段的,觉得应该如何对应?意思其实就是,既然你是黄金档的负责人,所以你当然得负责造不造。高桥有所准备,这么大的问题他也当然早该心里有数,并且考虑过怎么回答了。

黄金时段是从晚上 7 点整开始算起的,而紧邻之前的 6 点半到 7 点之间,当时朝日电视台在这半小时中播新闻。这新闻属于带番组,带番组就是在固定时间带的番组(节目),每天都在这个时间播,而不像其他一般状况的一周一回。每天半小时的新闻之中,6 点 50 分为止的 20 分钟是全国性放送,就是朝日电视台加上全国与其有联播关系的十几个电视台,整个朝日系联播网都要播。接下来 6 点 50 分到 7 点整的新闻,是 10 分钟的区域性放送,就是只有朝日电视台一个播,也只有关东地区能收看得到。

焦点就在那后 10 分钟的新闻上了,当时每天的收视率水准只有 2.x%,真是惨不忍睹。这 10 分钟是黄金时段的大门前最邻近的时间,收视率惨成这样对于紧接其后的黄金档也能有不良影响,意思就是能产生一种惯性,使得每天黄金档的收视率也出现先天不足。

高桥认识到这问题不是一天两天了,所以领导一问他便指出这个问题的存在。高桥认为,如果把这 10 分钟播的东西换成其他能够获得收视率的节目,黄金档的收视率也就能同步得到很大改善。刚说完,部长当即的反应是严肃质问:你是对新闻报道有什么意见么?当场吓得高桥不敢说话了。

屋子里就这么突然迎来一段时间的沉默。报道类的节目是电视台存在的一大法理依据,这是个牵涉到日本整个电视放送界历史和体制的大话题,过去其他的文章中稍微解释过,这里就不再多说。这时面临的状况就是,新闻报道类是个敏感话题,敢说有问题有意见那是典型的政治不正确。高桥开了这个口那是冒业界之大不韪,好在只是在小黑屋里就三个人,领导还能给他压着。

局长全程看戏,部长沉默良久终于开口了。干脆这样吧,把新闻报道从 30 分钟加长到 50 分钟,从 6 点整就开始播。原本 20 分钟的全国放送,改成 6 点到 6 点半的 30 分钟,然后原本 10 分钟的区域放送,改成 6 点半到 6 点 50 分的 20 分钟。这样一来搞新闻的那帮人也就不会来扯皮了,剩下的 6 点 50 分到 7 点,这 10 分钟就交给你高桥浩自己处置了。

高桥如愿以偿,于是开始募集可以用在这 10 分钟播出小短片的候补企划,以儿童片为主,其中便有《哆啦A梦》。旭通信社的人听说了这个事就过来了,旁敲侧击打听这带番组的新企划,朝日电视台究竟打算干什么。高桥透露说,我这里集合了好多完全不同种类的企划啊,不过其中我觉得《哆啦A梦》不错挺可行。旭通信社大喜摊牌,哎呀呀《哆啦A梦》正是我们在推想要动画化的!

到了这个地步,命运坎坷的《哆啦A梦》其实有一大幸运点便是,朝日电视台和旭通信社正好本就有友好关系。他们的结盟又是以东映为中转而结成,并且以《魔神Z》为开端的。

东映本来就是朝日电视台自设立以来的大股东,东映集团的电视剧和动画基本上首选都来朝日电视台。而东映跟旭通信社的关系是从《魔神Z》的人气大爆发开始好上的,顺带还把万代捎上结交了旭通信社,于是旭通信社拉上万代跑来朝日电视台也做机器人动画。然后就在A制片厂重生成新锐动画的 1976 年,这边在每周五晚上 7 点的黄金时段建立起了一个朝日电视台×旭通信社×东映的专属档,注意了是星期五晚 7 点整。

有了朝日电视台点头,大事已定,旭通信社通知新锐动画可以开始动手了。先让新锐动画弄了一集适应 10 分钟短片档的试做版出来,于 1978 年 8 月完工。起用小原乃梨子为大雄的声优,她在 1973 年演过大雄的母亲。用肝付兼太为小夫的声优,他在 1973 年演过胖虎。静香的声优是野村道子,也在 1973 年的动画版客串过。

