沙宝亮童年悲惨往事

沙宝亮出生在北京的一个胡同世家,母亲是一名教师。因为太过淘气,每天穿梭在胡同里去偷摘别人家的枣儿和葡萄,上小学的时候,每周上课6天,沙宝亮有5天的时间被班主任教到办公室,还有一天父母直接互送沙宝亮回家,总结出一个科学含量的词——多动症(咏乐汇上说过),考试的时候,会的题就是不写。上课的时候除了上体育课,其他的课都是上了一半才进教室。

无奈之下,8岁时就被父母送到杂技团学艺,用来消耗他过剩的精力。对于他所在的普通的双职工家庭来说,这不算什么差的选择——至少有集体来帮忙管教孩子。原以为杂技学校是游乐场,可以玩,一进杂技团,就后悔了,在那里,他玩乐的天性全被压抑,天天练功,(欢乐英雄上说过:有4门课,腿、顶、形体课、倒立)早上5点半起床,练到晚上9点才能睡觉,爬上床的一刻,什么都没力气想,只觉得累。

童年时代印象最深刻的一次体罚,也跟贪玩有关。偷偷在练功厅踢球,砸碎了一面大镜子,镜子很贵,老师气得罚他靠墙倒立。一开始想装晕,男同学拿来臭袜子和鞋,堆了一盆,正对着他的脸,根本晕不过去,只能憋着气,胳膊撑直。

到最后不行了,整个人往臭袜子里扎。老师拿根小藤条棍,“啪”地往胳膊上来一下,他疼得一震,又撑了会儿,双手抖得厉害,撑不住便再挨一棍。反复被打,将近两小时后,他才被允许结束体罚,整个人都麻木了,没了知觉。

“几个师兄像搬僵尸一样把我搬下来,人不能动,两只手还是那么举着。那时候什么都看不见了,像拳击比赛里被打飞的人,眼睛跟包子一样鼓着,只有一条线,完全睁不开。”

本文为我原创

本文禁止转载或摘编

-- --
  • 投诉或建议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