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云日常之他身上有别人的香水味(孟鹤堂×你)

圈地自萌产物!

请勿上升正主!

图源堂堂微博。

(好久没有写堂堂了,刚刚看完堂堂的专场,被堂主撩得七荤八素,手头发痒,这一篇就拿堂堂开刀叭~)


他昨天半夜才刚从外地开完专场回来,好不容易今天要休息,你特意提前下班回家打算给他好好做一顿晚饭,天天吃外卖总不行,你这边忙活得热火朝天,拒绝了他热情的帮忙请求,终于心满意足地做好了一大桌子,你们两口子也终于有时间坐下来好好吃个饭。

“媳妇儿,我一会儿得去趟队里,晚上应该挺晚才能回来,你甭等我了”

“嗯,知道了,那你一会儿把这个给他们带过去吧”

你转身去厨房拿出一个保鲜盒,里面装的都是你昨天做好的小曲奇。

“只放了很少的糖,拿去给他们吃吧,演到那么晚总是会饿的”

“好嘞~多谢媳妇儿”

他匆匆吃完就出门了,你收拾完厨房就开始收拾他出差的脏衣服,轻车熟路地打开行李箱。

很好,这次很听话,把脏衣服都单独放在一边了。

嗯,这件大褂领口有些脏了,明天拿去干洗。

这件大褂有些皱了,一会儿给他熨一下。

嗯?这条裤子里怎么还有一只袜子?!要命了真的是。

这件卫衣也要洗,袖子上怎么红红的,这个傻孟孟是不是化完妆拿袖子擦嘴了?

等等,这件外套,怎么闻起来香香的?

是很淡的香气,可这瞒不了你,你的工作经常需要跟不同的香氛打交道,对各种香味你都很熟悉,准确说,对各种香水你都很熟悉。他衣服上的这个味道绝对不是来自于什么洗护产品,很熟悉的味道,你把衣服拿近又闻了几下。果然,是祖马龙的桃花蜂蜜那一款香水,是经典女香,你很熟悉。

这个结论一出来,你自己也吓了一跳,这么经典的香氛你不会闻错,这款女香闻起来十分甜美,绝不可能是孟孟好奇随便买的。

孟孟喜欢木香调的香水,不是他。

小先生不喷香水,钟叔不可能喷这个,经纪人霏姐你认识,她说过她不喜欢祖马龙的香水。

那会是谁呢?孟孟身边的工作人员你都想到了。自然也不可能是你,你偏爱果香调的,这一款香水从来不在你的list里面。

你一下子没了给他收拾衣服的兴致,拿着那件外套坐在沙发上一言不发。你坐了一晚上,想了很多。孟孟不是那样的人,你相信他,这么多年你从来没查过岗也从来没看过他手机,可如今,难道真的要走到这一步么?你越想越觉得心冷,不知不觉泪就掉下来了,你慌忙拿手抹泪,继续呆呆坐着。孟孟打开家门的时候以为你已经睡了,不想你居然坐在那里一言不发,听到他回来头都没抬。

“媳妇儿,你还没睡呢?” 孟孟心里有点打鼓,你从来没对他这么冷淡过。

“没呢,有事要跟你说”

“什么事呀?这么晚了,要不明天再说吧” 他换好鞋子坐到你旁边。

“还是今晚说吧,要不我也睡不着”

“行”

“孟孟,这件衣服你这几天穿了么?” 你拿着外套问他。

“穿了啊,我这几天一直穿着呢,你看胸前还有我吃饭滴上的油”

“那你这几天都见什么人了?” 你打算慢慢问,你宁愿相信什么都没有发生。

“除了工作人员和助演的师兄弟们也没有别人了,怎么突然这么问?” 你从来没问过他在外面的事情,今天突然提起,他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孟孟,我希望你跟我说实话,我宁愿你跟我坦白,总好过骗我” 你的泪又掉下来了,他一下慌了神,帮你擦泪。

“没有啊,媳妇儿,我怎么可能骗你呢?别哭啊,怎么了?”

