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锹新之介的导演之路——《电影哆啦A梦 大雄的月球探险记》之监督


作者:哆啦A梦的壁橱
封面:《电影哆啦A梦 大雄的月球探险记》


收到辻村深月撰写的剧本最终稿后,《大雄的月球探险记》导演(监督)八锹新之介心中有欣喜,也有压力。欣喜的是剧本质量无可挑剔,压力则源自于高质量剧本施加在自己身上的无可推卸的责任。

《大雄的月球探险记》对于八锹本人有着非凡的意义——本作是这位八零后导演第一次担纲《哆啦A梦》的原创电影作品。2005 年就进入《哆啦A梦》剧组的他一步步稳扎稳打,此前的两部改编作品都获得了良好的口碑,担任 TV 版动画导演期间亲自负责演出的《大象与叔叔》则在中日两国都掀起了话题旋风。

如今,八锹无疑是《哆啦A梦》剧组的一大核心人物,可惜我们对他知之甚少。当《大象与叔叔》中“日本战败了”的台词在中国病毒式地蔓延传播时,却鲜有人记得身为导演的他的名字。且让我们掀起属于哆啦A梦的巨大舞台的幕布,一窥这位幕后功臣创作背后的那些故事。


由于受到了原惠一的作品的影响,在 2005 年,时年 24 岁的八锹新之介以制作进行的身份加入 SHIN-EI动画(《哆啦A梦》《蜡笔小新》等作品的制作公司),并被分配到《哆啦A梦》剧组。在刚加入 SHIN-EI 之时,八锹对于动画的制作流程一窍不通,甚至连很多业界术语的含义都搞不清楚,是名副其实的新人。

彼时的《哆啦A梦》刚刚由大山时代步入水田时代,而与水田版《哆啦A梦》动画一同重新启程的还有八锹与它的缘分。4 岁的时候,八锹曾在电影院观看了《大雄的宇宙小战争》,这是他第一次接触到《哆啦A梦》。由此开始,《哆啦A梦》陪伴八锹走过了他的童年时光。但在初、高中阶段,他就与很多人一样,将这部作品抛出了自己的视野。直到进入 SHIN-EI 以后,八锹才再一次重新拾起了《哆啦A梦》的漫画,并深深地为藤子·F·不二雄的才能而折服。

SHIN-EI动画大楼(来源于维基百科)

入社之后,八锹作为制作进行同时参与了《哆啦A梦》TV 版与电影系列的制作,其中水田时代的首部电影《大雄的恐龙2006》给他留下了非常深刻的印象。参与新版《大雄的恐龙》制作的,除了《哆啦A梦》剧组的常规制作人员,还有很多以前从未参与《哆啦A梦》动画制作的大牛级别原画。两大阵营彼此抱有互相竞争的意识,如此充满热情的制作现场使八锹受到了强烈的冲击。

八锹新之介在制作进行的岗位上一共做了三年。并且在第二年时,八锹就已经下决心向演出方向发展。在做出决定后的最初一段时间里,除了完成原有的制作进行工作,八锹负责了下集预告以及迷你环节的演出,并且开始尝试练习分镜的绘制。

八锹于 2008 年离开了制作进行岗位,并在 2009 年被正式提拔为 TV 版《哆啦A梦》动画的演出。同年,八锹还在圣诞特别篇附带的迷你剧《卖火柴的哆啦美》中首次担任了分镜绘制工作。又过了一年,《颠倒笔》成为首个由八锹负责分镜的短篇故事。

出自《颠倒笔》

在演出领域,八锹新之介受到了很多前辈的影响,其中对八锹影响最为深远的是被他视为老师的已故动画导演宫下新平。当八锹还在担任《新恐龙》的制作进行,尚未决定要向演出方向发展时,宫下就让他了解到什么是演出。而在他练习分镜期间,宫下与时任《哆啦A梦》TV版动画导演善聪一郎等前辈给予了他不少指导,《颠倒笔》的分镜绘制也是在宫下的指导下完成的。

