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日 红日(连载11)

第十一章:行动代号“伊特城堡”(下)

         “仁美,那个……从刚才我就想问了,你为什么要在我们的战车后面绑那么大的一架遥控飞机呢?”辻本由宇对这个比战车还大的飞机怨言很大。

         “因为这是我们的眼睛,明白吗?”仁美在另一边的机枪位上调试着刚装好的电视系统。

         “所以,这次我们就不出战了是吗?”由宇看看放在一边的卡宾枪,她本想驾驶战车去体验下真实战场的感觉的。

         仁美叹了口气说道:“你可以去,然后明天我就向队长申请招一个新的驾驶员。”

         由宇没再说话,只是在不满意地哼哼着。

         “从这里开始就是训练场的范围了,”无线电中传来良子的声音,“全员,停止移动,尽量不要再发出声音!”

         由宇打开车顶的舱门爬出车外,然后和旁边的几人一起从战车上卸下了这架大号遥控直升机。

          “仁美,这架飞机能飞多高?在高空中停留多久?”良子爬上战车,蹲在敞开的舱盖边探身问道。

         “要覆盖训练场全境的话,只能飞到一百米左右,如果不做大幅机动的话,大概能飞一个半小时,我带了备用电池组,所以更换的话只要五分钟就行了。”

         “这足够了,”良子看看远处站在炮塔上调整弓弦的加奈,问道,“关于那个定位器,你也准备好了吗?”

         “嘛,只要那个神弓手别把它插到目标的脑袋里面就没问题。”仁美的眼睛没有离开屏幕。

         “那就拜托你了,仁美。”良子说完,跳下战车走开了。

          不一会,在众人的注视下,墨蓝色的直升机伴随着一阵轻微的电机声缓缓上升,融入了墨蓝色的天空。


         “良子,十点钟方向400米处高地背坡发现敌侦查组,有7个人和一辆KV-1战车。”

         “附近还有其他敌人吗?”

         “一点钟方向有一支三人小队,除此以外再无任何敌人。”

         良子摘下耳机,说道:“这应该是对方的观察哨,如果要突袭的话,这两处据点必须拔掉。”

        岛田梅走上前,说道:“没问题,这两波人交给我们好了。”

           “不需要战车吗?”塔娜担心那台KV-1会造成伤亡,于是准备让雅美和黑子增援。

          岛田梅摆手拒绝了,她的心里已经有了自己的计划。尽管这个计划在她自己看来都十分大胆,但“勇于冒险”是雪绒花突击队的座右铭,所以,她拒绝了良子和塔娜的支援建议,带着自己的队伍向着面前的山岗走去。

          “记住,两颗绿色信号弹是总攻的开始,明白吗?”通用频道里,梅叮嘱道。

       然后,梅切换了无线电频道,问道:“A小队,你们就位了吗?”

        “我们已经就位了!”对讲机里传出小队长的声音,“他们很松懈,全是破绽,似乎根本不担心有人来偷袭。”

         “注意四周,伺机行动,从现在开始保持无线电静默。”梅把对讲机归位。她从地面上稍稍直起身,借着夜色和草丛的掩护悄悄观察着坡下的那支队伍:七个人正围着火堆烤火,而白天出现在新闻里的KV-1正停在一边,里面好像没有人,看样子战车的成员正在烤火取暖,真的是一点防备都没有。

          “队长,这些人真的是曾经劫持客机飞往平壤的赤*军分子吗?” 趴在一旁的队员忍不住问道。在她看来,这些人无论是从气质还是从战术安排上都无比业余。

        “你说的那些人现在住在贝卡谷地呢,这些不过是顶着名号的乌合之众而已,”岛田梅放下手中的望远镜,冷笑一声,“不过,谨慎行事,不到万不得已不得开枪,明白吗?”

          山下,七个“赤*军分子”正围坐在火边取暖,讲着下流的笑话。突然,一个拳头大的铁罐子飞进火里,伴随着“嘭”的一声,带有强烈刺激气味的******围了他们。领头的人刚要用手中的手机通报遇袭的消息,却被狠狠地踢中了脑袋,倒在地上,接着,他便被带着机油滤芯的枪口抵住。在模糊的烟雾中,他隐约看到一个身穿碎叶迷彩服的年轻姑娘,还没等她看清姑娘的脸,枪响了。

         混乱中,一个男人冲出烟雾,向着一旁的KV-1冲去。他是战车的驾驶员,准备驾驶战车支援自己的同伙。可是,就在他离战车还有几步远时,伴随着一阵发动机的轰鸣,KV-1在咆哮声中转动着它庞大的车身,然后轰鸣着向那个男人冲来……

         随着烟雾逐渐散去,原本坐在火堆边的7个人已经被全部制服,岛田梅站在车长位上,手持卡宾枪注视着被捆成一排的俘虏。“这些家伙,如果不是为了救人,我一定亲手送你们下地狱!”

