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继承了一间神王事务所:死亡笔记篇003

    “喂,有人吗?”敲门声响起。

       尚太暂停录像后起身开了门。

       “您好,这是给您的快递,请签收一下。”快递小哥递过一个包裹,外形看上去像本书。

       “包裹?谁寄来的?”尚太把东西放在桌上,撕开包装后看到了一本黑色笔记本。

       “死亡笔记?这是动漫周边吗,做工还挺精致。”

       “这是什么啊喵?”DJ跳到桌上闻了闻又用爪子拍了拍。

       “咦...”指尖触碰到笔记的第一页,尚太不由自主地打了个寒颤,“怎么这么冰,是从北极邮过来的么...”

       “嘿,你好...”面前突然出现了一位废柴大叔,让屋内的一人一猫吓了一大跳。

       “喂喂喂,私闯名宅啊你,什么时候混进来的!”

       “额,怎么说呢,我是这本笔记的死神,见笑了。”

       死神长得也太随便了吧,这完全就是宅家里好几个月的废柴大叔啊!你看这头发,油得都能炒菜了!

       “没有气味啊喵。”DJ在他身边扰了扰,用爪子拍了一下竟然穿透了身子!

       “有汽水吗,好久没喝人间的东西了。”废柴死神自来熟地打开冰箱,失望地叹了口气,“看来你们过得也不怎么样啊...诶,这是什么...”

       “喵!别动劳资的东西!快把这些杂志放回去!”DJ炸了毛,这些杂志比它命根子还要重要。

       “...”废柴死神转过身,鼻子竟然流出了两道浓血,“果然还是人间最棒啊。”

       “不管你是死神还是活神,请你出去可以吗,这里是私人事务所,没有我的同意,你不可以擅自进来把这里当家。”尚太一脸严肃地发了最后通牒。

       “呀呀呀,神王大人,请你帮帮我好吗,我可是费了好大劲才把笔记寄到这里。”废柴死神“噗通”一声跪倒在地,双手合十不断地哀求着。

       “什么意思啊,你要委托我办事吗?”

       “请一定要帮帮我,不然我就没命了!”

       “没命?”

       “没错,如您所见,我是死神界的失败者,人称废柴死神迪福,经常不务正业地窝房间里打游戏,最近一个月我发现自己的寿命快到期了,结果不小心把笔记弄丢在了人间界...”

       “...这本笔记在人间界被流浪汉捡过擦鼻涕,也掉在过公共厕所被人撕下来当手纸用,偶然间听说这里的神王事务所开业了,走投无路之下才来这里寻求帮助。”

       “确实有好几页被撕掉,而且有一股怪味。”尚太翻开书后皱了皱眉。

       “我们死神通过将人类的名字写在笔记本上,夺取他们的寿命为己用,以此延长自身的寿命,但现在这本笔记掉落在了人间界,不写上名字是无法返回死神界的。”

       “也就是说,你想让我帮你写上人类的名字,然后你就可以返回死神界了?”

       “是的。”

       “抱歉,我帮不了你,这和杀人有什么区别。”尚太拒绝了这个提议,打开电视录像带继续看了起来。

       “咚咚咚!”又是一阵敲门声。

       “谁啊!TM的还让不让人看电影了!”尚太气冲冲地穿过迪福的身子打开了门。

       “你好!”门口站着一个身穿白色T恤的中年男人,那家伙光着脚,留着两圈浓重的黑眼圈,也是一副不修边幅的邋遢模样。

       “啊,笔记啊,终于被我找到了。”那家伙看到了桌上的死亡笔记,一边搓着身体的泥丸,一边光脚走了进来。

       “你哪位?”

       “我是负责调查心脏麻痹案的侦探,代号H。”

       这家伙是少年?看着也有30+了吧!

       只见他掏出一部录像机,开始拍起了vlog。

       “喂,基拉,麻烦你过来写几个名字,我好回去交差。”

       “你认识?”尚太问了问迪福,后者摇了摇头也是一脸懵逼。

       “快点,办完事我还得去趟超市,那边有特价卷心肉限量供应。”H催促道。

       “喂,不好意思打断一下,我能问个问题吗?”

       “什么问题?”

       “你知道被暴揍的感觉是什么吗?”



       “对不起,对不起!”屋子里响起道歉的声音。

       自称侦探的H被揍得鼻青眼肿,趴在地上不断地磕头道歉。

       “非要我言行逼供是吧?快说,你到底是什么人!”

