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我转生后成为清楚高中生而成为万人迷这件事·第40章 转折

闲聊

今天难得没什么机会写东西

但是我还是日更了

所以,素质三连……呃算了

正文

“我说啊,杠上开花晴翔,”部长找了一片薯片打开,“你为啥要和你妹妹保持那么远的距离?”

“请把杠上开花两字去掉,谢谢。”晴翔不屑地说了一句,“我和了可可亚本来专攻方向不同,平时交集太多反而互相牵制,还是现在这种状态比较好。”

“哥经常是晚上训练白天睡觉,我一般是白天练习晚上睡觉,所以我们一般都是错开的。这种样子能够坐在一起也比较少见。”可可亚说完又打出一个full combo,“所以尽管我们俩可能住在一个房子里,平常也没时间见几面,更何况是我和他都还有很多出行安排。”

“真是辛苦啊……”我感叹一声。

“没事,习惯了。”两个道明寺都轻叹一口气,“从选择了这条路开始,我们就知道这绝不是什么坦途。”

“是啊。”犬山有感而发,“我也稍微能够理解一些。”

“你能理解啥呀,你这只懒狗?”信姬开始怼犬山,“特意给你专门设立了ACG文学部,就是为了让你和阿律快点做游戏,你们倒好,过了两个月了也没让我玩上!”

“两个月做成一部galgame你以为是什么很轻松的事情吗?”我忍不住吐槽,“你当全世界围着你转呢?”

“何必这么较真。”犬山只是憨憨地笑笑,“不过信姬,等我做出来游戏之后,你可别被剧本感动得哭了。”

“我还没碰上过让我哭的事呢。”信姬高傲地说。

“犬山去找张京华单挑的时候,你在陆婉莹的烤肉店里的表现我可还记着。”我拿出信姬的把柄。

“哈?!”信姬用海豚音表示疑问,“你在说什么——”

“而且啊,有一次我和你俩人去喝咖啡,你也因为犬山做的游戏太过感人而唏嘘不已呢。”部长也趁机补了一刀,“你怎么面对犬山的时候,永远也表达不出自己的真心呢?”

“你们两个!”信姬立刻发火了,“小心我再把你扔回DRN里去!”

“别拿这个开玩笑。”晴翔立刻用阴暗的眼神恶狠狠地瞪了一下信姬,信姬这才知错,道了个歉。

“啊,现在应该是抽签仪式了吧。”部长立刻拿起电视遥控器,“祭你是小组第二,上来要碰到一个小组第一的队伍吧。”

“诶?今天比完今天就抽签吗?”我有点惊讶。

“嗯。”部长打开了电视,调到电视台,“让我看看抽签结果。现在应该已经出来了……”

“我们要对哪个队伍?”我兴致勃勃地问。

“不好啊……你们四分之一决赛肯定是你们的虐菜局,但是半决赛的话,很可能遇见最强队伍。”

“那个最强队伍是……?”我愣了一下。

“碧蓝中学。”

……这难道就是传说中的hololive与碧蓝航线的联动?

——————FBK,FBKFBKFBK!!!!!——————

“碧蓝中学……”皆守听到这个名字之后有点意外,“他们基本上是战无不胜的啊。”

“原因?”我问。

“她们的爆发力,柔韧性,身体素质,感觉要高于常人。”

废话。人家是舰娘啊。

“所以面对他们,硬抗是打不过的,得玩些花样。”皆守说,“比如,你们的替补是不是该增多一下了?”

“如果你的意思是想加入我们队伍的替补,那不好意思,做不到,你不是我们学校的同学。”我看了看皆守。

“不是那个意思。”皆守哑然,“我不信你们学校这一百来号学生,竟然就只有七个会打排球的?”

“呃……还有谁会啊,让我思考下。”我沉思。

“你这样沉思是没有用的。人家自己可能都不知道自己打排球很厉害,你这么思考没用,得去测试啊,测试。”

“把整个学校的同学召集到一起吗?”我恍然。

“对啊。早就该干这件事了。”皆守笑着用一只眼睛看我,“啊,不过游戏部的人就不要叫了。部长是后天就要参加AJL,晴翔是LJL夏季赛,凉要肝fgo,只有米莉亚一个是闲人。”

“你好了解啊……”

“我当然了解,这些比赛我一个没落下全都看。”皆守拍了拍胸脯,“今天AJL就是开幕的第一天,揭幕赛是DRN对阵ИM$∠。”

“ИM$∠?”我愣了一下,“这什么怪名字?”

“不知道。老板是中国人,好像叫什么笑川。

不是很懂。

“别管这个了,睡觉睡觉。现在都十点了。”说完皆守脱了衣服,我才意识到这人要睡觉了,于是乖乖地换好了睡衣,搂着皆守睡觉。

“明天是周日,要不要去哪儿玩?”一片漆黑,我问皆守。

“去哪儿……我们可以去市中心仿造巴黎艾菲尔铁塔的巴别塔去爬爬楼梯啊。”

“那玩意儿真叫巴别塔啊?”我愣了一下。

“你以为呢。”皆守笑笑。

“话说今天是520诶,皆守你没点什么表示吗?”我感觉这个话题不对劲了,赶紧换一个话题。

“哦。”皆守说完亲了一下我的脖子。

……这一举动自然得让我七窍生烟。

——————FBK, FBKFBKFBK!!!!!——————

第二天,我真的邀请了fbk和mio去巴别塔玩去了。阳光明媚,风和日丽,稍微还有点热。

“我们买杯冰饮吧。”吹雪问,mio立刻表示同意,我们几个进了一个点买冷饮。

看到吹雪的脖子,我满脑子想的都是昨天皆守给我脖子的那个吻。

所以看到这个脖子我就亲了上去。

“啊!”吹雪如触电一般地跳了起来,之后捂住了脖子,羞红了脸看我,“马自立酱你干什么?”

然后额头就又被mio进攻了一下。

“怎么样?到底谁的亲亲更具有杀伤性一些呢?”mio看着吹雪,轻轻笑了一下。

“不要闹呀……”吹雪苦笑一声,“你们两个一个比一个讨厌。”

于是之后我们就去爬塔了。

巴别塔是没有电梯的,想要上去得走楼梯一节一节地爬。我们气喘吁吁地来到了顶端,看到了如经纬线一样的泊油路,玻璃一般的楼在阳光的照耀下闪闪发光,那片风景是真的很漂亮,是城市中的美景。

“……好美。”我不由自主地惊叹了一句。

“是啊,好美。”皆守在旁边笑笑,“难道能见一次。”

“稀客啊。”后面突然有一个人过来,我一看愣住了:

“张京华?”



本文禁止转载或摘编

-- --
  • 投诉或建议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