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遇、三角恋,混乱夏天里的青春躁动

生活流电影,是日本电影的一大象征。


这类影片观感通常似散文,节奏平淡,感情真挚,并且后劲十足。


此前,是枝裕和饱受赞誉的《小偷家族》,即之中代表。



对于家庭、亲情题材,生活流电影产量颇多。


然而,如果将平淡的“生活流”与轰轰烈烈的“三角恋”题材相结合,会是什么感觉?


也许不是每个人都喜欢。


但叔敢肯定,透过这部“三角恋”电影,你一定能看见自己的内心。


《你的鸟儿会唱歌》



《你的鸟儿会唱歌》的故事,属于生活中每个平凡的“我”。


于是,故事的主人公没有具体姓名。



“我”是位于日本社会底层的书店打工仔。


爱抽烟,爱喝酒,没有陪伴。


上着懒散的班,图便宜与人合租,工资勉强糊口,不主动存款。



然而,当“我”真的被放入庸庸碌碌的打工仔之列时,又显得有些不凡。


与他人相较,“我”过分自由了。


随随便便旷工一整天去看电影,总是彻夜在酒吧里聊天玩乐,对所有与利益得失有关的事都缺乏干劲,口头禅是:


“船到桥头自然直。”



一日夜里,“我”撞见女同事佐知子与已婚的店长共同离开书店,关系微妙。


“我”本无意干预其中。


可万万没料到的是,佐知子在与“我”擦肩而过时,竟抬手轻抚了“我”的胳膊。



追求精神充实的人,往往喜爱强调“恋爱”中那股子捉摸不清的性吸引力。


“我”在那一瞬间,便是因这份吸引力而选择了逗留。



为避免会错意,“我”决定在原地默数120下。


如果女孩没有主动回来搭讪,自己再离开。



结果是,佐知子果真如“我”所料,在120下之内回了头。


两人心有灵犀,默契超然。




正如“我”的性格一般,这场恋爱开始得无比随意。


“正合拍”的男孩女孩挤在狭窄的双层床下铺,说着:


不要复杂,不要麻烦。


我们要最简单的关系。



“我”的室友静雄是个失业青年。



家里有个哥哥,还有个身怀旧疾又爱喝酒的母亲。


妈妈时不时地找两人要钱。



每次生活遇到困难,静雄与“我”便彻夜喝酒聊天,发泄压力,指望用酒精洗净烦闷。


半夜喝醉了,尽干些年轻的蠢事。


比如嘲笑被踩扁的啤酒罐,或者搬走商店门口的花篮。



此前,两人对对方的人生互不干涉,只静静地相伴取暖。


佐知子的到来,却打破了天秤两边的平衡关系。


她让生活变得更加快意,也更加复杂。



三人相伴的第一天,静雄与佐知子相谈甚欢。


酒局最后,喝醉的静雄向佐知子示好,邀请她去看电影。


“我”看在眼里,了却于心,却显出不以为然。


一般人接受不了的暧昧气氛,被吊儿郎当、毫不在意的“我”坦荡点明。



从此,三人关系越发亲密。


相约桌球、乒乓球,一起听说唱、一起蹦迪……无论走到哪,三人都是相互连结的。


相伴无隙又相互尊重,互为恋人又互为朋友。



一起提着酒瓶,看清晨时的街道。



一起在回家的公车上笑着打盹儿。



这样的日子太过快乐无忧,时常会让人忘记现实生活的紧迫杂乱。


直到女同事说出自己的猜测,佐知子这才意识到:


她与店长还缺少一个彻底的了结。



她开始苦恼如何处理,进而向“我”求助。


对什么都不上心的“我”,认为一段感情只要放着不管就会自然结束。


性格弊端尽显,也因此惹得佐知子厌恶。



行动力极强的佐知子,选择了更加果断彻底的方式:


辞职。



从此,转折渐渐展现,佐知子开始与静雄单独约会。


与“我”相比,静雄虽然没有工作保障,却显得更加踏实、或者说“老实”



他们单独去山上露营,唱卡拉OK,在“我”睡着后一起回到家。



即使如此,“我”也以为:


在如此契合的三人间,肆意自在的夏天是永无止境的。



事实也的确如此。


对于无依无靠、精神空虚的三个年轻人而言,这样的关系显得充实又安定。


然而,直到静雄接到哥哥的电话的那一刻,变故终于不得不发生了。



母亲的旧疾复发,静雄不得不离开合租房,回老家照顾母亲。


这一刻,三人心里都清楚:


也许,这个夏天就要结束了。


等三人各怀思绪,回到台球桌上、乒乓球桌上、酒吧DJ的面前,完成最后一场狂欢之后。


剩下的便只有沉默的告别。



静雄的离开,反而让佐知子认清了自己的内心。


而在三人中,佐知子从来都是最能下决心的那一个。



与静雄正式开始,言下之意,便是与“我”的结束。


就像与店长一样,与“我”的关系也该迎来终结,不是放着不管,而是彻底斩断。



为了成为那个不惹麻烦、足够轻快的人,“我”一直压抑着自己的内心。


“我”喜欢佐知子,却一直撒着谎。


可惜,是人,便有心。


面对佐知子的最后通牒,“我”不再站在原地数数,而是主动迈步追上去,开口:


“我撒谎了,我喜欢你。”


至于结果如何,那是属于另一个故事的选择。




片中,佐知子的女同事问道:

恋爱到底是什么?是无意义的谎言吧。


佐知子回答:

光想是想不明白的。



对于生活在现当代社会中的年轻人,恋爱是什么?


至少是需要尝试的。


在这个时代,爱没有那么珍奇罕见,也不只是永恒的绑定。


穷困的年轻人也可以拥有爱,无论瞬间或永恒。


就算弹尽粮绝筋疲力尽,也许这一刻他们做出选择,下一刻他们就各奔他方。


也依旧可以笑、可以跳、可以爱。



片中,佐知子唱的歌里,有句歌词:


“筋疲力尽的你,爱着的只是我的幻影。”


也许三人之间,都只是这样而已。


于他们,爱是人生的抚慰剂。无论是永恒的眷恋,或只是美好的幻影。




叔觉得,像《你的鸟儿会唱歌》这样生活化的电影,表现的就是那些生活中普遍存在、却难以捕捉的情绪。


人的思想基底由社会情绪搭架而起,个人在取舍了不同的思想风格后,再相互缠绕,又肆意发散。


各有各的内心世界,各有各的纠葛、取舍、考量与争论。


而两性关系中微妙而真实的心理状态,便是实现个人突破的关键。




由社会自由观念养成的“我”,是空气般的存在,相处无压,只令人感到轻快、自在。


在两性关系的裹挟下,“我”最终还是向前迈进,突破社会情绪的桎梏,完成了自我突破。 



而对于静雄与佐知子,心理、语言、动作的微妙状态,将一切故事尽显。


初见时的大量交流,静雄与“我”性格态度的鲜明对比,眼神间的情绪流露……



以及一句美好动人的告白:


衬衫很好看,我很喜欢。




叔觉得,《你的鸟儿会唱歌》是一部非常难得的电影。


比起歌颂伟大爱情、树立伟岸人物,它反其道而行之,展述了那些有些丧气的、随意自在的、不那么周正的平凡感情。




他们的微妙关系,就是我们的微妙关系,他们的生活细节也与我们的生活丝丝入扣。


这是属于现当代年轻人的真实故事。


或许不够积极,但我们依旧能拥有悸动的夏天。



本文为我原创

-- --
  • 投诉或建议
评论