新锐动画完成的试做版由旭通信社送来朝日电视台,编成部长在百忙之中都没时间去通常的试映室看。当时当然可不比现在随手一个手机加流量,高桥浩只能就在放送准备室里,草草地用自己的小机子把胶卷鼓捣进去,给领导看完了这一集几分钟的试做版。看过后部长就淡淡地回应了一句:就这样不错。

至此,时隔 6 年的《哆啦A梦》动画版复活终于实锤,决定将成为一个特殊的 1979 年 4 月新番。周一到周六每天晚上 6 点 50 分起各播一回,每回 10 分钟,周日因为是特殊日子所以往往独立于带番组的编成之外。1979 年正好是朝日电视台开播 20 周年,把个动画类的搞成这种形式来播,也是20年来首遇的不正常特例了。

按当时的正常一般例,当然 4 个条件是要满足的,全国放送、黄金档、一周一回、每回半小时,也正是 1973 年当初《哆啦A梦》所拥有过的待遇。但是既然败光了,这次也就只好接受恶劣条件下再出发,除了上面刚说的 10 分钟带番组等编成体制外,还有一点是全国放送的待遇也没了。就是跟前面 6 点半至 6 点 50 分的新闻一样,只有朝日电视台一家播,朝日电视系列联播网的其他成员电视台没有参加,每天 10 分钟的《哆啦A梦》也就只有关东地区才能收看。

另外,带番组短片的编成加上区域性放送,这种情况一般也是找不来什么赞助商的。新闻报道类那种政治正确的可以例外,NHK 那种国企央视也可以例外,现在这种民营电视台的商业节目就不能了。所以从旭通信社的立场来说,也同样是接受了一个下血本的高风险行动。1973 年已经死过一次了,这次如果又战败那当然会彻底完蛋,朝日电视台和旭通信社这样的大企业也都会掉血,新锐动画这种小作坊则可能干脆就夭折了。

那么怎么稍微弥补一点,能让全国小朋友都收看到呢,高桥浩决定再动个手脚。每周于周日放在个全国放送档重播,于是顺便对于关东地区来说,等于一周 7 天不休每天都能看到有《哆啦A梦》在播。当然了,你要满足全国放送,还只是重播的性质,那时段就别指望了,可以做好最糟的心理准备了。最终是放在了周日早上的 8 点半重播,这次是正常的每回半小时、一周一回的档,注意了是星期日早上 8 点半。

后来 80 年代到 90 年代,星期日的早间被逐渐开发成了“第二黄金档”,可当时没有。双休日的大清早在电视放送的行业,是个神马鸟不生蛋的地方?周末出门玩的人不看电视,在家的人还在睡懒觉,能有多少人爬起来开电视啊,上哪儿要收视率去。那是妥妥的塞外苦寒之地,贬谪流放专用的蛮荒去处,没什么人能开上帝视角预料岭南还会出广深。事实上就《哆啦A梦》这样有败军之将前科的,也的确是实质性流放的。

新番组的异常编成体制确立后,管理著作权的藤子制作、原作出版社小学馆、朝日电视台、广告代理商旭通信社、制片厂新锐动画,5 家公司各自的项目负责人就要频繁聚在一起开会了。藤本弘曾经问高桥浩,漫画的一话要怎么在不到 6 分半的时间内表现啊?

我们知道正常电视动画的一回有半小时,《哆啦A梦》的短小故事处理成每回 2 话的份,那就是各 15 分钟,1973 年的和如今正在播的都是这样。而 1979 年朝日电视台起步这时,以不按套路出牌的编成体制每回 1 话 10 分钟,意味着只有之前的三分之二。再掐掉片头片尾预告广告等之后,算起来正片的空间只有大约 6 分 22 秒。这么浪的操作很有可能最后搞成,制作层面很难在短时间内塞进完整剧情,而观众层面又不够塞牙缝提不起吸引力,费力不讨好两头空空。

高桥回答说,本来的确是应该和日本电视台一样的形式,每周半小时内 2 话并且放黄金档的,但是由于之前的失败我们台里无法通过。所以在带番组的编成基础之上,还在周末清晨以通常编成重播,我们就是准备挑战哪怕只有 6 分 22 秒也要让小朋友觉得好看。