“这件衣服上的香水味儿是怎么回事?你知道我闻得出来这是什么香水”

“香水?我这几天都没喷过香水,哪来的香水味” 他也一头雾水,他这几天鼻子不舒服,就没喷香水,怎么会有香水味呢?

“你自己闻闻” 你把衣服丢给他。

他拿起来使劲闻了两口,饶是他现在鼻子不舒服,饶是他不够你专业,他也闻得出来这是一款很甜美的女香。他也慌了,他不知道什么时候这衣服居然染上了女人的香水味。

“媳妇儿,你信我,我,我真的不知道这是哪来的,天地良心,我这几天除了霏姐一个女的都没见过,你信我” 孟孟也急了,百口莫辩。

“我信你,可,可你让我怎么面对这个? 我都想不出一个理由来说服我自己” 你何尝不想相信他,可是,你要怎么相信他啊。

他也没话了,他不知道该怎么解释,你们两口子对坐无言。过了好一会儿,孟孟才像突然想起什么一样,拿起手机开始打电话。

“霏姐,哎,我是小孟,有个事得问您一下。我记得我前天在后台换衣服的时候,把外套脱了放在沙发上了,您记得是谁帮我收拾的吗?”

对面的霏姐本来都睡着了,被孟孟一个电话吵醒,半眯着眼睛努力想了想。

“那件黑色的外套是吧?你换完就丢在沙发上了,然后,我记得好像是咱们那天的主持人进来找演员对节目,看见你衣服在哪,她没地方坐,就把你衣服拿起来放到衣架上去了。怎么了?衣服有问题?”

“没有没有,霏姐,您记得那个主持人那天喷香水了么?”

“喷了,我记得还是个很甜的香水味,给我腻坏了”

“好嘞,谢谢霏姐,您休息吧”

孟孟这边开着免提,你也听见了霏姐的回答,心里的大石头终于放下了。他挂掉电话看到你的神色缓和了不少,心里也舒了一口气。

“媳妇儿,我这下可算是清白了吧?”

“嗯,是,是我多心了” 你不该问他的,你该相信他的,何必大半夜的折腾这么一出。

“不不不,是我的错,我没处理好,我不够注意,以后绝不会再有这样的事情来烦你了” 他看着你哭红的双眼和满脸的歉意,心里更是难受。

“我该多陪陪你的,等我忙完这一阵子好不好?下半年专场就少了,我就不用东奔西跑了,天天在你眼皮子底下”

“到时候你可不许再跑出去,一年到头你跟九良在一起的时间比跟我在一起的时间都多”

“你连航航的醋都吃?他还是个孩子呢” 他看你一副开玩笑的语气,他当然知道你对九良的心跟他是一样的,把他当成是自己的孩子疼,怎么会吃他的醋。

“去你的,不过九良也二十几岁了,是该谈个恋爱了,你也说说他”

“不急,他自己心里有数呢,怎么也得等他先把那个姑娘放下”

“也是,毕竟在一起那么多年,可是人家姑娘都结婚了,他还去送嫁了,能怎么办呢?”

“行了,你甭操心这个了,睡吧睡吧,我也累了”

“睡吧,我也累了”

你站起来,他揽过你一起去卧室了。


第二天,霏姐睁眼就收到了来自孟鹤堂的一条微信语音。

“霏姐,不好意思又打扰你了。咱们以后商演还是不请女主持了吧,我看我们队里的那个九寿就挺好的,以后就让他当主持人吧,省钱还省事”

霏姐大体上能猜出来昨晚孟鹤堂家里发生了什么事,想了想,回了一句。

“可以,以后我保证整个工作团队就我一个女的,少林寺什么配置咱们就什么配置”


熟悉吗?九良忘不掉的那个姑娘?是不是跟婚礼的祝福那一篇串起来啦?

老福特随缘~

本文为我原创

-- --
  • 投诉或建议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