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族》卷一『梦』下篇|NP向雷者慎入|张子枫|王俊凯|王源|易烊千玺|吴磊

卷一『梦』上篇

  "嘭",一声火苗燃烧在烛台灯芯之上,星光蔓延般整个走廊皆被点亮。

  洗完澡后浑身弥漫着玫瑰香气仅着一件浴袍的小枫被千玺抱着来到一个像是化妆间的地方。不等小枫反抗千玺一把把她按在了椅子上,斗篷下的手臂轻轻一挥,一排哥特风复古长裙华丽丽地出现在小枫眼前。

  思索几秒钟后,千玺快速地从一堆衣服里面挑出了一套长裙扔给小枫,并以眼神向门外的吸血鬼女仆示意为其宽衣后选择站在门外等候。

  临走时捕捉到了小枫对着怀中束胸长裙一闪而过的嫌恶目光,千玺虽并未明确表达出对于小枫不尊敬德古拉祖先的做法的不赞同,但还是出言警告。

  "不要再试图逃跑,这城堡的结界附近全部都是悬崖。就算你能躲过这成千上万的吸血鬼骑士,可找不到方向的你要么筋疲力尽而死,要么滑落无底深渊当中永世不得超生。希望你懂得分寸。"

  小枫终于看清自己今天终归是要交代在这里的命运,索性放弃了无谓的挣扎。

  因为她知道,自己所在的世界中,除了自己的弟弟,没有人会在乎她是否真的来过。

  这么想想还真是有点可悲。

  小枫独自伤感间两个步伐僵硬、面色苍白的傀儡女仆伸出了枯树枝般的手向她胸部袭来,被小枫如法炮制一巴掌打掉。

  她转过身一个人脱下浴袍,选择以少女光滑的美背对着女仆,像是在维持自己最后的尊严:"这种事我自己能来,你们出去罢。"

  门外的人仿佛听到了小枫的话,经由厚重的雕花红木大门传来一声轻笑。千玺咳嗽了一声,瞬间又恢复了平常面无表情的模样。

  "你不用避讳她们,那件'暗夜蔷薇'本身设计十分复杂,如果你坚持自己穿的话怕是女王早已等不及你把它穿好了。"

  听到这话的小枫终于忍不住,一把把刚脱下来的浴袍摔在了门上!

  他们吸血鬼说话都这么讨人厌的吗!她如果有超能力此时此刻真的想掐死他!

  "哦,对了,"不知想到了什么,千玺再次出声,"别过多暴露你内心的想法,我们吸血鬼可都是会读心术的。"

  好,好,她真是无话可说了。

  别看女仆们四肢僵硬,却没想到给人梳妆打扮的本事异常的好。只寥寥几下,便给小枫穿上了那设计繁琐的酒红色束胸泡泡袖长裙,甚至还有时间给她梳了个头发。

  小枫愣愣地看着镜中陌生的自己。褪去曾经的稚嫩与清纯,换下校服的小枫似乎变了一个人,带着说不清的妖媚与魅惑。

  仿佛她,才应该是这暗夜中的主宰。

  门外传来千玺绅士的催促声,小枫低垂眼眸,拢了拢自己的发丝,提起裙边打开了房门。

  千玺的赤瞳内转瞬闪过一丝惊艳的光,但也仅仅是一瞬,再抬眼的工夫他已经恢复了平时的冷漠。

  小枫默默跟随在千玺身后,两人不发一言,气氛一度十分凝重。

  通往大厅的红毯上似乎还残留着鲜血的气息,令人作呕。

  小枫此刻别无他想,如果自己的生命真的就在今天终止,那么对于他们口中尊敬的吸血鬼女王,她只有一个最简单的要求。

  哦不对,如果可以的话,她想提两个要求。

  一是在她死后他们能够照顾好她的弟弟;

  二是,帮助她弟弟找到他们的母亲。

  不过她这是在胡思乱想什么?

  尽管小枫对朋友口中常跟她提起的吸血鬼不感兴趣,可她多多少少也了解,吸血鬼这种自以为是的高傲物种,怎么可能理解他们人类的七情六欲?