他向藤本承诺,给我 2 年时间,到时候我要让《哆啦A梦》重回跟日本电视台版本一样的形式,享有黄金档的待遇。高桥跟藤本不是老乡,但是他从小在藤本出身的富山县长大的,跟藤本说话开一口富山腔的方言,这两人立马就熟络起来了。

到了 1979 年 4 月的第一个星期一即 4 月 2 日,复活的《哆啦A梦》于晚上正式登上朝日电视台,这时的收视率依然和播新闻的时候一样只有 2% 的水准。第 1 话的内容是很普通的剧情,哆啦A梦从口袋里拿出个神奇道具的故事,就是现在你随便一搜“哆啦A梦第 1 话”所能看到的。没有一个看上去像第 1 话的交代世界观的程序,没有展现大雄的玄孙为拯救废柴祖先把哆啦A梦送到 20 世纪的情节。

这是因为当初他们的定位本来也不是重新动画化,而是回应 6 年前日本电视动画版本最终回最后一帧的那个“敬请期待下回”。这第 1 话《梦之町,大雄之地》在 40 周年纪念时,于今年 4 月的第一周播出了全新的重制版(上图右侧),也已经从 4:3 的画面变成了 16:9 的高清画面。

除了上面提过的几个试做版就登场的声优之外,1979 年的朝日电视台版本动画对于大雄的班主任、小夫的父亲声优原封不动。旧版大雄的妈妈改为演大雄了,那么旧版中演大雄的这回则演了大雄的玄孙世修。另外本作的美术设定叫川本征平,就是旧版的美术监督。

角色设计是中村英一,是从当年A制片厂刚设立时就加入的新锐动画元老人物,而且当时还是应届生身份入职的。在A制片厂这帮东映动画旧人创办的小作坊里长大,不是东映动画出身胜似东映动画出身。演出家以福富博为主,森胁真琴为辅。福富博也是当年还是应届生就入职了A制片厂的老员工,年龄比中村英一还年轻了 3 岁。森胁真琴是从动画师转行当演出家的跨界人才,从演出助手练级上来,《哆啦A梦》其实是她演出家身份的出道作。

当时动画行业还不普遍兴监督/系列导演和总作画监督等职务,老牌先驱东映动画也是在 70 年代后半才正式确立的。新锐动画这样的其他小型制片厂则更晚,中村英一已经就相当于实质上的总作画监督,福富博相当于实质上的监督。楠部三吉郎则亲自担任实质性的总制片人,不过他表示故意不把自己的名字登在职员表上,职员表留给前线干活的各位,而自己做个彻彻底底的幕后人。

作曲的任务,交给负责了假面骑士系列的菊池俊辅。另外主题歌《哆啦A梦之歌》的歌词,雏形其实是楠部大吉郎的亲儿子楠部工所作,然后楠部一家再补作修饰,当时楠部工还是个初中没毕业的孩子。这首歌就是我们当年在国内电视上看到的配音版本所用的主题歌,即可以被宣传为童年回忆的一首,只是国语配音版连歌也改成国语重唱了,歌词是另外填的而不是译文。

5、哆啦×哥吉拉联军

《哆啦A梦》在 1979 年 4 月 2 日播的第 1 话,明明依然只有 2% 的收视率水准,接下来就开始坐火箭了。经过 6 次的放送到了 4 月 8 日时,迎来星期日半小时通常编成形式的第一次播出,结果这天早上的重播居然一下子达到 9.4%。当场创新高破了旧版的纪录,因为 1973 年日本电视台在黄金档的全 26 回,最高收视率只有 9.1%。

本以为这是直接封了涨停板级别的迅速成功,不料这只是大牛市的起点。因为这个 9.4%,之后成了星期日早上重播的《哆啦A梦》之中,唯一的一次收视率才只有一位数。第二周 4 月 15 日,收视率就冲到了 12.7%,达成两位数。之后《哆啦A梦》没有在 15% 这个平台站住脚,因为进入6月份,直接跳空缺口来到了 16.7%。接着到夏季,本就是整个电视界的收视率淡季,7 月份以来在 17% 的水准遇到一点阻力。经过开播近半年后,在 9 月中旬,又来一个跳空缺口,终于突破 20% 的大台阶。

