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诺入戏太深接受心理治疗,权游真的有毒!

权游的余温还没有褪去,两位主创2DB也在一片骂声中不见了踪影。

 

今天有外媒报道,饰演雪诺的基特·哈灵顿住进了康复机构接受心理治疗

 

《权游》的完结让他深受打击,压力山大,迟迟无法从角色中脱离出来。

 

第八季最终集播出前几个星期,基特就住进了每月费用高达12万美元的奢华疗养院。

 

饰演女野人耶哥蕊特的萝斯·莱斯利作为他的妻子也格外支持他,希望他能够好好休息,平复心情。

 

我们观众是在今年看过剧之后才知道《权游》烂尾了,但提前读过剧本的演员早已料到大事不妙。

 

得知龙妈被雪诺刺死之后,基特无法接受,在那个时候就向心理医生寻求了帮助。

 

而且基特本来就对《权游》的感情特别深,杀青之后工作人员帮他脱下戏服,给他的感觉就如同是在剥自己的皮一样难受。

 

执行监制能够理解基特心中的失落:“突然意识到自己再也看不到许多位家人,这大概就是雪诺的心情。




每一季拍摄完毕,在一段时间的分别后,这些人还会重聚于此,嗅着熟悉的皮革味,听着片场机械声,觉得安心又深感幸运。

 

几年下来,相同的面孔组成了一个大家庭,但如今一家人却各奔东西,连剧迷都会坐在屏幕前怅然若失,何况是身在现场的剧组成员。

 

请愿重拍《权游》第八季的人数突破150w且还在增长,但叔没有签名。

 

不只是因为知道重拍是不可能的,叔也想尊重整个权游剧组的付出。

 

毕竟《权游》最后一季砸在了剧情上,这是两大编剧2DB的锅,叔在上一篇文里已经解释过了:9年神剧烂尾,《权游》编剧出来挨打!

 

演技、服装、妆发、视效、场面、布景等等,这些不都保持着一流水准,有哪样拖了《权游》的后退?

 

猎狗和魔山展开宿命对决时的末日景象

 

Mad Queen与魔龙的双翼融为一体的登场

 

继最终集播出一周之后,HBO放出了114分钟的《权游》纪录片,看完它你大概就会打消请求重拍的念头。

 

因为这个剧组的所有人都已百分百地为权游献出了自己的力量。(除了2DB)

 

《权力的游戏:最后的守夜人》


 

导演珍妮·芬利(Jeanie Finlay)耗时一年,记录下了剧组从贝尔法斯特、克罗地亚、冰岛再到西班牙的拍摄进程。

 

在这部纪录片里,剧中的主演沦为配角,重在展示不同部门各司其职,让观众了解到一系列繁琐关键的生产环节。

 

1.剧本朗读会

 

第八季剧本会开始之前插播了第一季剧本会的录像。

 

史塔克家族还很兴旺,老爹奈德、老妈凯瑟琳、大儿子罗柏和班扬叔叔悉数在场。


二丫、珊莎和乔弗里都还是孩童模样,雪诺、席恩、弑君者也都相当鲜嫩。

 

迎来最后一次大家坐在一起读剧本的时刻,虽然偶尔会泛起笑声,但气氛明显有些沉重。

 

纵观八季《权游》,只有屈指可数的几集没有死过人。

 

在角色仅剩不多的时候,每段死亡更是触动人心。

 

读到乔拉死去时,龙妈艾米莉亚双手紧握,眉毛本体传递出了一丝心疼又抱歉的情绪。

 

上次叔问过大家,权游里最让你意难平的是什么?

 

其实叔的意难平是莫尔蒙家族。

 

熊老杰奥·莫尔蒙可以说是雪诺的良师益友,把流传了500年的由瓦雷利亚钢制造而成的长爪也给了他,像父亲一样教他为人处世。

 

结果熊老死在自己人的手里,而被寄予厚望的雪诺在最后一季却毫无长进,依旧啥也不懂地随野人们远离了是非。

 

大熊乔拉·莫尔蒙因贩卖奴隶被逐出家门,后来被龙妈两度流放的他在奴隶竞技场过关斩将,到学城忍受剧痛治好了灰鳞病,凭着她不准自己死的意念坚强地回到龙妈身边。


 

他为了龙妈又奇迹般地战斗多时,直到看到尸鬼倒下,他才终于倒下。

 

然而大熊誓死效忠,即使自己的爱得不到回应也拼命保护的女王,到头来变成了一个滥杀无辜,以焰屠城的暴君。

 

