吹笛少年(原曲来自封茗囧菌《笛月》)

我是一个大户人家的女儿,但我却生活在一个江南小镇。比起什么繁华热闹的大京城,我还是更喜欢这个饶有风趣的小镇。

听爹爹说,大京城可好了,有巡查的部队,有亮晶晶的冰糖葫芦,有好些漂亮的发簪,还有五色樱穗!爹爹心里清楚我最喜欢五色樱穗,在讲及五色樱穗时倒是绘声绘色。

“即然爹爹这么喜欢大京城,为什么不去那儿住啊?”我打了个哈欠,阳光照进紫檀木做的窗子,显得懒洋洋的。我对爹爹描述的大京城不太感兴趣,冰糖葫芦小河对面的奶奶也能做呢,味道可是极好的。至于五色樱穗嘛,邻家姐姐心灵手巧,我会抽空去问问她会不会做的。

“哎……**亲不喜欢呀。”爹爹一脸忧愁。

“爹爹,这里不是很好吗?大京城里的东西我看多了也就不新奇了呀,可这里总是会冒出许多新鲜事啊。”

“小琉璃你自己出去玩吧。”

我一听,来了劲,小跑出门。跑到家旁的河边去,跳上小舟,撑起竹竿。

这里的空气总是掺着些青草,雨露,鲜花的气息。鸟叫清脆婉转,树林茂密,河水清澈见底,小鱼小虾要比大京城多了许多!我想大京城只有护城河了。

对面的奶奶家门前,一个壮汉倒了酒,那酒看起来似乎很烈很烈的样子。他边喝边含糊不清地大声道“好酒!好酒!”旁边的青花碟里还有几颗蚕豆。

不远处的小学堂里,头发花白,黑袍大褂的老先生正兴致勃勃地讲着课“人有悲欢离合,月有阴晴圆缺,此事古难全。”但他好像看见了一个贪睡的小童,那小童呀,还睡得很香很香,像是做了什么不得了的好梦。先生厉声把他叫醒,狠狠地用戒尺打了那小童好几下,小童的泪水在眼眶里打转着。

而我却不知,树林里有位少年,看炊烟袅袅升起,晚霞渐落,无人谈笑风生,心里实在不好受。孤单感瞬间涌了上来,不禁用悲伤的曲调吹起了那支青绿色竹笛。

我忽而听见了一丝悲鸣,像是鬼怪在嚎叫,又像是孤单的旅人在倾诉自己的孤单。我心生好奇,不禁自言自语道“此为何物鸣叫,该去见识见识。”嘿,说去就去呀,我利索地跳下小木舟,固定好,便迫不及待地跑进树林里。

到竹林时已是月圆之时,皎洁的月光打在繁茂的树上,显得分外幽静。突然,眼前有个白色声影,我有些害怕了,但鼓起勇气走进一看时,我看见一位少年盘腿席地而坐,看见我,竟不知所措起来,看起来好像不会吹笛子。

我偷偷溜到他身边,仔细端详了一下他的面容。啊……有些白净的脸庞上有着明亮有神的眼神,高挺的鼻梁……

“要我教你吹笛子吗?”我有些清脆但还稚嫩的声音突自响起。

“你……你是谁?”他有些惊讶。

“哈哈,我是河对面的人家,我叫琉璃。”我轻笑一声。

“我自己会吹笛子,不用你教的。”他摇了摇头。

“算了,还是我教你吧。”

我拿起笛子,缓缓地吹了一曲,我记不太清这曲子的名字了。只依稀记得这是爹爹教给我的。

“喏,到你了”我把笛子还给他。

一阵夏日的暖风吹来,他的发丝被扬起,他嘴边的琴声也显得十分轻快。

“原来……原来学会了呀……”我不禁嘲笑起自己的自作多情来。

“是……是啊,可我希望你留下。”

“真的?”

“嗯。”

于是,那天我们聊聊好多好多,大到京城,小到自己的家里事。我们像无话不说的知音一般,但他在我心里却有着不同的分量。

直到后来,他离开了这个小镇,跟着他的家人走了。我只记得那天晚上,我教他吹的那首笛子。

ps:这篇上周就写了,现在才肝完。终于~然后写得不好还请多多见谅了。



本文禁止转载或摘编

-- --
  • 投诉或建议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