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lss同人】【随想小说】松之魂 GK外传 春之煦风 (下)

 只是,那黑暗之中的呼唤,是不是亦是当下这伟大的光明那最忠实的从属呢?

松之魂外传 GK篇 春之煦风 (下)

外传前回在此~欢迎回看~



正传前回在此~欢迎回看~




 三人沐浴着这春日独有的旖旎之光,互相依偎在这被温暖抚慰的大地之上,互相诉说着只属于她们的羁绊。


    此时此刻,她们不再是翻云覆雨的大陆之主,悠闲地忘去所有世间的纷繁,只是无忧无虑的三位分享着内心深处的回忆之海少女罢了。


    春光透过树荫,星星点点照亮少女们清纯的面庞,也一同点亮了她们那原本寂寥无人的思绪。聆听过鞠莉那对西洋无限美好的描绘的愿景的梨子,亦是伴着微风的伴奏,演绎着她与在她身畔轻搂她的腰间的善子,那不可多得的秘密。


     王城相会之前的光景,我和善子就相互熟识了。梨子轻轻抚摸着善子那略微有些羞涩的面颊——那正是春光下的女孩最寻常的悸动。那时候的善子,还真是个特别青涩的小女生呢。伴随着抚摸一同到来的,是梨子那宠溺的眼神。


     呐,夜羽我可是时刻都很正……正经的……啊!被梨子这如春风一般的爱抚袭来的善子顿时被拉回到了她作为初任家主时,那最为手足无措的娇羞之中。

    “……不过那个时候……梨梨就是现在这个样子了啦。不知是回忆过于温润,还是当下梨子的亲昵那么令人无法抗拒,善子的面庞不禁泛起一阵阵红晕。


     真是的,你们两个呀……”一旁的目睹着两人肌肤之亲的鞠莉不由得轻轻叹气,不过,我想就凭借这些交集,也不足以让你们两个成为如此至交吧。


    鞠莉不过只是一番无心自言,她自然是没有留意到身畔梨子与善子两人的面庞上不约而同闪现的一缕讶异与紧张。


   原本艳阳高照的碧空,此刻竟也悄悄裹上了那薄纱般的灰色面纱,将那温暖的光芒悄然隐匿。春风也不再是那么柔和与温存,倒是颇有些焦躁地灌送起了那略带凉意的丝丝凉风。


    你说的没错……”而善子与梨子近乎是完全一致地收起了刚才的笑容,也不再任由身体摆出惬意而率性的姿势,取而代之的是两人将身躯变得挺直,好似平日入朝听政一般的严肃与坚毅顷刻间自上而下覆满两人的躯体。


    那是我们相遇在那遥远的东方的山林之时……”梨子面朝着鞠莉,向着眼前的这位并不陌生的陌生人讲述着这羁绊的一切。


    我的确是忘却了,我为何会在那片山林之中迷途,作为樱内族与津岛族势力区分而治的界山,巡山作为家主的我自然是不必可少的要务。但那一次,我的的确确是,陷入迷途。


    我的确是忘却了,那个时候我为什么会选择去搭救她。但是那个时候分明有一股我绝不可能抗拒的能量,驱使着我去从狼群之中,救下那近乎奄奄一息的善子。


但我分明忘不了,那片春时之下的夜幕,是多么黑暗,黑暗到令我有些畏惧。即便我点亮了火把,那微不足道的光明,照亮的是一副多么令人胆寒的画面。

饥肠辘辘的狼群,正虎视眈眈地注视着那已然筋疲力竭,浑身已然刻满伤痕,倒在地上的灰发少女。少女随身所携的短弩,也与她的身体一样,写就了一道道令人毛骨悚然的伤口,而箭矢在此刻,早已悉数用尽。


      ……救救我……我不能……就此……


     即便是那滂沱雨夜,淅沥的雨声是那般如珠落盘;即便是电闪雷鸣,雷霆万钧咆哮划破黑暗;即便是群狼哀嚎,吮血之间绝不丝毫轻慢。但我还是分明清楚地听见,倒在我面前的善子,那拼尽最后的气力,向我发出那充满希望,同时也几乎绝望一般的哀求。


      当闪电再度照亮大地之时,我分明看见,少女身畔浸染的分明不是那澄澈的雨水,取而代之的是绯红的血水。


      霎时间充斥在我的思绪之中的,并不是如何击败群狼,救下女孩的豪慨与浪漫——即便是我已经将双手,握紧了常伴我身畔的樱舞刃。

恐惧,我的脑海中只剩下了无尽黑暗中,独有的恐惧。


     我分明感受到,我的四肢,在颤抖,只是因为在这黑暗之中,因极度惧怕的,颤栗。


     但狼群把残酷的目光聚焦于我时,我分明清楚,惧怕,已经不再会有任何意义。

      我抽出了短剑,身躯凝聚所有的力量,向着狼群,孤独地飞扑了过去。


     利爪撕开了我的衣冠,割裂的我的皮肤,灼心的痛楚顿时令我不禁痛苦而悲切地咆哮着。

痛楚自是无法阻止我的行动。借助着那微弱的火光,不假思索便将利刃狠命地插入了向我袭来的灰狼的咽喉深处,伴随着野兽的呜咽逐渐式微,我再将利刃从野兽体内用尽全力拔出。顷刻间,灼热的液体分明喷洒到我的面庞之上——那突兀的腥味在雨水的冲刷下仍旧令我有些难以适从。