       “帝都发生了好几起因心脏麻痹死亡的非自然案件,扣扣群里有人看到疑似凶手的家伙潜入到了这一带,所以我过来看看能不能抓到凶手。”H被揍的瞬间老实多了,他从口袋里掏出一张绣花的手巾,一把鼻涕一把泪地诉说着事情的缘由。

       “被写在笔记上的名字,如果没有写具体死因,会默认为心脏麻痹而死。”迪福解释道。

       “你看,这本笔记是空白的,我根本没有写过一个名字。”

       “那除了你之外,应该还有其他人拥有笔记咯,如果逃到了这一带,那你们可就危险了!”H分析了一遍,“如果你能帮我抓到犯人就太好了,家里人花钱让我进了侦探名校学习,但我一直缺乏自制力,天天不是打游戏就是逃课睡觉,真是太丢脸了。”说完他又哭了。

       我擦,这会又来了个废柴侦探?

       尚太索性坐了下来慢慢思考,这家伙虽然看起来不靠谱,但他说的话似乎是真的:“喂,废柴死神,你不是有死神之眼吗,别以为我没看过《死亡笔记》,拥有死神之眼就能看到对方的确切名字,这样即便找到犯人,我们也有很大的优势。”

       “啊,这个东西...真不好意思,我玩电脑经常通宵眼睛近视了,所以看不清人类头上的名字,除非让我离的很近才能看到...你也知道的,死神界没有眼镜店也没有激光手术...”迪福摊了摊手。

       “行了行了,我也没指望你能派上用场,如果事情是真的,那就必须得行动起来,趁着坏事没有闹大。”尚太站了起来,“如果是帝都来的外乡人,还是挺好找的,毕竟这里圈子不大,大家对生人都比较敏感。”

       “好嘞!这次我有预感真的要抓住犯人了!”H又充满了干劲,“话说你刚才开始就自言自语的,房间里还有别人吗?”

       “差点忘了,出门前先让你认识一下笔记里的死神吧。”尚太让他碰了一下笔记。迪福出现在了H的视线里。

       “你谁啊?”

       “嗨,你好,我是死神...”

       “死神就长这样?”气氛又变得尴尬了起来。

       “咚咚咚!”又是一阵烦人的敲门声。

       “劳资发誓再也不开门了!”

       “轰!”门被撞破,一只穿着学生服的猩猩竟然冲了进来!

       “吼吼!”猩猩进屋后嗷嗷乱叫,看到尚太后递了一张名片过去。

       “工...工藤猩一...?”

       “吼!”猩猩叫了一声算是回应。

       “你特么的来干嘛的,不会跟他一样也是破案的吧?”

       “吼!”猩猩张嘴吼了一句,粘稠的唾液射满了整间屋子。

       “喵呜!”DJ嫌弃地叫了一声表示抗议。

       “我TM都快被逼疯了,走走走,都给我出去了再说!”



       “这样真的好吗喵,一群人也太显眼了。”DJ趴在尚太的红发窝里,悠闲地甩着尾巴。

       身后跟着一只巨型猩猩和一个光脚白衣男。“能找到犯人才怪。”不由得发出了这种感慨。

       “呀,这不是尚太吗,好久不见。”秦川踩着人字拖,手里拎着一些蔬菜走了过来,他身后跟着人称忠犬三郎的六甲组队员三道,“今天超市打折大甩卖,就跑去买了点下酒菜。”

       “诶,后面这只猩猩是你刚养的宠物吗,这个季节会不会掉毛特别严重?”秦川走过来用手摸了摸,“这只猩猩是在cosplay么,这个尺寸的校服,亏你找得到裁缝店。”

       “╬!”猩猩太阳穴出现了生气的符号,抬起右手就给了一发麻醉针。

       “啊!”秦川惨叫一声倒在地上昏迷了过去。

       “总队!”三道拔出矿泉水一样粗的针管,跪倒在地不断地摇着秦川的身子。

       “这家伙是白痴,不用管他。”

       “来来来,都给我排好队,一个一个来啊,不要急!”超市门口有店员拿着喇叭在那里高喊着,“今天全场一折,过了今天就没有优惠了!”