升任为演出的八锹新之介很快就成为了《哆啦A梦》剧组的主力之一。在 2010 年至 2012 年这三年内,八锹先后负责了《颠倒笔》《夜行列车是我家》《月光与虫鸣》《重力油漆》等优秀短篇故事,并以其重视叙情的风格获得了良好的反响。也正是在这三年里,《哆啦A梦》TV 版动画聚集了宫下新平、今井一晓、高桥涉、八锹新之介等优秀演出,继续保持了充沛的活力。

出自《重力油漆》

2010 年,TV 版动画的时任制作主任指名八锹新之介担任该年生日特别篇《决战!猫型机器人VS狗型机器人》前半部分的演出——这对于八锹有着非常重要的意义。一方面,中篇故事是《哆啦A梦》TV 版动画的一大看点,而一年一度的哆啦A梦生日特别篇的地位更是仅次于一年一度的电影。与此同时,大杉宜弘在本次特别篇中担任分镜,因此本作也就成了八锹与大杉的首次合作。继《决战!猫型机器人VS狗型机器人》之后,八锹还担任了 2012 年的中篇《与大雄邂逅的假面女王》以及该年度的哆啦A梦生日特别篇《感恩监狱大逃亡》的分镜与演出,并为日后的电影导演之路积累了大量的经验。

对于动画制作来说,剧本、分镜、作画、后期等环节中任何一个出现延期,整体的工期都会受到很大的影响。因此,八锹最初曾认为制作工期是无论如何都必须切实遵守的。在还是新人制作进行的时候,八锹对制作现场的 STAFF 提出了比较严格的要求。

在八锹还是新人制作进行的时候,曾有隶属于某家工作室的一位原画未能按时交稿。因此,八锹对这家工作室采取了高压的态度,并引起了对方的不悦。在最后,这位原画上交的镜头凭借高质量得到了动画导演的赞许。而八锹在导演的拜托下再次邀请这家工作室参与后续制作时,得到的回应却是:“已经不会再接你的工作了”。

这一经历对当时进入动画业界未满两年的八锹造成了很大的冲击。他最终意识到,仅仅保证工期不延误是不足够的,要想制作出优秀的作品,需要对每一位参与制作的人都心怀感谢。自此,他一直把这种“感谢意识”铭记在心——他当时或许意识不到,这种“感谢意识”为他日后的导演之路扫除了很多障碍。

在八锹新之介离开制作进行岗位并彻底转向演出领域之后的第五年,他收到了请他执导《哆啦A梦》电影的邀请。随后,八锹从 TV 版的制作现场中撤退,专心投入到自己作为电影导演的处女作——将于 2014 年 3 月上映的《新大魔境》的制作之中。

刚接下电影导演的工作时,八锹曾担心自己这样的新人导演能否聚集到足够的制作人员。不过,依靠自己在数年工作中建立的人脉,并拜托了参与前作的 STAFF 继续参加《新大魔境》的制作之后,八锹最终得以组建出一个理想的制作现场。其中,《新大魔境》的演出冈野慎吾曾两度在 TV 版动画中与八锹合作,两人的合作关系一直延续至今。

八锹并没有把《新大魔境》当作是一部重制版,而是抱着“仿佛刚刚拿到藤子·F·不二雄完成的剧本”的态度去创作这部作品。他将原作解读为以胖虎为中心,对剧中角色的内心纠葛与成长进行描绘的故事。本作基本遵循原作剧情,并未对原作进行过多的更改。但与此同时,本作对大雄与扁扁之间的友情相对于原作有着更加深入的描写,而重视剧中角色的情感描写也正是八锹新之介的特点之一。

在《新大魔境》于日本本土公映之后不久,八锹即被指名继续担任将于两年后上映的《哆啦A梦》电影的导演。2014 年 6 月,各方最终敲定这一部作品将重制《大雄的日本诞生》。