      但我没有任何空隙再去抱怨,狼群的攻击也令我无暇他顾。狼群不断用利爪向我袭来,我一面向后闪转腾挪以免被狼群扑倒在地;一面用手中的利刃勉强抵挡着狼群的爪击——显而易见的,我的手臂已然被雕琢上了一道道深沉的裂口,不住地向外涓涓淌血。


   还能再战斗下去吗?即便我能击溃狼群,少女恐怕也……


   我将目光瞥向不远处躺倒在地上的灰发少女——她似乎是没有了任何回应,任凭我与狼群在激烈的交锋,她仍旧是没有哪怕一点点的移动。

   可恶……还是没有办法吗……


    鞠莉,我和善子可以毫无犹豫地告诉你,这一定是那个疾风骤雨的春夜,最为黑暗的时刻。


    但就是在那个时刻,狼群似乎是受到了一股不可违抗的命令一般,透过火光,我看到它们瞳孔中原本的凶残已然消失无踪,却只剩下了仿佛是对我的存在的惶恐与惊愕。


     就像,我们作为诸侯在千歌面前,千歌所散发出来的那种,君临天下一般的,压迫感,与窒息感。


   我不知道为何,这些野兽顷刻间惧我至这般田地。


    我的双手仍旧是紧紧地握住利刃,丝毫不会顾及身上那无数的伤口,却也只是呆呆地伫立在原地——我的大脑那时刻分明混沌了,混沌到我竟不知道我接下来究竟要采取怎么样的活动。

 

    那时候,瓢泼雨水钻入我的创伤的痛楚,真的真的,很痛很痛。


    去救她,去救眼前那个人。


    就在我呆立不知所措之时,我的思绪之中,悄然浮现出一道深沉的回音。这声音好似一颗饱经沧桑巨石落入近乎死水的心境之中,心之海随之震荡出无尽的波澜。


     这似乎是一道指引,一道我绝不能去违抗的指引。或许说,除了王命,我绝没有被授予过,这几乎令我无法置辩的指引,或者说,天命。



     原本近乎狂躁的疾风暴雨,此时此刻竟然伴随着地上的鲜血一道消逝得无影无踪,仿佛这里刚刚的血腥之役,从未有过在这世上存在的一丝一毫的痕迹。


     我踏着沉重的步伐,在被雨水浇灌过的泥泞大地之上不顾一切地冲向奄奄一息的少女。我小心翼翼地凑近了她略微冰冷的躯体,伸出手臂,试探着她是否一息尚存。


   还好,只是晕倒过去了。


    我便将她揽入了我的怀中,少女扎梳好的秀发随之飘散开来,借助着悄然浮现的月光,我依稀辨认着她的面容。


    那清秀的眉目仿佛在告诉我,她本就不应该遭受如此横祸。


    多么可爱,多么清纯的孩子啊……我一边背负着她的身躯,一边寻找着适合扎营的空地。


     终究还是觅得了一片开阔的原野,我轻轻将她放在,替她脱去了所有的衣缕,小心翼翼地少女的玉体上的道道伤痕包扎妥帖。


     幸好都不是致命伤……我紧绷的思绪终究放松了下来。


      即使是我小心翼翼地替她疗伤,或许是因为痛楚,她的身躯不断地抽动着,尘土沾染着白皙的皮肤,我也只好为她一并洗净。


      多好的孩子啊……真是命不该绝呢。注视着浑身赤裸的孩子的躯体,我不由得发出了由衷的慨叹——我就这么痴迷地看着她,竟忘了遍布我的躯体的伤痛……

    我,就这么注视着她的身躯,从即使是在黑暗中……就这么注视着,从无边的黑暗起航,一起回到春日的光明之中……


      鞠莉……这就是答案……”鞠莉听过梨子的娓娓道来,不由得点了点头,仿佛知道了一些常人难觅的至高机密。


      但梨子丝毫没有注意到,一旁的善子的脸上,充斥着的的那谜一般的复杂表情。


     梨梨……你说……脱去了所有衣缕是什么意思……以前你可没说过这个桥段哦……”善子面对着梨子所露出的微笑,着实恐怖。


     不是……善子你听我解释……! 不要…………”

     

     鞠莉静静地注视着再次嬉闹起来的两人,双瞳中的思绪亦是变得复杂起来。


     和煦的春光,亦是再度拨云见日,温柔地照耀在大地的每一个角落;与春风一道,温润着大地上的每一个灵魂。

      只是,那黑暗之中的呼唤,是不是亦是当下这伟大的光明那最忠实的从属呢?


     

     完 

   

     本文插图依次如下

    pixivid=66448767,71168578,67672587,63713967,66916651(亦用作封面),63003293.

本文为我原创

本文禁止转载或摘编

-- --
  • 投诉或建议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