         “梅队长,”一名队员背着缴获的三支步枪站在战车一边问道,“这些人和他们的枪怎么办?”

         “你和卜部留下,枪支拆掉枪机和子弹后堆在远处,等待警察接收。”梅叫过来另一个正在检查装备的队员,说道,“见到警察后,把你们的枪混他们的枪里上交,记得擦干净指纹。剩下的,不用我教你们了吧。”

         除了这两人外,其他人都爬上了KV-1庞大的车身。岛田梅用对讲机和同伴确定了战况后,把信号弹塞进信号枪。伴随着噼啪两声,两颗绿色信号弹一前一后升起,普通坠落的流星一般劈开漆黑的夜空。

         “姐妹们,我们出发了!”岛田梅用脚踹了踹旁边的炮手,同时在无线电内喊到。

         KV-1轰鸣着驶远了,两个看守的突击队队员走到被捆在一起的7和人面前,其中一个人蹲下身,拍拍领头人的脸,说道:“放心吧,很快就结束了。”

          “你……你要干什么?!”领头人觉得势头不对,质问道,“我们已经放下武器,你们不能……”

         “现在我们能了!”那名叫做卜部的队员戴着手套捡起一把没子弹的手枪,把它扔到领头人的面前,然后,两人举起枪托,对着眼前的人狠狠砸了下去。


         “走!狩猎时间开始了!”良子看到腾空而起的信号弹,通过无线电宣布“伊特城堡”行动的总攻开始。

          “良子、黑子和加奈一组,负责扰乱敌阵;M5和M3‘李’一组,负责应对敌方可能出现的攻击车辆和装甲目标;至于我和塔娜以及雅美负责掩护步兵推进,明白了吗?”里莎在无线电中冷静地分配着任务。

         “那我们呢?”无线电中传来岛田梅不满的声音。

          塔娜疑惑地问道:“你们?你们不是没有战车吗?”

         “那可不一定呢,”岛田梅冷笑一声,“头脑简单的家伙,看看外面吧!你们的九点钟方向!”

          “什么啊?”塔娜疑惑地打开T-26S炮塔顶部的舱盖,掏出半个脑袋。然后,她看到一辆炮塔上喷涂着雪花图案的KV-1出现在队伍的一侧,车长位上,岛田梅正在向她招手。

         “这算什么啊?”塔娜看着这辆被缴获的KV-1,不知道该怎么组织自己的语言,“你们这是刚从苏德边境撤出来吗?还有,炮塔上的那个雪花是什么时候喷上去的……”

         “你要是再啰哩啰嗦,”岛田梅从衣兜里拿出一罐自喷漆对准塔娜,“我就把你的脸喷成西伯利亚的颜色!”

        “切!”塔娜不想再跟梅多做争论,于是缩进了炮塔。

         “喂!走直线啊!你不是学过战车道吗?”岛田梅看着KV-1歪歪扭扭的前进路线,用无线电催促驾驶员。

         无线电中传来驾驶员无奈的声音:“我只在初中的时候驾驶过二号轻型坦克啊,这种重战车太难控制了。”

       “梅,你那边需要支援吗?”亚纪子发现KV-1有掉队倾向,问道。

         “嘛,小问题,”岛田梅尴尬地笑了笑,“驾驶员需要多点时间熟悉这台战车。”

         “由美?能听到吗?我知道你在T-70的驾驶室里,”亚纪子从无线电中呼叫工藤由美,“我来接管T-70的驾驶,你熟悉中型坦克的驾驶,去帮梅她们驾驶KV-1吧。”

         “可是……”工藤由美为难地看了看身后的良子,她害怕如果自己离开了战车,良子就无法兑现交易的报酬:用她的合法身份给自己带酒了(日本法律规定年满20岁才能购买酒类及酒精饮料)。

        良子俯下身,拍拍由美的肩膀,说道:“去吧,这样也好,我们之间的承诺你放心……”

         “你如果要做什么违反队规的事的话,就等着被里莎挂到炮管上去吧。”由美的耳机里传来亚纪子调侃的声音。

         “没……没什么,你放心,队长,我这就去,”由美停下车,说道,“可是,这边……”

        “没关系,我来就好,”亚纪子边说边从里莎的战车上跳下,翻滚两圈后向着良子的T-70跑去,“我的伤不要紧的,你看。”

          “队长,你别这样!在行进的战车中间跳车很危险的!”里莎看到队长的危险举动,急得大喊。

        “特殊时期的特殊做法,”亚纪子边跑边说,“回去以后我会自罚的。”