制作进行出身的八锹新之介非常看重制作现场的工期管理。由于有原作大长篇为依托,八锹决定亲自负责《新日本诞生》的剧本撰写工作,以提高剧本创作效率,其结果是本作剧本在 2014 年 9 月就得以最终定稿。结束了印象板的设计之后,八锹于 2014 **内完成了主题歌动画的分镜,并且正片的分镜工作也于 2015 **初启动。最终,《新日本诞生》的分镜稿比《新大魔境》提前了一个半月完成。不过由于本作的制作难度较高,加上外发海外的二原出现了严重的作画崩坏情况导致需要投入大量的修正工作,《新日本诞生》的制作仍然遇到了较多的困难。

八锹在小时候并没有看过旧版《大魔境》,因此得以用更加客观的视角制作《新大魔境》这部作品。然而旧版《日本诞生》给八锹留下了非常深刻的印象,并且原作漫画的构成完成度也很高,因此如何在本次重制中为观众带来新的色彩成为八锹面临的一大新的课题。在《新大魔境》制作期间,八锹曾认为相比个人风格化的演出思路,与哆啦A梦的世界观相匹配的演出才是《哆啦A梦》电影真正需要的。但在《新日本诞生》中,八锹开始有意识地尝试将自身的叙情风格融入到电影之中。

最终,《新日本诞生》的前半部分基本忠实原作,后半部分则加入了八锹自己对于本作的理解,将“大雄的独立与成长”写进了作品的主题。八锹直言,由于藤子·F·不二雄的原作有着复杂而缜密的构成,即便只做少量的改动也会大大增加作品整体结构被破坏的危险性,因此新要素的增加实际上具有较高的难度。最终,本作将“大雄与母亲”、“大雄与大雄所饲养的神兽们”这两大亲子关系作为作品的主轴。在饲养了三只神兽之后,大雄最终理解了自己的母亲,并迈出了成长的一步。

2016 年 2 月,《新日本诞生》终于完成。在当时的八锹看来,尽管这部作品仍存在诸多不足,但他已经做到了他所能做的全部。而本作最终也在日本本土获得了非常好的反响。

在《新日本诞生》之后,八锹曾担任了《蜡笔小新》的外传动画《蜡笔小新外传2:玩具大战》的导演,并发挥出色。而与此同时,《哆啦A梦》TV 版动画也正在酝酿一场重大的变革,并且八锹新之介正是这次变革的核心人物之一。在经过了长期的准备之后,从 2017 年 7 月 28 日播放的 TV 版动画开始,八锹新之介接替超期服役的善聪一郎,成为了《哆啦A梦》TV 版动画的第二任导演(监督)。此外,现场导演(チーフディレクター,字面含义为首席导演)一职首次设立,并由大杉宜弘担任。伴随着导演的更换以及其他一系列改革,TV 版动画正式步入“新体制”时代。

关于新体制 TV 版动画的目标,八锹曾表示希望能通过动画传递出原作的有趣之处,并挖掘原作中镜头与镜头之间所蕴含的 F 先生的思想。随后,大量的优秀故事呈现在观众眼前,如《大象与叔叔》《天花板上的宇宙战争》《有生命的森林》、生日特别篇《埃及大冒险》等等,其中由八锹新之介亲自负责分镜及演出的《大象与叔叔》由于制作质量及其反战主题在日本本土与中国大陆都引起了强烈反响。步入新体制之后,《哆啦A梦》TV 版动画成功摆脱了此前长达数年的瓶颈期,再一次充满活力地向前进发。



步入新体制后,《哆啦A梦》TV 版动画以其优秀的总体质量受到了日本本土哆啦迷的高度评价。不过鲜为人知的是,《大雄的月球探险记》的前期企划早已于 2016 年开始, 2018 年 3 月就已经进入作画环节。作画环节开始后,八锹从 TV 版导演的位置上卸任并专注于电影的制作,而大杉宜弘则以首席导演的身份成为了TV版动画实质意义上的导演。

在前期企划与剧本创作阶段,八锹与本作编剧辻村深月对于作品的故事情节进行了非常细致且深入的交流。几番修改后剧本终于定稿,八锹在为辻村的创作才能感到赞叹的同时,也深深意识到自己肩上所承担的责任。