       “让我进去,让我进去!”门口像是丧尸围城,挤满了市民。

       “哼,都是一群战五渣。”菜菜子把一大罐润滑液倾倒在自己身上,随之在人群中犹如蛞蝓一般润滑,瞬间挤入。

       “哎哟,我的腰,快赔医疗费!”美奈子老爷躺在地上碰瓷,人群瞬间散了开来,他也成功混了进去。

       “为了成为杀手,就要以低调的方式偷偷潜入!”超市天花板,一个黑衣人像只蜘蛛一般,悄无声息地溜了进去,定睛一看,这不是杀手红桃K吗,没想到在这里碰到了他。

       “你们先走,我等会就来。”H自顾自地走了过去。

       “喂,你不想破案了吗!”

       “你们这群刁民,还不给我让开!”

       “轰隆隆...”一个高级首领打扮的肥胖男人开着一辆坦克出现在超市门口。

       “是帝都的高官,田崎大人!”三道认出了这家伙的身份,“胸口的勋章不会错,那是击败敌国后,皇子大人亲自授予的勋章...咦,近田副队也来了吗!”

       田崎从坦克上爬了下来,身后多了一位戴着耳机的剑客。

       此人正是六甲组近田副队!

       “识相点的,都给我让开。”近田一个眼神过去,在场的人群纷纷让出了一条道。

       “我们也进去吧。”尚太做了个手势,“迪福告诉我,里面有另一本死亡笔记的气味。”



       “轰轰轰!”超市的各处大门以及窗户纷纷关闭了起来。

       “这是怎么回事!”

       “田崎,我花了数年的时间都找不到机会,却没想区区的一个超市打折大甩卖,竟然就能让你上钩,真是可笑。”商场的扩音器里传来了一段嘶哑的电子音。

       “刷!”近田拔刀护在他身前,警惕地观察着四周。

       “吼...”工藤猩一并不在意这个声音,撕开商品架的薯片就开吃了起来。

       “喂,这家伙在说什么啊,这里不是有个卷帘门可以逃出去?”H发现了一处出口,用手指了指。

       “你怎么办事的,怎么这么丢三落四!”

       “实在是太忙了工作,昨天晚上加班加点赶出来,难免有失误啊。”扩音器似乎有几个人在争吵。

       “咳...总之你休想跑出去!今天就是你的死期!”

       “我哪也不去,呵呵,今天死在这里的人是你们!”田崎一脸波澜不惊的表情,不愧是经历了大小战役的大人物。

       “他裤子怎么湿了喵,我闻到了一股尿骚味。”DJ捂住自己的鼻子,满脸嫌弃。

       “小心!”近田一脚踢飞了一名袭击者,那名袭击者乔装打扮成了顾客的模样,在翻了几个跟头后稳稳地落在了地上。

       “这家伙带刀!”

       又有几名超市店员从货架的另一侧冲了过来,手里握着各式武器,一看就是要置人于死地的架势。

       “想打赢我,还早了一百年!”近田拔刀迎敌,顷刻间便用刀背击昏了两名敌人。

       “嗖!”货架的夹缝处突然射出一支暗器,直逼无名的命门。

       “大人小心!”近田已来不及阻止,只能用手生生接下了这一招。

       “天啊,他受伤了!”那支暗器刺穿了他的左手掌,鲜血顺着掌心滴落,在地上溅起了血花。

       “没用的废物,竟然把老子的衣服弄脏了。”田崎掏出手巾在衣服上擦了擦。

       “大人,是在下的错。”近田躬身请罪。

       “喂,人家拼掉性命保护你,你这是什么傲慢的态度?”尚太看不下去了。

       “尚太,少说几句吧,人家在帝都很有势力的。”红桃K不知何时出现在了一旁。

       “你是哪里来的刁民,竟然敢用这种口气说我?”

       “老子叫尚太,有本事你别让近田保护你,我们两个来单挑!”尚太撸起袖子正准备和他干,被红桃K拦了下来:“别冲动,别冲动啊。”

       “哼!田崎,连你国家的人都看不惯你,你还有什么脸面活在这世上?”扩音器里又响起了嘲弄的声音。

       “呆在喇叭后面装神弄鬼,有本事出来啊,你就是个没用的废物!”

       “来就来,我还怕你不成?”

       一个收银员打扮的男人摘下了工作帽,露出了自己的面容——那是一张有刀疤的脸,看着年纪不大,也只有20出头的年纪。”

       “你就是幕后主使吗,没想到是个毛没长齐的小鬼头,哈哈哈,笑死我了。”

       “就没想起来什么吗?”