        另一边,由美站在KV-1旁边,拼命想爬上这辆苏式重型坦克,可是,她的个头够不到上车的扶手,所以一跳一跳地着急。见此情景,坐在车上的突击队员哈哈大笑起来。

         “你们笑什么?”由美急得涨红了脸。

        “好了,这会不是胡闹的时候,赶紧把她拉上来!”岛田梅喝止了队员不友好的行为。

         于是,由美被其中一名队员抱住胳肢窝,向抱小猫一样抱了上来。在她走向驾驶舱口的时候,岛田梅注意到她的腿在颤抖。

        “呐……我说,蘑菇头,我们的战车……是不是太高了?”岛田梅曾见到过由美被挂在炮管上发抖的画面,所以,她忍住笑意问道。

         “当……当然不,一点都不高。”由美边说边走到驾驶位的舱门口,探身进了驾驶室。

         “留三个人在车上,其他人,跟随A小队队长一起准备人质营救!”战车发动前,岛田梅调整了突击队的编组。

         “都调整好了吗?我们出发!”短暂调整后,所有的战车载着手持卡宾枪的队员们隆隆启动,向着一公里外“本州奇兵”的营地驶去。

         “各位,能听到吗?”无线电中再次传来仁美的声音,“那些家伙就在300米外的谷仓后面,要注意他们的另一台KV-1战车!”

         “知道了,这辆战车交给我们解决,我们会冲锋在前!”岛田梅在无线电中坚决地说道。

          “不行!”塔娜拒绝了她的提议,“这辆战车的碳素涂层是否完好尚未可知,不能贸然参与攻坚,你们配合M3‘李’提供远程火力支援。”

         岛田梅对这个建议并不买账,她在对讲机里质问塔娜:“为什么?我才不怕这些,被抓走的是我的妹妹,又不你的,你怎么会理解我的心情?”

         “你忘了吗?她是我的队员,也是我的同班同学,更是我的朋友!”塔娜对这种好心当成驴肝肺的言论表达了自己的意见。

          “好了!!”良子在无线电中大喊一声,制止了两人的争吵,“现在不是吵架的时候,我支持塔娜的观点,你跟M3‘李’和斯图亚特5(M5A1)一组!不然就退出行动!”

          “切!”岛田梅无话可说,只得缩进战车,命令由美转向跟在M3‘李’后面。

         在T-70战车里,负责驾驶的亚纪子听到良子似乎在笑,但与其说是笑,倒不如说是野兽看到猎物前兴奋的嘶吼。亚纪子知道自己不能多问,尽管这种声音让她脊背发凉。

         “飞机需要更换电池,接下来靠你们了!”仁美在无线电中提醒良子。

        “我知道了,”良子切换了频率,“轻骑兵出列!其他人下车,记住紧跟战车后面,不要随意探出身体!”


         另一边,赤*军组织头目接到了属下的报告:“长官,我们从十分钟前跟外部的观察组失去了联络!”

      重房康夫拿出打火机,悠哉地点燃一支香烟,看着组织手下准备抵抗的组织头目,冷笑一声:“哼,你们真的能安全护送我们离开这吗?”

        “那是当然,”组织头目走过来,认真地说道,“就算警察来到这,我们有武器,也有人质,完全能够撑到您乘船离开这里。”

          “罗尔夫,快艇准备的怎么样了?”康夫问一边刚刚挂断卫星电话的外国人。他浑身肌肉,是康夫的心腹。

       “大哥,放心好了,”罗尔夫晃了晃手里上膛的RPD,说道,“再过一个小时,我们就能上船了。”

        “那就好,”重房康夫吐了个烟圈,转身对组织头目说道,“等我离开这里,会在组织的老部下面前多美言几句的。”

        “谢谢重房先生的提拔。”头目鞠躬致谢。

        重房康夫摆摆手,没再说话,他盯着窗外的夜色,眼神也很是复杂。作为一个土生土长的青森人,现在却要被迫永远离开日本,他的心里也不好受。可是,这也是没办法的事,因为他知道,凭他犯下的罪行,如果被抓住,即使国家机器不会判他死刑,他得罪过的雅库扎组织也会想尽一切办法置他于死地。不,还不仅如此,如果他的真实身份暴露的话,恐怕就连身边的赤*军组织恐怕都会跟他彻底翻脸。

         “长……长官,不好了!进攻……进攻……”一名手持卡宾枪的赤*军成员跌跌撞撞地冲进房间。

         “警察开始攻坚了?”组织头目手里的水杯跌到地上,摔个粉碎。

         “不……不是警察,坦……坦克!她们有坦克!”那名成员激动得上气不接下气。

       在场的所有人都被吓了一跳,不过,重房康夫马上恢复了镇定,他走上前,平静的问道:“是自卫队吗?”