受到鼓舞的朝日电视台 10 月 3 日播出特别节目,在晚上 7 点到 8 点放杀必死,播了一小时的《哆啦A梦》。不过内容也还只是重播合集,要说有什么跟观众见面的新内容,就是把 1978 年完成的试做版也第一次在电视上播出来了。而且也仍然只是限定于关东地区的放送,也没有变成常态的每周这么玩,不过这是《哆啦A梦》历史性的一刻,在朝日电视台第一次登上黄金档的时段。

在 1979 **内,周日早晨的《哆啦A梦》收视率最高来到 24.6%。1980 年开年就在新年假期放送特别节目,正月 SP 从此也成为《哆啦A梦》延续几十年的传统。接着周日版的收视率在开年半个月内,便无压力地突破 25% 了,1979 年 4 月至 1980 年3 月一年间的最高点达到 28.5%。

从1980年4月开始进入第二年,待遇也稍微提升了,周日早上的重播从8点半移后到9点半。虽然这时还不什么大动作,不过在双休日早晨这种边塞地方,时间每往后一点都能相当于内迁一点,条件就好点。

早在开播后大约半年,望着陡峭上涨的人气,楠部三吉郎很快就动了心思想给《哆啦A梦》出电影了,这回小学馆也又是支持的。然而即使在这时,人们已经看见了20%收视率的成绩摆在眼前,出电影的提案居然还是有明显阻力。

首先是朝日电视台方面提出,制作电影不会人手不足吗。因为电视上的《哆啦A梦》虽然每周日是重播,每周一到周六也有6话,每回全长10分钟合起来就一小时,相当于普通编成下一周一回半小时的2倍。再加上新锐动画本来也只是小型制片厂,这种情况下还想开工制作电影,极有可能影响到电视版的正常制作进程和交工。三吉郎打包票说这个不用担心,一旦出了事儿我负全责。但是藤本弘也不同意,他表示我的漫画作风是这种短篇单元剧就够了,搞电影没兴趣。

好吧既然原作者根本不想管,放今天说倒是可以彻底原创个长篇大电影出来,然而这只是今天的逻辑。再加上《哆啦A梦》原本的逻辑也属于原作连载一段时间后将其动画化,而不属于类似诸如《假面骑士》《魔神Z》《美少女战士》那样的为了上电视的前提而搞一个原作连载出来,本质上一开始就是原创。

当时《哆啦A梦》要想登上大银幕倒是还剩一种可能性,上东映漫画祭。本来按照东映与朝日电视台的关系,东映的片要上电视第一默认选项是来朝日电视台,反过来朝日电视台的片要出电影,第一默认选项也是由东映发行。而《哆啦A梦》又属于典型的儿童片,让东映发行的话绝好的去处便有东映漫画祭,是专门上映这类影片的。

东映漫画祭要直译一道就是一种动画电影的祭典活动,但其实上映的不仅仅是动画,也能有实景电影。也不仅仅是东映集团制作的影片,冠名的东映二字只指是东映发行。这祭典活动的玩法,是多个影片捆绑起来一并上映,给予小朋友节日般的感觉。买一张票就可以一次观看多个电影,检票完了进放映厅一口气连着放好几个。多作捆绑上映的营业方法,其实日本电影行业在上世纪这是普遍现象,不仅限于东映漫画祭。

东映漫画祭在上世纪的最后 40 年间盛行,大量日本人打生下来后第一次去电影院的体验,往往是东映漫画祭。每年专门在孩子放假的时期上映,春假和暑假这类的。在其中上映的影片有主力作,也有单纯的捆绑并映作,就是来蹭的,按上映时长可以分为长篇、中篇、短篇。

长篇一般指1小时以上,这种一般是主力的完全新作,而且是原生的电影。中篇一般至少半小时,一般也是完全新作,但属于哪个电视番组的剧场版。短篇就是半小时都不到的捆绑并映作,这种就可能是再剪辑重映版,甚至把电视版之中的某一话直接拿来重播一遍。因为在家用录像机普及之前现实就是这样,电视上的东西说错过就错过了,重播无论什么时候都能有一定的市场。