  思考间小枫一个没注意撞在了千玺的后背上,鼻子有点吃痛,一抬头却被城堡大厅的恢宏气势惊呆了:

  并没有吸血鬼电影中常见的昏暗感觉。恰恰相反,精心设计的琉璃水晶复式吊灯闪烁着奢靡的光;毛毯上大朵大朵的蔷薇与墙上暗红色的壁纸交相辉映,此刻王座上气场强大的女人正饶有兴趣地观察着小枫,此情此景油画里的暗夜妖姬也不过如此。

  巴托里伯爵夫人将视线从低垂着头的千玺滑过,观察着这个有着天使印记的人类女孩儿的脸庞,瞳眸微微一缩。

  怎么可能!跟她……居然有点像……

  女王琉璃紫色的眼睛转了一转,似乎有别的想法在心中酝酿。

  王后看着小枫,美目轻挑,修长的手指轻点王座右边的椅子,似乎是在邀请小枫上前。

  而此刻,凯就坐在王座左边,一左一右,这也证明在女王心中,这女孩有些不一般。

  小枫是个聪慧的女孩子,看着吸血鬼王后的动作,提起裙角缓缓向王座旁走去。

  此刻的凯盯着一路向他走来的小枫,心绪莫名。

  轻声走到王后面前刚准备坐在椅子上的小枫还没来得及反应,被王后一把钳住,往脖颈处死死按住一个表盘状的东西。

  只见少女的脖子上发出了"滋滋"声,瞬间闪过一丝光芒很快又消失不见。而小枫的脖颈上,原来模糊的百合花胎记渐渐转为更清晰的图案。

  女王看在眼里记在心上,她心中所想似乎已经有了答案。

  小枫此刻倒在了毯子上,捂住自己的脖子在地上翻滚。

  好疼……好疼……

  小枫紧咬牙关,身体仿佛像是在被一千根针轮番扎过的痛楚折磨着她,不多时小枫竟没撑住,晕了过去。

  她自己却不知,此刻她体内的封印,已被巴托里伯爵夫人用专门对付天使的法器——解语盘解开。

  巴托里向吸血鬼骑士使个了眼色,待到把小枫拖走后,王后对着自己的孩子和他忠诚的奴仆笑了一下,媚意天成。

  她把玩着手中的解语盘,用心灵感应术向凯说了几句话。

  凯瞥了一眼千玺,眼神中带着莫名的嫌恶,却什么也没说,"嗖"的一声消失在了大厅内。

  千玺却没有动,因为此刻无人侍奉左右的巴托里伯爵夫人仿佛变了一个人一般,纤长的手掌正抚过某人的胸膛。

  王后看着低垂着头一直没有出声说话的少年,嘴唇轻触他的耳垂,语气暧昧:"刚才……那个人类少女倒下的时候……你是心疼了么……"

  千玺表情丝毫未变,声音冷酷:"没有,尊敬的女王殿下。"

  "哦?是吗……"巴托里伯爵夫人轻笑,突然发狂把千玺一掌拍飞在地。

  "一派胡言!你居然敢对我撒谎!!你明明就是心疼了!你当我瞎么!"

  此刻的吸血鬼王后失去了平日的优雅,神色癫狂,那恐怖的神情似乎想要毁灭一切。

  "噗,"地毯上开出了一朵暗红色的血花。千玺擦了擦嘴角的血,吃力地站起身来,仍旧不发一言。

  巴托里伯爵夫人的胸口大起大伏了几下,而后神色逐渐恢复了平静。

  她转身望着窗外的明月,语气诡异。

  "三日后的子夜时分,我要取出那个人类女孩儿的心脏当做祭品,这两**准备一下,别让我失望。"