        “我觉得应该不是,”那名成员深呼吸了几下,继续说道,“我看到的是斯图亚特……”

         “那没错了,”康夫走到角落里被绑的岛田兰面前,把手里的烟头戳到她的脸上,“看来你的朋友们来救你了呢。”

          “呜……”岛田兰的脸被滚烫的烟蒂灼烧着,她的嘴被用胶带粘住,只能发出痛苦的呜咽声。

         “把她吊在窗户前,”康夫对罗尔夫冷笑一声,说道,“我要让她亲眼看到她的朋友们是怎么被我们像碾臭虫一样碾死的。”


          当良子、加奈和黑子组成的轻骑兵组绕过谷仓时,等待她们的是自动步枪的扫射以及KV-1的一发怒吼出膛的炮弹。不过,这三辆轻战车走位很灵活,所以,KV-1的炮弹不出意外地打空了。

         “哼,有点意思呢!”黑子听着子弹如同冰雹一样砸在战车的装甲上,冷笑一声,“白子,冲进去,搅的越乱越好!”

           “砰砰砰……”伴随着CV38的一阵短点射,赤军的轻机枪阵地还没开火就已经变成了一片狼藉。不过,黑子还没来得及高兴,一阵猛烈的爆炸声就把她和白子抛了起来。然后,战车熄火了,这是战车道专用战车的特有保护机制,她们被KV-1击中了。

           “先别出去!”黑子伸手拉住想要打开舱门的白子,“后续部队还没跟上,现在车里比较安全!”

            “可是……”

         “没有什么可是,碳素涂层还能再顶一阵,而且这种车型的机枪是不受保护机制控制的,”黑子操纵着手里的机枪继续点射,“拿起你的卡宾枪,从驾驶员观察窗里扫射!”

        三辆辆吉普车从树丛中冲出来,车上的人用轻机枪配合着一旁的KV-1战车,向这些正在驰骋的轻战车扫射着。这时,其中一辆吉普车发现了失去行动能力的CV38,于是一边射击一边冲过来。黑子最先注意到这点,她一把拽过白子,把她护在身下,做好了防冲击准备。

         “咚!咚!”黑子她们没有等到撞击,而是一阵炮响。等她们从观察窗往外看时,刚刚还在四处刷存在感的武装吉普车已经翻倒在地上,在另一边,M3“李”和M5A1正在配合着良子的T-70夹击KV-1。

         “黑子,白子,这里是步兵梯队,”无线电里传出塔娜的声音,“等我们到你们身边时,下车跟在后面!”

        另一边,赤军的KV-1正被三辆坦克团团围住,它笨拙的转动着车身,一方面躲避着身边的同伙,另一方面则一直在寻找着机会向周围的其他战车开火。

          “这样下去不行!得想办法瘫痪它!”良子知道这样拖下去只会对她们越来越不利。

         “轰!哗啦!”良子话音未落,一发炮弹从她的身后擦过T-70的炮塔,跳弹后准确击毁了KV-1的车长潜望镜。良子回头,看到谷仓的后面,雪绒花突击队的KV-1探出半个车身,炮口还在冒着缕缕白烟。

         “抱歉,我们打偏了,这是我第一次开炮……”负责担任炮长的队员向良子道歉。

          “没关系,你戳瞎了敌人的眼睛。”良子虽然被吓出了一身冷汗,但她并没有怪罪那名队员。

          “绕到战车后面去!”良子一脚踢在亚纪子的肩上,疼得亚纪子下意识抽搐了一下。

         “啊,抱歉。”良子这才想起亚纪子的肩膀和胳膊受了伤。

        亚纪子摇摇头,示意良子不必在意。她驾驶战车炮弹KV-1的后面,但与此同时,KV-1的主炮也对准了良子所在的炮塔。伴随着两声炮响,T-70的炮塔上出现了一个长条状的凹陷,碳素涂层的碎片崩进良子的眼睛;另一边,KV-1的排气管位置出现了一个圆形的洞,从里面冒出滚滚浓烟。可是,即便如此,双方都未停止动作,两辆战车狠狠撞在一起,拼命想躲进彼此的炮击死角。

        突然,KV-1的动作停了下来,良子有些奇怪,不过,她没功夫纠结这个,接连的几发炮弹都被弹开,大家都有着头痛了,轻型坦克的火力劣势暴露无遗。

        “停止炮击!加奈在KV-1上!”对讲机中传来雅美的惊呼声。

          “什么?!”良子不顾外面呼啸的子弹,从炮塔舱门探出头去。她看到良子不知何时离开了自己的战车,手持和弓爬上了KV-1的车顶。飞过的子弹打断了她的发带,使得加奈的头发在伴随着夜风飘扬开来,看上去就像个发疯的魔女。她看看良子,没有说话,而是一脚踢开没有上锁的炮塔顶盖,同时把一支绑着圆柱形竹筒的箭搭在了和弓上。

