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读B站上市招股书,了解不为人知的B站

在B站混得风生水起的大家都应该知道,B站已经在3月2号声势浩号大地提交IPO了,但是复杂的IPO想必大家并不怎么看得懂,所以让我们来简单解析一下B站的招股说明书到底透露出了哪些信息呢?

首先看一下B站的上市信息:

上市申请时间:美国东部时间3月2日

上市地点:纽约证券交易所

融资金额:4亿美元

股票交易代码:BILI

承销商:摩根史丹利、美银美林和摩根大通

招股书中暂未透露发行价区间以及股票发行数量。


接下来我们就来看一下B站为什么要远赴美国上市。


B站赴美上市,

BATJ大佬却纷纷表态欲回A股


在中国境内上市有三个去处,主板,中小板和创业板。其中主板和中小板都要求要发行前三年的累计净利润超过3000万人民币,创业板则要求发行前两年的净利润超过1000万人民币,或单年盈利在500万人民币以上,简单来说,一直亏损是不行的,至少要已经盈利。


看到这点,就能明白这个深耕中国国内二次元的视频网站巨头为何远赴美国上市。


B站2017年总收入为24.68亿元,同比上年增长372%,但净利润仍然亏损-1.01亿元。2016年和2015年的收入也都处于高速增长但亏损的状态。


B站已存在8年,2017年第四季度的月度活跃用户为7180万,是2016年第一季度的2.5倍,日视频播放量达1亿,用户日均使用时长76.3分钟。


所以虽然在运营数据方面表现可圈可点,但由于持续亏损这一点,B站被拦在了中国股市的大门外。


在B站远走美国之际,国内BATJ等8家互联网独角兽公司却纷纷表露出回A股的意愿。


百度董事长兼CEO李彦宏就今年的两会提案内容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任何时候政策允许百度回来的话,我们肯定是希望能够尽早的回到国内的股市。”

百度董事长兼CEO 李彦宏


网易董事局主席兼CEO丁磊答上证报记者关于是否愿意将回A股上市的问题时表示,“我们当然会考虑。对一个在准备的市场,是随时可以上市的。”

网易董事局主席兼CEO 丁磊


而几日前,一则“证监会将为四类独角兽IPO开快速通道”的消息,曾引发外界的极大关注——尤其是富士康从提交到披露招股说明书的不到一个月的排队时间,更让不少远在异国他乡的中概股动了回归A股的心思。


B站最近一次融资估值达31亿人民币,已经跻身国内视频网站行业的独角兽行列。而在当前国内拥抱“新经济”大力扶持“独角兽企业”的大环境下,B站以后会不会回来还尚未可知。

   

第二大股东徐逸:出走A站,创办B站


至于大家关心的B站股东都有谁,根据招股说明书显示,第一大股东是陈睿,也是董事长兼CEO,持股21.5%;上文提到的创始人兼总裁徐逸占股13.1%,位居第二;占股3.7%居于第三则是副董事长兼COO李旎。

B站董事长兼CEO 陈睿


除此之外还有一种股东叫做机构投资者,大家知道的腾讯公司以5.2%的股份只在第五位。第一名是最近强势入驻TVB 的华人文化展业基金 (CMC),持股12.8%;正心谷创新资本(9.0%)、IDG-Accel(7.6%)、君联资本(5.9%)分列二至四位。在此股权结构下管理团队投票权超过80%。这使得B站成为视频行业中少有的由管理团队控制的公司,也意味着公司的战略方向和长期规划在较长一段时间内会保持稳定。

值得注意的是,创始人徐逸曾是国内另一家知名视频弹幕网站AcFun(下称“A站”)的资深会员,后来独立出来建立了B站。

B站创始人兼总裁 徐逸


说起独立出来的原因,契机是A站在早期的高速发展之后,迎来了爆发式的用户增长,但网站管理仍然疏松,不仅技术故障频出,还把原本有爱的网站氛围弄得乌烟瘴气。徐逸则抓住机会成立了A站的复制版,Mikufans,也是B站的前身。

A站作为二次元网站的先行者,在前段时间接连遭遇无证经营,版权纠纷,经营困难以至于数度关站后,还没有找到合理变现方式的A站已然处于苟延残喘的阶段。

2016年中文在线宣布向A站投资2.5亿元,将A站估值推到18.5亿元。但2016年中文在线年报显示这笔投资资金尚未到位。而B站则持续获得了IDG和启明创投以及腾讯的融资。2016年掌趣科技向B站出资1387.40万元后,B站的估值接近31亿元。如今B站马不停蹄奔赴美国上市,有专业人士预测上市后估值会在30-35亿美元。

 

视频网站变游戏公司,

预计B站上市后市场表现比标欢聚时代


A站与B站出现估值差异的根源在于两家不同的变现模式。

A站是二次元视频网站的先驱,很晚才进行了广告业务的变现尝试,它的商业化来的太晚以至于用户知道A站开始接广告后留言欣慰道:“你们这么穷,终于接广告业务了”。

相比于A站,B站以谨慎的态度尝试了多钟变现方式,在二次元情怀与三次元生存的夹缝中寻找盈利的可能。

游戏、直播、广告和其他是B站在招股说明书中披露出来的四个变现版块,其中游戏是最为高效的变现方式。游戏收入在2017年占B站总收入的83.4%,某种程度上,称B站是个游戏公司也不为过。

B站排名第一的游戏

《Fate Grand Order》


值得一提的是,B站90%的游戏玩家直接来自其社区用户。B站主打的以弹幕互动和会员准入制综合社区概念展现了超强的用户粘性:正式会员的第十二个月的留存率超过79%,用户日均使用时长为76.3分钟。

与近期赴美IPO的另一家公司爱奇艺相比,这种传统视频网站主要依靠广告服务获得收入,B站的广告收入占比并不高,其直播业务和广告业务收入分别占比7.1%和6.5%。

然而这并不意味着B站可以主打游戏股的概念,参考盛大的前车之鉴,游戏股的估值并不会太高,或许在未来市场表现方面,B站可以比标欢聚时代,以综合性社区平台作为核心概念。


聚焦Z时代,

变现模式还有待深度发掘


B站用户中有81.7%出生于1990-2009年之间,在招股书中被称为中国的“Generation Z”(Z世代)。Z世代受益于经济快速发展,物质条件和受教育程度普遍良好,同时是出生于互联网大潮中的“网络原住民”,有着强烈的在线娱乐消费需求和付费意识。

B站以ACG(动漫、游戏)相关视频内容起步,早先也遭遇过版权纠纷,后来通过整顿网站内容,大量收购版权等手段,现阶段已经发展为包含视频、游戏、直播、社区等服务的综合性内容平台。

B站将UP主上传的视频称为PUGV,即Professional User Generated Video,专业人士产出的高质量视频。招股书显示,由UP主创作的高质量视频(PUGV)是B站内容的重中之重,占平台整体视频播放量的85.5%。

正是这些富有创意的视频制作者帮B站留住了高黏性的用户群,加上B站培养出了用户的付费习惯,B站用户所具备的这些特征使得B站以游戏为主的变现模式能够成功,也让bilibili影业出品的、在线下无人问津的纪录片《我在故宫修文物》在线上大火。

这群令各方垂涎的用户群是B站的杀手锏,但日渐成长成熟的Z世代所带来的用户流失也是其最大风险。B站的未来,还需要开发更多留住用户的玩法。

一位券商分析师在接受《证券日报》记者采访时说道,“B站从小众到全民,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本文禁止转载或摘编

-- --
  • 投诉或建议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