       “想起?哦,对了,你和我养的那条狗,有几分相像!”

       “你也就现在能逞点嘴上功夫,等会看你还笑不笑的出来。”

       “哼!近田,我现在授予你准杀权,把他们一个不剩地全给我杀了!不,这个小鬼头给我留活口,我要把他关进我的地牢里,好好地折磨他!”

       “是!”近田拔出掌中的暗器,重新卧刀准备反攻。

       “你叫近田是吗,伸手确实了得。”那人也不惊慌,从容地掏出一本黑色笔记,在上面写了写东西,“可惜啊,跟了一个不该跟的人。”

       “死亡笔记!”尚太和H几乎是同时叫了出来,身后的工藤猩一也停下了进食的动作。

       “喂喂喂,你在干嘛啊,现在是在战斗好吗,怎么,你要写遗言?”田崎笑出了声,“我还是头一次看到有人会在临死前自己写遗言。”

       “五、四、三...”男子的眼睛一直盯着手表,“二、一!”

       “唔...”近田的身子突然抽搐了起来,他双眼怒睁,难以置信地捂住了自己的胸口。

       “喂,近田,你在干嘛?”无名道感觉到了不对劲。

       “大...大人...快跑...”近田丢下武器双膝下跪,随之瘫倒在地失去了生命。

       “该死的,为什么要写上他的名字!”尚太踢开红桃K,冲到近田的尸体边使劲摇了摇,“喂,你不会真的死了吧!”

       然而近田倒在地上一动也不动,身体也逐渐变得冰凉。

       “没用的,被这本笔记写上名字的人,无论有多强大,都会死于非命,但这个叫田崎的家伙,隐藏得很深,一直在用假名,但凡用了真名的仇人都已经被我在帝都解决掉了。”

       “刁民,还不快继续保护我!”田崎怒喝,“你们都是这个国家的子民,必须无条件保护我!”

       “保护你?”尚太直接给了一拳,狠狠地击在他脸上,“保护你妹啊,你知不知道,刚刚有个无辜的人为你而死了!”

       “你,你竟然敢打我!呜哇!”田崎倒飞了出去,砸在了货架正中央。

       “收手吧,把这本笔记交出来。”尚太转身说道,“没有必要再死人了。”

       “我们还没手刃仇人,为什么要收手?你知道这家伙给我们带来了多大的灾难吗!”

       “你到底是谁!”田崎狼狈地爬了起来。

       “我是稻香国的子民,名叫和彦!”

       “稻香国?不是已经被我灭了吗,难道没杀干净?”

       “直接杀了他吧和彦,别和他废话了!”

       “对,对!”被近田击倒的店员重新爬了起来,“我们都是稻香国的子民,当初就是你,屠杀了我们每一个村落!”

       “我们爱恨分明,有仇必报,你如果让开,我们不会伤害你。”和彦对尚太说,“但你要挡着,那就别怪我了。”

       “轰!”超市大门突然被坦克一炮轰开。

       “田崎大人,你没事吧!”一群六甲组队员涌了进来。

       “近田!”秦川看到倒在地上的近田,跑过去把他扶了起来。

       “喂,你的耳机呢,怎么掉下来了。”秦川竟然哭了。

       “副队!”六甲组队员看到这一幕,也围了过来。

       “近田是被这群贼人杀掉的!”田崎大喊,“快杀了他们为近田报仇!”

       “为副队长报仇!”两拨人纷纷拔出刀剑厮杀在了一起,超市里瞬间变得混乱了起来。

       “吼...吼吼...”工藤猩一用手比划了一圈东西。

       “它在说自己做了严密的推理,如果你在死亡笔记里写上和彦的姓名,也许这场厮杀就能得到终止。”DJ跳到猩一的脑袋上,当起了翻译官,“并且这个可怜的家伙也能完成任务,返回自己的死神界。”

       迪福没有出声,在旁边静静地看着。

       “快让他们停下来!”尚太拉住田崎的衣领,“快下命令!”

       “呵,我为什么要这么做?看,他们打的多开心啊!哈哈哈!”