          手松,箭落,淡绿色的火焰伴随着白烟和惨叫声从炮塔里面溢出。加奈就像什么都没有发生一样,从炮塔上飞身跳下,回到自己的战车。

          尽管良子已经见惯了各种折磨人的手段,但白磷这种不人道的方法还是让她感到不寒而栗。加奈似乎猜到了良子的心思,她在无线电中淡淡地说了一句:“没关系,我用的白磷量很少,死不了人的,最多也就是烧伤而已。”

         说话间,KV-1的所有舱门已经全部被打开,里面的赤军分子连滚带爬地从战车里逃了出来。透过周围战车的灯光,良子发现他们的皮肤出现了大面积红肿,就像被开水烫伤了一样,看来加奈还是有分寸的,既让这些人失去了战斗力,又没有直接要他们的命。

         接下来的战斗就相对比较顺利了,失去了武装吉普车和KV-1坦克支援的赤军成员和“本州奇兵”的成员乱成一团。雅美驾驶着BT-7战车直接撞进了关押人质的仓库,大闹一番后解救了被劫持的公车乘客。同时,在鹿岛大介和岛田梅的带领下,跟在车后面的队员们和坦克一起肃清了外围的匪徒,只剩下作为赤军组织指挥部的那栋二层小楼附近仍然有匪徒进行着顽强抵抗。


        “罗尔夫,我们得走了!”看着外面一片混乱,赤*军组织大势已去,重房康夫准备离开这个是非之地。

        “大哥,这个……”另一名“本州奇兵”的成员指着吊在窗口的岛田兰问道。

         “这个吗?”重房康夫一边收拾着自己的手提箱一边说,“我和罗尔夫离开后,把她杀掉。”

        “我们……不是要一起撤离吗?”那名成员有些诧异。

        “你看看现在的情况,必须有人留下拖住那群不知轻重的家伙,”重房康夫看到赤军组织的头目离开了房间,于是低声说道,“我们离开后,会有第二艘快艇接应你们的。”

           “真的吗?”

          “哼,当然是真的,”康夫冷笑一声后离开了房间,“……才怪!”

        与此同时,楼房外面,几辆轻战车呈夹击的态势包围了这栋二层小楼,但因为有轻机枪压制,所有队员都缩在战车后面不敢露头,就算是炮击,可因为岛田兰被吊在窗口,谁也不敢随意开炮,生怕伤害到自己的同伴。

         “不好!有人跑了!”雅美第一个发现了从房子后面的灌木丛中匍匐前进的康夫一行人,她赶忙下令雅子转动炮塔瞄准那几个人,可是,关键时刻,雅子一炮打偏了,几人跳上一辆吉普车后绝尘而去。

         “梅,加奈,雅美和塔娜留下解救人质,”良子一边调转战车一边下令,“其他人,跟我去追那辆吉普车!”

        “加奈,探测箭射出去了吗?”仁美通过无线电问加奈。

           “马上,别急!”加奈瞄准吉普车上的备用轮胎,准确地将发信器粘了上去,“现在行了,那些混蛋还在嘲笑我没有射中呢。”

           “够了,这样下去根本不行!”连续无用的进攻终于让梅的耐心耗尽了,她看着被吊在窗口的妹妹怒吼道,“一楼没有我们的人对吧!都让开!”

             “你这是……”还没等塔娜说完,就见岛田梅指挥着那辆KV-1加足马力朝着房子紧锁的大门冲去。虽然大门被加厚过,但在几十吨的重型坦克面前根本不值一提。只听一阵混凝土碎裂的巨响,KV-1撞穿了房间,从另一头冲了出来。这下,守卫建筑物的匪徒彻底乱了阵脚,跟在战车后面的雪绒花突击队和战车道队员在坦克机枪的掩护下冲进了小楼,准备解救位于二楼的岛田兰。

           “不妙了,赶紧走!”位于二楼的“本州奇兵”成员见小楼即将失守,准备逃离。其中一个人从怀中取出日本刀,拔出刀鞘后准备杀死岛田兰。正在这时,一个黑影撞破玻璃滑进窗口,伴随着一阵剧痛,鲜血从那名成员的手上冒了出来,他手里的日本刀掉在了地上。

            “太慢了。”黑影默默收起手中的剪刀。

           “你这个……”那名成员掏出手枪,对着黑影所在的大概位置连开数枪,可下一秒,他的另一只手也被剪刀划过,无力地垂了下来。

          “如果不想被剪断动脉的话,就不要动。”一个低沉的女声如同幽灵一般出现在那人身后,同时,还有一把锋利的剪刀。正在这时,另一名“本州奇兵”悄悄拿起手中的电棍来到黑影身后,就在他抬手的一瞬间,一支锋利的箭矢贯穿了他的手臂,他惨叫着跪在地上,电棍也掉在了一边。

          “琴子,你总是这样,”琴子回过头,发现加奈正站在窗外窄窄的窗台上,“只顾前面,不顾身后!”