《哆啦A梦》这时是个什么情况,显然最适合也只适合短篇的那种情况。朝日电视台和新锐动画也就这么打算了,既然如此只好把《哆啦A梦》选集一些出来作为东映漫画祭的并映作之一,重播的场地从电视上移到电影院里而已。可是这回一听藤本弘又不同意了,他说在我的观念里所谓电影一定得是搞大新闻的长篇,起码 90 分钟的那种啊,你们这么搞我总觉得别扭。

楠部三吉郎听了大喜过望,所以说啊先生你还是亲自参加个长篇电影吧,他趁机顺水发动攻势给了个提案。1975 年的时候藤本曾经画过一话异常的《哆啦A梦》,长度有平时一话的 3 倍,标题叫《大雄的恐龙》。不过就算是平时的3倍,显然这也远远不足以用于形成一个长篇电影。三吉郎说,请先生接着画这一话的续篇吧,或者把之前画的修改,大幅增加细节扩充内容,最后再把这《大雄的恐龙》制作成电影版。

藤本听了妥协了,终于决定积极协助《哆啦A梦》电影版,所以藤本生前制作的电影基本上都由他亲自执笔脚本。新版的《大雄的恐龙》漫画于1979 年底重新开始连载,同时也是为了给电影提前造势,电影打算在1980 年 3 月也就是春假的时节上映。

单独的长篇电影,这就不好蹭东映漫画祭了,那发行商的问题肿么办。这时雪中送炭的是东宝,而且是互相雪中送炭。东宝这时面临的境况是,春假档也缺东西上映。

日本电影行业在 60 年代经历了崩溃期,到了 70 年代谁也不好过。缩小范围到儿童片这个领域,60 年代东映漫画祭兴盛起来站稳脚跟后,东宝见这玩法有得捞,加上为了跟东映竞争对抗,就从 1969 年末开始照搬类似形式,弄了个“东宝冠军祭”。东映漫画祭基本稳定在每年两回,3 月春假和7月暑假各一回,偶尔 12 月寒假回上第三回。东宝冠军祭则心很大,想固定每年打满这三回。

然而东宝为了应对 60 年代以来持续的电影业界大崩盘,已经在 1971 年自断臂膀以规避风险,这个母公司本体从此以后再也没有制片机能了。所以东宝集团自己的产能就远不如东映集团,可是东宝冠军祭又要每年打满三回,每回捆绑上映五六个影片,哪儿来这么多片供给你?因此只好大量发行外部制作的影片了,或者把很多年前上映过的老片剪辑缩短一下重新上映,再就是搬运大量电视动画的其中剧集来电影院上映,就靠这些手段凑数量。

要说其中作为主力的东宝集团自制完全新作倒也有,便是以哥吉拉电影为首的怪兽电影,每年只出得一次,主要放在 3 月春假的那一回之中。但是 70 年代的日本电影市场,已经进入市场崩溃→被迫小本粗制滥造→继续引发市场缩小,这样的死循环。哥吉拉电影这种典型的庞大成本开支,没几年市场就也支撑不起了,一年三回的东宝冠军祭收入加起来也供不起一个哥吉拉电影,1975 年后终于哥吉拉也被喊停。

东宝冠军祭到 1974 年就撑不住了,这年只有两回。哥吉拉没了后更是只剩一年一回,就是 3 月春假的那一回。终于到了 1978 年彻底完蛋,这年春假的东宝冠军祭是最后一回。然而事情还没完,接着 1979 年春雪上加霜,东宝出了一件事,他弄丢了奥特曼。当时奥特系列经历了几年空白期,第三期奥特系列将在 1979 年 4 月新番开播。圆谷制片厂为了事前造个势,把初代《奥特曼》抽取部分作品加以剪辑和总集篇处理后,准备在 3 月的春假档期放电影院上映。

这类剪辑旧作总集篇当电影放的事,奥特系列本身之前也干过多次了,按惯例自然都是东宝冠军祭中的捆绑并映作之一。这次本来也不例外,因为东宝是圆谷制片厂的母公司。可这回东宝表示 1979 年的春假档期,我们的邦画系院线已经事先有别的安排了,没有给奥特曼总集篇上映的空间。结果圆谷制片厂肿么办,居然去找松竹发行,最后成功如约在 1979 年 3 月上映了。