小熊女莱安娜年少有为,遵守着千百年来传统,坚决拥护狼家。

 

危险来临之际,体型最小的她执意冲在前线,用尽尚存的力气除掉了块头最大的尸鬼巨人。

 

熊家人忠心耿耿地牺牲了如此之多,可一切的功名成就在他们的遗体被付之一炬后再无人纪念。

 

就像熊家的族语“昂首挺胸”一样,莫尔蒙在叔的心目中是维斯特洛大陆上比史塔克更勇猛有力,忠诚正义,讲究荣誉的家族。

 

他们不是大家族,但确实一个顶十个。

 

接下来读到二丫杀掉了夜王,全场欢呼,猎狗的饰演者表现得最为开心。

 

相信当初很多观众看到这里的也惊讶万分,但莫大的空虚和质疑接踵而至。

 

要杀夜王也得是与之有交集的雪诺或者布兰,二丫到很后面才知道异鬼尸鬼是真实存在,这个时候跑来绝杀不算抢人头吗?

 

瓦里斯的饰演者就明显对这个情节不为所动。

 

当读到瓦里斯被处以死刑后,他干脆把剧本扔到了一旁,扎着丸子头的“瑟曦”还伸手表示安慰。

 

本应该发挥大作用的瓦里斯却在这一季越来越沦为背景板,人物的经验积累和能力全都被白白浪费了,和小恶魔一样双双智商下线。

 

读到龙妈之死时,基特震惊不已,神情复杂地望向艾米莉亚。

 

艾米莉亚苦笑地朝他点头连连,因为基特没有选择事先读剧本,所以她好像是在对基特说:“没错,就是这样,这就是你干的好事。”


剧本会结束,泪目的众人相互拥抱,这是他们第一次郑重告别。

 

绝密的纸质剧本被一份份投入碎纸机。

 

成堆的纸屑被倒进桶中,犹如凛冬的飘雪。

 

2.临冬城之战与君临城之战

 

第八季第三集《漫漫长夜》的临冬城之战普遍被人吐槽太黑看不清,排兵布阵也存在不少问题。


 

而且凡是当重要角色被尸鬼包围身陷死地时,导演就把镜头切走,等到镜头切回来的时候原本看上去必死无疑的角色就得救了。

 

抛开编导搞出来的槽点,这场声势浩大的生存之战实在是来之不易

 

权游前面几季也有在摄制上耗时耗力的大战,比如动用了600名工作人员,500名临时演员,70匹马、25位替身、4组摄影团队拍摄25天而成的私生子之战

 

艰难屯之战拍摄了近一个月,和第二季的黑水河之战一样都耗费了800万美元。

 

第七季的火烧战利品之战里,龙妈骑着卓戈烧杀刚刚拿下高庭的兰尼斯特和徒利的军队,那是权游当时大火画面最为集中的战争场景。

 

不光大量使用CG特效,剧组还真的点燃了20名特技演员,他们不得不屏息等待12秒,身上的火焰才会被熄灭。

 

而私生子、艰难屯和火烧战利品这3场战役合并起来才赶得上临冬城之战的量级。

 

750名演职人员熬了55个夜晚,假体、化妆等各个部门必须随时待命。

 

饰演尸鬼的演员吃饭也要小心翼翼,不能破坏妆面。

 

等着上场的时间里,他们困得直点头。

 

假体设计人员坦言大家个个都熬得像吸血鬼似的,濒临崩溃,脸色惨白。



龙妈发疯火烧君临城的大场面好在不用熬夜,但也不好拍。

 

美术总监带领团队去克罗地亚的杜布洛尼实地勘察,把当地的古城景观在北爱尔兰贝尔法斯特的泰坦尼克制片厂外面进行了还原搭建。

 

昔日水泥空地在7个月之后就这样多出来了一座君临城。

 

建好之后没几天,它就要被炸掉用于实景拍摄爆破燃火的场面。

 

美术总监甚至还没来得及对自己精心打造的成品细致地欣赏一番,如此仓促地毁掉它简直是暴殄天物

 

拍到这种地步本剧也是时候收尾了,因为它的规模已经达到了电视剧的极限。






3.群演MVP

 

《权游》里有这么一个奇人,你可能都没注意过他。

 

他曾效忠于史坦尼斯·拜拉席恩,后被收到雪诺的麾下,接着又成为了史塔克军队的一份子。

 

从私生子之战和生存之战皆幸存了下来,并且在最后一集还活得很好,是雪诺的随行士兵。

 