  没有再看千玺,女王紫色的瞳孔轻轻闭上,似是在做着无声的驱逐。

  赤瞳中闪过一丝情绪转瞬即逝,快的让人抓不住。受伤的少年单膝跪地后化作一缕黑烟,消失不见。



 离开大厅后的凯却没有选择第一时间回到寝宫。

  愣神的时间他发现自己已经站在了囚禁小枫的房间门口。

  轻轻推开房门,看到小枫那虚弱的模样,不知为何,凯的心中莫名一紧。

  此刻的小枫仍旧身着那件暗红色的"暗夜蔷薇",却衬托她的脸庞更加地面无血色,嘴唇也是异常苍白。

  看来她被女王的法器伤的不轻,显然已经失去了意识。

  驱散了房间里被女王命令监守她的吸血鬼骑士,凯坐到了小枫的床边,牵起她的手摩挲着,用力感受着人类的体温,脑袋里却是一团糟。

  拨开她额头前的碎发,抚摸着她脑门上露出的一小块疤痕,凯的身体前倾,着魔般地将浅浅一吻印在了她的额上。

  这一吻所蕴含的情意,同时也深深烙印在他的心里。

  嗅着她肩颈处百合花和玫瑰花两种甘甜与馥郁交织的味道,凯渐渐有些控制不住自己的欲望,獠牙轻触小枫的脖颈,随时准备吸吮少女的血液,与他一起,沉沦欲海。

  小枫是被锁骨处的湿意痒醒的。

  迷蒙睁眼时却发现一个人形生物在自己颈窝处舔舐着自己的肌肤,唇舌接触皮肤的感觉让她忍不住发出了一声轻吟,正好对上了凯那一双冰蓝似海的瞳孔。

  原来是他。小枫一想到自己曾被这个吸血鬼贵族的伪装所欺骗,心里就一阵阵的发堵。她用尽力气扭过了头,不再看他。

  看到小枫奋力抗拒他的样子,凯有些受伤。

  他承认,是他一时兴起将她带回,可他的本意并不是想取她性命。

  其实,如果她愿意,他可以将她变为吸血鬼,共度余生。

  可凯不明白的是,甲之蜜糖、乙之砒霜。他想给予她的,可能她并不想要。

  手指抚摸着少女细嫩的粉颈,凯的眼中思绪翻涌。

  作为一个活了几百年的吸血鬼来说,得不到的,他宁愿毁掉。

  不过是一个普通的人类少女罢了,失去这一个,未来还会有大把大把像她这样的女孩,心甘情愿地选择成为他的奴隶,陪伴在他左右。

  这样想着,凯的手指渐渐收紧,使得小枫有些喘不上气来,开始不住地拍打着凯的手掌,却是徒劳无功。

  被遏制住呼吸的少女脸庞已经涨得通红,转眼间就要晕厥时一股力量迫使凯松开了手。

  到底还是个涉世未深的年轻贵族,凯看到来人,一直以来压抑在心中的愤怒终于爆发了。

  瞬间冲向门外的千玺,凯揪住了他的领子,恶狠狠地盯着他,语气不善:"我警告你,你不过是一个随处可见的奴仆,最好给我摆清楚你的位置!"说完甩开千玺,把他险些摔了个踉跄。

  站稳后的千玺面无表情地整理好衣服,微微低垂下头颅,丝毫没有在意凯言语间的讽刺。

  "对不起,殿下,这不过是王后的旨意罢了。"

  听见"王后"两个字,凯仿佛被戳中了什么回忆一般,顿时像泄了气的气球,语气也有些松动。

  凯离开时眼含深意地看了一眼千玺,靠在千玺耳边轻语了一句:

  "玺,你知道么,有时候你唯母后是瞻的样子真的很让我讨厌。"

  迅速瞥了一眼小枫,却黯然地发现,小枫的目光停留在的,居然是千玺身上。

  一往情深深几许,愿为你画地为牢。

  当命运的齿轮开始转动,谁又是谁的心牢?

***

  在凯离开后,千玺靠近小枫想说点什么,却被她防备的目光逼得硬生生停住了脚步。

  看着小枫如临大敌的模样,千玺不自觉轻叹了口气。转身离去一会儿后,再进来时,他手上多了一个复古雕花纹路做工精致的小盒子。

  千玺提起那个盒子朝小枫晃了一晃,手上解纱布的动作却未停:"你的脖子由于刚才被凯用力地掐住,现在伤口处已经有些发紫,再不及时救治只怕你活不到王后取你性命的那天。"

  听到这话,小枫笑了。语气中饱含着讽刺:"现在被你们囚禁在这里的我早死晚死有什么区别吗?"