圆谷制片厂这胳膊肘往外拐的东西,令东宝憋得一口气,再加上一到上映,东宝发现还被打脸。因为这奥特曼总集篇电影反而卖座,松竹是人在家中坐馅饼天上来,东宝自己发行的片存在感却被吃了。这件事成为如今奥特系列电影也由松竹发行的开端,而东宝冠军祭也已经宣布终结了,那么接下来 1980 年的春假档东宝肿么办,再找什么片。

就是在这时的境况下,《哆啦A梦》的电影项目出现了,最终决定东宝来发行,于 1980 年 3 月的春假档期上映。不过即使《哆啦A梦》已经出现了高收视率,毕竟不意味着电影一定火爆,反例多了去了。第一次的电影终究是尝试,风险的不确定性永远大于以后任何一次,所以东宝还是发虚,想加一道什么保险措施。这片不是叫《大雄的恐龙》嘛,跟怪兽电影有相通之处,东宝决定把这片与《莫斯拉对哥吉拉》捆绑上映。

这样一来,没有东宝冠军祭的名号,但是跟东宝冠军祭的操作差不多。东宝冠军祭每年三回的时候,其中最主要的往往就是 3 月春假的这一回,春假大多有哥吉拉的完全新作。不过这次的《莫斯拉对哥吉拉》已经是 1964 年的古董片了,只是为《电影哆啦A梦 大雄的恐龙》保驾护航的,《哆啦A梦》才是本次捆绑上映之中的主力作。

《哆啦A梦》初次登上电影院大银幕还没名气,东宝决定出动哥吉拉来加一道保险,还有另两条背景原因。

第一条是 70 年代末以来,1977 年到 1980 年日本的影像作品在流行宇宙科幻风潮。动画及儿童片领域这些最适合完全虚构作品的,更是宇宙科幻风潮的加强版,可这《大雄的恐龙》几乎不沾边。

第二条来自东宝的对手大映,它到60年代为止曾是与松竹、东宝、东映等并列的影视界巨头企业之一。而其中在怪兽电影的领域,大映是唯一有资格还能跟东宝过两招的,搞出个跟哥吉拉对抗的嘎美拉系列。1971 年大映破产了,嘎美拉电影也跟着完蛋,不过 1974 年大映卷土重来了,1980 年则突然复活嘎美拉新作《宇宙怪兽嘎美拉》。

到这儿都还没完,这《宇宙怪兽嘎美拉》是个典型跟风宇宙科幻风潮的影片,其本身还给东宝形成 3 点威胁。第一,这片也要在3月的春假档上映。

第二,宇宙科幻风潮的领头羊是《宇宙战舰大和号》和《银河铁道999》,这俩的电影都是东映发行的,但是大映这次抱大腿让它们在《宇宙怪兽嘎美拉》中打个酱油。

这是什么级别,《宇宙战舰大和号》剧场版刚在 1978 年获得观客数 400 万人次的成绩,金额上是这年的日本电影票房亚军,以及整个昭和时代的日本动画电影票房冠军。《银河铁道999》剧场版则在 1979 年获得观客数 300 万人次的成绩,金额上是这年的日本票房冠军,当时是动画类电影头一次拿下这种地位。然后东映还在轮着来,1980 年又将轮到《宇宙战舰大和号》剧场版,1981 年《银河铁道999》又有剧场版。《永远的大和号》是 1980 年的动画类电影商业成绩夺冠大热门,相比之下这时的《电影哆啦A梦》还是空气。

第三,这时哥吉拉电影自 1975 年以来已经处在休止状态。当然了所谓休止状态,只是如今上帝视角的表述,在当时观众看来其实等于 1975 年后已经完蛋了。东宝每年都在内部开会重启哥吉拉项目,但就是一直还没拿出个确切结果来。可嘎美拉这时时隔 9 年复活了,大映得意呀,在《宇宙怪兽嘎美拉》的拍摄时玩了一幕剧中剧。

片中有个电影海报的招牌横倒在嘎美拉脚下,片名叫《永别了多吉拉》,海报上印着怎么看都长得像哥吉拉模样和动作的怪兽,“多吉”在日语里还是迟钝蠢笨的意思。在东宝看来这摆明了就是大映在开启嘲讽模式,必须干他niang的。