          “可是,你不是在我身后吗?”琴子嘟囔着。

        “我可没有你那么好的攀爬力!如果我晚上来一会的话,你就麻烦了。”加奈跳进窗户,一脚踹翻那个被控制住的匪徒。

         就在这时,另一名匪徒趁机冲出了房间,可他刚来到走廊上,就被一支卡宾枪顶住了脑袋。黑暗中传来岛田梅冷冷的声音:“怎么?这就想退场了吗?伤害了我妹妹的人,下地狱吧!”

          “砰砰砰”接连三声枪响,那名匪徒的膝盖被子弹全部撕开,他躺在地上打着滚,痛苦地嚎叫着。岛田梅没再理他,而是冲进房间,和其他人一起小心翼翼地把半昏迷的岛田梅从窗前解救下来。

         “姐姐,我……”岛田兰费力地睁开眼,说道。

         “没关系的,兰,一切都结束了,结束了。”岛田梅轻轻抱起妹妹,缓缓走出房间,走向安全地带。

           就在大家都松了一口气的时候,无线电中传来M5A1车长惊恐的声音:“塔娜,雅美,梅,我们需要支援!”

         “怎么回事?”塔娜抓起对讲机问道。

         “是鬼战车!鬼战车T-34出现了!”一声爆炸后,通讯中断了。


           当塔娜等人驾驶战车赶到时,只看到路中间路中间熊熊燃烧的M3“李”和旁边翻倒的M5A1,两辆战车的车组成员都匍匐在路边的草丛中,里莎的M3A3“远征军”正停在路旁边的土堆后面,炮塔上布满了骇人的凹痕和弹坑。

          “良子呢?”塔娜没发现良子的战车,无线电中也没了良子和亚纪子的声音。

         “她和那个大叔去追逃跑的吉普车了,”M3“李”的车长回答道,“我们想跟上,就被一辆T-34挡住了去路,战车也被击毁了。”

         “T-34?”塔娜有些意外,“他们不是只有两辆KV-1吗?”

         “我们一开始也是这么想的,”里莎指指路面上两辆被击毁的战车,“所以,就这样了。”

         塔娜跳下战车,匍匐在土堆上,手拿望远镜往前方看去,只见一辆孤零零的战车横在路中间,炮塔正在转动着,从外观上看,这辆战车很像T-34/76,但其炮塔和车身的形状却十分奇怪。“改装过的战车吗?”塔娜心里嘀咕。

          突然,战车就像发现了塔娜一样,快速向她这边冲了过来,当它驶过M3“李”旁边时,借着火光,塔娜发现那辆奇怪的战车炮塔上漆着真理高中的标志,而且,和T-34不同,这辆战车的负重轮极其类似于雅美的BT-7,只有四对!

           “A-20!这是A-20轻型坦克,它冲过来了,各车组准备炮击!”塔娜一边往回跑一边在无线电中大吼。

          就在塔娜刚刚爬上炮塔时,A-20战车从烧毁的战车后面探出头。伴随着一阵炮击,A-20击毁了BT-7炮塔上的天线,而其他战车则送给了这辆怪胎三个巨大的弹坑。接着,A-20以残骸为掩体快速后撤,缩到了弯道的另一边。

          “这样不行,打伸缩太浪费时间,”想到良子孤军深入,塔娜意识到不能在这浪费时间,“雅美、里莎,你们绕到它后面去!瞄准战车尾部,那是A-20的弱点!我和KV-1在这里牵制这个家伙的注意力!”

          “可是,为什么真理的A-20会在这里?”里莎有些意外。

         “如果我记得没错的话,这是真理淘汰的战车,据说因为制造工艺不过关,这辆车的碳素涂层并不能保护车组成员。”岛田梅的话让大家出了一身冷汗。

           “你的意思是……”雅美在对讲机中问道。

          “他们之所以这么大胆可能就是因为不知道这一点,换句话说,这辆战车并不是比赛用的战车,被击中后,它有可能会殉爆!所以,要有心理准备。”

         “这……”听到这些,炮长雅子有些犹豫了,她虽然击毁过其他战车,但想到这次可能会杀人,她的手不自觉地抖了起来。

          “没关系的,”雅美拍了拍她的背,“你只管开炮就好,剩下的事,我来负责,我是车长,也是你们的姐姐不是吗?”

        另一边,KV-1主动挡在了T-26S的前面,接连弹飞了两枚呼啸而来的炮弹。塔娜生怕岛田梅出什么事自己不好交代,于是赶忙呼叫岛田梅退回去。

          “为什么?你又想说所谓的碳素涂层吗?”岛田梅冷笑一声,指挥KV-1冲上前准备和A-20硬碰硬,“如果你只在纠结这个的话,我们只会浪费更多时间!”