  千玺听出小枫语气中的绝望,却什么话也说不出来。

  许久,小枫听见正在给她涂着不知名药膏的某人发出一声微不可闻的呢喃细语。

  "能活一天便是一天。"也许这句话身为人类的小枫并不能理解,可如果她像他这样,麻木地活了几百年,就能理解这句话的深刻含义了。

  不知道千玺无意中碰到了小枫哪里的痛点,只见小枫一个吃痛不经意握住了千玺拿着棉签的手指,一时间两人皆愣住了:

  吸血鬼的指尖微凉;人类少女的体温却是滚烫。一冷一热交替间,两个人仿佛触电了一般,快速避开了对方的手指。

  千玺没说什么,渐渐凑近她的脖颈,专心上药。他却不知,自己的呼吸打在小枫脖子上,痒痒的,小枫不禁打了个轻颤。

  而此刻的小枫却不知道千玺正在努力克制住自己透过皮肤表面看到少女疯狂跳动的血管想要吸血的欲望。两人一时倒是静默无言。

  终于熬过了这艰难的上药环节,各怀心事的两个人都松了一口气。

  "吧嗒"一声合上医药箱盖子的千玺站起身来俯视着小枫,嘱咐她赶快休息静待养伤之后便化作一阵风消失在了她眼前。

  接下来的三日里,千玺基本上就是固定的时间过来,帮助小枫上药、睡觉;睡觉、上药;上药、睡觉……

  由于古堡内终日不见阳光,吸血鬼又根本不进食人类的食物,小枫已经奄奄一息,脸色苍白地可以与吸血鬼相媲美了。

  她觉得自己实在憋闷得很,再这样下去她不是在一天后被那个吸血鬼王后杀死也会被逼疯。

  耐不住小枫的恳求,千玺将她带到了结界的边缘。除去想呼吸一下外面的新鲜空气,最主要的目的还是小枫想解决自己的温饱问题,她真的好饿。

  结界外是一片迷雾森林,森林里有一处看起来像是几百年前就存在的小木屋。尽管家具看着相当有年代气息,但不得不说,还挺好用的。

  千玺只是默默地站在门口,也不说话。许久不跟人沟通的小枫索性没话找话。

  她环视了一下小木屋的摆设:

  看样子这里似乎被人刻意打扫过,家具摆放的也很整齐,应该是经常有人在这里休憩。

  "这木屋是你收拾的吗?"

  听到小枫的问话千玺微不可察地点点头:"嗯。"

  小枫哦了一声,继续往炉灶里添柴。本没想再继续搭话,谁知千玺可能是太久没跟人交流过了,他自顾自地跟她讲起了他的过往:

  原来在几百年前,他是个农场主的儿子。作为一个家世显赫、仪表堂堂、风度翩翩的贵族,他的日子过得别提有潇洒。

  然而一次意外的发生,他的家人全部在那场大火中与世长辞。失去了一切万般痛苦的他想了很多种死法自杀,却又因为自己缺乏勇气而全未实现。那天晚上,正在自家花园里喝的醉醺醺的他被一只正在逃窜的吸血鬼吸干了血液。

  他本以为这回自己可以顺理成章地死去,谁知再次醒过来的时候已经来到了这座古堡,变成了一只吸血鬼,成为凯的奴仆。

  尽管是吸血鬼,由于体内还保留着尚未泯灭的人性,所以几百年来他很少去吸人类的血液。每当饥饿的时候他就会躲到这个小木屋去抓捕一些小动物来维持自己暗无天日的吸血鬼生活。

  不知为何,听完千玺的自述后,小枫对他好像没有那么明显的厌恶了,因为她知道,他也不过是一个无辜的可怜人罢了。仿佛切身体会到了他的痛苦与无奈,小枫鬼使神差地握住了千玺冰冷的双手。尽管小枫什么也没说,但是专属于人类滚烫体温间传递的温暖,却触动了他的心房。

  愣忡间锅里的水已经被煮开了,两个人被开水溅到壶盖发出的"呲呲"声惊得差点跳了起来。

  小枫不好意思地瞥了一眼脸上虽然面无表情耳根的红却暴露他已经害羞了的某个人,转头的瞬间,小枫在他看不见的地方,偷偷地笑了。

  谁知某人的心灵感应这时候却出奇的好。千玺搔了搔头,轻咳一声:"我,我出去给你打个野兔。"话还没说完,某个几百年来都未经情事的傻小子"咻"地一下子就溜出了门外。

  小枫手中拿着木勺正搅拌着锅里的汤水,心中窃喜的时候却突然听见自己身后传来一声嗤笑,那声音听起来让人很是不舒服。

  "看来,我们的人类女孩儿在这里过得有些乐不思蜀了呢~"