       “该死的!”尚太捡起近田的长剑,加入到了战斗中。

       “给我停下来,停下来!”他一边抵住六甲组的攻击,一边又格挡住和彦方的进攻,身上不知不觉又多了几处伤痕。

       “啪!”不知是谁甩了一罐巧克力砸在了工藤猩一脸上,将它惹恼。

       “吼吼!”它咆哮着也加入了混战之中。

       “不管了,我也上了!”红桃K也冲了上去。

       “孙子!”美奈子老爷喊了一句,菜菜子立刻化为了【真·孙子之剑】加入到了混战之中。

       “我好像给大家添麻烦了。”迪福满脸愁容地坐在地上,打开一瓶汽水喝了起来。

       “每个人都有自己拼命想要保护的东西,这就是人类,很复杂。”DJ趴在货架上,静静地看着这一切,“尚太这个人啊,虽然总是一副漫不经心的样子,但他知道什么是对,什么是错,正因为如此再加上非常偏执的性格,往往会让他陷入危险之中。”

       “呵,我要是活成他那样就好了,其实我挺羡慕这种性格,不瞒你说,我在死神界的生活也是如此,从小开始我就被它们贴上了废柴的标签,经常遭到欺负,但我不会反抗,只会默默地承受,从此我开始变得不喜欢和其他死神打交道,整天宅在家里打游戏,我也曾想过自杀,但死神无法自己杀死自己...自己杀死自己...”迪福喃喃着。

       “刷!”水管被砍出了缺口,失控的水压冲破了房间各个角落,屋子里顿时下起了人造雨。

       “尚太,让开!”秦川握着刀,将刀尖对准了和彦。

       这是第一次让尚太感觉这家伙不是一个白痴。

       “这样杀下去是没有止境的,稻香国残存的国民,你以为就只有这些人吗?”尚太反问。

       “那你想怎么样?当和事佬?”和彦翻开了死亡笔记新的一页,“你叫尚太是吗,我记住你了。”

       “这下真的麻烦了喵,笔记呢,让我写名字吧!”DJ变得焦虑,“虽然我是只猫,但我会用爪子写字!”

       “不必了,出发之前我就告诉了他一些规则外的东西。”

       “规则外的东西?”

       “没错,除了死亡笔记所写的条款外,还有一些只有死神才知道的隐藏规则。”

       “什么意思?”

       “被人间水打湿的死亡笔记,会暂时失去效用。”



       “嗯?怎么还没死?”

       “喝!”尚太趁着和彦发愣的间隙,瞄准时机一刀砍飞了死亡笔记。笔记掉入门口的火焰中,渐渐地化为了灰烬。

       “啊,证据被销毁了!”H不知从哪冒了出来。

       “看来到了最后,尚太也没有写下他的名字。”迪福苦笑一声,“这就是我的命吧。”

       “你的身子...?”DJ惊讶地看到迪福的下半身已经消失不见。

       “尚太,我先走一步了。”

       “迪福?”

       “在走之前,我送你一份礼物吧。”迪福的身子越来越淡,只剩下胸口以上的部分还能看见。

       “还记得我和你说过的吗,那些存在于规则之外的规则。”迪福捡起了自己的本子,咬破手指在死亡笔记的黑皮封面写了一个名字。

       “啪嗒!”他的手消失不见,笔记也随之掉落在地。

       “杀了他们,就地正法,听到没有啊!”田崎大喊大叫着下命令,“把他们...唔...”他捂住胸口痛苦地瘫倒在地上。

       “这...怎么回事...”只见他双眼怒睁,像条蛆虫一般挣扎了几下就停止了呼吸。

       “咳!咳!”地上多了几声咳嗽。

       “近田?近田!”秦川丢掉武器扶起了近田。

       “我这是在哪里,怎么第一眼就看到了你这个白痴。”近田大口喘着气,意识还处于朦胧的状态。

       “当死神用自己的死血在死亡笔记封面写上两个人间界的名字,那么它们的生命就会立刻互换。”迪福还未消失的部分只剩下脑袋。

       “你会怪我吗,没有在笔记上写名字。”尚太的红发被水浸湿,看上去有些疲惫。

       “不,我还得谢谢你,让我解脱了,如果你写下了这个名字,那我又得返回死神界,继续过着无聊的生活,一年、十年、一百年,我打赌就连你也不想活那么久。”

       “希望这会对你有所帮助,即便有规定死神不能插手人间界的事情,但谁管它呢,你说是不?”迪福笑了笑。

       “我会成佛吗,尚太。”他消失得只剩下半张脸。

       “会的,一定会!”


本文为我原创

本文禁止转载或摘编

-- --
  • 投诉或建议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