可是干要怎么干,人家说的哥吉拉完蛋了是事实,这时的确根本拿不出新作来。也罢,主角是《电影哆啦A梦》,还是怪兽电影《大雄的恐龙》(东宝称),哥吉拉方面就出个古董物《莫斯拉对哥吉拉》护航。80 年代了还在电影院里放 60 年代的片,全国规模上映且需买票,同样的事要是放今天,就像坑爹到造谣也不会这么造的操作。但是当时哥吉拉这样的影片还有这样的价值,加上 1979 年正好是哥吉拉诞生 25 周年,社会上各种反响不错,令东宝看到了希望,这相当于给《电影哆啦A梦》加了一道对冲风险用的期权。

《大雄的恐龙》就这样与《莫斯拉对哥吉拉》在 1980 年 3 月的春假同时上映了,买一张通常价格的票可以一连看这两部影片。结果令东宝扬眉吐气,电影票卖出去了 320 万张,这与多年前《莫斯拉对哥吉拉》初次上映时观客数 350 万人次的好成绩差不多。这也定下了《电影哆啦A梦》的市场基础,此后至今约 40 年的 3 月春假档常规上映的电影,平均观影人次就是 300 多万。

更重要的是,结果这比 1980 年动画电影的夺冠热门《永远的大和号》还多出整整 100 万人次。这成为一道历史转折点,70 年代末日本流行的宇宙科幻风潮由盛转衰,伴随的标志性事件便有 1980 年的电影市场杀出了《电影哆啦A梦》这么一匹黑马。后来衰退的宇宙科幻风潮某种程度上由观客数 240 万人次的《机动战士高达Ⅲ 相逢宇宙篇》接棒,逐渐转化为钢普拉风潮,就不是这里再多说的后话了。

于是 1981 年 3 月的春假毫不犹豫地再出第二作,这回是让《哆啦A梦》也开始参入宇宙题材的《大雄的宇宙开拓史》,直接拿下这年的日本电影票房亚军。并且冠亚军都被东宝发行作品包揽了,冠军是哥吉拉的班底东宝圆谷组(中野组)制作的战争影片,仅仅过 2 年东宝就扭转了当初的一时颓势。哥吉拉的接力棒从此完全交付给了哆啦A梦,后来平成哥吉拉专注于开发寒假正月旺季,哆啦A梦则成为了每年春假东宝的固定法宝,以及整个日本电影市场的象征性级别的存在至今。

为了《哆啦A梦》的电影项目,小学馆、朝日电视台、旭通信社、东宝、新锐动画的各代表负责人或干部,自然也经常外出聚在一起开会。那是电影落地之前 1 月份到 2 月份的时节,还是冬天外面能看到一片雪景,他们穿上长靴在公园的雪地里并排散步。看着脚印开玩笑说,这是哆啦A梦教给我们的“友情”啊,我们像不像片中那 5 人的小伙伴?

6、哆啦中兴

1981年朝日电视台已经能够放心大胆地通过决议,《哆啦A梦》要从 10 月的改编期起登上黄金时段安家了。每天 10 分钟的带番组不要了,星期日早上的半小时重播也不要了,两相结合。从此首播就是黄金档的每周半小时,另一种意义上的 1981 年 10 月新番。

不过具体移到哪个黄金时段呢,星期五晚上 7 点整不是有个朝日电视台×旭通信社×东映的专属档嘛,当时正在接档东映魔女子系列播面向小女孩的动画。而紧接其后的星期五晚上 7 点半,当时是朝日电视台×东映的专属档,只是没有旭通信社。这边在播电视剧,9 月底要播完了,于是正好来一波顺势平移操作。

这么安排,原本在 7 点整的东映动画作品,后移半小时在 7 点半接着播,原本在周日早上的《哆啦A梦》则移到 7 点整。《哆啦A梦》移到星期五晚上 7 点黄金档后的第一个季度,平均收视率都超过 25 %。至今《哆啦A梦》也仍然在这个时间每周放送中,2005 年 4 月因声优老龄而集体翻新后也自然延续。

而紧接其后7点半的档,过了没几个月 1982 年开始的则是金属英雄系列的第一作《宇宙刑事贾班》,与《哆啦A梦》搭伙在一小时内接连放送。朝日电视台×旭通信社×东映的专属档至今也依然存在,重复一遍,旭通信社现在不叫旭通信社了,是旭通第企(ADK)。