 小枫倏地转过头,发现一个身穿斗篷、遮住了大半张脸的银发男子坐在木凳上正对着她。

  奇异的是,他的身边还有一只黑狗相随。

  小枫可不相信外表看起来破烂不堪的百年老木屋会有什么人类出现。

  小枫拿着木勺的手微微颤抖,但她仍然尽力保持镇定:"我说,这位先生,我什么样子好像并不关你的事。"

  银发男子抬起头,琥珀绿色的瞳孔直直地看着她,眼神里蕴含着的不知是对她无知的嘲笑还是不屑:"的确不关我事。可如果我说,我能帮助你逃离那个吸血古堡呢?"

  听到这话小枫的心里咯噔一声,说实话她有些心动。

  她不想死。

  可她不会白痴到相信一个素未谋面的"人"会无缘无故地帮助她。

  她觉得自己的嗓子仿佛在被铁钩子拉扯着,每说一个字都像是在折磨自己的神经:"我凭什么相信你?你有什么目的?"我只是一个普通的人类,什么都帮不了你。

  "我什么目的自然用不着你来操心,"陌生银发男子说着抛给小枫一个水晶材质的心形项链,"拿着,这个东西关键时刻可以帮助你逃走,其他事情不要多问。"

  似乎察觉到某人赶回来的脚步声,银发男子丢下了一句"后会有期"后,一阵烟雾散开后小枫已寻不见那人的身影。

  门外传来了千玺的声音,小枫连忙把项链藏在了怀里,神色凝重。

  


  





  眼前突然出现一只左右摇晃的纤细小手打断了他的回忆。

  千玺转头看去,发现小枫端着一碗汤,一脸担忧地看着他。

  "嗯……那个,汤好了……"小枫说着,却又像是欲言又止的模样;轻咬了下嘴唇,小枫终于问出了她想说的话:"你,你还好吗?"

  摇了摇头,千玺将汤接过来放在了桌上。

  小枫拿起木勺,将味道鲜美的鸡汤送至嘴边轻轻吹着,然而在看到千玺旁边那碗冒着热气却没有动过的美味时愣了一秒,而后自责地低下了头。

  "对不起,我忘记你不能吃人类的食物了。"

  "没关系的,我习惯了。"

  这暗无天日的生活,他已经过了几百年,关于人类食物是什么味道,他早已经忘记了。

  所以对于小枫这没来由的愧疚,千玺不知道为什么,心里反而觉得暖暖的。

  噢,小枫自顾自点了点头,眼神移到了别处。

  过了一会儿小枫的眼神又转向千玺:"嗯……说实话,这么久了你就没有想过回到人类世界吗?"

  千玺眼睛盯住小枫看了许久,却没有再说话。

  以他现在人不人鬼不鬼畏惧阳光的模样,怎么可能再回到正常人的生活?

  千玺喉结上下滚动了两下,对着小枫几天以来第一次向她正式介绍了自己的名字:"我是千玺,以后叫我玺就好。"

  听到这话小枫勉强地笑了笑,"只怕我很快就会不记得你的名字了。"

  她担心自己活不过明天了。

  也不知道那个神秘人给他的项链到底有什么用处。

  千玺微阖嘴唇,刚想说点什么,木门却"咣"地一声被推开。

  两人向门口望去,却发现凯站在门外,神色莫名。

  小枫连汤也顾不及再喝,连忙站起身来想往千玺身后躲去,却被凯一把抓过来拥在怀里。

  凯眼神不善地瞥了一眼千玺,丢下一句"一会儿古堡花园见"后带着小枫瞬间消失在了千玺眼前。

  千玺站起身,望着两人离去的方向,顺手拿起桌上小枫做好的鸡汤浅尝了一口,却立刻呕了出来。

  原来人类的食物,竟是苦的么?

  他的心,原来也是也会疼的么?

***


  这边两人刚到古堡小枫便被某只死要面子的吸血鬼反手压在了墙上。

  此刻小枫的胸被男人坚硬的胸膛死死压制着,这种屈辱感使得她不得不转过头来直视着某人。

  少女面对眼前这个莫名其妙眼睛里要喷火的吸血鬼,眼神中透露出倔强的光。

  "我说,你可以放开我了吗!吸血鬼先生!"