他是一位名为安德鲁·麦克雷的群演,有过不少镜头。

 

回到剧组拍戏大概是最让他兴奋的事了,工作人员也都很高兴见到这个乐天的大胡子。

 

身为史塔克和雪诺的死忠粉和资深书迷,他穿上印有狼家的外套就不禁流露出一种自豪感。

 

看到有人穿波顿家的衣服,他还故作嫌弃,不过下一秒还是友好地跟人家握手。

 

之前他还羡慕某个群演哥们能和雪诺称兄道弟,在拍第八季君临的戏份时,雪诺穿上了他送的狼家外套来到片场和他像朋友一样交谈,他瞬间就变成了心满意足的迷弟。

 

演戏总有杀青的一天,面对镜头他说着说着就忍不住落了泪。

 

“虽然我只是跑龙套,不像他(雪诺)是明星,这还是改变了我的一生。”





权游真的赋予了一个平凡人非凡的意义。

 

他卸下铠甲放下剑,穿上自己的行装回归日常。

 

看到他落寞的背影叔也有点难过。

 

但现在他是贝尔法斯特的权游导游。

 

一直做自己喜欢的事,真是幸福。

 

4.全世界最好的夜王

 

千里迢迢走八季,致力解决全球变暖的夜王说没就没了。

 

夜王在剧中的故事终止于二丫的匕首下,但夜王饰演者的故事还值得我们探索。

 

第六季之后的夜王都由弗拉基米尔·弗迪克饰演,他只在阿多死掉的那集里露过真容。

 

弗拉基米尔在1970年出生于布拉迪斯拉发,在1993年捷克斯洛伐克联邦共和国解体后,他的故乡归到了斯洛伐克。

 

十几岁开始他就接触了表演,但80年代的东欧十分动荡。

 

那时他选择留在了表演团而不是去混帮派加入革命。结果证明他的选择是正确的,因为他的很多朋友都死了。

 

他在好莱坞是一名出色的特技演员,给《迷踪:第九鹰团》里的查宁·塔图姆、《女巫季节》里的尼古拉斯·凯奇和《战马》里的抖森都当过特技替身。

 

还参演过《大侦探福尔摩斯2》和《普罗米修斯》。

 

瞧瞧这身手,真不是盖的。

 

在《权游》剧组他也担任过特技指导,帮演员设计精彩的打斗。

 

特技演员出身的弗拉基米尔深谙拍戏的辛苦,但他从不抱怨。

 

夜王妆要化6个小时,提前被叫到片场却不先拍他的戏,弗拉基米尔便默默地等待。


 

杀夜王的那场戏,二丫跳了15次左右。弗拉基米尔保证每次都接住她,这样吊着绳索的二丫才不会在拉拽中受伤。

 

大批闻讯赶来的权游粉聚集在西班牙的酒店附近,他兴冲冲地走过去,问大家知道自己是谁吗?

 

在场的人齐声喊出“夜王”,迫不及待地向他要签名合影,还有人说表示希望他能取得最后的胜利。

 

像影子一样当了33年的特技替身,如今的他终于被人看见了。

 

除此之外,精打细算的降雪主控负责营造出自然不失真的雪景。




发型师替睡眼惺忪的演员固定打理好假发,还要警惕地在一旁盯着,发现头发一有偏动凌乱就赶紧上前调整。

 

假体部门负责打造上百名尸鬼的造型,特效化妆师还要根据战士伤情的不同在群演的脸上制造或腐烂或流血或脏兮兮的效果。

 

小卖部餐车的老板保证货源充足,让大明星和小演员在饥饿口渴时都能得到满足。

 

制片厂的保安也是权游粉,让他随便演个尸鬼都乐意。

 

10个月紧锣密鼓,电影标准的产出让太多人筋疲力尽,苦不堪言。


所以他们在自己的内心里产生了矛盾,既希望工作早点结束,又不希望和权游说再见

 

我们见证着权游的制作成本从第一季的平均每集500万美金变成了第八季平均每集1500万美金,这些人将文字著作转化成了一个视听传奇。

 

铁王座由战败或投降于征服者伊耿的领主的1000把剑(实际不到200把)铸造而成,剧组做出的实物让原著作者乔治·R·R·马丁都超乎想象。

 

不论结局如何,权游的影像世界终究令我们认真地爱过,在乎过。

 

一转眼,9年过去了。

 

谢谢你们的守望。

 


本文为我原创

-- --
  • 投诉或建议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