         “你……”塔娜只好紧跟在KV-1后面发起冲锋。

          “开炮!”伴随这岛田梅的怒吼,三辆战车同时开火了,三枚炮弹呼啸着,在半空中撞在一起,炸出了一个巨大的火球。

          “糟糕,后退!”岛田梅知道KV-1的装填速度比不过A-20,于是赶忙命令战车后退。就在这时,加奈的九四式突然冲出,挡在了KV-1的前面。

         “加奈,你疯了!”岛田梅话音未落,A-20的主炮再次开火,炮弹命中了九四式的侧身,把这辆超轻型战车抛向路边。岛田梅这才明白加奈是在给自己创造开炮的机会,她拍拍炮长的肩膀,说道:“瞄准座圈,开炮!”

        A-20看到KV-1没被击毁,自知大事不妙,于是赶忙后退,可此时雅美和里莎的战车已经来到了它的后方,前后四门火炮瞄准了这辆孤军作战的A-20,它被团团包围了。

          “开炮!”一阵集火后,A-20的车体燃起了熊熊大火,车组成员从炮塔中爬出来,痛苦的在地上打着滚,试图压灭身上的火苗。塔娜等人拿出车上的灭火器爬出战车,对着地上着火的人一顿狂喷,一边灭火一边宣泄着心中的愤怒。正当她们准备灭掉战车上的火时,伴随着一声巨响,橙红色的火球包裹着炮塔腾空而起,照亮了附近漆黑的夜空。

          “老大!”其中一人连滚带爬地来到塔娜身边拽着她的衣角,“求求你救救他!他还在里面!”

          被气浪掀翻在地的塔娜爬起身,看着熊熊燃烧的战车,说到:“晚了,救不出来的,他已经死了。”


        正当塔娜等人和A-20对峙时,一公里外的海边,重房康夫等人的吉普车仍然在疾驰,他听着远处传来的炮声,冷笑一声:“傻瓜!”

        “大哥,我们就这样丢下他,真的……”即使是冷血的罗尔夫也觉得把赤军组织头目丢在那里对抗追兵似乎不太合适。

        “罗尔夫,没必要对我们利用的工具抱有任何感情,明白吗?”重房康夫一边开车一边大笑,“往好的方面想想吧,两小时后我们就可以跟这个是非之地彻底说拜拜了……”

          就在这时,一枚炮弹呼啸着擦过吉普车,击中了停在不远处的快艇。快艇当即断为两节,碎片燃烧着四处飞溅。重房康夫被吓了一大跳,吉普车甩了一圈后停在了原地。当康夫抬起头时,他看到一辆T-70轻型战车正快速向这边驶来。

          “哒哒哒……”罗尔夫手中的RPD机枪响了,子弹打在战车的装甲上,迸溅出一朵又一朵的火星,重房康夫见战车仍然没有停下来的意思,于是赶忙发动吉普车向前开去。又是一发炮弹打在了吉普车前面,那是一颗延时榴弹,虽然康夫猛打方向想要避开榴弹,可是榴弹还是在吉普车的右前方爆炸了。无数颗细小的钢珠击穿了汽车,刺入康夫和罗尔夫的身体,爆炸的气浪使得吉普车侧翻了,两人被甩了出去,重重摔在海边的碎石滩上。

          T-70战车开了过来,缓缓停在康夫面前。良子打开炮塔舱门,探出半个身子,看着倒在地上的重房康夫,冷笑着说:“啊啦啦,刚刚不是很勇猛吗?怎么躺在地上了?起来战斗啊?”

          “你这个……”罗尔夫捡起手边的轻机枪刚要开火,鹿岛大介手里的二十响却比他快了一步,一阵枪响以后,罗尔夫身上多出数个血窟窿,他伸手指着眼前的两人,想要说什么。然后一头栽倒在碎石滩上。

           “轰隆——”不远处的背坡传来爆炸声,橙红色的火光映亮了那边藏蓝色的天空。接着,远处出现了若隐若现的警笛声。重房康夫明白,赤军组织的头目完了,警察也很快就到,自己的路很快就要被堵死了。

         “与其这样,倒不如拼了!”重房康夫这样想着,伸手要去拿罗尔夫的机枪,可他还没够到机枪,一颗子弹就准确地击中了他的左手。

         良子吹了吹枪口的硝烟,然后把卡宾枪扔到一旁,抽出手中的托卡列夫手枪后跳下战车,大步走到重房康夫身边,一脚踩在他中枪的左手上,使劲搓捻着。

         “怎么样?很痛苦是吗?”良子看着躺在地上惨叫的康夫,冷笑着说,“这比起你带给我的痛苦可不算什么呢。”

         “你……你到底是谁?!我不认识你!”重房康夫惊恐地看着眼前满脸疤痕的良子。

        良子蹲下身,用手中的托卡列夫手枪拍打着康夫的脸,说道:“啊,也对,在你心里我也许已经死了十年了呢。”

        “什么?”康夫看着良子满脸疤痕的脸,突然,他的瞳孔急剧缩小,似乎看到了很可怕的东西,“是……是你?!可是……但……”

          “但是什么?!”良子起身,一脚跺在康夫的头上,“十年前,因为父亲接手了你的案子,你就当着我的面捅死了我的父亲和母亲,然后把我和尸体关在点燃的汽车里推下山崖,没想到吧,你那几刀并没有要了我的命。我,黑崎良子,还活着!活的好好的!”