收到剧本后,印象板绘制与设定等相关工作随即展开。原创作品本就更耗时费力,加之八锹和辻村等人对本作倾注了大量的心血,制作团队在设定阶段付出了相对于以往三倍左右的劳力。

接下来的分镜阶段完全由八锹一人负责,他将其形容为“孤独的工作”。《月球探险记》的分镜稿共分为六部分,八锹在每一部分的分镜稿中都写下了自己给制作团队所有成员的寄语。在第一部分的分镜稿封面上,八锹写下了一段话:“本作的主题是‘想象力的重要性’。让我们一起向观看电影的孩子们展现大人们的想象力吧!!”在八锹看来,这一主题必须要向观众与制作 STAFF 清晰地传达。

八锹新之介在分镜稿中的留言(来源于《哆啦A梦官网》)

其实,最初构思剧情走向时,本作并没有一个清晰的主题。但随后,“想象力”这一字眼逐渐在八锹的脑海中浮现。八锹认为,异说俱乐部徽章本身就是需要具备丰富的想象力才能使用的道具。“想象力”这一主题契合这一道具,也契合整个《哆啦A梦》系列的内涵。

除了第一部分以外,八锹导演也在最后一部分的分镜稿中留下了这样一番话:“我已经用尽了我自己的想象力。要想完成这部电影,大家的想象力也是必要的。还请大家助我一臂之力!”——“想象力”作为本作的主题,不仅多次被八锹在分镜稿中提及,也贯穿了电影的始终。

除了想象力外,与《新大魔境》以及《新日本诞生》一脉相承,八锹同样非常看《月球探险记》中角色之间的友情。《哆啦A梦》中存在不少对友情的刻画,但是编剧辻村深月一开始曾认为,大雄他们为了相识不久的朋友们去努力是一件自然而然的事。而在八锹看来,大雄为他人而拼命并非理所当然——大雄他们为什么要为露卡等人赌上自己的生命?对于大雄来说,露卡是他的什么人?所谓的友谊究竟是什么?八锹在剧本创作过程中向辻村提出了这些问题,而友谊的刻画最终也成为了本作的又一个重点。

对于《月球探险记》,八锹的一个目标就是在不破坏原作的前提下制作出有趣的动画电影。他认为,像原作那样描绘日常是让观众将感情融入作品的必要手段,而对角色如人生剧般的刻画则是电影中所要体现的重点。八锹在试映会中曾提到,《月球探险记》并没有令人爽快的欢乐结局,剧中角色的别离也并不催人泪下,但是观众能从本作中感受到不可思议的余味。八锹从未与藤子·F·不二雄老师见过面,但是他希望自己的作品能让永远保持童心的 F 老师也获得满足。这也正是八锹制作《哆啦A梦》电影时的基准。

在八锹新之介看来,如果尚未失去想象力的大人们也能从电影中获得快乐,那么这部作品也就成功了。



在一次采访中,八锹提到自己把“对人的描写”作为座右铭。于他而言,无论故事情节多么缜密,没有生动刻画角色的作品终究是空虚的——而《哆啦A梦》原作正是刻画角色的典范。八锹认为,《哆啦A梦》的一大魅力即在于其中蕴含的丰富情感,这是一般的儿童向作品所不具备的。虽然《哆啦A梦》也有作为搞笑作品的一面,但诸如后悔与乡愁之类的感情,才是他最为看重的作品精华。

担任了三部《哆啦A梦》电影导演的八锹新之介,在自身不断成长的同时,也推动着《哆啦A梦》系列逐渐走上新的台阶。《大雄的月球探险记》作为他的第一部原创电影作品,又会带给我们哪些惊喜?且让我们拭目以待。

(执笔:TomorrowDA、Shimmer)

【参考资料】

本文仅供Anitama发表,任何单位或个人,不得以任何形式刊载本文的部分或全部内容。
原文地址:http://www.anitama.cn/article/d0992e45ffa2b85a
官方网站:http://www.anitama.cn/
合作邮箱:bd@anitama.cn

本文禁止转载或摘编

-- --
  • 投诉或建议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