至于原本在星期日早上 9 点半,《哆啦A梦》移走后留下的那个档呢,接着又用其他藤子不二雄原作漫画的动画版战了 6 年。6 年后 1987 年 10 月起接档的则是,从黄金档移到早间占这个坑的金属英雄系列,从此东映超级英雄也就开始在星期日早晨扎根了。1989 年 4 月前移到星期日早上 8 点整,2017 年 10 月再移到 9 点整。

20 年多年后,朝日电视台的那个高桥浩从 2003 年下半年起,调职就任东映动画的总裁,然后当了 10 年。当年最初由《哆啦A梦》开始的星期日早上 8 点半这个档,后来由关东限定转为朝日电视系列全国联播的东映动画专属档,而且也是旭通信社担任广告代理商。高桥就任后,这里成为《光之美少女》系列的放送档,他亲口说,我从这之中也能感觉到某种“小小的缘分”。

电影版第一作《大雄的恐龙》是福富博亲自任监督,之后两作就换成了曾参加电视版演出的西牧秀夫。可藤本弘觉得他跟自己不对路子,请楠部三吉郎换人。三吉郎于是慎重挑选了一员老将芝山努,就任第四作《大雄的海底鬼岩城》的监督。这回的芝山努不但是当年A制片厂刚成立就来的老人,而且是创始人楠部大吉郎立业时,从东映动画的同事中挖来的元老之一。

《电影哆啦A梦》虽然打响头炮成功,但客观趋势的规律上,成长为长寿稳定系列终究是需要时间和波动的。这时过去了 3 年,第四作也进入人气回落的趋势之中了,不足当初第一作的三分之二。虽然按照如今的物价水平来换算,也是相当于将近 25 亿日元票房收入的水准,放什么大环境的标准也显然是大卖座,但第四作其实是《电影哆啦A梦》40 年间的史上最低成绩。

这一下芝山努立马就被推到风口浪尖上了,被叱为商业成绩滑落的显性责任人。不过三吉郎顶住了,强推芝山监督,并且还想让他也就任《哆啦A梦》电视版的监督。但是如果下一年的电影还是成绩不好,那三吉郎也保不了他了,芝山受到了背水一战的通牒。

结果 1984 年的第五作《大雄的魔界大冒险》取得了 330 万人次的观客数,比第一作《大雄的恐龙》还高。而且是这年东宝发行影片的票房冠军,当时这是《哆啦A梦》第一次获得这样的成绩,本作被视为《电影哆啦A梦》的中兴之作。从此芝山的地位也一举就稳固,连续担任电视版的监督并且**担任电影的监督,20 多年从未间断过,直到 2005 年声优刷新的契机他才终于退休了。

很长一段年岁中,尽管芝山监督对传言中的形象被固定不太认可,但动画业提起《哆啦A梦》或芝山努的其中任一个,经常随之绑定想起的就是另一个。哪怕直到现在,所有监督不是芝山的《电影哆啦A梦》数量加起来,也还不及他一个人担任监督的数量。《哆啦A梦》的声优翻新之后,2006 年起新世代版的电影也由重制旧作开始起步,第一弹重制是值得纪念的第一作《大雄的恐龙》,第二弹就是中兴之作《大雄的魔界大冒险》。

【尾声】

哥吉拉的粉丝,《大白鲨》《侏罗纪公园》《头号玩家》等作的导演斯皮尔伯格,1980 年曾来一趟日本。碰上本已是古董片的《莫斯拉对哥吉拉》居然正在电影院里上映,在日本的电影院实时观赏原版的哥吉拉简直可遇不可求。于是斯皮尔伯格买票进场看《莫斯拉对哥吉拉》,这一来也就看了《大雄的恐龙》,后来 1982 年上映了《E.T.》。


本文仅供Anitama发表,任何单位或个人,不得以任何形式刊载本文的部分或全部内容。
原文地址:http://www.anitama.cn/article/b2e04fd1b700ff33
官方网站:http://www.anitama.cn/
合作邮箱:bd@anitama.cn

本文禁止转载或摘编

-- --
  • 投诉或建议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