       康夫不做声,他的右手悄悄伸向自己的腰间,想要抽出手枪袭击良子。可就在这时,他的手被一只穿着皮靴的脚狠狠踩住,伴随着一阵咔嚓声,五个手指头被尽数折断。

         “你……”康夫顺着脚的方向看上去,看到鹿岛大介手里的驳壳枪正对着自己。

        “你什么?”鹿岛大介掰开击锤,“你真的以为只要够狠就可以一点规矩都不讲吗?抢了我的金店还不够,还要杀我的女儿?现在,血债要血偿,这是规矩,谁也跑不了,明白吗?”

        这时,一阵警笛声由远及近,一辆警车脱离开警察的大部队抢先冲进海滩,停在良子身边。车上下来的不是别人,正是先前的警视正内海义人。

         “来啊,开枪吧!警察来了,我认罪,你们不能拿我怎么样了!”看到有警察到来,康夫的态度又嚣张起来。

         “是吗?”内海警视正走上前,看了两人一眼,随后抽出枪套里的手枪,对康夫说道,“重房康夫,‘本州奇兵’武装抢劫组织头目,因为拒捕袭警,被当场击毙!”

       “你……你们是一伙的!你们不能这么做!”康夫的声音在颤抖。

        “为什么不能?”几人冷笑着,“想想你的所作所为吧,混蛋!”


          一阵枪响后,一切归于沉寂。三人打空了手枪里所有的子弹,鲜血喷溅在几人的脸上和身上,同时染红了旁边的碎石和涨潮涌上来的海水。警察的大部队到了,大批警员封锁了整片海滩,直升机的探照灯照亮了四周的一切,包括亚纪子表情复杂的脸。

         “伊特城堡行动,结束!”亚纪子从脚边拾起被良子扔在地上的无线电,缓缓说到。这时的她,终于想起在哪见过鹿岛大介了,不是别处,正是报纸上关于“德岛联队”的大篇幅报道。自己手下的队员竟然是黑社会老大的义女,亚纪子不知道该说什么,不过,她清楚地知道一点:有不少事情、不少恩怨纠葛,在这个萧瑟的夜晚彻底画上了句号。

         “剩下的事情我会去处理,不过,二位,你们的手枪请交给我,不然证物缺失的话我也会很被动。”内海警视正对良子和鹿岛大介说道。

         鹿岛交出了自己的手枪,可良子看看手中的枪,想了想,做出了一个意外的举动:她举起手中的托卡列夫手枪,把它使劲扔进了大海。大仇得报,恩怨了结,良子不想再留着这种东西了。她跪在涨潮的海滩上,看着面前漆黑的大海,不知道是在笑还是在哭。

          “结束了,终于结束了,爸爸妈妈,你们看到了吗?”良子抬头,对着天空自言自语,任凭泪水从她的脸上划过,滴落进身下冰冷的海水中。


        清晨,医院的病房里,樱井从昏睡中苏醒过来,她看到良子正坐在床边微笑着看着她。

         “你……”樱井想要起身。

        “你还是躺好吧,医生说过,你还需要静养。”良子把她按回床上。

       樱井看着良子的眼睛,问道:“昨天那些人……”

         “放心吧,他们已经得到了应有的惩罚。”良子伸手抚摸着樱井苍白的脸。

          “是你?”

         “当然不是,快休息吧。”良子点住樱井的嘴,笑着说。

         “骗子!”樱井在心里说,“香水是遮不住火药和血液的味道的。”

          不过,她没有戳穿良子,因为,很多时候,事实的真相,应该埋在心底,而不是挂在嘴里。

A-20轻型坦克是1937年苏联根据BT一列快速坦克在西班牙内战中暴露出的一系列问题而开发出的新型坦克。其外观类似于后来的T-34/76中型坦克,不过并未大量生产(图片来自《坦克世界》)

*M5A1车长提到的“鬼战车T-34”指的是1965年苏联上映的同名电影(《鬼战车T-34》是其日文名字,具体情节类似近期俄罗斯的电影《T-34》)

本文禁止转载或摘编

-- --
  • 投诉或建议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