  谁知听到这话的凯却是往前更近了一步。小枫觉得自己都快要喘不过气来了。

  凯怎么也不明白,为什么只是个吸血鬼的奴仆的千玺,却会那么受女人欢迎。

  小枫是这样,就连他母亲,伟大的德古拉三世吸血鬼女王,也是如此。

  这样想着,凯忍不住钳住了小枫的下巴,少女皮肤光滑的触感让他忍不住摩挲起来。

  小枫想把他的手打开,谁知却被他再次扣在了墙上。两人一时间难解难分,在外人眼里看来就仿佛是在接吻一般。

  平时凯面对自己的食物都是直奔他们跳动的脉搏,然而仔细观察想要吸血进行初拥的猎物的嘴唇,他还是第一次。

  少女粉面上一点朱唇微张,由于酥胸被自己压着只能急促地呵出属于人类的温热气息,他一时间看的痴了,竟头一次产生了对肉体的渴望。

  就在他的薄唇要吻上小枫时,身后突然传来一个不怒自威的磁性声音。

  "凯,你这是在干什么。"

  凯不耐地转身,疑惑是谁这么多管闲事,刚要发声让来人滚开却不曾想映入眼帘的是巴托里伯爵夫人那幽紫色的瞳孔。

  凯松开了禁锢着小枫的双手,低下头面色略带着羞愧:"母亲。"

  不同于以往的宠溺,此刻的巴托里紧紧皱起了秀眉,眼神中饱含的是对凯这种有失贵族风范做法的不赞同。

  作为高贵的德古拉三世中的一员,巴托里感觉这是对祖先的极其不敬重。

  于是巴托里伯爵夫人声色俱厉地呵斥了小凯,罚他祭坛开坛作法的时候在自己的寝宫面壁思过,最近这几日都不准再出现。

  待到凯被吸血鬼骑士押送至寝宫后,巴托里伯爵夫人来到衣服纽扣已经被解开至胸口的小枫面前,修长的手指抚摸上少女的脸颊细细摩挲。

  "当初就是这张脸蛋……迷倒了他么……"

  这样说着,小枫突然仿佛受了什么刺激一般,吃痛地呻吟了一声。

  只见巴托里伯爵夫人的修剪的尖利指甲挪开后,小枫的脸上赫然展现出一道血痕。

  原来她竟用手划破了小枫那花瓣一样的脸庞。

  细密的血珠从小枫脸颊划下,这突如其来的疼痛让小枫的眼泪不停在眼眶里打转。

  但坚韧如小枫,硬是被她自己强逼着憋了回去。

  自从她和她弟弟失去了父母之后,小枫就发誓,自己一定要照顾好弟弟尽到一个做姐姐的义务,绝不会再轻易地哭泣。

  巴托里伯爵夫人看着这样倔强的少女,却是更为心烦。

  这个人类女孩脸蛋长得跟那人相像也就罢了……

  居然连这坚强的性格也跟她有几分相似。

  真是让她恶心。

  巴托里伯爵夫人转过身,眼神望向窗外那逐渐爬上天空的月亮。

  她用舌头轻拭去手上的血珠,看着身边低着头沉默不语的小枫,笑容妩媚:

  "看来这祭祀仪式已经不用等到明日了呢。"

  今晚就要你死!

***

 听到这话的小枫下意识地抓住了胸前藏着的水晶项链。

  这是她最后的希望。

  仿佛看穿小枫心中所想,女王不屑地瞥了她一眼,冷哼一声。

  "你不会还指望着会有什么人来救你吧?愚蠢的人类。"

 巴托里吩咐吸血鬼骑士把小枫拖进地牢后转身望着古堡内祭坛的方向若有所思。

 今晚后,这魔界地盘的主人,是该换一换了。

   小枫躲在阴暗潮湿的地牢角落,看着月亮一点一点地升至最高空,绝望地闭上了双眼。

  "哗啦",牢门被吸血鬼骑士从外推开,紧接着毫不怜惜地把小枫从地上扛起来,迈着整齐划一的步伐向祭坛走去。

  挣扎在此刻显得十分徒劳,失去希望的小枫索性任由他们揉圆搓扁。

  就这样,小枫被他们绑在了祭坛上,为女王的祭祀仪式进行最后的准备。

  很快,吸血鬼骑士井然有序地并列站在祭坛两侧,静候着吸血鬼女王的到来。

  今夜的吸血鬼女王格外的妩媚:

  酒红色长发披泻下来,显得有些慵倦和叛逆;脸上的表情却是冷若冰霜。细长的柳眉被她画上了深紫色;那暗色眼影下,被长睫毛盖着的紫色瞳眸烁着拒人于千里之外的光,却深藏着不易察觉的忧伤,用冷酷深深掩着。

  女王冷冷地看着祭坛上面如死灰的小枫,嘴边扯起一抹若有似无的嘲讽,獠牙隐隐显现。

  此刻,吸血鬼女王连同这些忠诚的吸血鬼骑士,向着窗外的明月进行着注目礼,似乎是在等待着什么。

  就在夜空中一轮圆月逐渐转红之际,女王双手开始高高举起。她吟唱着、舞动着,宛若暗夜中的鬼魅。

  一切预示着祭祀仪式已经在举行当中。

  吸血鬼骑士在小枫耳边咆哮着,獠牙已经全部亮出。

  伴随着吸血鬼女王的咒语,不知为何,小枫觉得自己意识开始有些不清楚。渐渐地,她闭上了眼睛,已然沉沉睡去。

  吟唱完的女王手持一把"冰之刃",向躺在祭坛上的小枫走去。

  就在她的匕首即将插入小枫心脏的位置时,本应已经陷入昏睡的少女却突然睁开了双眼!

  只见小枫以一个极度诡异的姿势歪着身子,笑容恐怖地盯着巴托里伯爵夫人。

  巴托里由于没有任何防备,一个惊吓间,"冰之刃"掉落在了祭坛下。

  仅仅一秒钟的时间,这个令火族可以转瞬间灰飞烟灭的神器,化为了一滩雪水,消失不见。

  只见小枫瞬间飞起,手中一串闪闪发光的链子毫不犹豫地按在了女王的心脏上。

  "啊!!!!!"

  不知那水晶项链到底有何神力,女王竟痛苦地在一旁揪扯着自己的头发开始嚎叫。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就在吸血鬼骑士面对这种情况不知所措时,"嘭"的一声,祭坛上方的琉璃瓦应声而碎。

  一个身着银色斗篷的神秘人从天而降,没错,就是大法师该亚。

  然而该亚在看到浑身散发黑气、笑容诡异的小枫时,虽然瞳孔放大了仅一瞬后面色就恢复了正常,可他的语气却暴露了他的不安。

  "怎么可能……刚刚我明明还没有来得及使用法力控制她……"

  然而该亚却已经来不及再细想这其中原委。  

  因为此刻的小枫仿佛像变了一个人一样:她揪起冲过来的一个吸血鬼骑士,瞬间就把它撕成两半,喷出来的血液染红了小枫的眼睛,宛如从地狱深处爬出来的恶魔。

  小枫一步步向正在把印在自己心脏里的水晶抠出来的巴托里伯爵夫人走去。就在她暴涨而出的利爪准备把女王撕个稀碎的时候,一个人挡在了吸血鬼女王的面前。

  透过小枫已经被血染红的瞳眸看去,原来是千玺。

  此刻的小枫,或许它已经不是小枫。她面色不善地看向挺身而出站在女王面前的千玺,声音不同于以往的甜美,此刻竟是喑哑异常。

  "小枫"说,你不怕她以后知道么。

  千玺别过头去,不再看面前的人。他的声音里有一丝痛苦,也有一丝无奈。

  "抱歉。"

  "小枫"点点头,刚想转过去对付其他的吸血鬼骑士,却因为该亚的偷袭被一掌打倒在地。

  躺在地上的小枫拼命甩了甩头,再睁开眼时看着现在一团混战的情况不明所以。摇晃间想要站起身,却瞬间被一个黑洞吸入进去。

  意识昏迷的最后一秒,小枫最后记住的,是千玺回眸一眼那担忧的目光。

  不知道为什么,心里出现一个莫名的声音对她说道:

  "你们终究会再见面的。"

  卷一『梦』完结

  卷二『魇』开启

.

.

.

.

●b站不定时更新,喜欢的话点个关注呗,谢谢各位大佬!

  

  



  

  



  

  

  

  

  


本文禁止转载或摘编

-- --
  • 投诉或建议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